search
孫博豪:未曾與「惡魔」親近,你就無法扮演「上帝」

孫博豪:未曾與「惡魔」親近,你就無法扮演「上帝」

《西部世界》中的福特說「未曾與惡魔親近,你就無法扮演上帝」,如果我們不把這句話上升到哲學層面的話,只停留在現實意義中,那麼這句話大概可以很好的詮釋演員這個職業,因為他們總是需要在「上帝與惡魔」之間來回切換或者說他們比其他的從業者有更多的機會體驗不一樣的人生。關於這一點,身為演員的孫博豪深有體會。

近期最熱門的話題應該就是剛剛結束的聯考了。孫博豪也在微博上為莘莘學子們送出了祝福,畢竟聯考是我們大多數人最花樣的青春年華,孫博豪也不例外,但他例外的是當年參加聯考時自己還在當兵,為了自己的追求,跟部隊請假11個月備戰聯考,與家人簽下「軍令狀」,說「給我一定的時間,我一定行」,之後就開始進行為期11個月的瘋狂複習閉關中,那數以百計的日夜,筆尖在紙上來來回回的每次摩擦,都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最終孫博豪考上自己夢寐以求的中央戲劇學院。

聊起孫博豪就不能不提起最近在熱播的網劇《畫心師》,在這個講述了生而為敵的畫心師與養心師,為各自收集執念而發生紛爭的故事中,孫博豪一人分飾兩角——正義凜然的公子九思和反面的魔界大Boss,腹黑魔王羅睺,壁壘分明地扮演了上帝與惡魔。在拍攝《畫心師》時,孫博豪用閑暇的大量時間去思考九思與羅睺之間的關係,一個靈魂的極惡與極善,相互交織,兩者共存,卻又相互矛盾,坦白講,處理這樣複雜的角色,對還是一個新人來說的孫博豪是有一定難度的,然而孫博豪還是可以通過眼神語速的變化和肢體語言的對比撐起兩個角色,他可以是玉樹蘭芝的九思,也可以是乖張暴戾的羅睺,利用微表情塑造出兩個人設之間的不同,讓觀眾區別出九思與羅睺,更難得的是也可以讓觀眾猜的出九思就是羅睺,這區別不主要依靠於造型的變化,更多的是依靠於孫博豪本身的傳達。

除了完成對角色本身的演繹,孫博豪也撐起了這部戲賦予反面角色的使命,使得養心師與畫心師的矛盾得以升級,當所有的一切被揭開時,善惡正邪之間的衝突得到最大化的發展,推進劇情進入高潮,讓戲劇的魅力得以發揮。基於以上,可以說孫博豪很好的傳達出身為一名演員所需要具備的素質,對於還是新人的他,難能可貴。

無疑孫博豪在這部劇中的表現是可期的,眾口難調不輕易買賬的網友對這部劇中演員的的評價是演技在線。要知道一些流星和彩虹或許能暫時吸引觀眾的眼球,但對於一名演員來講,靠作品和演技說話是最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利器。

除了演戲,孫博豪還有很多技能,而這些技能也為他的演藝事業添磚加瓦。從小留學於加拿大和美國,不僅鍛煉了自己獨立生活能吃苦的性格和超強的環境適應能力,更顯著的是練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語,可以說這些技能對於經常待在劇組裡以及需要接觸不同領域或其他國籍的工作人員的演員來講是非常有用的,也是因為從小離開父母獨立生活,讓孫博豪在剛開始接觸起來有點冷,但實際上他十分的陽光活潑,很喜歡幫助別人。

生活中的孫博豪非常喜歡健身,在完成非常辛苦的拍戲工作之後,仍舊堅持每天健身3-4個小時,八塊腹肌人魚線神馬的通通不在話下,有一句話說能夠控制身材的人能夠控制一切,說得就是像孫博豪這類有著超強自律能力的人,當然這份自律也源於他曾是專業的游泳運動員,曾經和奧運冠軍焦劉洋是隊友。能動也必然能靜,讀書是孫博豪發自內心喜愛的事情,自己平時最喜歡讀的是小說——「因為它們故事性很強,很有想象空間,而且很多經典電影都是改編自小說,有的時候文字比音畫更有張力,大部分人看小說的時候,會從別人的故事裡學到一些道理,體會不同的人的心態,對於表演也是很有輔助性的。」他最喜歡的作家是英國近現代的作家哈姆雷特,文風腦洞很大,富有創造力和想象力,把人性的善與惡表現得淋漓盡致。通過閱讀,去體會「上帝與惡魔」,這是孫博豪提升自己演技的方式之一。

我們都在講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對孫博豪來說,除了自己「悟」演技,不斷得地積累經驗是更重要的一環。在集合眾多實力派演員的《封神》中飾演心存善念的太子殷郊,在香港著名導演黃明升執導的懸疑劇情片《聽風捉影》中飾演反派保鏢阿偉,打戲槍戰應有盡有。在《鳥巢吸引》音樂劇中,孫博豪作為該劇主演,涉及表演唱歌舞蹈等多項才藝,經過多日刻苦訓練,將音樂劇中的精彩展現給觀眾們。更多次與知名導演合作,參演過趙寶剛導演的《夜幕下的哈爾濱》以及鄭曉龍導演的《羋月傳》飾演勤惠文王的兒子嬴惲。

「不斷的探索和發現,不給自己設限,去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然後立下目標,努力去實現」,這就是孫博豪給自己定的「小目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