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多域戰:美軍謀划聯合作戰新棋局

多域戰:美軍謀划聯合作戰新棋局

原標題:多域戰:美軍謀划聯合作戰新棋局

日前,美國軍火巨頭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舉行了為期三天的「多域戰」概念的作戰推演,旨在研究如何跨作戰域提高美國空軍、航天和網路領域的指揮控制和協同作戰能力。從美國陸軍積極投身「多域戰」概念的研究和探討,到美軍各軍兵種的強勢介入,可以看出美軍正在聯合作戰領域謀劃一盤新棋局。

「多域戰」是美軍繼「空海一體戰」概念后,用來對付所謂的「區域拒止/反介入」的又一次「理論創新」。這種匯聚了海上海下、陸地空中、網路電磁以及太空作戰域的戰場數據快速分析和諸兵種協同的作戰理論,已經得到了美軍的高度關注。

美軍又在下什麼棋

作為美國重要的軍火供應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顯然敏銳地嗅到了「多域戰」可能帶來的巨大商機。為充分配合美國空軍搜集並彙集來自海洋、陸地和空天的信息,經過分析處理后,決定採用的機器和人的最佳優化方式對目標進行攻擊的多域戰作戰理念,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在此次推演活動中拿出了包括戰略可視化工具「展覽室」、智能空間系統、空軍分散式通用地面系統、戰區作戰管理核心繫統以及空中任務命令管理系統等諸多適應多域戰的作戰系統。

其實,「多域戰」的作戰概念最早由美國陸軍熱捧而出,尤其是自2016年以來,多域戰已經成為美國陸軍研究和探討的熱點。2016年11月11日,「多域戰」概念正式列入新頒布的美國陸軍條令出版物《作戰》之中。作為美國陸軍兩大基礎性條令之一,《作戰》條令是美國陸軍確立戰術和發展技術的綱領性文件,此次「多域戰」寫入「作戰憲法」,折射出美陸軍乃至美軍聯合作戰思想的重大轉變,尤其是美國陸軍在未來勢必尋求到超越傳統地面戰的作戰新模式。

「多域戰」事實上是美國陸軍用來對付所謂的「區域拒止/反介入」的作戰新概念,其核心就是美國陸軍擁有靈活的力量編成,能夠將作戰力量從傳統的陸地和近空拓展到海洋、太空、網路和電磁頻譜等作戰域,獲取並維持全部作戰域優勢並控制和支援聯合部隊的行動。其初步目標是實現美國陸軍作戰域的能力提升,最終目標就是為了全面聯合美軍各軍兵種,充分拓展美國陸軍在聯合作戰中的生存空間,實現全作戰空間域內火力和機動能力的同步協調與聯動。

「多域戰」概念對美國陸軍的意義顯然有目共睹。目前,美軍高層已達成共識,在多域戰場作戰並取得勝利必須成為美軍發展的重點,美國陸軍也將為「多域戰」概念提供資金支持,發展與其相匹配的新型能力。例如,美國陸軍計劃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與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和歐洲司令部開展聯合軍演,而美國陸軍的「遠程精確火力」項目也有望快速形成裝備列裝,成為支撐美國陸軍「多域戰」概念的主要火力裝備之一。

聯合作戰如何與時俱進

歷史上,美軍一直高度重視聯合作戰。海灣戰爭時期,美軍的聯合作戰呈現出典型的協同式特徵,主要依靠戰區牽引、軍種分頭實施的方式進行。伊拉克戰爭期間,美軍戰區一級指揮結構進一步突破了軍種藩籬,開始統籌組織、規劃所有參戰力量的作戰運用,取得了顯著成效。

在「多域戰」概念的牽引下,美軍將打破傳統的以軍種為核心的作戰邊界,要求聯合作戰力量能夠同步協調行動,綜合運用各種作戰能力實現全面的軍種能力整合,利用稍縱即逝的戰機進一步削弱對手在多個作戰域的作戰能力。例如,未來的防空能力可能來自潛艇,反艦巡航導彈可能來自地面陸軍,陸軍甚至可以發射岸基巡航導彈奪取制海權,諸如此類的各軍種「跨界」作戰,將是未來美軍「多域戰」的作戰新模式。

這也難怪,「多域戰」一經由美國陸軍提出,其他軍種就積極湧入,因為它已經不再是美國陸軍挽回頹勢的一招「妙棋」,更代表著美軍聯合作戰的未來。畢竟,要想在未來戰爭有效生存並繼續維持戰場優勢,美軍必須重新審視所有作戰域,尋求綜合運用各種設施與能力進行跨領域作戰的能力。美國空軍已經開始籌劃「多域指揮與控制」計劃,重點尋求構建以其現有的「聯合空戰中心」為基礎,協調美軍各軍種及盟軍的指揮機關。美國海軍陸戰隊則強調「全域合成兵種」中「人作戰域」的重要性,力圖構建「海—陸—空—海」的跨域協同作戰圈。相比之下,美國海軍由於早已涉足諸多作戰領域,顯得有些閑庭信步,主要強調其在「恢復美軍電子戰能力並將其與網路戰相關聯」方面發揮的領軍作用。

協同下棋才是關鍵

儘管「多域戰」被視為今後聯合作戰的重要發展方向,美軍也開始嘗試使用此概念來發展功能性概念,但現在就蓋棺定論仍顯得為時過早。目前,「多域戰」概念仍處於不斷完善階段,儘管美國陸軍已經積極通過多種措施推動其在陸軍內部及國防部的發展,但仍需要進行大量關於協作的討論。

畢竟,要想讓其他軍種真心實意地加入到陸軍主導的「多域戰」概念中絕非易事。隨著美國反恐戰爭的結束,陸軍和海軍陸戰隊從戰場上撤回,美國國防部的資金和政策不可避免的向著海空軍傾斜,尤其從海軍建造航母和核潛艇,空軍發展下一代轟炸機並大量採購第五代戰鬥機中可見一斑。相比之下,美國陸軍則沒有什麼新裝備列裝,自身感受到的邊緣化危機才是驅動「多域戰」發展的根本動力。從某種意義上講,美國陸軍提出的「多域戰」,旨在明確陸軍在美軍未來聯合作戰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並藉此構建新的作戰和裝備發展體系。因此,「多域戰」與海軍的「分散式作戰」、空軍的「作戰雲」概念在本質上是一樣的,甚至還有搶佔他人利益之嫌,極有可能在軍種利益的爭奪中被無情地消耗掉。

這也就是為何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此次的「多域戰」兵棋推演是以美國空軍為主導,並未拉美國陸軍「入群」的原因所在。美國空軍正試圖構建一個包括指揮控制、作戰管理和通信的美國空軍自己主導的「多域戰」系統,以充分顯現美國空軍在未來聯合作戰中的主導權,自然不會向美國陸軍發出「請柬」。更何況,美軍的裝備研發與採購體系是以軍種為基礎的,而各軍種又採用不同合同商的系統,本身「隔閡」就不小,更增加了系統整合的複雜性。同時,「多域戰」還為國防部出了如何重新組織、培訓與裝備作戰部隊的難題,能否順利推進仍屬不確定之事。

因此,儘管「多域戰」將更好地整合各軍種行動並擴大責任範圍,是美軍未來聯合作戰的發展趨勢,但要真想下好未來聯合作戰的「先手棋」,非得各軍種拋棄自身發展「私念」,坐下來好好聊聊協同「下棋」一事才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