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創業不成就當做公益了?

創業不成就當做公益了?

導語:市面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共享系」的創業項目,有觀點認為,其中絕大部分都與共享經濟毫不沾邊。從本質上說,此類項目不過是對特定傳統業態的一種概念再包裝,而少有原創性商業內容。

8月13日,據微博「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兒」爆料,在北京東三環長虹橋北公交站,驚現十多個擺放整齊的小馬扎,並且馬扎平面上還印有二維碼,邊緣位置還寫著「共享馬扎」的字樣。

有記者調查,只要掃描馬紮上的二維碼,就會進入一家公司的微信公眾號,除了「共享馬扎」外,還有幾個其他項目的介紹和推廣。由於馬扎只需掃碼便可使用,並不需要註冊和押金。有些網友調侃道:不掃碼的話,坐下去會怎樣?

掃碼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家公司在北京範圍內投放了上千個共享馬扎,但一大半都已丟失。該公司表示已料到這種情況,還稱算是公司項目的前期推廣,還有一半目的是為了做公益。

項目做不成,就當做公益

最先表達過「項目做不成,就當做公益」的是摩拜腳踏車創始人胡瑋煒,而這句話在悟空腳踏車創始人雷厚義身上一語成讖。

6月13日,雷厚義在微博上發出公告,宣布自6月起停止服務,退出共享腳踏車市場。

悟空腳踏車倒下一個星期後,6月21日,3Vbike在微信公眾號上宣布停止運營時,他們的腳踏車已經基本上被偷光了。不到四個月運營時間,讓3Vbike成了最短命的共享腳踏車企業。

進入8月,又開始傳出町町腳踏車和用戶玩貓鼠遊戲、創始人丁偉「跑路」的消息。

不到兩個月,已有三家公司在共享腳踏車賽道上折戟。有人如是說,共享腳踏車陣亡潮已至。夢碎的聲音不斷敲擊著後來者的神經,而這個領域依舊吸引著資本的不斷進入,據不完全統計,截止2017年4月,共享腳踏車先後經歷的40起融資,總金額已達192億元。

看看上面這張圖,赤橙黃綠青藍紫各色腳踏車殺入市場后,引發后入者擔心的竟是顏色不夠用了。中企哥想對後來進入腳踏車創業領域的創業者說一句:時間不多了,留給你們的顏色越來越少了。

同樣持「項目做不成,就當做公益」初衷的還有陳歐,今年5月5日,經歷較大的業績下滑的聚美優品宣布以3億元人民幣收購共享充電寶街電的股權,卻遭到「娛樂圈紀檢委」王思聰怒懟,放言「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

隨後,聚美優品CEO陳歐在微博回應:「謝謝思聰監督,不是每個項目都能做成,本來創業成功就是一件小概率事件。」同時,陳歐還表示,「街電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為你的情緒不讓這個項目入駐萬達。」

現在,共享充電寶出現在商場、高鐵、火車站、機場、景點、醫院等人流量大的地方,各個品牌的共享充電寶在使用方式上也不盡相同,有從A地借充電寶到B地還的「來電科技」,有直接掃碼付費使用的「小電」,還有支付押金、費用從押金中扣除的「街電」。

此前有一份數據調查稱,90%的用戶會有「手機電量焦慮症」。有人開始質疑,購買並隨身攜帶一個移動充電寶不是更方便嗎?

隨著共享充電寶行業的專利大戰開打,陳歐投資的「街電」開始成為被圍剿的對象之一。就在上個月,因涉嫌專利侵權,來電起訴街電侵權索賠6600萬元的消息引發關注。

目前,以街電、來電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充電寶租賃」應用場景認知度高且盈利模式比較明顯,因此,在該領域競爭顯得尤為激烈。一時間,共享充電寶行業「10天時間、5筆融資、超20家機構入局,融資金額逼近3億元」融資速度,和「兩個月、15起案件、累計糾紛額6600萬元」的專利糾紛大戰形成鮮明對比。

陷入被懟被查封的尷尬

新的共享經濟形態一出,往往不為外界所看好。除了被「國民老公」王思聰懟的共享充電寶,還有上個月刷爆朋友圈的共享睡眠倉。這款和日本膠囊旅館很類似的項目出來沒幾天,就傳出「共享睡眠艙被查封」的消息。

據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門調查發現,該項目存在治安和消防等方面的安全隱患,以及存在逃避監管的問題。而享睡空間CEO代建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談到,眼下讓他更焦心的也是監管問題。

據媒體報道,這款睡眠倉只是加入了移動支付和分段收費的新元素,就融入了共享經濟的大潮。該項目一出,外界一度質疑這種簡單的入住模式是否屬於共享經濟。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科技創業中心主任鄭剛認為,「嚴格說,(共享睡眠倉)不是共享經濟,是分時租賃,披上共享經濟外衣更時髦點。共享經濟的核心應當在於激活閑置資源的價值,不然,只會造成更多的資源浪費。」

和共享睡眠倉一樣,剛出來不久就陷入尷尬局面的還有共享雨傘。

最近,全國普遍進入雨季,共享雨傘正成為一種剛需。但是,據媒體報道,深圳共享雨傘公司「共享e傘」自今年4月以來在國內11座城市共計投放30萬把雨傘,其中多數已難覓蹤影。據該公司創始人趙書平稱,每丟失一把傘公司的損失在60元左右。

趙書平也是從共享腳踏車模式的成功中受到啟發,認為「滿大街的東西都可以共享」,於是今年4月他創辦了共享雨傘公司「共享e傘」。截至6月底,他投放的共享雨傘已經遍及11個主要城市,其中包括上海、南京和廣州。由於公交站和捷運站都提供共享雨傘,所以取傘相對容易,但是退傘卻完全不同了。

雖然「共享e傘」公司現在處於虧損狀態,但趙書平還沒打算放棄。趙書平稱,儘管共享雨傘遇到了意外打擊,但「共享e傘」公司仍計劃在今年年底前投放3000萬把雨傘。

據相關數據統計,目前市面上已經出現了十多家共享雨傘企業,其中有五家已完成天使輪融資,並且共享雨傘還在持續吸引資本的進入。就在8月12日,繼2017年5月獲500萬元天使輪融資后,共享雨傘品牌「春筍」再獲1200萬元融資,由著名天使薛蠻子和某雨傘上市公司老總個人出資。

雖然資本不斷湧入,但是媒體普遍唱衰,而「春筍」創始人李永秋卻堅定地認為,相較於腳踏車和充電寶,共享雨傘低成本而不低頻,可通過雨傘租賃廣告收入、雨傘定製、數據增值等方式獲得盈利。

曾投資紅嶺創投、假裝情侶、吃個湯、叮咚校園的以正資本創投合伙人王正然也看好共享雨傘模式,他認為,從早期投資角度來看,共享雨傘是有價值的。他也表示自己正在考察多家共享雨傘項目,據說有計劃投資這條賽道上的項目。

業內人士表示,不同於其他的共享產物,共享雨傘更容易被私人「侵佔」。押金是制約用戶令其還傘的方式之一,但更重要的還是整個社會對共享概念的理解和認可,未來共享雨傘市場能夠長久發展還尚未可知。

各種奇葩共享經濟項目來了

自從以滴滴打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爆發后,一些共享或者打著共享旗號的新消費形態不斷湧現,正構建著我們新的生活方式和消費習慣:上下班出行有共享腳踏車,共享汽車甚至共享奧迪、寶馬也來了,解決了我們最後N公里的出行問題;下班放鬆下,想運動打一場籃球,就點擊一下「共享籃球」;想唱歌,可以搜一下共享自助KTV;租房太貴?可以共享床位……

共享腳踏車引爆后,很多共享汽車的品牌也隨之而來。在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大中城市街頭,共享汽車的身影隨處可見。

現在共享寶馬、奧迪也來了。就在上周,瀋陽街頭出現了1500輛共享寶馬。據報道,這些共享汽車全部是嶄新的BMW 1系轎車,車內還配備了諸如車載WiFi、人臉識別、智能語音等科技,車輛使用資費僅每公里1.5元。一時間,「共享寶馬」話題引髮網友熱議,網友直呼「我那兩輛車(摩拜、Ofo)該換了。」

近日,北京CBD附近也出現了大批共享豪車「小紅帽」奧迪A3。

據電商會議報道稱,這是某共享汽車公司新推出的車型,該公司負責人說:「今年會有2000-3000輛奧迪A3投入市場使用」。那麼,到時候,你還會買車嗎?

今年8月8日,交通運輸部、住房城鄉建設部發布《關於促進小微型客車租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鼓勵發展汽車共享。最近一段時間,很多共享汽車平台也開始引入賓士、奧迪、寶馬等豪車作為共享汽車。

對於用戶而言,在必要時開一輛共享豪車既方便,又可以滿足一下自己的小心愿,何樂不為呢?也有網友反映,如何停車仍舊是一大問題,雖然有的品牌設置了專用停車點,但是分佈並不密集,有時候光是停車位都要找很久,這也使共享汽車比貢獻腳踏車面臨更多的亂停亂放問題。

業內人士指出,相比共享腳踏車而言,共享豪車目前則更是小眾消費的選擇,面臨著車輛少、分佈相對集中的現實。而共享汽車的規模一旦突然增加,也許會對公共停車位,公共交通造成壓力,以及各種「奇葩」的人為破壞等被動損耗問題,共享豪車可能同樣需要面對。

如果說共享腳踏車是「解決最後一公里的問題」,那麼,共享籃球就是在解決「打球時誰都懶得帶球的問題」。

最近,這個很火的共享籃球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名字,叫做「豬了個球」,據說,他們的目標是「為全國5000萬籃球好愛者提供便捷輕鬆高性價比的籃球自動租賃服務」。這些籃球被放在電子儲球櫃中,用戶可以通過微信掃碼使用,每小時費用為2元,押金29元。

3月20日項目啟動至今,「豬了個球」創始人徐敏已經在全國二十幾個城市中布下了數千台共享籃球機櫃,並且前不久剛敲定了千萬級別融資。據網易聚焦了解,至少有兩位共享籃球玩家已經敲定了最新的一輪融資,金額在數千萬級別,其中不乏主流投資機構的身影。

共享腳踏車ofo、共享充電寶「小電」的重要投資人,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曾公開表示不看好共享籃球,主要在於這項服務被限制在特定場景,比如共享籃球就必須在球場附近才有機會,才有生意,公司很難實現擴張,因此爭奪體育場館資源,成為這些玩家搶佔市場至關重要的一環。一位摩拜的投資人則評價共享籃球「可能是一個公益項目,而不是值得投資的企業」。

無疑,對於籃球愛好者們來說這應該是件好事兒,既能隨時取用又容易存放,比自己帶球會方便多了。

但是,也有網友認為,這個共享籃球的價格稍貴,還不如自己買一個划算。也有網友動了歪腦筋,在網上調侃說,「我用一個壞球換一個好球,有可操作性嗎?」

迷你KTV也趁熱搭上了共享經濟這趟列車。共享KTV是一間間獨立的私人練歌房,主要分佈在商場、電影院、電玩城等附近,一般為了能搶到房,還需要預約。

這些長得有點像電話亭的共享KTV,內部配備有點唱板、屏幕、耳機、話筒以及隔音設備,通過官方微信號可以實現共享KTV的預約與支付,用戶在唱歌時能同時錄製自己的歌曲,與其他玩家的得分進行比較。

雖然共享KTV採用了玻璃材質,但是隔音效果卻相當好,關起門來外面根本聽不到,即便唱得不好,你也不用覺得害羞了。把自己關在裡面,你就可以繼續你的驕傲放縱了。

對於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輕人來說,房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尤其是在北京上海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更是如此。為了減少房租壓力,最近,有一位90后女生想要找一名女室友一起分攤房費,於是她就發出了這樣一則租房啟示——「出租半張床,我是認真的!」

這種共享「床位」更像是在尋找一個室友,兩人共同生活、房租對半支付,剛畢業的大學生還是不排斥這樣與宿舍類似的群體生活的。

共享經濟惹爭議

如今,「共享經濟」成了當下創業的熱門話題,「共享」這個詞兒可是創投圈裡的香餑餑,有媒體統計,僅在出行領域的部分投資如下:

此前的滴滴,最新融資達到55億美元;

共享腳踏車摩拜進入E輪融資,總額3.55億;

ofoD輪融資,融到5.8億;

「共享充電寶」小電科技、街電科技、Hi電科技,總計獲得融資7.5億元人民幣;

國家多次為「共享經濟」點贊,甚至還把它列入了「十三五」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市面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共享系」的創業項目,有觀點認為,其中絕大部分都與共享經濟毫不沾邊。從本質上說,此類項目不過是對特定傳統業態的一種概念再包裝,而少有原創性商業內容。

據MBA智庫,共享經濟的定義是,擁有閑置資源的機構或個人有償讓渡資源使用權給他人,讓渡者獲取回報,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閑置資源創造價值。

朱嘯虎曾表示,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商業模式到底應該叫什麼,到底是叫共享經濟還是租賃生意,這根本不是問題的核心。但他談到了關鍵的三點:第一,這是不是普通用戶的高頻剛需痛點。比如共享腳踏車才兩年時間,發展到現在,市場前兩名基本上每天都在2千萬單以上。淘寶花了十年時間,現在每天也就三四千萬單,ofo加摩拜的體量和淘寶是一樣的。這說明只有面向普通大眾消費者的剛需點,才能這麼快地做到這個體量。

第二,商業模式到底成不成立,是不是能夠賺錢。不管是租賃生意還是共享經濟,關鍵是要能賺錢。創業不成就當做公益,不僅是對風險投資的不尊重,更是對企業家精神的褻瀆。創業初期就要把帳算明白,到底能不能賺錢。

第三,很重要的是能否快速,大規模地佔領市場。互聯網唯快不破,需要能大規模迅速地佔領市場,才能建立起足夠的護城河。能否儘快做到1000萬日活是很多消費互聯網公司的生死線。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則表達了他對共享經濟的擔憂,分享經濟發展越快,瓶頸就會越早顯露出來,到了臨界點,原來不排他的資源(共享資源,如道路)也變得排他了。「並不需要規範在什麼地方停車,那確實很方便,而且也很便宜。但是當它的投放量多到一定數量時,道路擁堵程度就會降低城市生活的品質。從整個城市來說,是不是應該對共享腳踏車有個限制,比如低於多長的距離就不能使用。因為道路是有限的,過多的車輛必定造成路面的擁堵。」

馬化騰的《分享經濟-供給側改革的新經濟方案》一書中,他認為目前的共享經濟以個人閑置資源共享為主,共享行為發生在個人與個人之間。接下去3-5年會發展到企業閑置資源共享階段,以企業為基本單位整合企業之間的閑置資源進行共享,比如共享辦公空間等。

再往後看,未來5~10年,會進入公共閑置資源分享階段,目前已在局部萌芽。是由政府牽頭,主導公共服務資源開放共享。例如政府採購分享型服務,政府閑置資源分享分享型公共交通等。

馬化騰認為,未來10~20年,會進入整個城市的閑置資源分享階段,目前海外已經有試點出現。以城市為單位,由政府統籌整合整個城市的閑置資源和分享主體。除公共服務的分享之外,還會統一規劃各行業分享企業的布局。

也有專家大膽預測,「共享經濟將改變80%的行業。」如今,很多新生共享經濟項目還在源源不斷地生髮出來,最近還出現了共享廚房、共享洗衣機、共享健身房、共享衣櫥,更奇葩的還有共享廁紙……

按照這樣的發展趨勢,在共享時代,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享」不到。甚至有網友調侃,「這是一個除了老婆孩子,什麼都可以拿出來共享的時代。」

也許,未來我們的生活就是「即取即用」式。說了這麼多共享項目,不如在這裡共享一下我們的思維,你願意為哪些共享項目買單?你對「共享」的明天有什麼期待?歡迎留言,一起共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