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康震:從《去思頌碑》看家風傳承對韓愈的影響

康震:從《去思頌碑》看家風傳承對韓愈的影響

《去思頌碑》是唐代一種非常流行的文體,也有叫做遺愛碑,一般來講這類文體多半是請有名望或者有較大影響的官員和文人來撰寫,以起到一種表彰的作用。唐代官員在當地任滿離開,因為政績突出,有時候朝廷會下旨安排一位著名的官員或文人寫一篇碑文來表彰他在任上的政績。還有一種,就是李白為韓仲卿寫的《去思頌碑》,這屬於民間自發、由當地父老鄉親的邀請寫的。

這種形式在今天的現實生活仍然存在,比如有的官員離任,當地老百姓可能會寫一封感謝信、或者一個條幅,或者一個獎狀,甚至有時候排練一台節目來表達老百姓對這個官員的感激之情。李白撰寫的《去思頌碑》表達了當時武昌地區的老百姓,對武昌令韓仲卿(韓愈的父親)的一片愛戴之情,在當時起到了民間表彰、民間歌頌、反映民心的作用。一個官員做的好還是不好,上級的評價當然重要,朝廷的評價很重要,但最關鍵最核心的是老百姓的評價,只有老百姓的口碑才能造就你的豐碑,才能讓你的事迹變成歷史,變成輝煌的歷史。所以說我們應該非常感謝李白,應該感謝唐代有這樣一種文體《去思頌碑》,為我們留下了老百姓心目當中、老百姓眼中的韓仲卿的形象。李白在唐代是大文人大詩人,名氣特別大,武昌的老百姓很尊敬他、喜歡他,所以希望借著這個文豪的大文章把即將離任的武昌令韓仲卿給歌頌歌頌、給表揚表揚給表彰表彰,事實證明這種目的確實是達到了。所以我覺得這篇經李白之手《去思頌碑》的確給我們展示韓仲卿這樣的基層官員在老百姓心目當中的評價,因而有著很重要的歷史意義。

在《去思頌碑》裡面,李白追溯了韓氏家族的淵源,他特別提到了韓仲卿的母親(韓愈的祖母),說她「善於治家」,提到了韓仲卿有三個兄弟,韓少卿、韓雲卿還有韓深卿,都各有各的才華。李白在碑文中認為韓少卿「重然諾」,用現在的話就是「講誠信」;韓雲卿「文章蓋世」;韓紳卿 幼負盛名,小時候他的才華就非常的突出.從《去思頌碑》看,這兄弟四人中,有以文章出名的,有以政績卓著,有以才華出眾的。在這篇並不算太長的《去思頌碑》,能夠看出來韓氏兄弟不是一枝獨放,而是花開滿園,所反映出來的就是韓仲卿家族的家庭教育,這對韓氏兄弟應該非常重要。李白在碑文中說,韓仲卿沒有來到武昌的時候,「人人懼之」就是大家都覺得很害怕,但是韓仲卿來了以後,「人人樂之」大家都感到非常愉快,說「惠入春風」,就是他來了以後如沐春風,當地「教化之風」就變得非常好,老百姓都感到高興,加緊「整飭流弊,整肅當地的綱紀,打擊權貴,那些奸商壞人豪強側目」,都不敢正眼看著韓仲卿,這說明韓仲卿的是一個愛憎分明,是個原則性很強、很講道德的人。古代特別的一千多年以前的農業社會,人口眾多是非常重要,人口是第一生產力,韓仲卿到武昌郡後幾年,人口翻了三倍,人口之所以能翻倍,說明老百姓能吃得飽、生育率高,換句話就是韓仲卿綜合治理的水平非常高,他不止是擔了一個官員的職位,他做了一個官員應該做的,他不僅想做事而且能做事,不僅能做事還能把事情做好,不僅能把做事情做好而且還能持久不斷的做好事。用現在的標準來衡量,這就是老百姓的好乾部。

從《去思頌碑》綜合這個內容推理,韓家老太太(韓仲卿的母親)的家風、韓氏家風應該是「堅持原則,愛憎分明,注重學習,增長才華,為民謀事」。所以我想說,雖然《去思頌碑》沒有明確講這個韓仲卿家族的家風什麼?但是看他孩子的成長,看他兄弟的成長,我們就能想象到韓仲卿的母親包括他們去世的父親是怎麼教育他們的?李白的《去思頌碑》有著非常豐富和重要的史料價值,為我們重現了韓愈的父親韓仲卿一家的「家風門風」。

韓愈,在古代文化史上是佔據非常獨特的地位的。關於韓愈的評價,一千多年前,宋代大文人蘇軾蘇東坡就對韓愈的歷史成就就有總結,就是「道濟天下之溺,文起八代之衰。忠犯人主之怒,勇奪(冠)三軍之帥」。這幾句話的意思怎麼解釋呢?第一句話「道濟天下之溺」,韓愈在中唐掀起的古文運動,實際上就是儒學的復興運動。中唐時期,很多知識份子都在反思一個問題,為什麼會有安史之亂?盛唐為什麼不再?他們認為就是因為儒學的綱紀不振。所以韓愈認為要復興「儒學」,儒學復興就有了核心價值觀,就像我們強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樣,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那些包括韓愈的先進知識分子心中的核心價值觀,就是儒家學說,只有通過儒家學說才能凝聚人心、才能重塑人心、才能再造靈魂、才能讓大唐的盛世再現。第二句「文起八代之衰,韓愈倡導的唐代古文運動,不僅僅是要寫些好文章,而且應該學習先秦兩漢的文章,用「聖人之文聖人之道,意思是說寫文章不要老追求形式、追求那種駢體文,要寫直抒胸臆、抒發人的自然情感的文章,用這些文章來說「聖人之言」,「文以載道」就是用這些文章來傳播「聖人之道」,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傳播能治國救民的真理,這就是「儒學之道」。第三句話忠犯人主之怒,韓愈一生最大的特點不愛拍馬屁,只會說真話,只會說真理。中唐時期,佛教非常盛行,當時的皇帝唐憲宗不僅崇尚佛教,而且達到了非常瘋狂迷信的程度。韓愈要倡導儒學就要反對佛教,他為此上書唐憲宗,批評朝廷所做所為,為此他差點丟了性命,雖然說後來活命是保住了,但是被遠貶到了潮州。「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貶謫之路上,韓愈最疼愛的小女兒也病死在路上。屈原說「雖九死其猶未悔」,韓愈「忠犯人主之怒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深深地愛這個國家、愛這個君主,所以才冒犯君上忠犯人主之怒。蘇軾對韓愈的最後一句話是勇奪(冠)三軍之帥」,韓愈曾經跟隨裴度平定淮西之亂,出謀劃策運籌帷幄,他應該是「唐宋八大家」里唯一一個真正上前線打過仗的人。蘇軾的這四句話總結起來就是認為韓愈是一個偉大的思想家、文學家、政治家和軍事家。今天看來,說韓愈應該還是一個偉大的教育家。唐代中期興起的「韓孟詩派」忽然「韓柳古文運動」中,韓愈培養了大批的學生,自己寫過著名文章《師說》,「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他認為「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這都是出自韓愈而且人非常耳熟能詳那些教育的理念和觀點,韓愈作為一個思想家、文學家、教育家、傑出的政治家,他的成長應該說受到了韓氏家族家風的深遠影響,李白在《去思頌碑》里,對韓愈的父親韓仲卿和韓愈的幾個叔父給予了褒獎,包括韓愈的大哥韓會在當時朝廷也是有很大的影響力的。一個人的成長,一方面靠自己個人努力,還有就是世代家族和家風傳統的影響,韓愈的父親剛直不阿,幾個叔父非常有才華,他大哥比他年長二三十歲,在朝廷頗有政聲,是個很正派的人,這些人對於韓愈人格的養成,對韓愈在文化上蘊藉和創作以及他後來他思想的走向成熟,無疑都有非常深刻的影響。韓愈肯定為他這個家族感到驕傲,同時因為這種驕傲而激發了他勤奮地學習、努力的工作,為國為民而牟利。

韓愈不僅是一個傑出的文化學者、大思想家,同時還是一個善於踐行的實幹家。古代的讀書人很多,但是讀完書之後能辦成事情、能做事的人就不一定多。韓愈的父親毫無疑問是一個口碑很好的官員,韓愈雖然被貶潮州,但是個人意志非常堅定,唐代潮州社會經濟發展非常落後,跟當時的長安相比有天壤之別。韓愈在潮州只待了八個多月,但這應該說是勤政為民的八個月。韓愈到潮州以後,開辦學校教化民眾」、興修水利,打擊當地販賣奴婢的風氣,釋放一些這個被拘押或者是被買賣的奴婢。在潮州關於韓愈有一個非常傳奇的故事,因為基礎設施建設比較差,潮州曾經鱷魚成災,老百姓捕殺這個鱷魚的經驗缺乏,百姓生命財產受到威脅,韓愈拿出了文人的絕招,寫了一篇《祭鱷魚文》,動員百姓驅除鱷魚,給鱷魚下了驅逐令,據說《祭鱷魚文》寫完之後,鱷魚的災害就消除了,當然這是人們的一種美好的傳說,我想可能因為歷史太長、缺失記載,韓愈當時應該要招募壯士,配合著他《祭鱷文》的宣傳,採取必要性的行動。我們現在不討論鱷魚是不是真的走了,在當時生產條件都比較差的情況下,韓愈能有這個心,寫這樣一篇文章,我覺得最主要的是他有一顆愛民之心,我們知道現在有的官員,連這個起碼的心都沒有,更談不上有什麼行動。不管怎麼講,韓愈在潮州的表現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原來以為會看到一個很沮喪、很頹廢滿嘴牢騷的人,但事實上恰恰相反,像他這樣的官員到了一個蠻荒之地,就像撒下一顆種子就開始生根、開花、發芽、結果,這就是造福人民的「果」。潮州有一條江叫韓江,有一座山叫韓山,韓愈雖然當時離開去其他地方任職,潮州百姓就給他立了個生祠,在古代「立生祠」是一件了不得的事兒,就像跟《去思頌碑》表彰他的父親韓仲卿一樣,老百姓願意供奉他,而且感念他,說實在的,在地方為官一方能夠享受到這種待遇的,說明了韓愈在當地老百姓心中的份量,這就是民心。

韓愈父親那一輩是有著嚴格的家風傳承,從韓愈的種種表現來看,韓愈秉承併發揚光大了韓氏一門的家風。韓愈曾經給他的兒子寫過一首詩叫《符讀書城南》,這首詩的核心講什麼呢?因為韓氏這一門都出身貧寒,並不是大戶人家,所以韓愈在詩中首先特彆強調要勤奮讀書,他認為只有勤奮讀書才能有才華,一個沒有才華的人跟動物沒有兩樣,就好像一個人沒有穿衣服一樣,所以首先要讀書,讀書了才能有才華。其次就是做人不能靠父輩、不能靠背景,要靠自己的奮鬥,所以他說,人沒有貧賤之分,只有一個區分就是有沒有才華、有沒有學問,這是最大的區分。在這篇文章中,韓愈認為,一個人的成長從小到大一開始是沒有什麼太大差別的,但慢慢就會有差別,有的人成才了,有的人成了庸才,有的人成君子,有的人小人,換句話說在成長的道路上一個人要不斷學習、勤奮學習刻苦鑽研,要善於接受教育,進行自我教育。

他特別告誡他的兒子,要認真讀書,不斷充實自己,才能夠成一個君子、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在韓愈看來,一個人雖然成長為人,但不讀書、沒有才華,對社會沒有貢獻,這樣的人,其實跟動物沒有什麼區別。韓愈在《師說》裡面特彆強調要拜師、要尊從師道,他認為那些不學習的所謂「士大夫」,比起那些「巫醫樂師百工」之人、那些認為社會地位很低賤的人還不如,就是因為後者始終在學習。韓愈堅持不放棄的一個理念,就是作為個人只有學習才會有才華,只有刻苦努力才會不斷進步,只有追求卓越才會努力成才,成才的目的一方面在古代封建社會的士大夫肯定要光宗耀祖,另一方面要為國為民謀福利。所以我想,這個韓愈能夠有這樣的家風或者是他能有這樣的一種思想和理念來教育他的子女,有一個很重要的來源就是儒家思想對他的熏陶。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總書記強調,中紀委也要求,黨員幹部要接受家風教育、民風教育、鄉風教育,總書記特別提到,要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對韓愈家風而言,傳統優秀文化,就是從先秦兩漢以來的儒家思想對韓愈的影響,現在很多家長都讓孩子讀論語、讀孟子、讀詩經,就是因為這些都滲透著儒家優秀傳統文化。儒學的發展、傳統文化的傳承,是一脈相承的,無論是從孔孟的時代,還是到韓愈的時代,還是在我們當代,都需要像韓愈這樣的人和韓愈這樣的家族的文化,以這種家風來深深的熏陶現在的青少年,真正使我們的社會風氣能夠充滿正能量。

我們總結韓愈的歷史功績,重溫韓愈的家族故事,從韓愈的父輩到他自己,從韓愈對兒女的教化,能夠清晰看到這個韓愈家族家風的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發展脈系,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梳理和總結傳統道德和文化在唐代的一段運動軌跡,對我們現在的文化建設、人格建設,特別是樹立正確的政績觀是有很深遠的意義的,這就是重溫孟州這一方水土文化的現實意義。孟州的文化驕傲,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內涵,就是他們有一位韓愈,有韓愈的家族,這是這個地方的優秀傳統文化的一個很重要的內涵,有了這個內涵孟州的當代文化建設,我想也一定會一步一步的推向前進。

(康震,北京大學博士生導師、教授,著名文化學者)

紀錄片《頌碑傳世進學齊家》是按照中紀委監察部要求,由河南省紀委、焦作市紀委牽頭,孟州市紀委、潮州市紀委、清遠市紀委協作,由中央電視台紀錄片導演王凱執導、廈門大學戴希撰稿、央視著名主持人任志宏擔綱解說、德瑞森文化傳播與鷹展文化傳播聯合攝製,全片攝製工作已經完成並通過終審,即將由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家風家規系列專欄」首播,河南地方平台和全網視頻網站同步播出。敬請關注!

更多關於韓愈信息請繼續關注"yingzhanchuanbo888"微信公號,服務電話:13949011166/0371-65856959,新浪微博「鷹展文化傳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