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閑聊真假話

閑聊真假話

作者/楊民超

無論是在單位或是在有人多的場合,都不便平鋪直述地說太多的真話和實話,但可以委婉地用笑話和講故事方式說出來,因為人幾千年的中庸文化熏陶,我們在說話里,容易話裡有話,其實外國人根本理解不了。

明明開門見山的事,非要繞個彎子說,如果不含蓄地說,別人就會說你不成熟,烏鴉嘴,在做人要想做到滴水不漏,非常難,而問題難就難這裡,要懂得醬崗文化,柏楊先生曾說:「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滔滔不絕的流下去,許多污穢骯髒的東西,使這個水不能流動變成一潭死水。」

如今網路發達了,不管你文辭有多好,觀點有多明確,只要與當時的國情和環境有衝突,所發布的文字,不是刪掉就是不會大面積轉播,我曾經讀到好多、感覺很振奮人心,文筆犀利流暢的文章,不知什麼原因,很快被屏蔽、刪除。

說到講真話,我們不得不提到作家巴金。在近代,有一個叫巴金的作家,他在1978年到1986年的8年間寫作了150多篇隨筆,總題為《隨想錄》,這部大書是用真話建立起來的揭露「文革」的「博物館」,是一部力透紙背、能夠代表當代文學最高成就的散文作品。

巴金懷著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把他對歷史的反思、對痛失的親友的追憶,對自我的拷問,對他不能認同的思想言論的批判,質樸而直白地講述出來。文字樸實,記述流暢,沒有刻意經營雕琢的痕迹。

如今象巴金這樣有良知的作家太少了,即使有,他的思想也不一定得到傳播和渲染。如今我們提倡的是統一思想,擼起袖子,埋頭苦幹,用時間換空間,在安靜和平的環境中發展壯大自己,我們中華民族在近代受到的傷害和恥辱太多了,沒有安定的生存環境,我們的思想也不會得到廣泛的拓展,如今的朝鮮就是一個深刻的例子,高壓愚民政策終會掃盡歷史的垃圾堆里。

我們發現沒有,不管在任何時候或任何地方,用腳投票永遠比手投票更具有真理性。在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歲月,與香港有一水相隔的內地,手舉紅本語錄,高喊口號,冒著生命危險前仆後繼的偷渡,說明什麼?精神食糧填不飽肚皮,一個人就會有想法,想法設法換種活法,如今朝鮮民眾冒著生命危險偷渡韓國,也是一樣的道理。

在一個國度里,一群人瞎話容易,讓一個人說真話不易,即使你說的是真話,又有幾個人願意去聽的。屁股決定思維,有些時候,即使他知道那是一句真話,誰又敢表態呢?揣著明白裝糊塗也是一種生存方式,你不那樣做,你就被邊緣化了。就像皇帝的新裝,都知道皇帝沒穿衣服,誰敢說出來來呢?戳破這個秘密的人,只有無知無畏的孩子了。

其實寫文字說真話有一個非常好的途徑:寫外國的不寫國內的;寫古代的不寫現代的;寫地球以外的,不寫地球以內的,既不影響大多數人的審美觀,又容易被接受現實,何樂而不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