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武則天私生活到底有多淫亂?看看男寵有多囂張就知道了

武則天私生活到底有多淫亂?看看男寵有多囂張就知道了

張易之(?—705年),定州義豐(今河北安國)人,行五人稱五郎,白皙貌美,兼善音律歌詞。初以門蔭遷為尚乘奉御。武則天臨朝,太平公主薦易之弟昌宗入侍禁中,昌宗復薦易之。深得武則天的恩寵,歷任司衛少卿、控鶴監內供奉、奉宸令、麟台監、封恆國公,賜田宅玉帛無數,與昌宗專權跋扈,朝廷百官無不懼之,甚至武則天子侄等亦爭執鞭轡,呼為五郎。武則天臨朝晚期的朝政大事多由張氏兄弟把持。

長安元年(701年),太子李顯的長子李重潤、女兒李仙蕙和女婿武延基私下議論二張,易之聞后至武則天處告狀。武則天賜死這三人。一說李仙蕙因有孕暫時倖免,但一日後仍死於難產。神龍元年(705年)正月十二日,張柬之、崔玄暐等大臣趁武則天病重發動神龍革命,迎唐中宗復辟,誅殺張氏兄弟。《太平廣記》記載,二人在迎仙院被殺后,其屍體又於天津橋南被公開梟首。另外兩個身居高官的兄弟張昌期、張同休也同時被處死。

成為男寵 權傾朝野

張易之尚在少年時代就靠祖輩的功勛當官,連續升為尚乘奉御。到了二十歲,身材修長,皮膚白皙,姿態優美,音樂技藝多數通曉。武則天執政時,太平公主推薦他的弟弟張昌宗,得到侍奉武則天的機遇。張昌宗向武則天介紹說張易之才幹超過自己,善於煉製藥物。武則天立即召見,很喜歡他。兄弟兩人都得到寵愛,出入宮廷,修飾打扮,衣著華麗,極力整治得逗入憐愛。召見當天,武則天就任命張昌宗為雲麾將軍,行使左千牛中郎將職務,張易之為司衛少卿,賜給住宅一處,絹帛五百段,大量的男僕女婢、駱駝、牛馬供他使用。沒幾天,提升張昌宗為銀青光祿大夫,賜給防閣官員擔任警衛,和朝臣們一樣每月初一、十五朝見武則天;追認他的父親張希臧為襄州刺史,母親韋氏、臧氏一起封為太夫人,宮中女官尚宮每天去看望請安。詔令尚書武迥秀同臧氏秘密往來。張昌宗進宮任職不到十天半月,權勢震驚天下。武家的各個兄弟以及宗楚客等人搶著上門,討好巴結,親自替他牽馬遞鞭,稱張易之為「五郎」,張昌宗為「六郎」。又任命張昌宗為右散騎常侍。聖歷二年(699年),開始設置控鶴府,任命張易之為府監。過了很久改叫奉宸府,任命張易之為府令。張易之引薦知名人士閻朝隱、薛稷、員半千擔任供奉。

武則天年事已高,張易之兄弟獨攬朝政大權,邵王李重潤和永泰郡主暗地非議,都被判處絞刑。御史大夫魏元忠曾經彈劾稟奏張易之等人的罪行,張易之向武則天申訴,反而誣告魏元忠與司禮丞高戩相約說:「天子年老,應該挾持太子做個能長久保持友誼的朋友。」武則天問:「誰是證人?」張易之說:「鳳閣舍人張說。」第二天在朝廷辯論,都無證據,但是魏元忠、張說都被驅逐。此後張易之等人更加放肆,貪贓枉法,御史台彈劾稟奏,詔令宗晉卿、李承嘉、桓彥范、袁恕己審查,但司刑正賈敬言觀察武則天心意,稟奏張昌宗強行購買他人貨物,罪刑判為賠償財物,詔令說行。李承嘉、桓彥范進言說「:張昌宗貪占贓款四百萬,還應該罷官。」張昌宗張揚說「:我對國家立有功勞,不應該罷官。」武則天向宰相們諮詢,內史令楊再思說:「張昌宗主持煉製藥物,陛下吞服很有效驗,是個功勞最大的人。」立即詔令釋放了他,把罪行推到他的哥哥張昌儀、張同休身上,都降了職。

陰謀作亂 政變被誅

後來武則天長久生病,居住在長生院,宰相們都不能進去拜見,只有張昌宗等人在她身邊侍候。張昌宗擔心武則天死了,災禍就要到來,就帶領同夥日日夜夜一起商議干不法的事。但是小人疏忽邪惡,連與此無關的人們都知道了,甚至有人在交通要道旁邊張貼傳單張揚這些事。左台御史中丞宋璟多次請求審查拘捕,武則天表面答應宋璟,很快詔令宋璟離京審查幽州都督屈突仲翔,改令司刑卿崔神慶查問案情。崔神慶胡亂稟奏說:「張昌宗應當寬免。」宋璟堅持稟奏說:「張昌宗依照法律應當斬首。」武則天不同意,左拾遺李邕進言說:「宋璟的話,是為江山社稷著想,希望批准。」武則天始終不同意。

神龍元年(705年),張柬之、崔玄暐等人率領羽林軍迎接皇太子李顯進宮,到迎仙院處死了張易之、張昌宗,他們的哥哥張昌期、張同休、從弟張景雄都在天津橋斬首示眾,萬民歡欣雀躍,將他們的屍體一塊塊地割下來拿走,一個晚上就割光了。獲罪流放貶官的幾十人。

為人殘忍無道 縱容母親淫亂

張易之為他母親阿臧建造一座七寶帳,金、銀、珠、玉等各種珍寶,沒有不彙集在這座寶帳上的。從遠古到如今,從未有聽到過、從未有見到過這樣奢華的帳幔。帳幔裡面置放的用象牙製作的床,床上鋪的是犀角簟席,鼲貂皮做的褥子,蛩蟁毛和蚊毫所製做的氈褥,汾晉的龍鬚和臨河的鳳翮編織的床席。阿臧跟鳳閣侍郎李迥秀結婚。是她靠兒子的權勢逼迫李迥秀這樣做的。並且,用一對鴛鴦酒杯跟李迥秀飲酒,取其長相依伴、永以為好的寓意。李迥秀畏懼她家權盛一時,又嫌棄她年老色衰,於是頹唐地飲酒澆愁沒有止境,直到醉得酩酊大醉為止,經常是阿臧怎麼招呼他也不醒過來。阿臧和張易之非常不滿,便將李迥秀貶到了衡州擔任刺史。待到神龍元年,唐中宗恢復帝位后,張易之被張柬之等人所殺,家道也敗落了。他母親阿臧沒入官府充奴僕。跟他母親通姦的李迥秀也被牽連,降職為衛州長史。

張易之任控鶴監,他的弟弟昌宗任秘書書監、昌儀任洛陽縣令。他們相互爭比奢侈。張易之做了一個大鐵籠子,把鵝鴨放在裡邊,在籠子當中燒炭火,又在一個銅盆內倒入五味汁,鵝鴨繞著炭火行走,烤得渴了就去喝五味汁,火烤的痛了自然會在裡面轉圈地跑,這樣不多久表裡都烤熟了,毛也會脫落於盡,直到肉被烤得赤烘烘的才死去。昌宗是把一頭活驢拴在一個小屋子裡,烘起炭火,再放一盆五味汁,方法與前邊所講的一樣。昌儀是在地上釘上四個鐵橛子,把狗的四隻爪子綁在橛子上,然後放出鷹鷂,把狗按在下面吃它的活肉,把肉都吃盡了狗還沒死,那狗的號叫聲極為酸楚,讓人再也不忍聽下去。有一次張易之路過昌儀家,很想吃馬腸,昌儀便牽來手下人的乘騎,破開馬的肋骨取出腸子,過了很長時間馬才死去。後來易之、昌宗等被誅殺,老百姓把他們的肉切成小塊,那肉又肥又白就像豬的脂肪,被人們煎烤而吃掉。昌儀是先被打折了兩個腳腕,再摘出他的心肝,之後才死去,然後砍下他的頭送往京都。當時人們說這是他們殘害那些狗和馬的報應。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