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Believe Digital創始人:YouTube不存在「價值缺口」

Believe Digital創始人:YouTube不存在「價值缺口」

如今,音樂市場將會從原有以版權為基礎的發展模式轉變為以服務為基礎的模式,這也意味著藝人能夠更好地掌握和管理自己的音樂版權。

編譯 | 許梓爍

校對 | 宋子軒

編輯 | 李禾子

國外知名數字音樂分銷公司Believe Digital在2016年的數字音樂銷售收入超過2.85億美元,同比大漲40%,並順利完成了高達6000萬美元的第三輪融資。Believe Digital全球總營收的五分之一來自於YouTube平台,其中50%來自於官方音樂視頻,45%來自於用戶原創內容,剩下的不到5%則由該平台上的音頻內容產生。

根據BuzzAngle的數據,Believe旗下的Tunecore分銷平台在去年成為了全美除三大唱片公司之外數字流媒體播放量(包括音頻和視頻)最高的分銷商。Believe和Tunecore一共佔據了美國流媒體分銷市場的5.4%,在英國、德國和法國等歐洲市場也表現不錯。

近日,Believe Digital(簡稱「Believe公司」)的老闆Denis Ladegaillerie接受了MBW的專訪,分享了Believe公司的發展現狀,以及其對於數字音樂市場未來發展的看法。

Denis Ladegaillerie:我們的辦法是,服務所有的藝人。無論是剛進入市場的新人,還是佔據榜單前列的大牌藝人,都是我們服務的對象。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頂尖藝人不再願意像過去那樣與三大唱片公司簽訂版權或合作協議,他們更加重視音樂分銷方面的合作。

Denis Ladegaillerie:藝人們開始逐漸意識到,一旦他們擁有一定的冬粉基礎,他們需要音樂分銷、資金以及市場零售等方面的服務和支持,而這些都是我們能夠提供的。而對於那些業務需要全球範圍內協作的藝人來說,在全世界各地擁有32個辦公地點的我們明顯更具有優勢。我們還可以提供預付版稅和電台公關等服務,就跟三大唱片公司在歐洲市場所做的一樣。

當你的公司擁有一些頗具名氣的藝人時,他們會幫助公司很快提升在業內的知名度。比如我們去年在法國市場簽下的藝人Jul和PNL,他們在法國擁有很高的流媒體人氣,因此幫助我們很快打開法國市場。

Denis Ladegaillerie:這並不是主要的吸引力。我們並沒有向所有的藝人支付預付款,對於我們一些暢銷藝人來說,他們只想要更高的收入分成。

如果我們需要在市場營銷或版稅預付上投入六位數或七位數的資金,並且我們認為是合理的支出,我們當然會這麼做。但是我們並不是一味地追求市場份額。

Denis Ladegaillerie

Denis Ladegaillerie:在過去的十五年裡,消費者的音樂消費行為變化深刻地改變著這個市場,從最初的CD消費,再到盜版音樂和數字下載,如今我們又迎來了流媒體時代。我覺得隨著市場的繼續發展,這一轉型也將很快完成。

接下來的十年,藝人、唱片廠牌和數字分銷商之間的關係重構將會是主要的變化。市場將會從原有以版權為基礎的發展模式轉變為以服務為基礎的模式。(藝人能夠更好地掌握和管理自己的音樂版權)

三大唱片公司過去的發展模式都是在版權內容的基礎上構建起來的,因此他們必須轉型以適應新的市場模式。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在做一些嘗試了。

當然,過去的這種傳統模式並不會消失,一個現代化的音樂公司應當同時具備這兩種模式讓藝人選擇。

Denis Ladegaillerie:在與我們合作的這些藝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我們只負責管理他們的視頻版權。因此我們旗下的視頻版權內容要遠遠多於音頻內容,尤其是在美國市場。

其中包括英國皇后樂隊的視頻版權,他們的音頻內容則由環球負責分銷。

Denis Ladegaillerie:如果你拿Spotify和YouTube每次播放支付的版稅進行比較的話,確實存在著很大的差距。但是你不能把這個差距稱為「價值缺口」,因為他們兩者之間本來就沒辦法進行比較。

比如說,我在看某部電影時聽到《Bohemian Rhapsody》這一原聲帶音樂,和我在Spotify上聽《Bohemian Rhapsody》這首歌的這兩種行為,是完全沒辦法進行比較的。既然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用途,其所應得的版稅自然也會有所不同。

我們從YouTube上所得到的全部營收中,有超過45%來自於用戶原創內容(UGC)所使用的音樂。相比起完全的音頻流媒體消費,這種方式屬於較低「價值」的音樂消費行為,其所產生的版稅也要低一些。我並沒有覺得其中有什麼所謂的「價值缺口」。

我覺得官方音樂視頻付費服務的這一觀點很好,但是至今,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夠依靠音樂視頻訂閱服務而發展起來。等到真的有人開始做音樂視頻付費訂閱服務的時候,我才會提起「價值缺口」這一問題。

人們似乎忘了,像Vevo這樣的以廣告支持為主的官方音樂視頻流媒體服務,實際上其主要運營者是三大唱片公司。

所以,這些唱片巨頭們真的是看到了所謂的「價值缺口」么?恐怕不是吧,如果是的話,他們早就將Vevo轉為付費訂閱模式了。希望在未來幾年,能夠有更多的音樂視頻成為各大流媒體平台的主要內容,這樣我們將得到更多的變現和版稅。

作為YouTube的一個服務,Content ID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能夠允許我們更好地去管理在平台上的內容。同時,我們並不認為YouTube正在蠶食Spotify或Apple Music等付費平台的用戶使用量和市場收入。

Denis Ladegaillerie:我們就拿皇后樂隊的《We Will Rock You》來舉個例子吧。我們在YouTube平台上負責這首歌官方音樂視頻的分銷。

從一個用戶原創內容的角度來看,很多(非專業)足球俱樂部喜歡在比賽視頻的結尾放入這首歌。我們可以從中獲得收益么?不能。

因此你需要使用某項技術來幫助你識別已授權的內容。緊接著,你可能會看到以某首歌曲為背景音樂的吉他表演視頻。這種視頻有可能會帶來上萬甚至十萬多的播放量,因此你應當從中進行變現。

Denis Ladegaillerie:目前在這個行業里,有兩種完全不一樣的用戶體驗,一種是屬於Apple Music或Spotify付費訂閱用戶的體驗,另外一種則屬於YouTube用戶。

我知道很多音樂流媒體平台都在嘗試加入視頻內容,但這些平台上的視頻播放量所佔的比例卻非常小,這讓我們反思,視頻與音頻相結合的流媒體服務模式或許並不是最好的方案。

YouTube在過去五年裡所提升的使用體驗是最讓我驚訝的一個地方。我們發現,YouTube平台上官方音樂內容的播放量正在不斷增加,違規上傳的侵權視頻也越來越少。相比起以前,如今YouTube平台上的環境要清凈許多。

我們希望在未來的三到四年時間裡,YouTube能夠成為一個更加有效率的平台工具,同時繼續保持免費。另一方面,Spotify和Apple Music將繼續把發展重心放在音頻內容上。

Denis Ladegaillerie:我可以預見到,我們的很多內容在Facebook上被觀看和消費,然而我們卻無法從中獲得一毛錢。這才是真正的「價值缺口」。

我們希望能夠和Facebook達成像與YouTube那樣的合作關係,我們想要共同構建一個體系,在這個體系中我們既能夠實現內容的變現,同時也能夠擁有更多的話語權。

Denis Ladegaillerie:包括環球在內的一些唱片公司已經提出過報價。但對於我們來說,重點依然是公司的核心發展模式,在這點上我們不會妥協。

如果有人明天突然跑來跟我們說:「我們完全理解你們的模式,完全支持,我們可以幫助你們走的更遠。」那麼這是一件好事。不過目前,我們將繼續發展自己,去年公司的收入增長了40%,我們相信這一強勁勢頭將會在今年保持下去。Believe公司已經連續六年實現盈利,我們不需要額外更多的資金支持。

如果我們明天收到了某個無法拒絕的報價,跟其他公司一樣,我們也會考慮的。但是到目前為止這樣的事情還未發生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