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看摩羯座編劇顧小白如何探尋影視「真·像」(1264期)

看摩羯座編劇顧小白如何探尋影視「真·像」(1264期)

點擊↑藍字即可訂閱

西君 編審文一刀

編劇開公司早已不是新鮮事,眼下,曾創作電影《心理罪》《山楂樹之戀》《金陵十三釵》《人山人海》《我是證人》等,電視劇《紅樓夢》(李少紅版)等作品的知名編劇顧小白也成了其中的一員,他的公司名叫「真像影視」。

很多以劇本策劃、創作為主要業務的公司,往往集結數量堪稱龐大的編劇陣容,規模化、快速度地完成劇本,以儘可能地多接項目。而在「真像影視」,顧小白不需要那麼多人,也不想給創作提速。正如公司的名字一樣,顧小白想通過精工細作,趨近電影的「真相」。

「務虛」的時間比結構故事還要長

顧小白並不是科班出身的學院派,他的電影生涯是從寫影評開始的,大量的影評寫作已經相當於拉片子的學習過程,潛移默化的電影訓練早已融入血液,近乎本能。因而,顧小白一出手,總是讓人驚艷,本月上旬上映的電影《心理罪》也不例外。「這一版《心理罪》想做成類似《大偵探福爾摩斯》的狀態,有動作、有懸疑,人物感情貼近主流市場,併疊加了青春、純愛等多種元素。」

顧小白說,希望通過這樣的努力,讓犯罪、懸疑這一類型先在國產電影中立起來,然後再慢慢打造出擁有巨大影響力的類型片。「放在世界電影版圖來看,這類題材容易抵達人性的隱秘世界,其實是很容易留下傳世之作的。」顧小白的話流露的是一個電影人自信的底氣和敏銳的眼光。

《心理罪》是由小說改編而來的作品,《山楂樹之戀》《金陵十三釵》也是,在既定的題材、故事中做獨特的表達,正是顧小白的厲害之處。「電影必須是獨特的、個體的,才會真正讓人記住。人云亦云,註定是蒼白的。」而與導演蔡尚君合作的三部作品,則不僅讓顧小白的原創力得到發揮,更形塑了他創作的習慣流程——「務虛」的時間比結構故事還要長。

「我所謂的』務虛』:第一,要找到題材、故事的新意;第二,要考慮怎樣做符合當下觀眾的審美習慣;第三,思考能否從中提煉出獨特的、有表達意識同時又比較有商業價值的主題。」顧小白說。而這,也成為「真像影視」不同於其他編劇公司的獨特風格。

以特殊「個體」打造觀眾記得住的戲

以「編劇公司」來定位「真像影視」,其實不太準確,劇本創作的確是公司的重中之重,但後續,公司也會做投資以及執行監製等工作。談及成立公司的初衷,顧小白說,鞭策自己是一個重要原因。「還是想讓自己的能動性更強,做一些專屬於自己的,與自己想表達的主題和世界觀高度協調的作品。」

同時,顧小白也希望公司能夠兩條腿走路——做主流商業片,也做藝術電影,他說:「偉大的東西是有共通性的,很難用藝術片或商業片來嚴格界定,公司不會拒絕任何類型,核心關切是面對巨大的困境,人怎樣做自己,這幾乎是我所有項目的主題。」

目前,「真像影視」有四五個項目同時推進,從最初的創意、主題立意的討論到分集、執筆劇本,每一個項目、每一個環節,顧小白都深度參與。「電影肯定是我來寫,電視劇體量很大,我會寫10集左右,把所有的風格、人設精準定位,再由團隊來協作完成。」顧小白說。

有團隊協作,並不意味著創作變得輕鬆,從編劇到公司管理者,這個身份轉換對顧小白來說並不簡單。

顧小白說,管理一家文化公司,困難的不是見客戶、談項目這類商業問題,而是如何保證自己的創意、主題能夠落實、執行到位,磨礪出真正的好作品。顧小白觀察,許多年輕編劇並沒有真正的熱愛和激情來從事寫作,一兩個戲火了,就有點迷失,恨不能多接項目以追逐更大的利益。

「然而劇本創作不同於普通的工業產品製造,它需要讀大量的書,做細緻的打磨,才會誕生精品,而不是一年10部戲的流水線生產。」顧小白說,「我希望以我的能力和精力帶出四五位優秀的編劇,我們能夠在審美、人生觀、技巧等諸多層面高度一致,看上去是一個團體,實際更像是一個更豐滿、更有力量的個體。希望這個』個體』,能打造出讓觀眾記得住的戲。」

與很多電影人或公司的急功近利相反,顧小白的創作節奏很平緩。「我心裡大概有十幾個原創創意,但我始終不覺得一定要急著做出來。經過淘汰,現在只剩下兩三個了,我希望它們在心中生根發芽,長得強壯一點再去做。」顧小白說。

顧小白和他的「真像影業」以審慎的態度對待創作,總是儘力從原型或素材中,提取出不一樣的亮點,或者在習以為常的故事、人物中,探索出新意,以別人的終點,作為自己創意的起點。

比如,公司項目《白蛇疾聞錄》立足《白蛇傳》這一經典故事,徐克的《青蛇》作為同題材前作,已經相當驚世駭俗,而顧小白則想在這一個故事和主題上走得更遠,他最關心的是當主人公完成了反抗和叛逆之後,所抵達的情境還能否繼續反抗和叛逆。

再如公司項目《楚留香傳奇》,古龍的同名小說打動了一代又一代讀者,人們對其中的許多情節也耳熟能詳,顧小白則想探尋楚留香內心的幽微和生命的邏輯——為什麼他一邊像花花公子一樣遊戲人間,同時又有著極強的人道主義精神?他是如何進行自我的認知和成長的?這些主題緊緊圍繞著「人怎樣做自己」這一「真像影業」影視項目的核心話題。

「反叛、自我認知等主題是亘古不變的,但我們做的東西必須有當代性;故事可以是假的,但電影必須是』真』的。」這也是顧小白給他的公司取名「真像」的原因——諧音「真相」,以精工細作,趨近電影的「真相」。

有原創創意,卻不急著孵化;成立公司,卻不急著擴大規模,摩羯座的顧小白彷彿完全沒有沾染這一星座的工作狂特質和當下影視行業的急躁氣息。

的確是不急躁的。顧小白成立公司的想法甚至在20年前就有了,而「真像影業」的問世卻發生在今年。 20年前,顧小白想給他的公司命名為「紅色藥丸」,靈感來自《黑客帝國》中的紅藍藥片——藍色讓你糊裡糊塗地「愉快」活著,而紅色則會讓人面臨痛苦折磨,這是選擇真相的代價。

聯想當今頗顯浮躁的影視圈和「真像影業」獨特的創作節奏和風格,紅藍藥片的隱喻頗有意味。而這個紅藍藥片的形象,經過變形轉化,成為了「真像影業」的LOGO。

E/N/D

公司、項目合作 gangqinshi01

項目、影視宣傳合作 rene0602

影視公司合作 zqy24680

編劇合作 dongmeijuan3274

回復「我要加入分會」加入編劇幫全球分會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駐以下平台

今日頭條 | 搜狐自媒體 |

界面 | 企鵝媒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