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訪鬼才導演陳聚力:師從岩井俊二,崔永元和麥家都看中他

專訪鬼才導演陳聚力:師從岩井俊二,崔永元和麥家都看中他

陳聚力,1986年生於福建順昌。2010年畢業於美術學院,之後進行創意廣告短片與電影製作,探索影像的多樣性與視覺美感,現生活工作於杭州。曾和五百、田沁源等人共同奪得全國新銳導演計劃前四,跟隨岩井俊二等全球頂級導演學習,與CCTV-6電影頻道進行合作的 《橙味愛情》 成為了2015年CCTV-6優秀作品。他拍攝過的網大轉化率都高達20%,而業內多數製作團隊所拍攝的網大轉化率一般只在6%-7%之間,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在於這些攝製團隊的粗製濫造,且成本通常局限在50萬到100萬之間。而有投資人在看過他的履歷后砸下接近600萬的金額邀請他拍攝基英文化出品的神秘大片

圖為導演陳聚力

他成熟的拍攝手法,優秀的構圖能力,以及多變的拍攝風格,吸引到出身湖南衛視的團隊——知了青年,邀請他合作拍攝了紀錄片《了不起的匠人》,該紀錄片在優酷網上的單集播放量超過300萬,21期累積播放量超過6900萬,同時良好的口碑和播放量使《了不起的匠人》獲得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推薦。

圖為《了不起的匠人》宣傳海報

除了與林志玲合作,他還曾和王力宏、華晨宇、黃曉明等人氣明星進行過合作。

圖為《了不起的匠人》宣傳海報

下列為記者與陳聚力導演的問答對話:Q&A

Q:您在當初剛踏上導演這條路的時候,就很受《風聲》的編劇麥家的喜歡,那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契機在裡面?

A:那個時候拿到了金荷獎的最佳劇情獎和最佳視覺效果獎,當時是麥家當評委,他很喜歡我們的片子,覺得我們是那麼多參賽團隊裡面很扎眼的一個團隊,因為影片呈現出很多稀奇古怪的觀念,讓他覺得我們很有創造力,有很多的可能性,麥家還希望跟我有更多的交流,但是因為當時我忙於工作的,不在現場,所以就錯過了這次的交流機會。

Q:您拿過許多的獎,那麼這其中對你而言意義最重大的是哪一個獎?

A:意義最重大的應該是「北京今日美術館大學生提名展」,那個時候獲獎拿到了10萬塊的獎金,讓我有了資金去製作「全國新銳導演計劃」的參賽片子,最後被崔永元和他的團隊看中,進入到全國前四,通過那個機會,我認識到岩井俊二那些導師的,跟隨他們學習,而我現在的成績,跟那個時候他們的幫助是分不開的。

基英文化出品的神秘大片中陳斗(張彥琨飾)劇照

Q:您曾在新銳導演計劃中拿到了前四,接受岩井俊二等知名導演的教學授課,那個時候他們對您教導的內容大致有哪些?

A:岩井俊二說過,他所有的創作靈感和細節,都是從他過去的生活中來的,而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學會通過了解過去來認識自己,並表現在影像中。我覺得岩井俊二的話很契合我,他也說了很多這方面的東西,比如說怎麼用鏡頭把一些人物的日常生活細緻入微地真實再現,並且把畫面拍得精美,這些都讓我能夠把人物的感情呈現的更細膩。

Q:除了岩井俊二以外,還有哪位導演也是讓您學習到許多的呢?

A:金基德老師也讓我學到了很多,他本人與他在電影里展現的一些元素不一樣,他的電影有很多鏡頭都是暴力的,但是私下他是個很溫和的人,而在溫和下面還有一股勁,不服輸的勁,我覺得自己身上有些地方跟他有點像,至於怎麼去用這股勁,他給了我很大建議,也讓我不要害怕失敗,去做就是了。

Q:在跟隨這些知名導演的學習之後,您覺得您相比之前有哪些方面的進步呢?

A:我覺得我各個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主要是拍攝這塊,鏡頭語言變得更加沉穩,對故事的細膩性,還有影片的結構,會有更好的掌控,但是對整個拍攝現場,包括劇組的統籌安排也都更加的得心應手,能更好運用團隊的力量了。藝術圈的人都會有堅持己見的性格,決不妥協,但是關起門來自己拍片子,力量和品質遠遠不如團隊的合作。用大家的力量共同完成作品,大家也就都可以各取所需。當然前提是大家的方向一致,認同一致。並且就影像來說,更需要有共同理想的人緊緊地走在一起。

基英文化出品的神秘大片中陸徙(趙義飾)劇照

Q:與侯孝賢導演的結識是在什麼樣的一個契機?

A:一次偶然的機會去了一個講座,演講的人就是侯導,當時跟著前輩去的,前輩就把我介紹了一下,就跟他交談了一些電影方面的東西,他給我提了許多意見,類似於怎麼把故事說好,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出來讓電影情節最後呈現出來很驚喜,那個時候就學習了一些東西。

Q:您所擅長的奇幻式電影風格是不是跟您畢業於美院有關呢?

A:是有挺多關係的,在電影產生之前,我們擁有的工具就是畫筆,這個工具決定了這個藝術的表現形態,但其實所要表達的情感沒有什麼不一樣。藝術,本來就來源於生活嘛。繪畫本身就是在講述故事。我還會吸收各種各樣的東西,繪畫以外包括裝置、音樂,甚至時尚快銷。繪畫和它們都是平行的,繪畫只是審美的一種表現。我們的審美是通過繪畫,可對音樂學院的人來說則可能是音律,對寫文字的人來說可能是語氣,等等,這都是一個人根基的東西。我當然會拍別的類型的東西,但是繪畫的影子永遠會在哪裡。

Q:您對於拍攝的影片會有著什麼樣的要求嗎?

A:美院象山校區大門上有寫一句話:「方向比行動更重要」,換句話說就是「劇本比拍攝更重要」。劇本要好,這是所有導演最想達到的,這也是因為現在能碰上好本子的機會比較少,還有就是影片本身後續的製作要精良,其實有時候一部片子的好,不單單是導演在掌控,編劇也在掌控,剪輯也有在掌控,一環扣一環,最後才會呈現出一個很好的作品,作為導演,當然是希望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令人稱手叫好的。記得師傅說過一句話:拍片的時候導演會很舒服,攝影師會很辛苦。因為,導演會在身心很舒服的狀態下工作,而攝影師要一直找尋平時看不見的角度,甚至是平常不會使用的身體姿勢。我就是這樣,我覺得拍片不是尋找我們沒有見過的東西,而是有趣的東西就在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裡頭,只是有著不一樣的視角。我希望我拍出來的東西,觀眾看到以後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基英文化出品的神秘大片中池岳(王泊文飾)劇照

Q:您在不拍片的時候,工作狀態是什麼樣的?

A:那個時候也是停不下來的那種,馬不停蹄的就開始籌備一個盤子,包括上一部片子的製作也要盯著,所以就還是那種勞碌命,像是流水線上的工人一樣,飯倒是準時吃了,不過想要自己有所突破的話,訴諸工業體系是無可避免的,專業化的提高,能帶給創造力幾何倍數提升的可能性,而可能性就是創作的根源。形式永遠是第二位的,大家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作品,形成了自己的體系,沒問題的,但是成熟的辦事方法,一定是有專業化標準的,特別是影像行業,專業化與否直接決定了作品的質量。專業化不只是器材方面,創作者本身的專業化程度也很重要。

Q:您在拍攝《了不起的匠人》時與湖南衛視的團隊進行合作感覺怎麼樣?

A:他們的工作態度很認真,會很仔細的跟我討論一些片子的細節,也會從他們的角度上提出一些他們的想法,以及對片子的一些建議,讓我能夠更好的去完善一些細節,比如說他們會希望拍攝出來的東西能夠展現出人物跟他的工作的一些情感,然後會通過他們的角度,給我一些他們有過的經驗,怎麼去讓被採訪的人能夠發自內心的去跟你交流,他們也給了一些意見。

Q:這與當初您拍攝《橙味愛情》與CCTV-6的合作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A:兩方的合作,如果說要有不一樣的地方,那應該就是南北方的一些差異吧,表現在拍攝上,一個是廣度,一個是深度,因為與兩者合作拍攝的類型也不一樣,《了不起的匠人》是重點剖析在平凡又偉大的匠人身上的,去挖掘出他的閃光點,去展現他的一些真性情,會有更多細膩的東西在裡面,像江南水鄉一樣,要讓觀眾們能夠更多的去了解這個人物背後的故事,這個人物在有這番成就之前,遭遇過多少的挫折,人物本身又是有著什麼樣的追求去支撐他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的,這都是我們想最後傳達給觀眾的。而《橙味愛情》則會更多的側重在整個故事本身的完整性和可看性上,人物是通過劇本和影片塑造出來的,這是需要宏觀的去掌控這部影片,這樣的話,雙方過來溝通的方向就會不一樣。

基英文化出品的神秘大片中艾瑪(陸慧飾)劇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