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伊莎貝爾·於佩爾:《她》的女主角原本不屬於我

伊莎貝爾·於佩爾:《她》的女主角原本不屬於我

在當地時間2月24日舉辦的第42屆凱撒獎頒獎典禮上,法國著名女演員伊莎貝爾·於佩爾憑藉《她》再度摘得影后桂冠。在前不久結束的金球獎上,她也憑藉該角色斬獲電影劇情類最佳女主角,還獲得了本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但某次採訪中,於佩爾透露,《她》的女主角原本可能不屬於自己,哪怕該片的原版小說作者說自己在創作時腦海中浮現的就是她。

電影里主角米歇爾是一名巴黎一家遊戲公司的老闆。影片以米歇爾遭遇的強暴開篇:一名頭戴面罩的男子破門而進,把米歇爾壓倒在地。攝影鏡頭徘徊於這場襲擊以及她家中的貓之間,這隻貓用冷漠的目光注視著犯罪的經過。暴徒逃走後,米歇爾默默起來,清理了地上的碎玻璃,然後泡了一個熱水澡並訂了一份壽司外賣。之後,她開始了自己的復仇之路,期間還得處理與兒子、母親、愛人、前夫以及同事之間的複雜關係。

63歲的於佩爾熱愛閱讀,她在閱讀過程中了解到菲利普·迪昂的小說《Oh...》,《她》就是在這本小說的基礎上改編而成的。她說:「我在之前就認識迪昂。他跟我說,他在寫這本小說的時候,腦海中浮現的就是我,」她微笑著,繼續說道:「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可能他只是想讓我高興吧。」

《她》的故事情節引人入勝,不僅在於電影沒有走尋常路線。「電影並沒有把強暴這個犯罪事實最小化,相反,它對強暴作出了強烈的控訴。」然而,令很多人感到疑惑的是,受害者內心的慾望似乎被這一場強暴點燃了起來。但這正正為電影加入了喜劇成分。

於佩爾說道:「故事的主角米歇爾有一個內心脆弱的兒子和一個瘋狂的母親,而米歇爾的爸爸則曾經是一名連環殺人犯。已經離異的她是一位遊戲公司的老闆。她外表強勢,在家庭和社會上扮演著多重的角色,背負著多重身份——這就是我喜歡這個故事的地方。她絕對是后女權主義者的英雄。」

那於佩爾會稱自己為後女權主義者嗎?「不,我不會這麼想。」話音剛落,她從座位上離開,在房間中徘徊片刻,接著說:「我認為前人都已經為現在的婦女爭取到了不少權利。每一位婦女都應該和男人們享有同樣的平等——對此根本不應該存在爭議。」她回到座位上:「但必須承認的是,男人並不像女人懼怕男人那般懼怕女人。」

《她》片場

儘管口碑極佳,電影《她》並沒有獲得除最佳女主角之外的其它奧斯卡提名。於佩爾的出色表演無可否認,但是電影本身的風格也許不太符合觀眾的口味。

在其中一張花絮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於佩爾正躺在地板上,衣服被撕破,眼睛緊閉。導演范霍文蹲在她身旁,比劃著手勢。當被問到范霍文當時說了什麼,她回答道:「他並沒有對我說多少話,都是一些技術上的問題。」事實上,他們在片場上很少說話。儘管他們私下非常友好,但她說:「在片場上,我們沒理由進行不必要的閑聊。」

一旦開始工作,於佩爾就會非常專註於自己的角色。她會做很多功課,而大多數時候是對角色進行深入的思考。準備充分后,她說:「范霍文就會開始安排攝影機的位置,然後開始拍攝。他一旦把角色交給我,就會放心讓我發揮。他對我每一次的表演都非常滿意。」

所以這相當於自己導演自己嗎?「不,當然不是的,」她說道:「我只是在做好自己的部分。」她把電影的成功歸於整個劇組:「如果你問我誰成就了《她》,我會說是我們整個劇組。」

《她》劇照

「米歇爾」這個角色原本或許不屬於於佩爾。最初,於佩爾在讀完《Oh…》之後,就聯繫上製片人薩義德·本·薩義德,並提議讓范霍文執導。之後,薩義德和范霍文兩人就把項目帶到了美國,打算讓好萊塢的明星演員們來試鏡(他們的計劃演員名單包括了妮可·基德曼)。然而,沒有一個人想參與其中。最後,他們回到法國,重新找到了於佩爾。

於佩爾說:「他們想在美國拍攝這部電影,但很快就意識到這行不通。」

製片人和導演重新找回你扮演這個角色是什麼感受?她說:「我還是很樂意出演的。」

或許電影中扮演的角色是讓於佩爾最入迷的事情。在談及這些角色的時候,她總是津津樂道。米歇爾的生活是複雜的,她是一位中年母親,但卻鍾情於比自己年輕得多的男人。這個角色與《將來的事》(Things to Come)中的主角有幾分相似。於佩爾在2016年參演了該電影中的母親娜塔莉。「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從中得到啟發,但故事真的非常有趣。兩位瘋狂的母親分別講述著兩個不同的故事,她們的女兒必須阻止她們作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於佩爾與Roman Kolinka合作的劇情片《將來的事》

那麼,是什麼成就了於佩爾?於佩爾在巴黎幽靜的遠郊d』Avray鎮長大,母親是一名天主教學校的老師,非常鼓勵於佩爾投身表演事業;她的父親則是一名猶太保險箱製造商,在納粹佔領時期極力隱瞞自己的身世。於佩爾的表演力很強,她能夠把人物的挖掘到最深的層次。平時的她可能不會把這些情感表現出來,但是一旦在鏡頭面前,她就能把人物的感情表現得淋漓盡致。

於佩爾和丈夫羅納德·查馬(Ronald Chammah)共育兩子一女,其中一個孩子在於佩爾名下的一家巴黎拉丁區的電影院當負責人。她本來還想再生多幾個孩子,但她實在是太忙了。現在,她手裡還有6部電影等待上映,其中一部是《Happy End》,搭檔是與她第四度合作的哈尼克(Haneke)。去年夏天的大部分時間,她都在法國加來進行拍攝,之後,那裡的叢林就被推平了。

「很多人都覺得這部電影是關於外來移民的,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故事講述的是一個生活在加來的家庭,與外來移民根本沒有關係。」在西部,我們經常被遺忘,她說道。「包括我在內。我就像其他人一樣,也會被拒之門外或受到冷漠的對待。」

於佩爾1995年出演的電影La Ceremonie

於佩爾很少談論政治,至少不公開談論。「我不是那一類對政治感興趣的人。我比較在乎自由自在。」但對於最近令人擔憂的法國大選,她又是怎樣看待的?「我們應該儘可能地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但是一旦最壞的情況發生了,我們只能共同應對。」如果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總統,會繼續待在巴黎嗎?「哈!等到四月份的時候再問我吧。」

《她》劇照

在電影《她》的一幕里,於佩爾和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跳舞,屋裡播放著伊基·波普(Iggy Pop)的音樂。在現實生活中,於佩爾喜歡的是巴赫的音樂。在於佩爾最近的一場公開活動中,於佩爾在回答完冬粉們的問題後下台,然後被一眾冬粉追逐,可以看得出他們神情非常激動。她又是怎麼看待冬粉們對她的喜愛的呢?

「老實說,我真不知道。我寧願知道有人因我做過的事情而愛我,而不是討厭我。我知道沒有人討厭我,但是如果有,我又能做什麼呢?我又不能讓全世界都喜歡我。」

關於於佩爾的另一個疑惑是,既然她對角色如此著迷,為什麼從來都不寫一個劇本呢?「因為我很懶。但更重要的是我沒有興趣,我沒有能力勝任。我為什麼要寫一些糟糕的東西來玷污這個世界呢?當一名演員就足夠讓我快樂了...或許某一天吧,如果我有足夠好奇心的話。」

於佩爾與伯努瓦·馬吉梅合作的電影《鋼琴教師》

當被問到是否喜歡觀察人們的時候,她笑道:「我對人們的臉蛋非常著迷,非常!我可以花上幾個小時觀察不同的人,在任何的地方,在一切的地方。」會偷偷地觀察嗎?「當然,總不能一直盯著人看吧。所以一定會偷偷地。」

這樣的觀察對演技有幫助嗎?「不,演戲需要更多的是想象力而不是觀察力。如果把自己所在房間里不出去,我仍能當一名演員。儘管如此,我覺得生活就像一個個小型的科幻故事,我喜歡觀察他人的生活。我認識不同的人,與他們交談。每個人都有有趣的一面,不是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