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家VR教育公司是如何看待VR+教育的?

這家VR教育公司是如何看待VR+教育的?

在接受零鏡網記者獨家採訪之前,微視酷CEO楊威剛剛送走了一批上市公司的考察人員——他們將參與微視酷正在進行的A輪融資,目前已經進入報備審批階段,不過因為流程問題暫未對外公布。因此,我們之間的交流自然而然地就從虛擬現實行業的資本寒冬以及生存狀況開始。

虛擬現實一定是未來

虛擬現實還在發展,這個東西一定是未來,只是過去炒得有點兒過熱了。」談到虛擬現實行業寒冬,楊威認為這其實是回歸常態,從過去過熱的概念炒作回歸理性。「今年虛擬現實開始在各個行業生根發芽,很多公司開始有單子、有項目,開始有正向的現金流。」楊威的看法也正代表了目前VR行業的狀況,事實上進入2017年之後,VR行業開始在資本市場重新升溫。今年上半年,VR行業再次迎來了一波融資高峰,眾多VR內容團隊和企業獲得資本青睞。

正如零鏡網在去年末談到的,所謂VR行業的資本「寒冬」只是對資本市場周期性的歪曲理解。對於任何一個新興產業,資本市場都會經歷一個類似成熟度曲線的過程。「資本市場過去也許是看概念,今年就看是否扎紮實實在做。只要你的產品真的能解決問題,有未來的發展空間,他們還是願意去支持這樣的企業的。」談到資本對VR的態度,即將完成新一輪融資的楊威有清晰的認識。

VR+教育的情懷

「扎紮實實」,這也許正是微視酷這家VR+教育企業不懼「VR寒冬」並且能夠受到資本青睞的原因。

北京微視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成立於2015年9月的新創企業,對於的VR行業來說,這個進入的時間點並不算早。不過,與大多數VR內容初創企業不同,微視酷在創立之初就有一個明確的目標:VR+教育。微視酷專註在VR+教育領域,背後有三位創始人的情懷因素。創始人楊威曾在北京師範大學攻讀MBA,「當老師」是他兒時的理想。「我們整個團隊本身有一種教育情懷,我們更願意把VR這樣的技術應用到能夠把教育做得更好的方向上。」

在2015年,國內一窩蜂扎堆VR領域的企業,絕大多數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三個方面:硬體、遊戲、影視。然而,毫無核心技術的初創企業在如煙花般隕落的盒子市場迅速被清洗;從傳統遊戲市場轉型到VR遊戲領域的內容團隊,也因為C端市場遲遲沒有啟動而只能艱難維持。至於原本市場潛力巨大的影視,卻還沒有適應VR技術帶來的從理念層面的根本變革,整個行業都在摸索中前行。

與這些企業相比,楊威在一開始就十分冷靜。「我們當時分析,VR遊戲和VR影視都還不成熟,教育會是第一個能夠真正應用並且接受VR的行業,所以我們當時就專註地去做VR+教育。」就像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進步而逐漸出現的門戶網站、電子商務、視頻網站、移動社交一樣;隨著VR技術的成熟,各個領域也都會逐漸出現新的應用模式。楊威判斷,隨著技術的進步,VR+教育的應用場景在今年已經基本成熟,明年很可能將逐漸迎來市場爆發。教育市場足夠龐大、VR+教育應用接近成熟,正是基於這樣的判斷,微視酷的整個團隊堅定看好VR+教育市場。

VR+教育要從實際需求出發

「其實市場不關心你用什麼技術,它只關心你能解決什麼問題。你得找到它的問題在哪兒,它的痛點是什麼,你得解決它的痛點。」楊威對於VR技術的定位,就是解決現有教育工作痛點的工具。但是具體什麼課程適合使用VR技術,卻並不是憑空想象的。

楊威認為,並不是只有物理、天文、生物這些需要形象化展示的課程才適合VR化,其實各個課程都有適合VR的點,但是要去找到。為了尋找到VR技術與教育的最佳結合點,微視酷從成立之初就選擇與真正的教育專家和一線教師合作,組成了三四十人規模的教育專家團。同時,在公司內部也組建了教研團隊,雙方通過舉辦研討會的方式來進行交流,尋找VR技術與教育實踐的最佳結合點。最終,微視酷選擇把VR技術作為課堂教學的一個輔助支撐技術手段,解決現有教學中一些學生難以理解、老師難以突破的難點。「它不是一個常態教學工具,他是一個教學提升的工具。」基於這個定位,再去研究內容怎麼做,系統怎麼做,整個教學模式怎麼設計,最終的產品應該是怎樣的,學校應該如何使用,這是一層一層緊密關聯的過程。楊威認為:「不是說做一個太陽系運行、做一個火山噴發就算是VR教育了,教育是有目的的,需要一套系統來支撐。」

除了與教育專家和一線教師溝通,微視酷還在很多國小開展了實驗課,收集學生和老師的一線使用反饋,並進行針對性的修改。楊威把這個過程稱為「磨課」,反覆修改、反覆優化、反覆實驗。邊研發、邊試用、邊迭代、邊推廣,幾個步驟同時進行,微視酷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就成功進入教育渠道。北京中關村二小、北京培新國小、北京朝陽區安華學校、北京體育館路國小、內蒙古包頭市九原區蒙古族國小、廣東順德養正學校、海南海口金盤實驗學校、上海風範中學、黑龍江哈爾濱順邁國小等,都已經應用了微視酷VR課堂。

據零鏡網了解,目前微視酷已經開發了包括科學課程、生物課程、天文課程、化學課程等數百個中國小VR課堂雲課程,同時也擁有包括醫療課程、海洋課程、汽修課程、飛行課程在內的數十個專業培訓雲課程。在今年,微視酷會將針對國小的雲課程內容增加到300節左右,形成穩定的標準VR課程內容產出流程。通過沉浸式教育雲端(IEC)、沉浸式教育課件(IEL)和沉浸式教育管理系統(IEM)構建的沉浸式教育軟體系統(IES),是微視酷VR課程產品的核心。未來微視酷將著力將該系統打造為面向中國小校的VR+教育標準化產品系統,提升內容的標準化和開放性。

尊重教育行業客觀規律

教育科技行業潛力巨大,教育部於2016年7月發布的《2015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國共有國小19.05萬所,招生1729.04萬人。而隨著教育信息化進程地不斷加快,到2020年,教育行業IT投資規模將達到千億元水平。如何更好地切入市場,楊威的看法是:「尊重教育市場客觀規律」。

「其實門檻就是看產品力夠不夠強,坦率的說,如果產品力夠強,需求點能夠打得很准,那麼金子自然會發光。」教育行業已經過了傳統上的「一言堂」階段,並非一定是非市場化的,一定是要靠關係的。在這個領域有很多大的成熟渠道,他們也在尋找好的產品進行合作,但前提是產品真的能夠在學校推廣,能夠被老師接受,被校長接受,被教研接受。學校已經過了「有什麼新的就買什麼」的階段,並不是VR先進就一定買單,最終歸根結底是看產品是不是夠好。

此外,VR+教育產品進入教育渠道,基本上都是延續傳統的教育招投標模式。「在這個過程中基本沒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核心就看有沒有實際使用的經驗,有沒有同類內容學校採購的經驗,有沒有專家的認可,有沒有教育主管機關的評定。」教育行業擁有自己的評定標準,不會為VR技術開特例,因此VR+教育的產品首先必須尊重教育行業的客觀規律。先試用再推廣,有專家評定,有老師使用記錄,有課堂教學記錄,這才是教育行業的傳統。反覆徵求專家的意見,反覆到學校里去試課,微視酷為了融入教育行業經歷了「痛苦」的過程中。「這不是一個閉門造車的過程,我們懂VR,但是我們懂教育嗎?」楊威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問自己。

寫在最後

「讓教育變得更簡單、更快樂、更高效!」微視酷在公司理念上就把自己作為一家利用VR技術改進教育模式的踐行者。「尊重教育,才能融入教育!」對於準備進入VR+教育行業的企業來說,這種態度尤為重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