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邁克爾·斯賓塞:機器正在取代人 衝擊勞動密集企業

邁克爾·斯賓塞:機器正在取代人 衝擊勞動密集企業

【本期導讀】隨著 「反全球化」浪潮開始在美國和歐洲肆虐,二戰以後建立的世界秩序面臨重構,傳統模式下的經濟增長模式面臨著嚴峻挑戰。這一切反映出當前世界發展怎樣的現狀?如何突破當下發展的桎梏,科技的進步又將給世界帶來怎樣的明天?川普炮轟搶走了美國製造業工人的飯碗,事實真的如此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邁克爾·斯賓塞將一一為您解答。

斯賓塞

【本期嘉賓】邁克爾·斯賓塞,2001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同時擔任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研究所院管理學名譽教授和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核心觀點】二戰以後建立的全球體系正在崩潰,機器取代人的技術革命正在全球範圍內發生,對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將會產生重要影響。而這一點也使得製造業工人喪失了談判的權利,尤其是對於中下技能的工人。而與此同時,政策並沒有跟上這樣的變化,使得人們反精英,反全球化。如果政府能夠設計出來政策對人們進行保護,讓他們能夠參與進來,保持歐洲人所說的社會凝聚力的話,就能夠在最大程度上能夠加速這一再平衡的進程。

第二節 邁克爾·斯賓塞:機器正在取代人 將衝擊勞動力密集型企業

金融界:這種趨勢是如何形成的?又將會帶來什麼影響?

邁克爾·斯賓塞:數字經濟正在加速影響我們的經濟結構。而且隨著人工智慧的突破,正在進一步加速這種影響,這會使得我們看到之前的一些增長模式,比如新的分配效應的出現。

數字技術將在勞動力替代方面產生重要影響。MIT(麻省理工學院)曾經有分析團隊做過研究,以美國工作就業的目錄測量過可能會被數字技術取代的職位。

現在已經有很多信息的處理不用人工了,以前的帳簿都是由人來做,現在都已經被機械替代了。在全球化和技術發展的過程當中,有這樣的重疊,有的時候很難把兩者完全區分過來。

有一個數據值得關註:製造業領域500萬—600萬的工作崗位在2000年以後開始急劇下降。

這是勞動力市場正在發生的變化。勞動力市場是有技能的人來組織的,人力資本在其中積累,在一段時間裡面突然你可以看到需求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供應側沒有趕上需求側的變化。也許之後如果你有技能的保障體系來講,可能會幫助供應側能更好地趕上需求側的變化,但是確實是現在需求側的變化要快於供應側。

金融界:人是否有一天會被機器替代呢?

邁克爾·斯賓塞:以亞馬遜倉庫的自動化流程為例,自動化流水線每天可以處理2500萬個包裹,這並不是什麼高科技,就是一個電腦把整個的供應鏈給整合起來了,電腦知道這個庫存在哪兒,然後就告訴這個機器人提貨。這裡面只有一個人工作,人需要做的是把這個東西進行包裝掃描,然後就把它放上傳送帶,之後會有自動的系統再接管,所以你可以看到這裡面真的是需要高的自動化。

我也跟這些專家進行了溝通,認為這唯一的一個人最終也會被機器替代。可以看到現在這種系統裡面不需要人了。這並不是什麼花哨的人工智慧,它已經是非常高效的,而且並不是勞動密集型的運行體系。你可以看到這個是物流交付領域的自動化(當然不是製造領域)。

另外一個例子,現在有一種機器人可以辨別顏色,這種功能5年以前是做不了的。但是現在機器人都變了,機器人可以有視力,它可以分清藥丸顏色,並且非常準確的放到不同的瓶子里,這是人類不能媲美的。它實際上是有學習和感應能力的,讓這個機器人能夠進行電子的組裝,富士康將不得不購買大量的機器人,以後蘋果的供應鏈不會是勞動力密集型了,最後就可能用機器人來替代了。

第三個例子,3D列印技術使得任何東西都可以列印,而且這種技術如果成本足夠低的話,它可以定製。而且不像普通的供應鏈根據預測的需求進行交付,會產生因為預測的不準確而形成庫存。3D列印可以根據當地定製,針對實際的需求來生產。

我舉例子是為了說明,這些技術裡面現在都沒有勞動力需求。卻有對供應鏈的再配置的需求,而這一點對不少發展家會提出新的挑戰。

以美國為例,在未來20年內,美國貿易部分將不會再創造就業。也就是說,製造業在下降,服務業在上升。

但同時,製造業、工業就業在喪失,但並沒有喪失增長,它的增加值反而上升了,它的速度、增加值上的速度要快於非貿易的部門或者行業,這個是我們傳統測量生長率的方式,每個人的增加值,可以說增加的非常快,而且要快於非貿易的部門,到底發生了什麼?這裡面有兩點,可能實際的生產率,貿易部門增加了。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全球化,比如說,像美國這樣的國家,在全球化裡面,我們把低增加值的生產放到其他地方了,剩下的那肯定就是高增加值的部分。

你可以看到,一半以上的出口產品,這些價值來自於美國,其實我們根本沒有在美國生產,像Apple並沒有在美國生產,我們沒有生產它的組件,它都是亞洲生產的。而且這個半導體,至少在Iphone裡面並不是我們生產的,一半都是增加值在我們這裡,主要是品牌、零售等等這方面。這裡面的價值很多都留在美國了。

但是,就業來講並沒有增加,當然你不可能從這一個供應鏈裡面做出結論,每一個供應鏈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在這個領域裡,很難得出一個總體的結論。我們會產生的價值,主要是在貿易領域裡面,它交易水平比較高的這部分,然後他們產生的。2600萬的人口來講,它實際上都是在非貿易的部門裡面找到就業的,很多人是在非貿易這個行業部門裡面找到就業的。

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告訴大家,市場的條件實際上發生了變化,這些工人喪失了談判的權利,尤其是對於中下技能的工人來講更是如此。

這裡面我就跟大家解釋兩點,從不同的視角裡面,讓大家去解讀經濟的現象,它是如何影響人們的,同時你如果想了解經濟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必須在微觀層面把它拆分,不能只是從宏觀層面上挖掘經濟的動力,或者動態變化,了解人們到底體驗了什麼。

最後一點,我要總結一下,我們做的研究,涉及到很多國家,結論是叫做生物以及就業的多極化。尤其是這些中產階級所有工作損失了,相對來說我們能夠獲得的是一些比較高端以及低端的工作份額,所以收入的分配在中間階層停滯,而在兩端變得肥大。

這不僅僅局限於美國,對於歐洲、對於一系列發達國家所做的報告,實際上模式是完全一樣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