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福利來了~92號汽油降價1.5元/升

福利來了~92號汽油降價1.5元/升

司機李剛開著計程車,經過淄博市華光路,這條長度約10公里的道路兩旁,約有37家加油站,如此密集分佈,各個加油站會選擇錯開優惠時間。目前地煉、民營加油站和中石化、中石油加油站,都在通過收購、加盟、租賃等方式,不斷擴大自己的「終端版圖」。

價格比拼、終端爭奪、原料較量,地煉與兩桶油之間的利益爭奪戰從未停止

「油價3.95元,便宜不?」看到同行在朋友圈發的低油價圖片與感慨,山東博興縣計程車司機老張給他點了一個贊,他一邊向新京報記者展示該圖片上的92#汽油價格,一邊詢問,「最近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嗎?油價咋快和氣價一樣了?」

92#汽油3.95元/升意味著什麼?新京報記者查詢資料發現,2005年7月北京市93#汽油價格為3.96元/升,90#汽油漲至3.99元/升。也就是說,山東局地油價,已跌回12年前。

是什麼為廣大消費者打造了如此的「低價盛宴」?

環顧今年上半年的油價發現,發改委累計進行了10次油價調整,其中6次為下調,國內汽、柴油價格每噸分別累計降低605元和580元。最近一次也是上半年跌幅最大的一次在6月24日,自2017年6月23日24時起,國內汽、柴油價格(標準品)每噸分別降低250元和240元,近期調價窗口將在2017年7月7日24時開啟。

同時,今年2月開始,中石化及中石油加油站的柴汽油零售價格戰悄然打響,優惠幅度空前,大部分直降1-1.5元/升,主要集中在山東、河南、浙江、廣東等地區。

新京報記者走訪山東省多地發現,集中於山東的地煉與兩桶油的價格戰尤為激烈,背後暗藏著地煉和「兩桶油」的利益博弈。

終端爭奪 得終端者得天下 地煉與兩桶油搶奪加油站

在打價格戰的同時,地煉與兩桶油還在爭相搶奪民營加油站。

新京報記者從多處信息源處了解到,目前地煉、民營加油站和中石化、中石油加油站,都在通過收購、加盟、租賃等方式,不斷擴大自己的「終端版圖」。

依據年報數據,僅2016年,中石油就新開發加油加氣站467座,建成投運420座,在國內運營的加油站總數達到20895座。今年1月,山東金盾石化集團宣布對GS加德士9座加油站的收購已全面完成,成為首個併購世界500強公司業務的民營石油企業。6月27日,湖南和順石油在證監會網站披露招股書,和順石油本次IPO擬募集資金約12.65億元,其中6.93億元計劃用於收購加油站儲備金項目。

終端的爭奪導致了民營加油站的轉讓價格持續走高,漲幅超過北上廣房價。其中,濟南市區加油站轉讓金千萬起。

「加油站也分區域,縣城的加油站轉讓金大概在500萬左右,中間人可能獲利一兩百萬,而像省會城市市區內加油站,車流量高,不算年租金,僅轉讓費就是千萬級的。」一位業內人士介紹,最近經常接到電話詢問哪裡有加油站轉租或者轉售,「各方心裡都很清楚,得終端者得天下,所以誰有更多的加油站,誰在未來就有更多的話語權。」

隆眾分析師丁旭介紹,「總的來說,自有加油站的地方煉油廠還比較少,山東地煉企業自有、加盟和租賃的加油站才1000多座,但山東全省加油站一共有一萬多座,佔比10%。中石油中石化的不到5000座,剩下的就是民營和中海油、殼牌。」

隆眾分析師薛群介紹,「油價下行是階段性的,和其他行業相比,加油站利潤率依然比較高。只不過價格戰之後,和以前相比,利潤率有所下降。但這都是暫時的。目前全國加油站12萬座,其中民營加油站超7萬座,隨著政府管控嚴格,市場飽和,新增加油站需要審批土地,難度大,周期長。各方都在爭奪加油站這個零售端。」

原料較量 油源是命脈 油品升級增加地煉成本

優質油源是油企的命脈,而相比兩桶油,地煉在獲取優質原料上的劣勢明顯。

6月30日,在山東桓台縣經營一家煉油廠的馬先生對新京報記者說,對於地煉行業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原料,但這方面,地煉一直都是在兩桶油的夾縫中求生,曾一度「無米下炊」。

2013年化工集團獲得1000萬噸原油進口權,但僅有21家企業獲得配額,並且每年動態調整。那些未獲得配額的地煉企業,就不得不採購價高、產品質量低的燃料油作為原料。

優質原料受限阻礙了地煉企業的發展。當地一位地煉企業負責人介紹,每家地煉油企業內都有一個專門的原油期貨部門,來為企業經營做投資和避險。此外,目前地方煉油企業的業務覆蓋方面,從過去小到只加工一個環節,大到從加油站到便利店,再到環保農業。「可以看到不同類型的地煉企業都在尋找自我突破,在兩桶油的圍剿中尋找更大的生存空間。」

煉油而不是煉化,終端布局起步晚,運輸短板,鐵路、管輸少,地煉品牌認知度不及主營。

過去,很多地煉企業的原料是雜質多,硫、酸和重金屬含量較高的燃料油,加工難度和成本較高。如今,在從海外直接購買原油后,加工的難度和成本降低,油品質量接近主營,有的地煉企業還成為「京六」標準油品的供應商,如山東滙豐石化等地煉企業。但原料受限,油品質量以及升級挑戰,仍是橫亘在地煉頭頂的兩座大山。

而相比之下,央企由於加工品質較好的管輸原油,因此加氫負荷較小,加工難度相對較小。

同時,受成品油批發、零售政策以及加油站布局限制,地方煉化企業銷售網路建設起步晚、空間小、不完善,自行零售空間小,大幅壓縮了地方煉化企業的利潤空間。隆眾分析師薛群介紹,「地煉企業產業鏈相對主營來說,更加單一,主要集中在柴汽油環節,而對產品上下游的開發較少,不像主營產自銷一體,鏈條完善。」

近年環保要求上升,油品逐年升級,也加重了地煉企業的負擔。公開資料顯示,油品升級在山東省的具體時間安排為:2014年1月1日起,全面供應國四標準汽油;2015年1月1日起,全面供應國四標準柴油;2018年1月1日起,全面供應國五標準汽、柴油。一位地煉企業負責人透露,「不考慮前期裝置投入,油品質量每上升一個級別,增加420元/噸的脫硫成本,煉廠需要承擔210元的成本,這對地煉來說打擊甚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