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去年利潤翻倍 山東首富中國宏橋卻還在動回歸A股的心思

去年利潤翻倍 山東首富中國宏橋卻還在動回歸A股的心思

前段時間被沽空而停牌的全球最大電解鋁生產商宏橋(01378.HK)日前公布其2016年業績收入,雖未經審核,但公告中近乎翻倍的利潤似乎在隔空向沽空機構Emerson叫板。而近日*ST魯豐一系列的人事和資本動作再次引發各界對於宏橋回歸A股的揣測。

5月2日發布的未經審核的宏橋2016年業績顯示,公司2016年實現總收入人民幣613.96億元,同比增加39.2%,凈利潤更是同比大增98.87%至72億元,相當於重量近83噸的百元大鈔,創下歷史新高。

緊接著,2016年度成功扭虧為盈正在等待摘星脫帽的*ST魯豐(002379.SZ)突然動作不斷,5月4日和5月6日相繼發布人事變動和資產交割公告的*ST魯豐,普遍被市場認為是在為「宏橋系」上位讓路。

三年兩換審計師

眾所周知,外界對於宏橋過快擴張的質疑讓宏橋屢屢成為外國沽空機構的主要靶子。但隨著鋁價的反彈,宏橋2016年利潤大增並不出奇,同為鋁業巨頭的俄鋁2016年凈利潤也同比大增1.1倍至11.79億美元。

目前來看,多次更換審計師已經成為其屢屢被沽空機構盯上的關鍵一點。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了宏橋2011年3月上市時發布的招股資料,發現當時的審計師德勤給出的審計意見是「無法發表意見」。

具體原因是什麼?德勤的表述是「審閱範圍遠少於根據國際核數準則進行審閱之範圍,故不能令本核數師保證…知悉…所有重大事項。因此,本核數師不會就2009年9月財務資料發表審核意見」。

而2015年6月12日,宏橋發布公告稱,撤換原審計師德勤,改為另一家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安永進行審計,原因是「未能就審計費用與德勤達成一致意見」。

然而,宏橋與新的審計師也並未合作許久。4月28日,宏橋發布公告,公司的審計師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安永),此前建議宏橋對審計中發現的問題和Emerson的質疑進行獨立調查,經過宏橋「本公司呈交有關安永識別的審計發現的初步內部調查結果后,審計委員會認為,審計發現並未提供充分理據支持本公司進行獨立調查」。

安永和宏橋有三個地方意見未達成一致:(1)、審計發現;(2)、Emerson的質疑;(3)、獨立調查。安永從4月27日起辭任宏橋的核算師。

緊接著,宏橋董事會隨即委任天職香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為審計師以填補安永辭任后的空缺。

對於三年兩換審計師,會計所和宏橋各有各的說法,從宏橋的角度來看,顯然希望通過更換審計師來快速審核通過2016年年報,從而減輕市場的不確定性。但這在沽空機構看來顯然有通過沽空套取利潤的機會。

宏橋密集自救

面對沽空機構給自己帶來的巨額利潤損失,宏橋選擇了主動「自救」。

3月4日,宏橋的母公司山東魏橋創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魏橋集團」)向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遞交了緊急報告,第一財經記者從獲得的報告中發現,將沽空歸結於自身的壯大觸及了美鋁和力拓的商業利益。

魏橋集團遞交緊急報告的第5天,有色金屬協會就向工信部遞交了一份相關建議函,魏橋集團的緊急報告一併附上。魏橋集團的訴求之一就是懇請相關部門,與審計師的亞太區主管合伙人建立緊急對話磋商機制,爭取上市公司年報正常發布。

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魏橋集團在緊急報告中還強調,一旦做空勢力實現目的,將直接影響10%的紡織市場和20%的鋁業市場,國際市場上的原料定價權將再度落到以美國鋁業、力拓為代表的美資企業手中。

魏橋危機的發聲馬上引起了國家主管部門的高度重視,4月8日,時任工信部副部長徐樂江就鋁產業發展赴魏橋集團調研。工信部在這個時候對魏橋集團進行調研,尤為引人關注。如此敏感的時間點,從濱州市長的講話中可見一斑。他表示,工信部到濱州、到魏橋創業調研鋁產業發展情況,對促進濱州鋁產業發展和增強魏橋創業的發展信心來說,是一場「及時雨」。

另外,除了政府的關注之外,對此事件反映最快的就是與魏橋有業務往來的各大銀行了,四月份紛紛密集到付魏橋:記者梳理后發現,僅四月份,就先後有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和中信銀行先後來到魏橋集團調研。

不過雖然魏橋集團在動用各方資源尋求「自救」,但不可否認的是魏橋集團過往的發展模式恐怕很難完全延續。

第一財經記者從獲得的一份關於印發《山東省清理整頓電解鋁行業違法違規項目專項行動實施方案》的通知中發現,對2013年5月之後新建的違法違規項目以及未落實1494號文件處理意見的項目,在建的要立即停建,建成的要立即停產。

借*ST魯豐回歸A股?

那邊廂,宏橋密集應對外國沽空機構指責。這邊廂,與宏橋傳聞日久的*ST魯豐卻也動作不斷。

2016年度成功扭虧為盈正在等待摘星脫帽的*ST魯豐突遭人事大動蕩,根據公司在5月4日發布的公告,近期有8位高管陸續提出書面辭呈。

緊接著,在5月6日,*ST魯豐又發布公告稱,截至2017年1月25日,遠博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博實業」)已將本次《重大資產出售暨關聯交易方案》交易價款匯入公司指定賬戶。遠博實業嚴格履行《重大資產出售暨關聯交易方案》,交易價款已支付完畢。

作為已經易主的*ST魯豐,魏橋集團入主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市場動作?張士平是否已經有了將其在港上市平台私有化回歸併注入魯豐的計劃?無疑,資本市場未來的動作充滿遐想空間。

目前魏橋集團在香港有兩大上市平台,分別是魏橋紡織(02698.HK)和宏橋(01378.HK)。

據魏橋紡織5月2日發布的公告顯示,2016年,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43.74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上年同期126.13億元。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9.92億元,同比增長1.36%。

然而與之相對的則是與公司盈利狀況不相匹配的公司估值和低市盈率狀況,第一財經記者查詢發現,目前魏橋紡織的市盈率為5.68,總市值為23.08億港元,而宏橋的市盈率也只為10.79,總市值511.8億港元,顯然,這在國內A股市場是很難見到的情況。

除了估值較低,屢遭沽空也成為魏橋集團想要回歸A股的原因之一。今年3月1日,外資沽空機構Emerson發布了一份針對宏橋的質疑報告。而早在去年12月,該公司也曾發布聲明,回應一網站刊登的匿名指責。

據曾在野村證券香港總部工作的一位分析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不同於內地,香港股票交易市場更多是機構投資者,加之香港股市有做空機制,往往能夠形成較大的做空能量,對於那些被沽空機構盯上的上市企業往往會形成較大衝擊,加之成交量和估值水平偏低,因此許多曾在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通過私有化回歸A股的願望是存在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