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巴鹽納新:從縴夫到雲商 打通渠道做增值

巴鹽納新:從縴夫到雲商 打通渠道做增值

■文靜重慶報道

鹽改的焦點不在產,而在銷。允許食鹽批發企業開展跨區域經營,食鹽定價由企業根據生產經營成本、食鹽品質、市場供求狀況等因素自主決定。在堅持食鹽專營制度基礎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才是鹽改的主要目的。

三千年鹽政,步伐之開放從未如今天這麼快。

與百姓性命攸關的食鹽,無論鹽課還是專賣,古今從未鬆綁。但時值鹽產能過剩,隨著打破壟斷的呼聲高漲,國務院於去年5月出台了《鹽業體制改革方案》(下稱鹽改方案),為保證用鹽安全,雖堅守專賣,但市場已放開。

巴鹽,有實物例證最古老的製鹽,如今,在國有企業重慶市鹽業集團的手裡吐故納新:該企業一度成為鹽行業唯一的改革標兵。

「由傳統的壟斷型鹽商向現代型網路鹽商轉型,我們將牢記國企的責任。既然我們是一個以鹽銷售為中心的電商平台,一定要維護好食品安全,這也是我當代表4年中最關注的問題。」3月6日,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鹽業集團(下稱重鹽集團)采銷中心副總經理張洪川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說。當日,恰是運銷平台重鹽雲商正式上線的日子。

據記者了解,利用互聯網優勢,實現供應商和零售商線上線下對接,重鹽集團在鹽業改革中又開先河。

從賣鹽到開礦

重慶市鹽業集團,是新鹽政的一道縮影。

民國時期,巴蜀一帶有「無鹽不成軍」之說,鹽課為籌軍餉、穩民生做出巨大貢獻。解放后,大京九鐵路的首倡者鄧存倫曾任西南鹽務局長。重慶市鹽業集團的前身重慶市鹽業總公司,這個集監管、批發於一體的體制內產物,也悄然孕育。

1965年,重慶鹽業運銷站從重慶市糖業煙酒公司分離出來,到1983年,前者更名為四川省鹽業公司重慶分公司。

直轄給重慶鹽業帶來了壯大機遇。1997年,重慶市政府批准設立重慶市鹽業總公司。重慶鹽業,在現代史上第一次以獨立的姿態示人。

和全國大多數鹽企一樣,在專賣體系下脫胎於商貿的重慶市鹽業總公司既得益於此,亦受制於此。「由於只做食鹽的批發經營業務,比較單一,所以做不大。」張洪川說,一有風吹草動,抗風險能力比較小。因為缺乏上遊資源,和眾多的鹽業批發企業相比,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也難以打造。

3月6日的重鹽雲商新聞發布會上,現任重鹽集團總經理陶可回憶,自重慶直轄后直到2006年以前,集團的銷售收入才4億元,徘徊不前。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發現,也許是巴鹽古道上獨有的「開放包容」性格使然,國務院去年提出的鹽業「產銷一體化」,重慶鹽業人早已付之實踐。

2002年,合川市人民政府和重慶市鹽業總公司簽訂了控股協議,由重慶市鹽業總公司控股合川鹽化工業有限公司61%股份,合川市國有工業資產經營公司持股後者10%,公司員工持股基金會參股29%,三方共同出資650萬元股本金。2007年後兩大股東的股權悉數轉讓給重慶市鹽業總公司。

合川鹽化從事岩鹽地下開採、液體鹽、食用鹽、工業鹽等鹽化工產品的生產銷售。重慶市鹽業總公司的勢力版圖還延伸至採集地下3700米高純度井礦鹽的雲陽鹽化。至今,坐擁4個國家食鹽定點生產企業,製鹽產能為140萬噸,產銷一體化的重慶市鹽業總公司於2008年更名為重鹽集團。

為進一步做大鹽業,2009年,重鹽集團將全資擁有的合川鹽化進行增資,引入戰略投資者山東聖花實業有限公司。雙方共同出資1.2億元,重鹽集團持股51%。

而本次鹽改方案也指出,鼓勵食鹽生產和批發企業產銷一體化,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食鹽生產領域,與現有定點生產企業進行合作。

從鹽商到酒商

但真正讓重鹽集團頂立潮頭、令行業側目的是,其從鹽商擴展到酒商身份。

2009年,郎酒集團流通事業部開發的一款小酒通過重慶的郎酒辦事處招商,未打開局面。后交由從事紅花郎銷售的重慶市鹽業公司代理。就這樣,覆蓋全重慶所有鄉鎮、社區,具有強大分銷渠道優勢的重鹽集團成就了小郎酒,也做大了重鹽集團的銷售規模。

「就酒的經營來說,我們從最初的1000多萬元做到最高3.6億元多,在重慶酒行業小有名氣。」張洪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據記者了解,重鹽集團銷售最高峰在2012年,實現銷售收入43.61億元。截至2016年,其非鹽經營規模突破20億元。

事實上,包括小郎酒入渝,豐谷酒、紅星二鍋頭、通化葡萄酒、小角樓酒等和重鹽集團聯姻,與該集團大力推動「品牌驅動和供應鏈領導力」的商業模式再造不謀而合。

「以鹽為立足之本,2006年開始我們積極布局商貿流通、食品調料和專業化大宗貿易,藉助渠道資源優勢率先引入酒水、白糖、糧油、日化、調味品等多種商品在渠道上銷售,從而實現渠道增值。」張洪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在重鹽集團的帶動下,2013年,四川省鹽業總公司在廣漢召開了多種經營產品招商會,鎖定對中糧集團的調和油、菜籽油,青啤股份的奧古特純生,川糧集團的大米進行招商,同樣利用鹽業的分銷渠道銷售。

「2012年底起,由於『八項規定』和『三公消費』的限制,重鹽集團在經營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市場疲軟,價格倒掛,導致庫存較大,但我們及時進行了產品結構調整,將原中高端產品向中低端產品調整,將大眾消費作為發展主線。從目前經營來說,發展良好。」張洪川說。

由於率先實現市場化轉型,2012年初,重鹽集團被鹽業協會授予唯一的「全國鹽行業改革發展標兵」。

從線下到線上

一紙鹽改,重新把大眾目光聚焦在鹽主業。

昔日巴國以鹽立國,抗戰時期巴鹽銷楚。至今,川江碼頭的石灘上依然留有縴夫的道道勒痕。

然而隨著開採技術的進步,鹽荒早已成為過去時,產能過剩成為多年呼聲甚高的鹽改動力。「國家食鹽定點生產企業產能是4000萬噸,需求只有1000萬噸,此次鹽改就是要化解過剩,取消生產批發區域限制,實行市場定價。」今年2月,山西省鹽務管理局局長蔚利洲對記者表示。

改革的焦點不在產,而在銷。允許食鹽批發企業開展跨區域經營,食鹽定價由企業根據生產經營成本、食鹽品質、市場供求狀況等因素自主決定。在堅持食鹽專營制度基礎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才是鹽改的主要目的。

「這是一個大的改變,重慶鹽業搭建重鹽雲商,是擬打造集平台運營、技術服務、產品製造、物流配送、終端零售、金融服務、品牌服務等為一體的綜合產業鏈增值平台,也是重鹽集團實現食鹽傳統商貿線上線下的融合創新。」張洪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重鹽雲商的運行模式為:製造廠商經認證入駐平台成為賣家,重鹽集團所有銷售客戶和潛在銷售客戶經認證入駐平台成為買家,買家在平台下單並支付貨款到平台指定賬戶,賣家在承諾期內線下配送商品至買家,平台轉付貨款到賣家賬戶。重鹽集團已在線下連續10餘年打造「重鹽配送」網點。

從去年11月28日開始試運行后的100天,重鹽雲商上線賣家8家,開16個店鋪,買家突破3300家,交易額突破3700萬元。榮昌永立百貨超市有限公司總經理向勇告訴記者,該公司去年12月註冊了重鹽雲商,在上面購買了米、白糖等,重點還是鹽。目前為止在網上下單量是126.19萬元。去年,該公司向重鹽集團榮昌區鹽業分公司的進貨量為600多萬元。

「下一步,我們將結合快消品批發行業特點,與具有品牌價值的行業鹽客戶開展渠道共享合作,引流優質特色農產品供應商入駐開店,吸納聚焦經銷商共建平台。」張洪川說。

互聯網讓巴鹽從縴夫肩挑背磨以年以月計時,率先跨越到以分以秒的雲商銷售時代。但自鹽改方案實施以來,今年貴州、河南、安徽、江蘇、陝西、山西、貴州、浙江等省份鹽業主管部門以食鹽批發企業跨省銷售未備案,或多家食鹽批發企業資質待查為由,查扣外省食鹽。如今重鹽集團利用網路跨省區銷售食鹽,是否將遇到類似難題?

作為兩年鹽改的過渡期,去年底,工信部聯合國家發改委下發《關於加強改革過渡期間食鹽專營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規定,省級食鹽批發企業可以跨省備貨,省級以下食鹽批發企業可以在省內跨區備貨。截至2月28日,已有105家入渝經營食鹽批發的企業在重慶市鹽務管理局報備。

「我們有信心做好跨省經營。」張洪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目前,重鹽集團已在全國30個省市形成了自己的銷售網路,構建了省、地、縣三級配送。其中,「天一井」精品井礦食鹽品牌拓展了全國近10個省市食鹽市場。

為打破不得跨區經營的壟斷行為,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和鹽改方案內容有些衝突的地方鹽業管理條例已進入修改倒計時。重慶市政府出台的鹽改方案時間表顯示,今年底,《重慶市鹽業管理管理條例》要按程序啟動修訂工作。同時,國家也正在探索食鹽溯源體系。

鹽改,正逐步走進深水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