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蔣欣 | 演員的自我修養

蔣欣 | 演員的自我修養

「「「「「「「「「「「

童星出身,十幾歲來北京打拚,蔣欣在熒幕上演繹過無數差別迥異的角色,還因為無意之間的放飛自我引發網路的熱議。面對角色,這個用生命演戲的女演員,將每一個可愛可憐可恨可悲的人物,都演繹出纖毫畢現的真實感。

黑色襯衫裙Bottega Veneta

無論是《歡樂頌》還是剛剛收官的第二季,五個出身不同、處境各異的都市女性,帶來的社會關注都是現象級的。而在「22樓五美」之中,原生家庭糟心、個人愛慕虛榮又面臨婆媳摩擦的樊勝美,無疑更是風暴的中心。這些甚囂塵上的討論,並不讓飾演樊勝美的蔣欣意外,因為角色「過分現實」,當《歡樂頌》的劇本第一次遞到她手裡的時候,她本能地猶豫了。「我不太喜歡太現實的人,我覺得女孩子還是應該抱有一點點幻想,相對來說理想化一點,而樊勝美太現實,都是『要務實』『要拿眼前的這些東西』。但是我覺得你要往遠看,要有遠見,而不是只在乎眼前的這些小小的利益。」

然而孔笙導演堅持邀請蔣欣來擔綱這個角色,他覺得蔣欣一定能給這個角色帶來更豐富的質感。從8歲出道算起,蔣欣已經擁有二十多年的戲齡,是個貨真價實的「老戲骨」了,小小年紀拍攝的第一部短劇就為她拿到了表演獎。16歲那年,她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到北京以演戲為生。當時父母並不同意,但是拗不過女兒態度堅決,於是決定陪女兒一起到北京生活。

黑色圖案T恤、印花透視裙 Dior

蔣欣就這樣開始了串劇組的生涯,她跑的第一個劇組是《大腳馬皇后》。一進門,她就看到房間里足足有七八十人,全都是精心打扮的漂亮女孩,而她卻是簡單扎了一個馬尾,穿了件寬大的的T恤。因為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希望,再加上年紀小貪玩,試完自己的戲,蔣欣還幫著別人搭戲。可就這樣,這個初來乍到、「傻乎乎」的年輕女孩,得到了跟隨馬皇后左右、戲份頗重的侍女一角。蔣欣放鬆的表演狀態給《大腳馬皇后》的導演周曉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於是當央視版《天龍八部》籌拍的時候,周曉文邀請蔣欣飾演戲份吃重的木婉清一角。作為段正淳的女兒之一,木婉清出場時彷彿冷麵冷心,然而她對段譽的一往情深,更在內心深處藏著一個少女的純真與柔情。當年還不到二十歲的蔣欣,將這個眼神犀利的少女刻畫得入木三分。她自己也承認,木婉清是她第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奠定了一個基礎。」

她再度讓人印象深刻是在古裝劇《甄嬛傳》中。導演鄭曉龍最初給她選定的角色是曹貴人,然而看完原著小說后,她對華妃情有獨鍾。在她看來,這個「看似陰險冷漠,其實內心美艷熱辣」的角色雖然性格上並不討喜,但卻無比真實,可悲又可嘆。「她對愛情想把控又把控不住,她愛的人從來沒有真正地把她當做一個女孩子去過。」在劇組試完曹貴人的戲,蔣欣試探性地問導演,自己能不能演華妃。導演鄭曉龍看了看她,覺得她比較溫婉不夠跋扈,直接拒絕了。蔣欣不服,反問導演:「沒試戲,您怎麼知道我不跋扈呢!」鄭曉龍覺得這姑娘有點意思,就同意讓她試一下。蔣欣當即一拍桌:「甄嬛你這個賤婢,竟想謀害本宮!」這句氣場十足的咆哮把鄭曉龍嚇得一個激靈,也讓她順利拿下了角色。

條紋連身裙 Sportmax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蔣欣對人物性格進行了仔細的分析。「華妃跋扈是因為自身的高傲,出身將門、容貌傾城,又有哥哥撐腰,不是那種小人得志的跋扈。」在開拍前,她和導演商量說,不想讓這個角色全是飛揚跋扈,而是想讓大家看到她的內心深處:對皇上的愛、對愛情把控不住的感覺,以及獨自一人的孤獨。皇上初寵甄嬛,華妃獨處空房嫉妒甄嬛被皇上帶去溫泉。蔣欣問導演,她能不能倚著門框,望著月亮去演,「我覺得月亮可以讓女人變得比較憂傷,我希望觀眾能看到她內心酸楚的一面。」而演華妃自殺身亡一場戲時,蔣欣提前半個小時就坐在了「冷宮」里。布景里到處都是新刷的油漆味,場工來來回回地布置場景,只有蔣欣一個人坐在那裡。坐了半小時后,蔣欣覺得自己「內心一片凄涼」,她甚至想,如果能再多坐兩三個小時的話,會不會演得更好?華妃一角讓觀眾認識了這個個性十足的女演員,而蔣欣自己也找到了演戲的信心。進入《甄嬛傳》劇組,第一天拍的就是重頭戲,蔣欣心裡沒底。而鄭曉龍導演又以要求嚴格著稱。她演完心裡正七上八下,結果劇組的工作人員告訴她,導演對別人誇她將華妃拿捏得很好。蔣欣覺得,這句肯定對自己太重要了。

印花圖案牛仔裙 Kate Spade

她形容自己一段時間以來是一個並沒有太多信心的人,因為沒有上過戲劇學校,沒有文憑,不止一個劇組曾經將她拒之門外。「那個時候就會覺得有點自卑。」然而這個早早出來打拚的女演員在內心中又覺得,實踐中得到的經驗對於自己來說更為寶貴。「後來我就跟他們說,你讓我試試戲,不試怎麼知道我不行呢。還好,一般我試了戲的都沒有不行的。」因為演戲投入,對角色拿捏精準,蔣欣一直在圈內口碑甚好。

在《華胥引》的《浮生盡》一段中,她演女將軍宋凝,有著自己的隱忍和驕傲,也因此遭受了夫君的誤會。即便是遭到夫君的背叛,她依然選擇打碎牙往肚子里咽。雖然只有十集,但蔣欣拍得辛苦,幾乎「每天都在哭」。她理解這個角色,卻不贊同她在情感處理上的方式。「過分驕傲,太隱忍。我覺得有些時候沒必要,該放下身段就要放下,其實就是一句話,告訴你我就是宋凝,這一段感情就會很圓滿,可是人往往到那個時候會賭一口氣,你憑什麼就不知道我、不記得我?」面對角色,蔣欣往往會用自己的理解,為一行行虛構的描述填充上血肉,進而連貫成活生生的人生。面對樊勝美時,她也用自己的理解為這個「過於現實」的女孩加上了圓潤之筆。「拍第一季的時候,我和導演建議,讓樊勝美去買一些A貨——當然,戲里我們用的道具都是真的啊。我覺得這樣設置之後,這個角色就變得合理多了,也稍微可愛一點。」在演出的過程中,蔣欣逐漸發現這個角色更多的側面。「我發現她有很多面可以塑造,仗義、善良、溫暖,有一點小聰明。事實上,樊勝美只是一個被家庭身世所連累的普通女孩。」演完這個被家庭所累的女孩,蔣欣跳出來,覺得自己挺幸福的,因為她的家庭對於她的選擇充滿了寬容,給予了不斷的支持,她亦沒有因為這個稍顯極端的角色對女性的處境憂心忡忡。「我身邊的獨立女性很多,她們機遇都有很多,我相信只要付出努力就會有回報,不管是男是女。」

i n t e r v i e w

對話蔣欣

Q:最近有什麼新戲?

蔣欣:剛和陸毅演完《盲約》,講的是大齡女尋找愛情的故事,算是一個IP戲吧,在世界很多國家拍過不同的版本。劇本里女主角就是一個有點胖的女孩,所以他們當時就想找一個微胖的女演員,後來看到我還有點失望,覺得我不夠胖。所以拍那部戲的時候我特別開心,撒開了吃。

Q:拍完了減回來了嗎?

蔣欣:沒有,拍完你們就看到《歡樂頌2》了。不過,我最近都很控制,瘦了好幾斤呢。當時網上還傳,說蔣欣為了《歡樂頌2》減肥三十斤,我看到都震驚了,那我原來得有多胖啊?

Q:你一直被當成微胖界的「扛把子」,總有人拿胖說事兒,有沒有覺得很無奈?

蔣欣:那多好啊!就你一個胖,獨一份啊!

Q:演繹華妃這樣的反派,在「小咖秀」演繹一些搞笑的片段,會不會擔心自己的形象被顛覆?

蔣欣:我是一個演員,不是明星,我一直是這麼認定自己的位置的,而且我覺得當明星太辛苦了,要考慮形象,有很多束縛,但當演員只要把戲演好就行。

只分享新鮮的指南

帶你發掘城中最美好生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