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第二任妻子伴刀郎風雨22年,視繼女如己出,標準中國好后媽

第二任妻子伴刀郎風雨22年,視繼女如己出,標準中國好后媽

聽刀郎的歌,總覺得他是在含著眼淚講一個故事。比如他的成名曲《2002年的第一場雪》、比如《情人》,再比如他的那首《衝動的懲罰》——「那夜我喝醉了,拉著你的手胡亂的說話,只顧著自己心中壓抑的想法,狂亂的表達,我迷醉的眼睛已看不清你表情……」

自2004年爆紅之後,刀郎的歌聲已在街頭巷尾傳唱了13年。刀郎的音樂太勾人了,不僅旋律簡單耐聽,歌詞直白通俗,而且嗓音未經技巧修飾,很有穿透力。聽他的聲音,像從西域大漠吹過來的風沙,所以刀郎又有「西域浪子」之稱。

刀郎的每一首歌都像在講一個故事,再加上他那充滿滄桑的歌喉,很容易讓人感覺這個聲音嘶啞、淺唱低吟的男人一定經歷過什麼不為人知的風雨。事實的確如此。刀郎的歌,唱的就是他自己。在情感生活上,刀郎也經歷過苦痛和失敗,也有過婚姻上的不幸。好在他已經走出了那段黑色時光,正在攜手第二任妻子和兩個女兒迎著陽光幸福前行。

刀郎原名羅林,「刀郎」是他與第二任妻子在一起后才起的藝名。他1971年6月生於四川資中,從小懷著音樂夢想的他,雖未受受過正規的音樂訓練卻能攀登上音樂殿堂,堪稱內地樂壇傳奇人物。但正因為此,才保持了他那不受熏染的樸實之風,這恰恰也是他的歌聲動人之處。他早年的經歷也頗為波折、幾多風雨。

17歲那年,高中還未畢業的刀郎便放棄了學業,到四川內江一個歌廳里學習鍵盤樂器。兩年後,他跟著一個「草台班子」輾轉在四川各地市奔波演藝。4年後,刀郎回到內江成為一家酒吧的駐唱歌手,並組建了「手術刀」樂隊,他擔任鍵盤手。就是在內江演藝期間,刀郎認識了他的第一任妻子楊娜。

楊娜是內江市歌舞團的一名舞蹈演員,長相俊俏身材火爆,而且家庭條件優裕。只是楊娜此前有過短暫婚史,前夫是她在歌舞團跳舞的隊友。儘管刀郎知道楊娜有過這段婚史,但對愛情無限憧憬的刀郎並不介意,兩人愛得如火如荼,兩顆年輕的心就緊緊地貼在了一起。在刀郎20歲生日那天,他只邀請了楊娜一個人參加,並大膽向楊娜表白,楊娜幸福地點下了頭。哪曾想,這段感情卻遭到了雙方父母的強烈反對,特別是刀郎的父母極力反對。

為愛痴狂的刀郎並沒有聽從父母的意見,而是堅持跟楊娜在一起。直到後來,楊娜跟他「奉子成婚」。1991年,楊娜懷上了刀郎的孩子,並於當年生下了他們的女兒,刀郎為她取名「羅天」。喜得愛女的刀郎,原本以為幸福的生活會延續。突然,在女兒出生40天後的一個早晨,刀郎起床后卻發現楊娜不見了蹤影。他找遍了內江的大街小巷也沒看到楊娜的身影,歌舞團的領導則說楊娜20天前就已經辦完了離職手續。

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忍心拋下幼小的女兒不辭而別了呢?為了弄清楊娜離開的真正原因,刀郎奔波於成都和楊娜老家綿陽四處尋找。直到3個月後,刀郎才接到楊娜打來的電話,聽筒里傳來冷淡而簡短的話語:「原諒我,我走了,因為你不會給我幸福!」原以為春天會馬上到來,但等來的,卻還是寒冷的冬天!刀郎抱著嗷嗷待哺的女兒淚如雨下。後來他的那首《衝動的懲罰》描述的就是這一段受傷的感情。

至於楊娜離開的原因我們不得而知,但從刀郎的這首歌里我們可以略知一二——因為衝動。感情上的失敗和事業上的不順,再加上嗷嗷待哺的女兒,幾乎將刀郎擊垮。在女兒3歲那年,刀郎不得不出走海南,與幾個樂手組成了「地球之子」樂隊靠演出度日。刀郎也由此結識了他現在的妻子朱梅,這段感情直到現在還備受稱頌。

朱梅是位新疆姑娘,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心地善良。朱梅並不嫌棄流落到海南「賣唱」的刀郎,對他才才華很少欣賞並且關愛有加。當時刀郎婚姻失敗事業無成,朱梅卻並不介意這些,可見這個女人對刀郎的真愛。刀郎也深深地愛上了這位新疆姑娘,兩人也可以稱得上「患難見真情」了。

朱梅也是一位民間歌手,但兩人相戀乃至婚後,通情達理顧全大局的她,為了刀郎而放棄了自己的音樂夢想。婚後,朱梅為刀郎生下了第二個女兒「小小」,然後朱梅也把刀郎與前妻生的女兒羅天接到自己身邊,專事相夫教女。朱梅視繼女羅天如己出,給她的關愛一點也不比親生女兒的少,娘倆感情十分融洽,堪稱「好后媽」,一家四口其樂融融。

朱梅還是刀郎最信任的助手,多年來一直婦嫁夫隨,陪著刀郎走南闖北從不言苦。1995年起,在朱梅的鼓勵下,刀郎來到新疆尋找他的音樂夢想,並成立西北音樂工作室,開始了和新疆民樂的親密接觸。正是有了這段因緣,刀郎有幸汲取到了新疆獨樹一幟的刀郎文化的滋養,並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藝名「刀郎」從此取代了「羅林」這個名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04年刀郎推出了單曲《2002年的第一場雪》,從此一飛衝天家喻戶曉。他那辨識度很高的嗓音飄向全國各地,並順利地登上春晚舞台,成為第一代星光四射的「草根明星」。當時,在幾乎沒有任何大規模宣傳的情況下,刀郎《2002年的第一場雪》專輯正版銷量達到了驚人的270萬。如果再將大街小巷上那些盜版碟也計算在內的話,刀郎的專輯保守估計也會在千萬以上,所以刀郎可以稱得上「時代最強音」。

在刀郎籍籍無名時,朱梅給予了刀郎無盡的鼓勵和支持。到刀郎紅透大江南北時,朱梅卻告誡刀郎:不要得意忘形,要擁有平和心態!刀郎對妻子心悅誠服。所以大紅大紫的刀郎大紅大紫13年來,從來沒有關於他拈花惹草喜新厭舊的緋聞,也極少有負面新聞產生。

倒是最近一兩年來,刀郎無故躺槍遭到了那英等音樂精英的集體抵制和批判,將其諷刺為「農民工御用歌手」,並排擠在「樂壇10年影響力歌手」之外。但這並不是刀郎的錯,他的個人影響力是誰也無法掩蓋的,反倒激發了無數歌迷對刀郎的力挺,對某些歌壇大咖的斥責和倒戈。

現如今,刀郎潛心於江南音樂的研究和創作,在公眾面前鮮有露面。而刀郎的大女兒羅天已經是26歲的成熟女孩了,生得楚楚動人亭亭玉立,在繼母朱梅的培養教育下溫柔賢淑、落落大方,儼然大家閨秀。羅天並沒有「女承父業」,而是安心讀書成為「學霸」;二女兒「小小」則是個音樂小魔女,對音樂著迷,曾在刀郎「謝謝你」全國演唱會上父女倆聯袂獻唱,煞是可愛。

至於刀郎的現任妻子朱梅,則在刀郎成名之後更加低調,低調到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行蹤和家事。倒是在刀郎成功完成巡迴演唱會的慶功宴上,朱梅才罕見地與兩個女兒一同現身慶功宴現場。

那天的朱梅,一頭短髮穿著幹練,一顰一笑滿是謙恭,繼女羅天則溫文爾雅,對繼母體貼有加;親生女兒小小則坐在朱梅身邊,安靜乖巧十分懂事。由此可見,這位妻子在為刀郎的歌唱事業當好賢內助的同時,對兩個女兒的教育也是付出了心血,十分成功!這一家四口如此幸福,令人羨慕!

本文為李洪伙團隊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