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現代人,是時候擺脫你的工具依賴症了

現代人,是時候擺脫你的工具依賴症了

有一個有趣的觀點:任何一個領域,使用的工具越簡單,這個領域就越重要。

在那些對工具依賴性強的工作中,你越依附於工具,你越要警惕自己的思考能力與價值被工具剝奪。

多年以後,在成為世界上最後一批擁有五筆絕技的人的那一天,我們準會想起,老師帶著我們,走進那間陽光照不進的神秘教室的午後。

我推開兩道好像特工電影里的玻璃大門,第一件事就是換拖鞋。

關於這個有點麻煩的要求,老師是這麼跟我們解釋的:

「同學們,電腦是一種非常嬌貴的東西,一點點灰塵都不能有。」

為了激發我們學電腦的興趣,老師嚴肅地說:「未來的世界有兩種人,一種是會用電腦的人,一種是不會電腦的。」

於是我們小心翼翼地揭開那道防天鵝絨的防塵布,彷彿眼前就是未來世界的入口。

沒想到,這個入口的第一印象,就是極其難學的五筆字型。

二、用五筆的人越來越少

現在很多人看到我打五筆,總要提醒我一句:「你是用五筆的啊。」以此表示對我的恭維。

上個世紀,會電腦的有兩種人,一種是用五筆輸入法的,另一種是用其他輸入法的人。

就像現在的世界是由用蘋果和不用蘋果兩種人構成的一樣,用五筆是那個時候的電腦牛人的標誌。

學電腦的過程中,不斷有人給你灌輸這個觀點:五筆打字快,現在不學將來會後悔的。

是的,因為重碼率極低,在大量訓練后,五筆甚至可以達到「雙盲」輸入的境界,既不看屏幕,也不看鍵盤,輸入速度極快。

那些十幾年前機關單位里的專業打字員,眼睛只放在文稿上,五指起飛,鍵聲如雨。

用那個時代的話說,姿勢帥呆酷斃了。

五筆受到追捧,還有一個原因,它和我們小時候學寫字的原理差不多,把漢字拆成一個個的字根,算是有點「國粹」味道。

問題在於,五筆的重碼率低只是針對單字輸入而言,在片語輸入這一點上,五筆的重碼率和拼音其實差不多。

尤其是在拼音有了智能聯想技術,可以整句一起打之後,再加上對方言的智能識別能力,在一般的生活使用場景中,五筆的輸入速度和智能拼音相比,實在沒有什麼優勢。

有一個證據,那些日更萬字的網文大神,每小時輸入速度都在6、7千字,但他們幾乎很少有人用五筆。

電腦時代常常提筆忘字,五筆要拆解字型,忘了怎麼寫,再熟悉的字也打不出來。

這就嚴重影響到日常對話的思路,更別提寫作了。

還有,在日常對話中,五筆輸入一但出錯,對方就不能像拼音錯誤一樣還原出本義。

比如說,邪教和基督教,這兩個詞的五筆編碼居然是一樣的,誰知道你是輸入錯誤?

屋漏偏逢連夜雨,到了手機時代,因為鍵盤小,誤碼率高,無法盲打,五筆的僅有優勢也蕩然無存。

我雖然用大屏的note手機,但誤碼率至少20%以上,速度不到pc端的三分之一。

當然,用五筆的人之所以越來越少,歸根到底,還是因為它太難學了,簡直是每一個學過五筆的人的噩夢。

按照現在「易學、易用、實用」的產品開發理念,五筆輸入法應該是一款失敗的大眾產品。

破除了「重碼率低」這個認識誤區之後,五筆的最大優勢就是「純字型拆字」了,也就是說,即使不認識這個字也可以打出來,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

在電腦普及之初,很多單位都需要招聘專門的打字員,把手寫文稿變成電腦文檔。

這些文稿里常有大量專業辭彙,五筆的這個見字既打的特點,讓打字員不必具有本行業的工作經驗,甚至文化水平也不需要太高,從而使單位的招聘成本大大降低。

也就是說,五筆輸入法其實最適合打字員使用的專業工具,既然這是一項專業技能,那就值得投入大量的時間成本去學習。

那為什麼70、80后整整兩代人、幾億祖國曾經的未來,把大量時間浪費在學習一種只適合少數專業人員的技能上呢?

四、有一種錯誤思維叫做工作幻覺

剛學電腦時,我有兩個班可以選,一個是編程,一個是漢字輸入,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因為覺得打字是一項看上去很牛逼又比較實用的本領。

這是一種典型的錯誤思維,叫「工具幻覺」——很多人會把難度高作為牛逼工具的重要指標,以為只要掌握了這種工具,我們自己也能變得牛逼哄哄。

外語算是一種,不但因為高薪機會多,也不僅是比別人先看《權力的遊戲》,有劇透的優越感,更重要的原因,外語太難了,足以成為一道擋住大部分人的門檻。

這在邏輯上有一個很大漏洞,因為牛逼的並不是你,而是外語。

技術難度造成的稀缺性,既有可能讓你成為奇貨可居的人才,也可能加速此技術的淘汰,反而讓你變得更危險。

假設有一天,電腦翻譯的水平達到人工翻譯的程度,學習外語的重要性就可能下降,外語也可能成為五筆字型一樣的「屠龍術」。

當然,外語確實和五筆不太一樣,它確實可以讓你本人變得更牛逼,因為它不但是一種工具,還是一種思維方式,這就是我們通常說的,用外語思考的能力。

作為工具的外語是可以替代的,但作為思維方式的外語卻無法替代,任何牛逼的智能翻譯都無法取代掌握一門語言之後的閱讀體驗和思想收穫。

而五筆不幸是一種純粹的輸入工具,與人的思維方式而無關係,再精妙也有被替代的一天。

到那一天,打五筆就好像玩萊卡,除了專業打字員,以及我們這些不願改變習慣的老頑固,剩下的就只有玩票的和「保護國粹」的。

當然 大部分行業都或多或少依賴工具,我們又如何在職業發展中擺脫這種「工具幻覺」呢?

五、領域重要用的工具才簡單

有個攝影師,博客上總有人問他什麼攝影器材拍出來的照片更專業,大概這種問題太多了,有一回他反問了一個問題讓大家思考:

「你會問畢加索用什麼畫筆畫畫嗎?」

工具就是工具,就算給你一支畢加索用過的筆,你還是不會畫畫。

有一個有趣的觀點:任何一個領域,使用的工具越簡單,這個領域就越重要。

攝影器材對作品的影響就要比畫筆對美術作品的影響大,所以攝影師在美術界的地位就比畫家差一些。

為什麼《生活大爆炸》里的謝耳朵比別外三個好基友更牛逼?因為人家是研究理論物理的,只要一支粉筆,一塊小黑板就能工作。

那些對工具依賴性強的工作,你的價值越依附於工具,你越是要警惕自己的思考能力被工具剝奪。

按武俠小說的說法,武術的最低層次是「手中有劍,心中有劍」,拿著一柄名劍就覺得自己是武林高手的感覺,算是一種完全依賴工具的思考方式。

而那些從古至今就一直不需要藉助工具的領域:數學、理論物理、哲學、文學,進行的都是知識領域最底層的思考。

人類認識上的創新,大都要源於這個領域,這個層次就叫「手中無劍,心中亦無劍」。

我們大部分人的理想工作狀態都在兩者之間,叫「手中有劍,心中無劍」:雖然我利用工具工作,但始終要保持脫離工具生存的能力。

當攝影藉助器材,實現精妙的效果時,人們很容易迷失在對「裝備」無止境的追求中,而忽略了那些真正的攝影作品,出自你的大腦,而非相機。

當我們收藏了一堆PPT模板、動效,我們常常是為了掩飾自己思維上的貧瘠。

為什麼不嘗試一下,不用任何視覺效果,只用文字,迫使你的核心思考直接暴露,讓你的邏輯直接被審視,去打量一下自己的大腦里,還剩下多少乾貨?

喬布斯說:我願意用我所有的科技,去換取和蘇格拉底相處的一個下午。

那些今天最有用的工具,可能一覺醒來就變成明天最沒有用的東西,而最有用的東西,一直在你的大腦中。

本文為LinkedIn經授權轉載,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LinkedIn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轉載文章所包含的文字、圖片等均來源於原作者,封面圖片來自pixabay.com。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等存在問題,請於本文刊發30日內聯繫LinkedIn進行刪除,並就版權問題聯繫相關內容來源。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獲取更多信息。

©2017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