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星際牛仔》音樂賞 Vol. 8 - 金星圓舞曲

《星際牛仔》音樂賞 Vol. 8 - 金星圓舞曲

本集音樂播放列表

「洛克和你……不知怎麼說好,可以感覺到你們都有美好的心靈。」
——斯黛拉 「Waltz for Venus」

經過上一話腳不沾地太空卡車之旅后,本集的故事來到了一個全新的場景——金星之上。儘管被冠以羅馬神話中美神維納斯之名,這個星球從近處看卻並沒有那麼嫵媚動人,也許是因為太過接近太陽的緣故,這裡大部分地表都被沙礫所覆蓋。為了改造這個星球上的大氣,人類在天空中的浮島上種植了許多特殊的植物,放眼望去,就像是頭上懸著一片又一片巨大而不透光的烏雲,但也正因為這種植物所發散的孢子的影響,許多人遭受著嚴重的過敏癥狀的困擾,而不得不過著終年不見天日的生活。他們唯一的解藥是一種叫做「灰色灰燼(Grey Ash)」的稀有植物,而這種植物,也成為了本話苦澀故事的始源。

金星上特殊的沙漠氣候,讓它成為了來自氣候相近的中東與中美洲地區移民們的家園,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神似土耳其藍色清真寺的建築剪影、熱鬧的中東集市(Bazaar),還有斯黛拉(Stella)招待斯派克的土耳其茶。正因此,本話的音樂在爵士之外中穿插了不少中東和美國西部風格的旋律。

左上圖:金星集市;右上圖:中東集市;左下圖:金星清真寺;右下圖:藍色清真寺

說到爵士,怎麼能少了本話中幾個著名的爵士致敬元素:其一,本話的標題「金星圓舞曲(Waltz for Venus)」直接致敬了一位著名爵士鋼琴家比爾·埃文斯(Bill Evans)的名曲以及同名專輯《黛比圓舞曲(Waltz for Debby)》(在此私心地提一句,這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爵士專輯之一);其二,洛克(Roco)送給斯黛拉的音樂盒所演奏的曲子名為《荒野邊的斯黛拉(Stella by Moor)》,這個名字源自經典樂曲《星光下的斯黛拉(Stella by Starlight)》,這首作品最初作為電影《不速之客(The Uninvited, 1944)》的主題曲,后被改編成爵士曲式,由包括查理·帕克、邁爾斯·戴維斯(Miles Davis)、比爾·埃文斯等爵士名家演繹過。

左上圖:《黛比圓舞曲》;右上圖:比爾·埃文斯三重奏;下圖:比爾·埃文斯

Slipper Sleaze

作曲:菅野洋子
鋼琴:喬治·科利根
電吉他:彼得·伯恩斯坦
電貝斯:斯坦利·克拉克
其他配器:安全帶樂隊紐約部

之前在第五話中便出現過的曲子,再一次在這個安逸而輕鬆的時刻響起。比波普號上的各位在持續了1/4季的銀幕前無(diao)收(lian)獲(zi)之後,終於成功地領到了第一筆賞金(可喜可賀!)。這首放客爵士風的曲子,與金星太空機場現代化的內景還有熙熙攘攘的旅客相映成趣,就算是用作機場內外放的環境音樂也毫不違和。

另一方面,一如這首曲子前兩次出現時的情景,我們的三位主角,此刻也各自做著各自閑適的美夢,似乎完全沒有從之前的經歷中長些許記性:杰特和斯派克想趁這個機會再賺一筆,而菲則毫不意外地又選擇去賭場里試(fang)試(fei)手(zi)氣(wo)。此刻他們誰都想不到,如此輕鬆的開頭,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展開和收尾。

現代化的金星太空機場

Felt Tip Pen

作曲:菅野洋子
架子鼓:佐野康夫
貝斯、曼陀林:HITOSHI WATANABE
木吉他:古川昌義

又是一首之前出現過的閑逸曲調,響起在洛剋死纏爛打斯派克拜師的時刻。濃郁的西部鄉村風格與中南美裔的洛克非常契合;而悠閑而愜意的氣氛,也和他樂觀大條的性格相得益彰。只是可惜了這樣好時光沒能持續太長久。

死纏爛打的洛克

Bindy

作曲:菅野洋子
配器:安全帶樂隊

本話的第一首新曲目,雖然嚴格來說也不能完全算新曲,本曲在第三話時也作為賭場環境音樂在菲與斯派克對峙時一閃而過。

這是一首瀰漫著濃郁中東以及北非意趣的曲子。一邊是薩克斯與笛子奏出盤旋纏繞的中東曲調,恰如氤氳而上的水煙香氣,或是弄蛇人瓦罐中蜿蜒而上的斑斕毒蛇;另一邊自由的非洲手鼓節奏跳脫而歡快,一如集市上人聲交雜的熱鬧景象,又如洛克跌跌撞撞躲避追蹤的身影;這一切配上時而遠遠傳來的一陣誦經般的吟唱,讓人不禁感覺置身於伊斯坦布爾或是卡薩布蘭卡的街頭。

Stella by Moor

作曲:菅野洋子
鍵盤演奏:菅野洋子

不知是不是因為渡邊導演或是菅野作曲兩人中某一位對八音盒有著特殊的愛好,這種與《星際牛仔》故事中近未來的設定格格不入的樂器,在系列故事中佔了不小的分量。隨著滾筒撥動簧片時響起的,那種如寶石般晶瑩通透的音色,聽似平靜而恬淡,卻隨著泛音在空寂的房間中漣漪般地擴散、碰撞與迴響,反而在聽者心中激蕩起五味交雜的複雜感受。

洛克送給妹妹斯黛拉的八音盒中響起的旋律,實際上是之後故事中會出現的,一首叫做《歌唱之海(The Singing Sea)》的爵士歌曲的改編。少了傷感的歌詞、醇厚的薩克斯配樂,以及歌手多愁善感的聲線,改編后的這首曲子只剩下清澈如海般純凈的晶瑩之聲,一如斯黛拉在坎坷多舛的命運中依舊保存著的純潔心靈。

眼盲心不盲的斯黛拉

Odd Ones

作曲:菅野洋子
次中音薩克斯: 保羅·夏皮羅(Paul Shapiro)
低音提琴:布克·金(Booker King)
鋼琴:馬克·索斯金
架子鼓:鮑比·普雷維特(Bobby Previte)

爵士!比波普!在持續幾集四處遊盪,遍歷各種傳統、現代、前衛或是異域特色的音樂風格之後,我們再度迎來了一首純粹的比波普爵士曲。

剛響起的前奏鼓點尚未著歇,這場斯派克與洛克兩人與匪幫之間的對抗便在瞬息間隨著薩克斯張揚的聲線拉開了序幕,讓人全無心理準備。主旋律段中樂手的吹吐左突右竄,似是斯派克從掩體后時不時探出身體,冷靜地舉槍施以回擊。隨著背景中鋼琴與低音提琴伴奏的插入,菲和杰特恰是時機地加入了戰局,也給了薩克斯足夠的支援,能夠更肆意地奏出一段橫行無忌地即興華彩段,只見斯派克飄忽莫定地幾探身,便手起槍落打得幾個匪徒無還手之力。這種招搖拉風的時刻,自然也少不了菲的獨秀,方才的薩克斯剛唱罷,鋼琴便毫不猶豫地接過了獨奏的大梁。擁有火力優勢的菲可不講什麼公平對決,更何況對方本來就在人數上佔優。於是鋼琴一串連珠炮般上行下滑捉摸不定的琶音,如同「紅尾天使」掃射出的一串子彈,將石質的廊檐打得一片磚碎石傾,令得匪徒們抱頭鼠竄。隨著鋼琴一串壓制性的柱狀和弦一路下行,薩克斯再度吹響主旋律將一切帶向尾聲,似是洛克突然頓悟了斯派克所傳授的功夫訣竅,使出一招「四兩撥千斤」將飛撲而來的匪徒丟了出去,霎時間情勢一片大好。然而事違人願,主角們沒能高興太久,在薩克斯嘶鳴中,一顆突然飛來的子彈擊穿了欣喜若狂的洛克的胸膛,他手中裝著"灰色灰燼"的容器也打破在地。於是全曲在一段充滿不確定的上行中畫上了尾聲,讓人不禁擔心洛克的生死,以及斯黛拉治療眼睛的錢要如何著落。

左上圖:對峙;右上圖:斯派克的反擊;左下圖:大肆破壞的菲;右下圖:擒獲匪首

Forever Broke

作曲:菅野洋子
吉他:今堀恆雄

隨著洛克眼神中的神采漸漸黯淡,凄涼的吉他聲響起。這首名叫《凄慘一生(Forever Broke)》的曲子,實際上是我們在第一話中聽到的那首《Spokey Dokey》的吉他獨奏版。另外一點值得一提是,本曲的吉他手今堀恆雄,是同年上映的動畫片《槍神Trigun》的作曲,因而你能在那部片子里聽到風格極為相似的配樂作品。

少了口琴的配合,儘管吉他成為了這首曲子的主心骨,卻反而讓人倍感凄涼之意。空蕩蕩的舞台上,一盞忽明忽暗的孤燈勉強照著琴手單薄的身影。舉目四望,台下的席位也鮮有人落座,只有琴聲回蕩在空曠的廳堂之中,不斷迴旋、放大,令得指套與金屬琴弦之間些微的摩擦都清晰可聞。隨著他右手輕攏慢挑,左手一推一摁,共鳴腔中傳出搖擺不定、拖曳而綿長的旋律,似乎是被生活的重壓壓彎了身形,只能拖著步子傴僂摸索前行;又或是對過去美好的時光還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留戀,以致不斷回首顧盼,想要從那虛無飄渺的泛音中,找回些許希望的蹤跡。

「凄慘一生」這個悲涼的名字,似乎是洛克為妹妹不惜以身犯險,卻在成功前的最後一刻不幸殞身的悲劇縮影;又似乎是斯黛拉好不容易盼來了重見光明的機會,卻無法親眼看到關懷照顧自己的兄長的傷感寫照。再轉念一想,在《星際牛仔》故事中出現的幾乎百分之八十的角色,似乎都背負著,極其相似的無奈命運,就算是比波普號上一身絕技的眾人,也只能默默為自己的有心無力而無言感傷。事實上,就連他們自己,也都深陷在命運的深沼中無法自拔。人所謂「有情皆孽,無人不冤」,大概就是如此吧。

Stella by Moor (再現)

當斯派克默默走出醫院,漫步在金星的街頭,突然天空中降下一片雪白。他不禁抬頭,仰望這一片造成洛克悲劇命運的始作俑者,卻發現眼前的一切出奇的美麗。也許,真正罪孽的,從來都不是這些白雪般飄落的孢子。

金星「飄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