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熱議 | 我們的「買路錢」還要交多久?

熱議 | 我們的「買路錢」還要交多久?

老司機們最痛恨的事情,大概就是交過路費了。「此路是我修,要過留下買路錢。」

01

那麼,全國的「買路錢」大概有多少呢?

貓妹最近看了交通運輸部匯總發布的《2016年全國收費公路統計公報》(簡稱《統計公報》),該《公報》顯示,2016年全國收費公路通行費收入4548.5億元,與2015年相比凈增450.7億元,增長11%。

一年4548.5億的過路費!2016年機動車保有量接近3億,平衡每輛車「貢獻」了1516元。

很多嗎?

多乎哉不多也!因為交通部公布的數字顯示,這4548.5億還不夠還利息錢!

02

2016年公路系統支出8691.7億元,比2015年凈增1406.7億元,增長19.3%,其中主要增長是還本付息支出。

這8691.7億元怎麼償還個本息法呢:

《公報》顯示,2016年全國收費公路償還債務本金支出4750.5億元,償還債務利息支出2313.3億元,分別占收費公路支出總額的54.7%和26.6%,兩者相加,這還本付息就佔總支出超過八成。

仔細一看,2016年全國的過路費還不夠償還收費公路債務的年度本金呢!還差202億呢!所以啊,2016年全國收費公路收支缺口4143.3億元,比2015年增加956億元。

收4000多億,還缺口4143.3億,這得欠了多少錢啊?為了建設收費公路,全國各級單位總共欠了多少錢呢?

貓妹注意到,截至2016年年底,全國收費公路債務餘額達到4.86萬億元,與2015年相比,凈增加4061億元,增長9.1%。

貓妹簡單算了下,相當於全國每輛機動車「承擔」著16200元,按照去年平均每輛車1516元的「貢獻」,還需要10.686年交通部門才能用過路費還清這筆巨債。

更糟糕的是,這4.86萬億元到了還債的時候了。

2016年償還債務本金支出較2015年增加了35.8%,增速比較突出;償還債務利息支出較2015年增加了2.7%,增速較為平穩。數據表明,當前收費公路已進入還債償債高峰期。

03

為什麼欠了這麼多錢?

這跟公路建設模式是有關的。

和很多人想象的修路是政府出錢不同,儘管財政收入增長較快,但用於公路建設養護的中央專項交通資金尚不能滿足實際需要,公路建設特別是高速公路建設主要依靠收費公路政策籌集資金。

這就是借錢修路,然後再收過路費還。

《統計公報》顯示,目前17.11萬公里收費公路累計建設投資7.59萬億元,其中4.81萬億元是銀行貸款本金,0.42萬億元是其他債務本金,分別佔到63.5%和5.5%。

這意味著,路修得越多越長,那麼欠的債務就越大。

按照《國家公路網規劃(2013年—2030年)》,未來國家高速公路網規劃總計11.8萬公里,所以,高速公路正處於加速成網的關鍵建設階段,新增債務主要是新建高速公路帶來的。

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與2011年相比,收費高速公路凈增加4.48萬公里,增長了56.4%,累計建設投資總額凈增加3.63萬億元,其中2.45萬億元是舉借的銀行貸款等債務本金。

國家高速公路網是債務越來越多的直接原因。

據交通部數據,2014年四車道高速公路平均造價已達7700萬/公里。考慮到人力成本和物價漲幅,目前修1公里高速估計將花掉近1億元。

所以即使18家上市高速公路是賺錢的,很多到期了公路仍舊收費。

到期繼續收費的高速公路中,數首都機場高速最為典型,這條黃金高速簡直就是搖錢樹。

04

那麼,欠了這麼多錢,還得起嗎?

關於這點,交通部門還是「有信心」的。

他們說,收費公路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主要基於以下判斷:

一是雖然目前收費公路的債務還在增長,但總體上仍在有效償還。《統計公報》顯示,2016年年底債務餘額48554.7億元,與累計舉借的52339.3億元建設債務本金相比,凈減少了3784.6億元,即已經償還了7.2%的債務本金,說明債務是在繼續有效償還的。

二是收費公路債務規模的增長是階段性的。《國家公路網規劃(2013年—2030年)》有明確的規劃目標,隨著路網的逐步完善和建設規模的階段性規律,今後每年增加的債務可能會逐步回落,通行費收入則會隨著交通量的增長而增加,收費公路的償債能力將不斷增強,屆時債務規模會逐步下降,收支趨於平衡。

05

中西部地區修路能回本嗎?

但這有個小問題,那就是都是高速公路都收費,但是不同地方的路能收到的錢完全不一樣。

的地形是東部地區一般是平原,造價低,經濟也發達,收益高的,但這些地區高速公路修得早,收費幾近飽和,逾期繼續收費成常態。

▲高速公路布局

收益高的,地形好的地區收費幾近飽和。

現在要修的路基本都在中西部地區。據統計,僅2015年全國在建待建高速公路就達2.33萬公里(含地方高速),其中中西部地區新建待建里程1.59萬,佔比超過六成。

那麼,東部地區和中西部地區的收益差距有多大呢?讓我們看一個數據,從債務餘額來看,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約各佔三分之一,但從通行費收入來看,東部地區的收入大約佔全國的一半,中西部各佔四分之一。

也就是說,同樣的投入,東部地區的收入是中西部地區的收益的兩倍。

所以,經濟欠發達地區的收費公路確實存在著償債壓力更大的問題。

中西部地區一般是山脈戈壁等高難度地形,造價高。以目前在建的汶馬高速為例,全程172公里,全線86.5%是架設在深山峽谷的橋樑隧道,其中隧道96公里、橋樑52公里,總投資287億,平均每公里造價1.668億。是全國平均水平的2.167倍。

以現有的收費水平,需要幾十年才能回本。

那麼,中西部的高速公路該不該修呢?

交通部門認為舉債也要修。

他們引用世界銀行發布的《的高速公路:連接公眾與市場,實現公平發展》報告認為,「從道路交通投資對緩解貧困所產生的經濟影響來講,對西部省區的投資活動所產生的經濟影響要比東部省區高出約10倍。」

所以「十三五」期,將重點建設高品質的快速交通網路,基本實現高速公路對城區20萬以上人口城市的全覆蓋,主要建設任務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因此,未來一個時期,高速公路建設還會保持一定速度,里程規模也會持續穩定增長。

「要致富,先修路」,這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公路基礎設施建設嚴重阻礙經濟發展的情況下提出的口號。

中西部有眾多國道省道,並且青壯年人口持續流出,在這些地方建造成本是全國水平2倍以上的高速公路,通行車輛不多,怎麼償還貸款呢?

當然,如果這些高速公路有戰略意義就另說了。

你要算經濟賬,人家算戰略意義。

微信編輯:今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