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風口還是偽需求?共享經濟的未來在哪裡?

風口還是偽需求?共享經濟的未來在哪裡?

忽如一夜春風來,共享+XX百花開。就在科技圈還在討論共享腳踏車是否可行的時候,各種共享+早已如星星之火,呈現燎原之勢。從共享充電寶、共享籃球、共享雨傘……,一夜之間似乎所有的物品都可以被共享+。

如黑格爾所說「存在即合理」,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必然性。在王思聰為首的意見領袖看衰派,與陳歐為首的資本幫看漲派之間,圍繞共享+的爭議不斷。其實總結下來,兩方討論的無非兩個問題,第一摩拜、ofo帶來的B2C模式的共享+們是不是共享經濟?第二這些「共享+」究竟是風口還是偽需求?

共享+們是不是共享經濟?

共享經濟,一般是指以獲得一定報酬為主要目的,基於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權暫時轉移的一種新的經濟模式。其本質是整合線下的閑散物品、勞動力、教育醫療資源。有的也說共享經濟是人們公平享有社會資源,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付出和受益,共同獲得經濟紅利。此種共享更多的是通過互聯網作為媒介來實現的。

共享經濟概念源於美國,Uber和Airbnb兩大獨角獸的崛起,讓共享經濟概念橫掃全球。而國內也有滴滴、小豬短租、螞蟻短租等類似平台,因此共享經濟「C2C」固有印象成型。然而共享腳踏車的出現,讓共享經濟形成兩派,一派認為以Uber和Airbnb代表的C2C模式才是真正的共享經濟,其他則是偽共享。另一派認為,摩拜、ofo與各類共享+後起之秀們的B2C模式,也屬於共享經濟的一類。

出版《共享經濟》一書的羅賓·蔡斯被稱為共享經濟鼻祖,她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共享經濟的使用者注重的是高質量低價格的服務,使用者更願意只為資產使用的時間買單。雖然她和夥伴聯合創立的Zipcar,是一個標準的C2C汽車共享平台,但她從未將共享經濟概念與C2C進行捆綁。從內涵上講,C2C還是B2C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使用者更願意只為資產使用的時間買單」,就是物權的擁有權和使用權的分離,只要符合這一標準,它就是共享經濟。

從這個角度出發,無論共享腳踏車、共享充電寶、共享籃球還是共享雨傘,從類別上都可以歸為共享經濟。

共享+爆紅,風口論PK偽需求論

我們先回顧一下,共享+之所以爆紅,要感謝王思聰和陳歐有關共享充電寶能否成功的爭論。尤其是王思聰的「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看衰言論,讓這個本來是創投、科技行業內討論的話題,通過這種娛樂性方式呈現給大眾。然而從現狀來看,有關共享+的觀點主要分兩種,一種是資本方的風口論,一種是輿論中佔據主流的偽需求論。

先來看風口論,資本方以動輒過億的投資,以行動表明自己的態度。共享腳踏車方面,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4月,共享腳踏車行業共計融資90億~100億元人民幣。共享充電寶方面,有數據顯示截止目前包含騰訊、鼎輝資本、金沙江創投等超20家資本巨鱷機構對共享充電寶進行高達數億規模的投資。另外,如共享籃球「豬了個球」近日也完成千萬級Pre-A融資,共享雨傘也相繼在廣州、合肥等地出現。

而偽需求論,已成為大部分意見領袖持有的觀點。如自媒體三表龍門陣、「俊世太保」創辦人李俊加之橫跨商業、科技、娛樂多領域「紅人」的王思聰,都對共享充電寶表示不看好。這種觀念間接的影響著大部分網友,對各類共享+不看好的輿論已成為趨勢。

正是這種對共享+兩極分化的觀念衝撞,讓其迅速成為全民話題。總結下來,看衰者的觀點無非兩點,一是這些單價不高的共享物,用戶完全有能力自買,所以是偽需求。另一點是共享+火爆不是市場驅動,而是資本驅動,違背商業基本規律終將淪為炮灰。

而資本方的風口論支撐則主要基於兩個判斷,一是剛需市場被打開。盈動資本創始合伙人項建標認為「規模租賃時代正在到來,使得物權和產權的重要性不斷降低。」二是,想象空間大。金沙江創業投資基金合伙人朱嘯虎對共享充電寶持贊同態度,他認為共享充電寶的用戶觸達時間比較長,很有想象空間。

那兩種觀念哪個接近真相呢?我個人更傾向於風口論。

現有共享經濟:

除去網友們對共享經濟的調侃:「我想共享我的脂肪。」之外還有很多共享的可能,下面我們就來說說這些靠譜的和不靠譜的「共享經濟」:

1.共享籃球

2017年5月5日,共享籃球項目「豬了個球」獲得千萬級融資,投資方為馬笛兒投資。「共享籃球概念主要通過建立電子儲球櫃,用戶通過微信公眾號平台掃碼取球,並提供控制櫃門、鎖定和計費等功能,租球每小時2元。

2.共享雨傘

早在2017年3月,共享雨傘項目「魔力傘」宣布與螞蟻金服戰略合作。芝麻信用分高於600的用戶可以免押金30元。據官網顯示,魔力傘將從2017年起在廣州捷運中全面布置魔力傘。

3.共享空間

共享空間這個想法AIRBNB已經完美解決了,但用戶使用率大多集中在旅行過程之中;如果日常生活中一群有趣的人共同生活在一個豪宅里,會不會過上老友記一般的生活呢?

4.共享衛生巾

比起共享充電寶,還有更令人傻眼的——共享衛生巾...

2017年4月1日,美柚宣布推出共享衛生巾。據悉,只要下載APP就可租用一片智能衛生巾。該款智能衛生巾擁有定位、自潔等功能。APP內選用吳亦凡、鹿晗等眾多知名男明星的聲音進行語音導航,指導用戶一鍵到巾。

當時我看到之後就傻眼了,但還好是個愚人節的玩笑。不過站在共享經濟的風口,美柚也著實引發了一波強烈關注。

5.共享養老院

荷蘭一家名為Humanitas home 的養老院,將養老院中空閑的房間免費租用給大學生。但大學生需要陪伴老人們,陪他們散步、教他們用電腦、一起看電視、聊天。其實老人需要更多的是一種社交,你可以陪他們彈彈吉他,聽聽音樂,或者拿出他們以前的相冊,聽他們講講自己過去的故事。目前一共有160多個老人住在這個老年公寓里,那些居住在這裡的年輕人們除了陪老人們聊天玩遊戲或者帶他們出去購物,還必須遵守規定,不能打擾老人們的生活作息。

我覺的這才是共享經濟下,資源配置的合理優化吧。希望咱們國家也有一些這樣的智慧型養老院。

6.共享寵物

在美國有一種共享寵物平台DogVacay,專為外出旅行用戶提供臨時鏟屎官對接服務。主人外出時,可以在DogVacay上按照定位等選擇合適的寄養家庭。

7.共享電動車

在2017年初出現了uma的共享電動車平台,相比共享腳踏車不僅慢,而且費力。共享電動車則要比共享腳踏車騎起來更省力,但是電車管理起來更加難,相比於腳踏車的亂停亂放,電車則需要面臨充電、電瓶被偷、時速超速、牌照發放等諸多問題。

面對共享腳踏車損毀如此嚴重的情況,也不知道會不會從此路面上多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沒有電瓶的電動車!

8.共享停車位

個人機動車數量越來越多,停車也越來越難。城市停車難的問題往往是因為信息不對稱和資源整合不到位所致,共享停車位是一種錯時租賃,出租方將地點、價格和現場照片等發布到網上,費用在網上協商,活化車位資源,提高利用率。

最早美國已經出現了parkme的app,而隨後公司也開發出了停哪兒等停車信息平台。

共享經濟似乎已經成為了現代商業的「靈丹妙藥」,正所謂「共享是個筐,啥都往裡裝」。共享經濟如此火爆的背後,是更大的泡沫。這些共享泡沫能存活多久,就看資本要任性到什麼地步。或許每個領域都能產生幾個小巨頭,但大部分遲早都會煙消雲散。

共享+是風口:使用權消費增長的必然

關於共享腳踏車、共享充電寶、共享籃球、共享雨傘等模式的B2C類共享經濟,是不是大勢所趨,此前科技商業預言家凱文·凱利的一段話,早已給了答案。他預言未來擁有資源的「使用權」比擁有「擁有權」更有價值,未來將會有更多東西被共享。而無論共享+後面是腳踏車、充電寶還是雨傘,都符合凱文凱利所講的趨勢。

想要理解這個趨勢,首要要理解共享經濟模式和傳統經濟模式的最大區別,就是共享經濟帶來了物權的「擁有權」和「使用權」分離。傳統經濟模式中,想要使用一個物品,你要先購買獲得了「擁有權」,然後才有使用權。在傳統經濟模式下,大量的購買行為是被浪費的。因此造成了兩種困境,一是家裡買來的「無用」物品越來越多,二是為了省錢只好放棄部分低頻物品的「擁有權」,進而導致喪失「使用權」。

共享經濟的出現,簡單來講,最大的價值是讓「使用權」的門檻降低。而且傳統的使用權和擁有權的捆綁,還限制了人類所有物的使用範圍。比如說,為了保護所有財產的安全,大家的做法是將所有物集中在家裡或倉庫中。而交通便利解放了人活動半徑后,人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短,除了隨身攜帶的所有物(手機、鑰匙、錢包等),大部分場景下我們因物理距離原因,並不能隨地使用我們已經購買的大部分產品,就是說即使我們家裡擁有充電寶、籃球、雨傘等物品,在其他場景中我們仍有「使用權」消費的需求。

因此共享+的興起並非偶然,是使用權消費趨勢增長的必然。當然,也並不是說所有物品都可以共享+,太低頻、維護費過高、用戶隨身攜帶(例如手機)的物品大多不適合去共享。共享+風口來了,「使用權」消費正在革命著這個世界舊有的經濟秩序。

共享經濟的未來在哪裡?

現如今共享產品都處於起步階段,它們的發展前景尚待考驗。共享經濟的未來在哪裡?

實際上,目前市面上的絕大多數共享經濟都只是「分時租賃」模式,並不符合共享經濟最初的「陌生人之間閑置物品使用權的暫時轉移」這一概念。不論是共享腳踏車、充電寶、雨傘、籃球、玩具還是睡眠艙,都是公司購置一批物品,分時段租賃給用戶,而非將閑置資源進行共享。這樣一來,很容易就帶來過剩的問題。如今一些城市過度投放的腳踏車、被損壞的雨傘、租用頻率不高的充電寶,都反映出了這一問題,「共享」不僅沒有使得閑置物品的利用率提升,反而製造了更多的閑置物品。而共享睡眠艙這一剛剛興起的事物,是否也面臨這樣的問題?恐怕市場的發展會說明一切。

雖然一些共享經濟的盈利方式還不明確,產品損壞、丟失率居高不下,不過,共享經濟已然成為投資人所青睞的關鍵詞。共享腳踏車公司一輪融資就數億美元,共享充電寶項目紛紛迎來億元人民幣投資,共享籃球、共享雨傘也相繼宣布千萬級左右投資。共享經濟如何盈利似乎已不是創業者們所關心的話題,如何拿到更多融資才是。現階段,各家都期待先「跑馬圈地」,待擁有一定市場份額時再考慮盈利的問題。

不過,共享經濟不同於以往的互聯網經濟模式,其需要大規模的線下投入,比如一間共享睡眠艙,不僅需要高昂的租金,還要建設睡眠艙的硬體成本、人力管理成本、維護運營成本等等。跑馬圈地的成本不只是簡單的線上獲客,更需要大規模的線下投入,畢竟,真正有需求的人不會捨近求遠,而是尋求最為方便的睡眠艙、腳踏車、雨傘等。這就對資本有了更高的要求,也促使投資人前期不計成本地持續投入。

在共享經濟剛剛興起的現在,我們認可一些產品帶來的便利,也為它們帶來的問題所困擾。我們期待,未來有更多真正符合共享經濟初衷的經濟模式出現,讓閑置物品提高其利用率,在「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前提下,為分享者帶來一定收入。我們也希望,致力於共享經濟的公司進一步提高效率,為消費者帶來便利的同時,解決諸如安全、衛生、過度投放等問題,投資人用自己的行動為更好的共享經濟模式投上一票。

在這個共享經濟如日中天的時代,到底還可以共享些什麼呢?狂歡過後又能剩下什麼?或許我們剩下的只是自己編織的一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