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又是別人家的孩子!溫州90后妹子就讀紐約大學研究生,孤身"闖蕩"聯合國

又是別人家的孩子!溫州90后妹子就讀紐約大學研究生,孤身"闖蕩"聯合國

導讀

這段時間,溫州90后妹子陳一諾手頭的事挺多的,一邊要忙聯合國秘書處的事務,另一邊要在好幾家世界五百強企業間奔波,參與應聘。5 月底,她將研究所畢業。對於接下來是爭取留在聯合國,拿到「世界公務員」身份,還是進入世界頂級公司,成為白領精英,她還沒定下來。

今年2月份,陳一諾通過層層選拔,成功競聘成為聯合國秘書處的一名實習生。她是鹿城人,90后,在溫州中學讀完高一後去了美國,在那邊讀完了高中、大學部,緊接著將完成紐約大學的研究所學業。

陳一諾(右)與楊紫瓊、Jean Todt合影

去年10月28日晚,陳一諾畫著精緻的妝容,著一身藍色禮服,優雅地出現在聯合國一年一度的周年慶晚會上。在與會的百餘人中,她是全美唯一一位學生代表。

去年10月初,陳一諾從學校獲知聯合國將舉辦周年慶晚會,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給聯合國寄了一封自薦信,信中表明了自己想參加聯合國周年慶晚會的意願。報名晚會的美國學生有不少,主辦方綜合考評了報名者的個人成績、在校表現、社會經歷等,並結合了每個人上台演講的表現,最後將這個唯一的名額給了陳一諾。「在美國,相當看重演講能力。」陳一諾猜測,這可能是她被選中的原因。

陳一諾

晚會中,陳一諾認識了很多世界名流,並與他們合影留念。當時,華人影星楊紫瓊離陳一諾較近,她便走過去介紹了自己。兩人輕輕碰杯后聊了起來。了解了陳一諾的情況后,楊紫瓊稱讚了她一番,誇她年紀輕輕便能取得優異的成績,鼓勵她不斷突破自己。

「我從小就喜歡楊紫瓊的電影,當她本人出現在眼前,還能互相敬酒、交談,還是蠻激動的。」陳一諾介紹,後來楊紫瓊的丈夫Jean Todt(FIA 國際汽聯主席、法拉利董事)也走了過來,大家相談甚歡,互相留了聯繫方式。

雖然身處一群聲名顯赫的社會名流中,但陳一諾並不怯場,「我喜歡在大場合和所有前輩們溝通,他們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去年的聯合國周年慶晚會,是陳一諾第一次走進聯合國總部大樓。自此,這座大樓莊嚴、包容的氛圍深深吸引了她。今年2月初,陳一諾再次執筆向聯合國寫了一封自薦信。這次,她想到聯合國總部大樓工作。

陳一諾在聯合國總部大樓

雖然競聘的是一名實習生,但是進入的門檻卻相當高。「面試很重要。」陳一諾說,自己在研究所階段主修的是市場學,對世界時事政治方面了解得並不多。當時,面試官問了一些關於中東局勢的問題,陳一諾有點答不上來,「挺懵的,不過還是按照自己的思維邏輯,比較順利地回答了問題。」

面試結束后,陳一諾挺失落的,她覺得自己回答得並不准確,估計要被刷了。然而,幸運女神又一次眷顧了她,2月中旬,她被聯合國秘書處錄取,獲得實習機會。「回顧那場面試,我覺得面試官可能更看重臨場應變能力、語言組織能力等。關鍵是能自圓其說,至於回答得正確與否,可能並不是很重要。」

陳一諾在秘書處的工作是負責多媒體傳播,即策劃活動、撰寫文稿之類。「具備國際視野能更勝任這裡的工作」,陳一諾認為,聯合國是個包容性特彆強的地方,可以學習的地方很多。

今年3月初,她與美國著名影星安妮·海瑟薇合作策劃了三八婦女節活動。「大家待我非常好,同事們經常會指導我、幫助我去完成一些事情。」陳一諾說,如果實習期表現出色獲得推薦,同時通過考試的話,就能成為正式員工,「不過,這還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對於目前的生活狀況,陳一諾的感覺是累、充實而快樂。她說:「一天的時間幾乎被排得滿滿的,除了盡心扮演好聯合國實習生的角色,還要拿著簡歷奔波於數家世界500強公司,參加他們的面試。」

陳一諾在美國的NewHouse 讀大學部,畢業後進了紐約大學攻讀研究所。無論是大學部還是研究所階段,她都是學校的國際部學生會主席,組織國際學生參加活動,幫助他們適應美國生活。去年8月份,陳一諾還參加了世界青年領袖精英峰會,電影《哈利·波特》女主角艾瑪·沃特森也參加了此次峰會。

在陳一諾看來,媽媽何女士就是她身後的大樹。多年來,何女士一直在為陳一諾提供良好的教育環境和生活條件,同時也為她的文化成績傷了不少神。中考前夕,陳一諾的科學與數學成績出現了較嚴重的滑落。為此,何女士為她請了多位家教猛補課,但收效一般。後來,一位退休老師將陳一諾的成績補了上去。在溫州中學讀高一時,陳一諾的文化課成績不是很理想,何女士痛下決心,另闢蹊徑將她送到了美國讀書。

陳一諾

何女士沒有將她送到美國的繁華城市,而是選擇了美國東部新罕布希爾州地處農村的一所高中(Newhampton school)。「當時,想讓她真正融入美國人的生活。」何女士說,陳一諾到校的時候,還是這所學校建校186 年以來的第一位籍學生。此後,何女士沒有馬上回國,而是在學校外面租住了半個月,考察學校和當地的生活。

陳一諾是獨生女,可是在談到未來時,何女士表示更希望女兒能在國外發展,「如果想她了,我會打個『飛的』去看她。」有時候,母女倆也會談到陳一諾將來結婚的一些事情,何女士說:「在我看來,良好的教育背景與人品修養,便是我為她準備的最好嫁妝。」

「有時候,其他人會問我,在一諾身上花這麼多錢,還不知道她什么時候能把這筆錢賺回來。」何女士覺得,能陪著孩子一起成長,開拓自己的學識與眼界,這些不是金錢能換回的。

希望妹子努力實現夢想,

將來能反哺家鄉,同意的點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