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弘仁、髡殘、八大山人、石濤 「清宮四僧」都是小清新

弘仁、髡殘、八大山人、石濤 「清宮四僧」都是小清新

曾展出《清明上河圖》的故宮武英殿又開新展了,這不僅是故宮首個「四僧」主題書畫展,也是這四位書畫大家名正言順地在紫禁城裡接受世人「膜拜」。「四僧」是活躍在明末清初的四位僧人畫家,他們是弘仁、髡[kūn]殘、八大山人、石濤。此次展出的作品中不乏他們的代表作,還有部分為首度走出庫房與公眾見面,實屬難得。

在繪畫史上,清初畫家中和尚很多,其中最頂尖的四位就是以弘仁、髡殘、八大山人、石濤為代表的「四僧」,他們雖然不屬於一個畫派,風格各有千秋,但因為畫中均見「小清新」,所以畫史上把他們歸籠為一個小團體。

眾所周知,清宮藏畫最牛的都會被著錄在《石渠寶笈》中,然而在清內府收藏畫作時,「四僧」的畫作卻被排除在外,只有3幅因名字搞錯或是編錄者疏忽,才僥倖收進入其中。為啥?因為他們不受皇上待見唄。為啥不受待見?他們四人的身份極為特殊,有反清復明的,還有明朝遺民。

當然,他們的畫風也與當時的主題畫派大相徑庭。當年最流行的畫法是仿古,這其中以王時敏、王鑒、王原祁和王翚為代表的「清初四王」最為著名,他們的畫作把宋元名家的筆法視為最高標準,這種思想因受到皇帝的認可和提倡,因此被尊為「正宗」。相較之下,有創新的「四僧」就成了非主流。

或許您會問,清宮無舊藏那現在故宮展的院藏「四僧」書畫是哪來的。此次展出的「四僧」主題藏品多達81件套,總計163件,它們都是新成立以後調撥、收購,或捐贈進宮的。

1

弘仁《仿元四家山水》

(局部)

「四僧」中年紀最大的是弘仁(1610-1664),他就是小團體中「反清復明」的那位。弘仁34歲的時候加入反清隊伍,抵抗清兵,后見明朝大勢已去,心灰意冷,只好出家為僧。他的畫作中,雖有研習倪瓚畫作簡疏寂靜的意境,但不乏個人的小個性和小創意。

此次亮相的《仿元四家山水》為首次展出,畫作用不同的筆法分别致敬元四家,所以這張畫被巧妙的分成了四段。第一段是研習倪瓚的簡易筆法,意境清幽、筆墨簡淡清勁;接下來分別根據自己的領會與創新向黃公望、王蒙、吳鎮致敬。這種小手卷可以隨身攜帶,所以應是弘仁心愛的一幅畫作。

2

弘仁《墨梅圖軸》

此圖紙本,墨筆。此幅作品畫枯乾臘梅,構圖奇突而又不流於怪誕,梅幹勁健,瘦枝挺出,梅花主幹從畫面底部傾斜而出,垂直向上延伸,至頂分為兩枝,一枝向左轉折而下,一枝直衝畫頂,落款在畫面下半部的正中間,緊挨主幹,構圖大起大落,如其胸中波瀾起伏,著筆無多,幹上梅花疏落開放,隨意點畫,富有裝飾趣味。畫面其他部分全留白,極蕭索之致,色調冷寒,更顯清高拔俗,自題句「庭空自無影,夢暖雪生香」更為生色。

3

髡殘《禪機畫趣圖軸》

髡殘比弘仁小兩歲,他20歲就遁入空門,32歲加入反清戰鬥,失敗后參禪入道,成了一位能詩書,善繪畫的多面手。他擅繪人物、花卉,尤其精於山水。

這幅作品自山腳起勢,群峰蜿蜒而上,形如蛟龍。山下波渚曲折,溪橋上高士策杖徐行,竹樹掩映的樓閣上,有僧人獨坐,憑几遠眺。山左江面空闊,漁舟往來,山右村舍錯落,雲騰霞蔚。

此圖與髡殘晚年常見的巨幛式、淺絳設色作品面貌略有不同,是他繪畫成熟期以筆墨作「詩畫禪」的代表作。此圖作於辛丑為順治十八年(1661),髡殘時年五十歲。時值髡殘遊歷黃山歸來兩年,進入創作旺盛期。

4

八大山人《貓石花卉圖卷》

「四僧」中,最為著名的應該就是八大山人,也就是朱耷,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權的九世孫。明朝亡后削髮為僧,成為一代書畫大家。

圖中,貓卧於石上作欲睡狀,極富意趣。此圖是八大山人的一件精心之作。花草荷葉等用潑墨法,墨色淋漓洒脫,石與貓則以墨筆勾勒,風格簡約,二者在視覺上以疏淡與濃密的對比,形成了空間上的層次感,將圖中各景物緊密的融為一個整體,既空靈又不乏充實之貌。

此圖作於八大山人七十一歲,是其晚年時期,此時的八大山人生活逐步趨於安定,漸入平和,繪畫風格上則隱現圓潤和清寂。

5

石濤《搜盡奇峰打草稿圖卷》

石濤是「四僧」中年齡最小的,也是傳世作品數量最多、題材最豐富的一位畫家。故宮博物院收藏有93件套石濤的書畫作品,本次展覽選取了其中的22件,涵蓋了石濤各個時期的代表作。

如果要從眾多石濤畫作中只選一件他的代表作,那麼一定是這件《搜盡奇峰打草稿圖卷》。此畫對於石濤藝術成就而言,堪稱其繪畫的巔峰絕品,對於繪畫史而言,亦具有劃時代的標杆意義。這幅作品是石濤50歲時為友人所畫,此時正值他北游京師之際。此畫的創作既涵蓋了宋元傳統山水之技法,又囊括了畫家遊歷各地山川之精粹,展現了畫家以「眾法成我法」的藝術境界和筆墨功力,是石濤山水畫的集大成之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