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做自媒體營銷平台年入2億,這才是內容創業浪潮背後的大贏家

做自媒體營銷平台年入2億,這才是內容創業浪潮背後的大贏家

1)微夢傳媒是國內最早一批上線的自媒體廣告平台,以移動社交媒體營銷平台為核心賣點。目前旗下的社交自媒體廣告平台「領庫」匯聚了新浪微博、微信公眾號、美拍、映客等11個社交媒體平台上的20多萬精選自媒體資源,入駐的廣告主超2萬。2016年4月在新三板掛牌,2016年收入過2億。

2)在自媒體營銷平台競爭白熱化的情境下,微夢傳媒選擇一條新的路——幫助公關廣告公司搭建專屬的自媒體廣告交易平台(KolMaster),也就是「把自己拷貝出來賣給別人」,藉此增加對於核心資源的把控能力。

3)未來,微夢傳媒會從縱向產業上下游市場尋找機會。在內容端,設立了自媒體基金去孵化內容創作團隊,不斷尋找投資標的,獲取壟斷資源。在產業端投資遊戲、電商等領域企業,不斷擴大企業利潤。

創業契機

見證自媒體爆發后成段子手「掮客」

盤點2016年社交媒體熱點,王寶強離婚案奪冠應該毫無疑問。消息曝出的第二天,8月15日娛樂大號「關愛八卦成長協會」誕生一篇《王寶強前經紀人100多條開房記錄被前妻曝光!王寶強2天前才知道馬蓉出軌!》,單篇閱讀量200w+,「關八」一天漲粉32萬。

自媒體的可能性和商業價值,不言而喻。

從自媒體誕生之初大眾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擔憂,到以自媒體為代表的內容創業者數量井噴,經歷了忽視、嘲笑、打壓,到成為「現世價值觀」的生產者,自媒體已經深植在我們的生活之中。自媒體營銷也裹挾著內容和渠道兩大板塊,迅速成為廣告營銷重要一極,自媒體營銷平台應運而生。

趙充一直覺得自己不是個那麼戲劇化的人,沒有跌宕起伏的創業故事,沒有輾轉難眠的創業心路,也鮮少出現在公眾媒體面前,似乎是這個時代里的「非典型」創業者。

創業前,趙充曾在新浪負責自媒體相關的產品線的商業化的工作,管理著新浪的博客共享計劃跟名博,見證著自媒體如洋流般一日千里的發展。

趙充發現,儘管當時社交平台開始有意識幫助自媒體與廣告主搭建變現平台,但兩者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情況還是難以消弭。很多起早貪黑堅持高產的自媒體大號其實是在「自嗨」,始終找不到自己的變現渠道,而越來越多的廣告主則希望可以高效地去通過自媒體做傳播營銷。

有需求就有買賣。

如田忌賽馬一般,為穩操勝券,就要拿最長處與人較量。如何能讓自己擁有的廣告營銷經驗和自媒體資源價值最大化?趙充選擇創建自己的自媒體營銷平台。

26歲這年,趙充決定拉來了自己的高中同桌,創建微夢傳媒,一個個地跟自媒體和廣告主客戶,積累資源,甚至拿到獨家代理權。2012年,微夢傳媒上線平台產品「領庫」,成為國內最早一批上線的自媒體廣告平台。

「當時的商業模式很簡單,就是我們搭一個平台,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自媒體的淘寶,一端是幾萬個微博大號,另一端是我們找到的廣告主,從中抽取傭金。」趙充說。

至今,微夢傳媒參與的營銷案例包括《速度與激情7》、《最好的我們》、《屌絲男士》1-4季、《古劍奇譚》、《我是歌手》等等。每年微夢的營收和利潤以百分百增長的速度前進。

2015年7月,微夢傳媒曾獲得大數據上市公司拓爾思、晨暉資本、中集資本、易揚集團共同投資的3000萬A輪融資,並於2016年4月在新三板掛牌。並在2017年2月宣布完成B輪5000萬融資。

競爭優勢

通過落地渠道系統建立壁壘

站准風口押對寶,手握著大量自媒體資源,趙充很快就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十萬、百萬、千萬,甚至是以億為單位的營收數據,2016年微夢傳媒營收數據達到了2億元。

讓趙充引以為傲的是,微夢傳媒自己研發出了三條產品主線,這被視為公司現金牛。

一是,自主研發的社交自媒體廣告平台領庫(KolStore),目前「領庫」匯聚了新浪微博、微信公眾號、美拍、映客等11個社交媒體平台上的20多萬精選自媒體資源,累計服務超過5萬客戶,其中包括樂視、愛奇藝、芒果TV、美團等300多家品牌客戶。

二是,通過社交影響力及自媒體廣告交易數據分析,建立自媒體價值指數(KolRank),幫助廣告主和公關廣告公司選擇精準的自媒體渠道。

三是,推出了自媒體廣告平台SaaS雲服務-KolMaster,致力於幫助公關廣告公司搭建專屬的自媒體廣告交易平台,實現自媒體資源的高效採購和科學管理。這也是趙充為微夢傳媒設計的「殺招」。

依託著先發優勢和資源積累,微夢的前兩條業務線在業內已經小有名氣。但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這個領域內的競品很難形成明顯差異化優勢,商業模式難再有所突破。

想要大殺四方,微夢傳媒務必要找到跳脫同質化競爭的辦法。

趙充想要通過落地渠道系統建立起競爭壁壘,這也是微夢傳媒與競品抗衡的最大砝碼。「我們幫別人搭平台,也就是把我們自己拷貝出來賣給別人。」

趙充舉了一個例子,去年江蘇一家成立十幾年的4A廣告公司找到趙充,他的手中有蘇寧、途牛等大量優質客戶資源,但苦於沒接觸過新媒體資源,手裡有客戶卻吃不到新媒體的預算。微夢傳媒收取他6-10萬的技術服務費用,為他搭了一個自己的自媒體營銷平台,同時把微夢的自媒體資源全部輸出到這個系統里,這家公司就有了做自媒體資源整合的能力,去年在這方面就做到了一千多萬的營收。

不到十萬塊錢把自己最核心的自媒體資源拱手讓人,看似是一件十分賠本的買賣。

「這其實是把這家廣告公司的銷售額累到了我這邊,增強了我對自媒體的議價能力。舉個例子,比如說我自己的平台累積三百萬的銷售數據,為近百家公關廣告公司搭建的平台又累計了五百萬數據,這一共是八百萬,那麼我可能本來在供應商那裡是九折,現在就能到八折,我就能再多出十個點的利潤。」趙充仔細分析到。

既可以增加對於核心資源的把控能力,又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壟斷廣告主的資源,率先拔下產業內最私密、不被察覺的一角,縱橫捭闔似乎並不困難。

未來發展

布局產業鏈上下游環節

2011年,自媒體大號發一條營銷策劃稿一百塊錢,到今天動輒幾萬、十萬的開價,這片千億規模的市場,仍有巨大的流量紅利可以挖掘。不過,這其中不乏慘敗的前車之鑒,也有迅速竄到業界翹楚位置的後來者。

據趙充透露,目前國內自媒體營銷市場做到億級以上營收的玩家大約有三個:微博易、天下秀(IMS新媒體商業集團)和微夢傳媒。

「微博易」曾在微商和「草根」博主資源上存在競爭優勢;「天下秀(IMS新媒體商業集團)」擁有新浪微博這位背後股東,類似於微博的獨家代理商,在這個平台上近乎擁有壟斷資源;「微夢傳媒」在影視、娛樂上的累積優勢會比較大,對這個領域的自媒體議價能力強,價格較低。

隨著自媒體時代發展迎來高潮,越來越多的競品擠進自媒體營銷賽道,談不上紅海一片,但是各家頭頂上的天花板顯而易見。對於微夢傳媒來說,橫向擴充似乎已經到達頂點,只有從縱向產業上下游尋找機會。

趙充表示,微夢的凈資產已經比較高了,所以不會只做產業價值鏈中一小環,還要去做上下游的投資。

「在內容端,我們設立了自媒體基金去孵化內容創作團隊,不斷尋找投資標的,希望找到一些壟斷資源,壟斷才能帶來利潤。在產業端,就是廣告主端我們也做了一些補充,我們投了遊戲、電商等領域公司,我們為被投公司提供流量,然後和他們一起去增強我們對自媒體議價能力。」

2017年,趙充計劃輸出300個自媒體廣告交易平台系統,用這種方式壟斷更多的廣告主資源,繼續落實核心差異的地方。同時展開全產業鏈競爭戰線,用資源優勢打好「競品阻擊戰」。還要忙碌上下游的投資孵化事宜,已經投資的6、7家企業和在看的幾家公司需要他投入精力,成立專業團隊去操作投資事宜勢在必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