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輕謠言」增加 你轉發過沒

「輕謠言」增加 你轉發過沒

原標題:「輕謠言」增加 你轉發過沒

「肉鬆麵包上的肉鬆是棉花做的」、「『劉明煒』同學的聯考准考證丟了」、「蝦頭裡面有兩條白線,其實是白色寄生蟲」……日前,微信盤點了「2017上半年朋友圈十大謠言」,以上內容均被證偽。與此同時,北京相關部門也聯合闢謠平台共同發布了6月科學流言榜,「霍金警告人類不要登月,『月球背面有外星人』」、「注膠楊梅」等紛紛上榜。

網路謠言何以發生、為何「年年闢謠年年有」,預防和治理網路謠言應該從哪些層面入手?本報記者就此對話了人民網輿情監測室副秘書長、人民網新媒體智庫高級研究員劉鵬飛。

背景

謠言不窮 每年都有年度十大謠言

除了朋友圈謠言和科學類謠言,近日,農業部聯合農業科學院對農產品質量安全的十大謠言進行了曝光。一度在網路流傳的「西瓜打針」、「速生雞」、「避孕藥養殖黃鱔」、「大閘蟹注水」等同樣被闢謠。

截至昨天,記者在網上輸入「網路謠言」四個字,立即得到3880000個相關結果。其中,一些案例近期被有關部門闢謠通報或公開處罰。而記者輸入「十大網路謠言」后發現,最近三年,都有媒體或機構盤點當年的十大謠言。

在新華社發布的2014年度十大謠言中,前三位分別是「白皮雞蛋更有營養」、「木耳、豬血能『清肺』」、「自來水中的氯可致癌」;微信發布的2015年度十大謠言中,「微信朋友圈降權」、「打隱翅蟲會致命」、「倒著輸入銀行卡密碼能自動報警」是前三位;而從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發布的2016年度十大謠言看,「難忍男友家貧困,上海女孩逃離江西農村」、「公車、銀行營業點、順豐快遞門店等成失聯兒童守護點」、「涉雨情汛情網路謠言」排名前三。

據此前報道,今年4月,北京地區網站聯合闢謠平台發布了《謠言易感人群分析報告》及網路闢謠TOP10。報告顯示,女性、老人和未成年人、農村地區人群、低學歷者,成為四類謠言易感人群。

對話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副秘書長劉鵬飛

謠言滋生頻率=事件重要性×信息供給的模糊性

北京晚報:網路謠言為什麼會產生?

劉鵬飛:謠言產生的原因非常多。大多數時候,是因為信息傳播者和受眾自身沒有辨別能力,缺乏科學素養和媒體素養,缺少求證的能力或習慣。同時,某種危急情況發生后,面對不確定性,大家表達了一種未被證實的推測,經過多輪傳播,推測就成了貌似真實的說法;尤其是互聯網時代,人們的信息獲取和傳播有了更多渠道,可一旦當權威信息不足,大家就容易出現判斷失准,產生謠言。當然,也有一些謠言是出於利益驅使而有意造謠,比如故弄玄虛,達到營銷目的、取得轟動效果等。

北京晚報:這些網路謠言為何有市場?

劉鵬飛:關於謠言的產生,有一個公式——「謠言滋生頻率=事件重要性×信息供給的模糊性」。謠言有市場,關鍵的兩點原因在於,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圍繞信息的不確定性和社會變動都要比以往更快。現代社會城鄉發展劇烈變動,相應地會產生更多信息,其中就伴生著大量不確定的信息。

當然,謠言層出不窮,其中一些也是社會心態和社會價值觀的正常反映。比如涉及道德類的謠言,本身是對「假惡丑」現象的一種批評情緒。這種謠言的出現,說明網民更傾向於表達一種情緒和態度。

食品藥品等謠言最常見 「輕謠言」增加

北京晚報:從您的觀察和研究來看,哪些領域是謠言滋生的「高發區」?

劉鵬飛:很多領域都有謠言產生。最常見的,分佈在人身健康與財產安全、信息安全、食品藥品安全、公共衛生疫情、生態環保等領域,因為這些直接牽涉公眾的切身利益和安全。其次,是在政策的發布和解讀領域,一些人在解讀政策時,出於理解偏差或其他原因而產生了政策誤讀類謠言。第三,新聞報道領域的失實報道或「反轉新聞」。比如,2016年春節期間發生的「上海女逃離江西年夜飯」事件。公益慈善領域的謠言同樣不可小視。比如,「楊雷雷的准考證丟了」、「羅某笑事件」等。

北京晚報:如今的朋友圈謠言和過去一般意義上的網路謠言有何區別?

劉鵬飛:這是一個移動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時代。朋友圈謠言也有更多新特點,最大的兩點差異在謠言類型和傳播特點上。具體表現在,一是各種「輕謠言」增加,也就是生活娛樂消費類謠言增加,「軟性謠言」大量充斥著朋友圈。二是更多通過人際傳播、小圈子傳播擴散。一些謠言,我們在家人、同學、朋友、同事等熟人微信群中常常見到。三是,朋友圈謠言似乎比一般網路謠言更難及時發現。因為社交群落傳播具有圈層化,內部同質化,群體內存在共同語境和相互信任,對外具有排斥性。

大量謠言未到刑罰程度 個人需多方求證

北京晚報:「年年闢謠年年有」似乎成了一個怪圈,背後有什麼深層原因?

劉鵬飛:首先要明確,謠言不可能從根本上完全消除。雖然我們現在努力推進信息公開,建立了新聞發布制度,有較好的制度體系,但在一些社會重大信息的發布傳播過程中,仍有值得完善的地方。比如,在一些基層單位或者某些部門,對現有的制度要求並沒有執行到位,人力、物力等各方面資源也稍顯不足。另外,一些部門一些人對於新的傳播環境、傳播規律和特點,以及社會問題、社會心理,很多時候沒有建立風險預案,沒有及時預判。

北京晚報:對於眾多的造謠傳謠者,法律處罰上有什麼不同?

劉鵬飛:處罰網路謠言,並不缺法律法規。比如最高法、最高檢的相關司法解釋、刑法修正案(九)、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等。一旦產生重大謠言,造謠傳謠者將要承擔道德、行政和刑事等不同層級的處罰。但更多地來說,大量謠言其實並沒有上升到刑罰的程度,大多數謠言無法進行法律層面的處罰,造謠者和傳播者所承擔的責任很難簡單去判定和處理。這種情況下,更多採用公開道歉、向當事人道歉、及時闢謠、經濟賠償、輿論引導、道義規範和宣傳教育等辦法。當然,對於大量謠言傳播的現象,執法成本和闢謠成本是巨大的,有關部門應深入研究規範謠言治理的分級管理政策辦法。

北京晚報:在日常生活中,市民個體如何提高自己的鑒謠能力,有什麼技巧嗎?

劉鵬飛:生活中,個人的力量很單薄,對謠言的鑒別能力十分有限。因此,大家在看到某個信息時,不妨先多方求證,互相驗證。比如,新聞要素不全的、似曾相識的、舊聞新炒的、誇大事實或者明顯違反常識的信息,就要多加留意。特別是,很多謠言其實都是由非權威媒體(比如網路論壇、社交平台、自媒體)發布,可能缺乏調查核實,背後甚至有利益動機,對於一些明顯讓人感覺是非公益性的信息,可能牽涉財產或人身安全的信息,就更要提高警惕,求助於專業人士或機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