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此人謀略不輸諸葛亮,司馬懿差他太遠,曹操沒他早被袁紹完爆

此人謀略不輸諸葛亮,司馬懿差他太遠,曹操沒他早被袁紹完爆

文:陳思(作者原創授權)

最近,《軍師聯盟》的開播引起了諸多三國愛好者的熱烈討論。應當說,這部劇雖然不是中規中矩的歷史正劇,但在些許情節的虛構和某些人物的塑造上,有其獨到和過人之處。也由是,筆者觀看《軍師聯盟》,所重點關注的是其對漢末三國人物的解讀。如今,《軍師聯盟》業已播出一半,曹操麾下的第一代謀臣諸如荀彧、荀攸、郭嘉等已謝幕,對這些人物的解讀以及相應演員的演繹,筆者認為是比較到位的。而給筆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則是荀彧,而讓筆者最難以忘懷的橋段,亦是荀彧與曹操訣別的橋段。

史實之辨

《軍師聯盟》中,老戲骨王勁松老師扮演荀彧。應當說,《軍師聯盟》對荀彧的解讀以及王勁松老師對荀彧的演繹是很出色的,將荀彧的溫良恭儉、端行正直以及在漢室和曹操之間小心翼翼地左右平衡表現得出神入化。尤其是荀彧在和曹操最後訣別中的幾句對話:

「臣二十年前追隨明公,就堅信明公會匡扶漢室、拯救黎民,二十年過去了,臣左右支絀、苦心維持,小心翼翼地拿捏著這尷尬的分寸,指望臣的理想和明公的志向可以並存。可是今日,臣簡單了。今日臣,只能回答,失望二字。」

「當初明公奉迎天子以令諸侯,我們共同起誓永為漢臣,可是今日的明公還是漢臣嗎!」

「平亂鋤奸,臣可與明公並肩。封王拜相,恕臣,不能與大王(筆者按:此處稱呼有差錯,後文將給予釋明)同行了!」

這裡藉助藝術的手段表達了荀彧與曹操最終分道揚鑣的無奈、辛酸甚至於悔恨。而根據《三國志 荀彧傳》的記載「彧以為太祖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此處幾處藝術演繹的對白應當說是相當精準的、直擊荀彧矛盾內心的。但影視劇終究和既有的史實有差別,劇中將荀彧逝世雜糅進曹魏的立嗣之爭,實際上有違史實,這裡筆者將詳細梳理相關的歷史記載。

第一,影視劇的時間線索混亂。公元212年,曹操欲進爵魏公,而非劇中的魏王(「十七年(公元212年),董昭等謂太祖宜進爵國公,九錫備物,以彰殊勛,密以諮彧。」《三國志 荀彧傳》),曹操真正進爵魏公,則是在公元213年(即荀彧逝世后一年)五月(「十八年(公元213年)…五月丙申,天子使御史大夫郗慮持節策命公為魏公」《三國志 武帝紀》)。而曹操稱魏王則是在公元216年(「二十一年(公元216年)…夏五月,天子進公爵為魏王。」 《三國志 武帝紀》),此時荀彧已經逝世多年了,因此影視劇在時間和稱呼上出現了偏差。

第二,荀彧並未捲入曹操的立嗣之爭。按照正史,曹丕在公元217年才被立為魏王太子(「二十二年(公元217年),立為魏太子。」《三國志 文帝紀》),而距離荀彧逝世的公元212年,已經過去了許久,因此從時間上看,荀彧是不會參與到魏王太子之爭的。

荀彧的品行與才幹

那麼,荀彧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畢竟《軍師聯盟》重點介紹的是司馬懿,對荀彧的解讀只是一隅。而從歷史記載上看,荀彧是一個既有品行又有能力的人。

荀彧之品行不用多言,影視劇中所著力展示的就是荀彧高尚的人格和作為士人的氣節。荀彧之所以能為人所尊崇,在於對自己嚴格的要求和對他人的持心平正、循循善誘。史載:「彧折節下士,坐不累席。其在台閣,不以私慾撓意。」 由此可見,荀彧待人以公、待人以禮,並不因為自己是名門望族而盛氣凌人。因此,同輩的鐘繇評價荀彧:「顏既沒,能備九德,不貳其過,惟荀彧為然。」作為後輩的司馬懿則更是對荀彧尊敬有加:「書傳遠事,吾自耳目所從聞見,逮百數十年間,賢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除此之外,史家也給予了荀彧極高的評價,陳壽稱荀彧「清秀通雅」,其餘後世之人對荀彧之品行亦是無不讚許。

而荀彧的能力則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荀彧有匡輔之才。他的戰略眼光高瞻遠矚,尤其是勸曹操迎奉天子,以此奠定了曹操爭霸的基礎。在曹操和袁紹對峙的過程中,荀彧也曾提出過著名的四勝四敗論(彧曰:「紹貌外寬而內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達不拘,唯才所宜,此度勝也。紹遲重少決,失在後機,公能斷大事,應變無方,此謀勝也。紹御軍寬緩,法令不立,士卒雖寡,其實難用,公法令既明,賞罰必行,士卒雖寡,皆爭致死,此武勝也。紹憑世資,從容飾智,以收名譽,故士之寡能好問者多歸之,公以至仁待人,推誠心不為虛美,行己謹儉,而與有功者無所吝惜,故天下忠正效實之士咸原為用,此德勝也。夫以四勝輔天子,扶義征伐,誰敢不從?紹之強其何能為!」《三國志 荀彧傳》),透徹分析袁紹和曹操的力量對比,給予了曹操極大的信心。

其次,荀彧有守御之能,其在曹操東征西討的過程中一直坐鎮後方,為曹操解決後顧之憂。曹操出征徐州,荀彧鎮守兗州後方,后兗州遭到呂布的偷襲,荀彧設計死守,保住了曹操的大後方。曹操與袁紹官渡決戰,荀彧留守許都,不僅源源不斷地供應軍需糧草,還在曹操最艱難的時候為其打氣(「太祖保官渡,紹圍之。太祖軍糧方盡,書與彧,議欲還許以引紹。彧曰:「今軍食雖少,未若楚、漢在滎陽、成皋間也。是時劉、項莫肯先退,先退者勢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眾,畫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進,已半年矣。情見勢竭,必將有變,此用奇之時,不可失也。」《三國志 荀彧傳》),最後協助曹操取得了北方霸權。曹操南征荊襄,亦是荀彧坐鎮後方。

再次,荀彧有知人之明。荀彧不僅自身效力曹操,還為曹操推舉了大量的人才,如戲志才、郭嘉、荀攸、鍾繇等,這些人各有其才能,他們的加入大大地增加了曹操的力量。

士之精神

荀彧這樣一個才德兼備的人,為何最終會是一個如此悲愴的結局?而荀彧的逝世又給我們帶來了哪些思考?在筆者看來,荀彧之結局是由於其特殊的身份,荀彧之逝世展示給後人的則是士之精神。

荀彧在曹魏陣營里的地位非常特殊,他是潁川荀氏後人,而潁川荀氏則是當時著名的世家大族,由於是潁川荀氏的直系血脈,又有著良好的名聲(筆者按:荀彧少時被南陽何顒稱為「王佐之才」,此處品評相當於得到了士林的高度認可),荀彧的身份不僅僅是家族的領頭人,也逐漸成為士林的領頭人。在筆者看來,正是這兩種特殊的身份,將荀彧緊緊地和漢室的興衰捆綁在了一起,因為有擔當的漢末世家大族在幾經動蕩之後,內心仍然沒有泯滅匡正漢室、安定天下的赤子之心。

而荀彧和曹操的訣別,在筆者看來並非是由於曹操一人的野心所致,而是由於歷史的大勢,漢室難以復興,原先的秩序難以恢復,要前進必須要打破舊秩序建立起新秩序。正如影視劇中荀攸寬慰荀彧:「事已至此,大勢所趨,憑你一人之力,無力挽回呀!」然而荀彧卻反問:「我棄袁紹而投明公,那是因為在萬古長夜當中,哪怕是一盞微弱的光芒也會讓你身不由己地追隨這光芒,至死方休,而明公就是這光芒。可是如今二十年過去了,天下大亂未止,而人心的初衷卻是漸行漸遠,你說,我這一生,到底成全的是什麼?」史載:「荀令君至人家,坐席三日香。」可見,荀彧有熏香的習慣,這也算得上是士人的潔癖了,但在筆者看來,荀彧不僅僅對外在要求極高,更有「精神潔癖」,因此,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最初的信念和理想。

正史中,荀彧的死因有多種說法,但多數人支持荀彧接到曹操所贈空食盒后服毒自盡,而《軍事聯盟》設計的荀彧依次打開三層空食盒驟然感慨:「出仕三十年,荀彧今日終無漢祿可食。」可謂是非常經典地解讀了這個片段。

劇中,荀彧逝世后,崔琰對司馬懿說道:「荀令君不在了,一個時代因他而結束了,許多人的希望也因他而結束了。」這句話頗有深意。

結束的是什麼?在筆者看來,是黨錮之亂后,漢末士人內心的一種胸懷、一種信念、一種堅持,荀彧做到了對自己初衷即匡扶漢室、安定天下、拯救黎民的堅守,他不願意因為形勢的必然改變而捨棄最初的理想,荀彧的眼界高、心氣也高,他不會隨波逐流,故而他一定會和曹操分道揚鑣。而漢末士族之精神,則確乎在荀彧這裡靜止,到曹丕代漢直至西晉后,世家大族匡正天下的志向已然泯滅,門閥制度興起,士人亦或隱逸山林,亦或趨炎附勢,荀彧的擔當已是很難看見。

荀彧之精神,亦是當代知識分子所應反思和追求的,即堅守初心、敢於擔當。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