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花鳥畫技法的革新:畫面構圖和賦彩是關鍵

花鳥畫技法的革新:畫面構圖和賦彩是關鍵

畫面的構圖和賦彩是關鍵

一幅好的花鳥畫創作,在熟悉題材以後,畫面的構圖和賦彩的對比調協,也是主要關鍵。在古人布局上所謂「疏處愈疏,密處愈密」的規律,是基本原則,可以運用。但突破這一範疇,未嘗不能創造出新的更足以表達主題效果的畫面。畫的透視,它是提高了的超出了焦點透視表現方法的科學成就。景物遠近布置得當,便一目了然,反之便是減低了甚至表達不出立體感覺。賦彩也是花鳥畫創作的必要過程,在賦彩方面,要求達到十分得當,固然不易,但是能運用色彩的冷暖對比和全幅情緒調子的統一,是必須注意的。一幅設色的畫,色彩太複雜了,便顯得混亂,太單調了,又覺得冷落。所謂恰如其分,就不是容易的事。賦彩淡靜,效果不一定不厚,相反,一味濃重,也未必表現出物質感覺。三原色和墨色的互相映發,是花鳥畫賦彩技法上的重要一環。前人所謂「色不礙墨,墨不礙色,墨中有色,色中有墨」而又要求「墨分五彩」的道理,是要通過長時間的技法實踐才能慢慢體會到的。

更多精彩內容zgshb2015投稿:48224786@qq.com

一幅有筆有墨的畫,更宜於表現客觀現實物象的本質精神。如八大山人的花鳥、白石老人的墨蝦,在畫面上雖然只有淋淋漓漓的幾筆,而已神完意足。畫家筆下的一點一刷,要求有明暗陰陽的立體感受。鐵畫銀鉤的硬毫,能表現空間物象的力量;潑墨氤氤氳氳,也能表達遠近的距離感覺;抑揚向背的布局,是要在筆墨構圖中去探索;風晴雨露的情調,必須在技法中去尋求。「略無紀律,而紀律自在其中」「欹側而有準繩,折轉而多斷續」「不象之象有神,不到之到有意」,只有細心體會這些道理,並在創作實踐中去運用它,從而提高它,才能從形似進而獲得神似的效果。

擴大花鳥畫的取材領域

關於花鳥畫創作技法的革新,也是當前花鳥畫家們所關心的問題,我們今天社會基礎變了,所謂上層建築的文化藝術出現,也迅速地要求變革。隨著畫家們階級立場的轉變,思想情感變了,所反映在畫面上的客觀現實,便顯然和過去有所不同。它要求不只是在內容取材和構圖上表現新的風範,在形式和一切技法中,也要滲入新的革命的血液,從而使花鳥畫通過新的營養,達到更高的藝術境界。因此,就要求畫家們在花鳥畫創作中,大膽地變一變風格。

今天我們主要是要表現人民幸福生活,描寫祖國偉大河山和繁複的花鳥蟲魚,我想就不妨把人物、山水、花鳥三科,重新緊密地結合起來,從而擴大花鳥畫的取材領域。

寫意和工筆相結合

在花鳥畫的技法中,寫意和工筆相結合的辦法,前人也有過。我們所熟悉的明代花鳥大家周之冕,就是融合了五代徐、黃兩家的長處,從而發展了花鳥畫的表現形式,形成了花鳥畫中的勾花點葉派。

五代、北宋時,花鳥畫技法中的勾填法一時盛行,隨後又出現了勾勒法。勾填法,是用較重的墨先勾畫輪廓,然後再賦填色彩,填色時必須十分用心,要求不能超出輪廓線,又必須填滿輪廓。勾勒法便是在點色以後再勾,隨著點色的輪廓,以墨筆輕輕勾線,加以約制,這便較之勾填法生動得多,也自由得多,但不及勾填法富有濃厚的裝飾風趣。南宋前後,在花鳥畫中,勾填法、勾勒法兼施,至明季周之冕,復以徐熙的沒骨法與勾勒法相結合,遂出現了勾花點葉派這一新形式,這是在花鳥表現技法上的一大變格。

沈括在《論「徐黃二體」》一文中說:

諸黃畫花,妙在賦色。用筆極新細,殆不見墨跡,但以輕色染成,謂之寫生。徐熙以墨筆寫之,殊草草,略施丹粉而已,神氣迥出,別有生動之意。

這說明勾填勾勒法,形象真實工麗,而沒骨法不但能加強物象的生動感覺,又便於表現淳樸的意境。兩者調和在一起,就可以表現出一種既真實而又生動的效果。

我為了研究並進一步實踐勾勒法與沒骨法相結合的表現方法,曾經經過一段極苦難的歷程,可以說是直到今天,也還沒有得到門徑。首先是徐熙沒骨法這一派,如趙昌、徐崇嗣、徐崇矩畫跡,已不多見,對於徐氏沒骨法的表現形象,只能從前人畫論中得到一點概念,知道所謂徐體是「蓋以水墨間略施淡彩」。我在學習過程中,曾長時間地純以墨筆來表現各種花鳥形象,隨後便結合周服卿的勾花點葉法作寫意與勾勒相結合的試探。開始以明代畫人的寫意畫為范模,從簡筆淡彩中,追求渾厚蒼穆的意境,同時並深入現實去勾勒各種花鳥的輪廓,積累素描素材,然後加以剪裁運用,以期達到工筆與寫意相結合的主要目的。

在實踐過程中,有很多困難。例如用勾填法畫花朵,因為輪廓線工緻勁挺,便不容易和寫意的枝葉相結合,並且花朵過於細緻,很難和枝幹的筆法調和。隨後便用微顫的筆,以淡墨勾花朵,填入淡彩,就覺比較耐看。

為了更深入地去探索這一方法,曾多次體驗觀摩古人的原作。遇到在表現技法上有比較新穎和可取之處,便及時地記在筆記簿上,回家時就在創作中去實踐它。逐步積累素材,孜孜摹寫,主要在追求所謂「以墨筆寫之,略施丹粉而已,神氣迥出」的境界。

例如在吸取前人的法度中,要經常注意發現某一畫家在表現技法上為前人所沒有的方法。李復堂畫紫藤,花葉用色點妥后,皆以墨勒。葉子只以墨筆勾外廓,不著葉脈,所得效果是疏落而有風致。高西園畫紅葉,以赭石勾外廓,以殷紅重勒,雖草草數筆,而意趣已足。趙撝叔畫牡丹、桃花、萱花,花瓣一色不分濃淡,而層次繁複厚重,較之一筆求數色者,意境要高出許多。從這些小地方逐步積累經驗,在創作中,便可得心應手,蛻化出比較新穎的風格。

潑墨和重彩相結合

以潑墨和重彩相結合的表現方法,過去的畫家們運用的還不多。我們也可以在這方面開始從事創作試探。在花鳥畫中,用潑墨寫意的筆法,描寫坡石苔草和禽鳥,同時用重彩勾勒來表現花朵和枝葉,或是相反地去做,是可以創作出形似真實、藝術性高的畫面的。以富於裝飾風趣的重彩勾勒法,去和易於表現濃厚蒼茫的潑墨寫意法相結合當然不容易,但我們從這裡突破一點也是好的。近二三年來,我在花鳥畫創作中,曾多次地向這個方向努力。從工筆和寫意的統一表現的基礎上,進一步去深入研究。施用硃砂、石黃、白粉、石青、石綠、金等不透明顏色,最好是勾畫輪廓,有時也可以不用輪廓。但必須掌握畫面色調的統一和色調對比的單純。若是一幅畫上,用的重彩太雜亂,畫面上便出現使人分不清主題的感覺。例如只用硃砂和墨作重點,或是以石黃和硃砂作重點,或是以粉或青綠作重點,可以獲得較容易的表現效果。這樣的效果,是繼承了民間年畫的單線平塗的路線,年畫畫面用彩的對比強烈,是千百年來民間藝術家們從廣大群眾喜愛的基礎上逐步演變從而創造出來的。我們今天從年畫方面吸收一些營養,使一貫淡逸肅穆的舊的風格情調,變得火熾些、顯明些,更引人入勝些,我想完全是必要的。它的結果將是得到既富艷工麗,又是活潑奔放、筆墨酣暢的新風格的出現。(摘自《畫》,1959年,有刪節,配圖郭味蕖作品均來源於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