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皇帝的婚姻(小小說)

皇帝的婚姻(小小說)

皇帝的婚姻

文/王光旭

月光清寂,夜氣微涼。

康熙走在碩大的皇宮內,這是他的國都,這是他的世界?不,這座在白天看似平靜的輝煌宮殿,一旦到了晚上就會處處暗藏殺機。

要若在百姓人家,他應該還是無憂無慮孩子。眼下雖然他在坐天下的主人,但是……

鰲拜圈地結黨,已經不是一日兩日的事,康熙想彈指之間把他解決掉,這是他這個天子少年才敢想的事,魯莽與他無關。

目前這幾年,太皇太後年老,幼主年弱,鰲拜為擴軍建營為名,把民田皇土都偷了去。分送黨組部署,而自己卻不取一寸土地。

在外人看來,鰲拜是奉公守法。而在康熙看來,乃當朝巨奸。鰲拜他不屑於謀取土地私財,而是在謀取人心。康熙明白鰲拜把國家的東西拿去送禮,到頭來,他要的就是國家。

康熙明白,坐天下的主人,不應像個懦夫,不當英雄,也應該是個男子漢與天作戰。

康熙想,縱知天命,也要向敵人發出有力的拳擊。康熙抬起銳利的眼光投向蘇克沙哈,望著秋夜中閃爍的燈火,半獨語般說道:「明日同朝議政之後,朕要親政。」

好像上蒼註定要讓天才多一些磨礪。鰲拜自知自個的脖子如今要比皇上的腰還要粗些。就在蘇克沙哈慷慨激昂地參劾自己之後,說道:「多少年,老臣隱忍不發, 是為了上下團結,內外同心,而今日,老臣忍無可忍。老臣參劾領內大臣蘇克沙哈……」

獵手捕獵時反而被獵物所壓制。委屈,他要報復,他要找回他的尊嚴。

歲月練就的老祖母太皇太后卻對康熙說:「大臣黨爭,自古就有,你這個坐皇上的本可能超然其上,分辨是非,兩邊利用。而你吶,反被別人利用去了。你懂嗎,我琢磨著,鰲拜即使沒有謀逆之心,遲早一天會被你逼出來,他會膽大妄為。至於那蘇克沙哈,他是想借你皇上的名義來把那個鰲拜,壯大他自己的勢力。就像你這樣如此輕舉妄動,他就會變本加厲的,到時候他即有了賊心又有賊膽。你想過嗎。」

康熙自知自己知人知面不知心,知理知事,卻不一定知史。

歷史上反是臣強主弱的時候就一定會有禍亂髮生。臣越強,主越弱,禍亂就來得越早越大。

老祖母知道能挽當今水火之人,當屬當朝首席輔政大臣索尼。

一日,老祖母孝庄到索尼的府上,看望索尼,問道:「索尼呀,你的身體可好呀。」索尼道:「老臣年級大了時不時的有些不舒坦。今日太皇太後來到我府上,我的身體只怕該好啦。」孝庄冷冷笑道:「我看你索尼呀,是個老狐狸。」

索尼沉思片刻之後道:「呵呵,老狐狸。只要你太皇太后一聲令下,我這隻老狐狸也是頭下山虎呀。」

索尼與太皇太后談笑間,一少女端茶進來,太皇太后笑道:「索尼呀,這是你的孫女吧?」索尼笑道:「是呀,老臣在病中端湯倒水的,可孝順哪。」

孝庄滿臉春色地說:「索尼呀,坦言說,其實你也知道,皇上現在正是龍性初成,正值青春茂盛的時候,該大婚了。我呢,老想給他找個可心的人,沒承想,今兒我看上你這個孫女了。」索尼和索額圖對視了一下,沒有應孝庄的話。

孝庄急忙補充道:「你們放心,我不會讓你的孫女受半點委屈。我會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孫女。不讓她當嬪妾,也不讓她當妃子。直接冊封為正宮皇后。」索尼聽完孝庄的話后,下拜道:「臣接懿旨……」

康熙得知老祖母為他做主應了一門親事,有些不悅地找到老祖母:「老祖宗,孫兒不想結婚。聽說那個索尼的孫女長著一張柿餅臉,醜死了。」老祖母板著臉說:「你是要江山還是要美人?難道像你父親順治一樣要美人不要江山?」康熙答道:「朕要江山。」老祖母說:「你要是不成婚,就不能親政。就不能消滅鰲拜,這是一個帝王對生活應有的犧牲。還有一點我要告訴你,歷來的帝王的政治不止在朝廷社稷,你的每一次婚姻也都是宮中的政治。」

康熙問老祖母:「難道孫兒就沒有別的選擇了嗎?」老祖母道:「你以後可以有千種選擇,不過這一次只能有一種選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