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不恨你,但也不會原諒你

我不恨你,但也不會原諒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一直以來,我們總是把前一句掛在嘴邊,卻忽視了后一句。

——小悅

—1—

大學時候有一教授,七十幾歲的老頭子,風趣幽默,舉止儒雅。

畢業最後一堂課,他給我們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剛參加工作的時候,他曾被一個學生誣告為反派,不但失去了工作,最後還被打斷了一條腿。而剛結婚的妻子,也因為不堪忍受牽連,最後改嫁他人。

後來經過平反,他拖著一條瘸腿再次登上講台,往後也沒有再娶妻,將餘生全部獻給了教育事業。而當年那些學生也一個個參加工作,結婚生子。

他原諒了所有人,除了當年誣告他的那個學生。當學生找上門來尋求原諒的時候,老人家對他說,

我們以後最好還是不要再見面了,我不恨你,但也做不到原諒你。

老教授的最後一段話,至今記憶猶新。

無論怎樣,永遠不要輕易去傷害別人,但如果別人傷害了你,你也沒必要強迫自己去假裝大度。如果原諒一個人不是出自於內心,那麼對別人來說是欺騙,於自己而言是背叛。

  • 有時候,不報復就是最大的大度,不忘記則是對自己最大的保護。

—2—

大姨家的女婿,父親死的早,母親獨自將一雙兒女撫養成人。

表姐嫁過去的前幾年,受了很多苦。婆婆掌控欲極強,在家裡說一不二。而表姐夫對母親的指令從來都是言聽計行,絲毫不敢違抗。

表姐從進門開始,就受到婆婆的各種刁難,大小姑子也對她各種挑剔。特別是在表姐生下外甥女后,重男輕女的婆婆變得更加刁鑽刻薄。

在懷上二胎的那段時期,表姐受到的屈辱更是達到了頂峰,婆婆的無端刁難,小姑子的煽風點火,丈夫的沉默寡言。讓她整日以淚洗臉。

最後在生下小外甥后,母憑子貴才終於得以好轉。但由於懷孕時期沒能好好保養,小外甥從小就體弱多病,三天兩頭往醫院跑。

後來,小姑子也出嫁了。而表姐他們兩口子則外出打拚,現在生意越來越好。但表姐卻再也沒有和婆婆生活在一起,當表姐夫提出把母親接過來一起住時,表姐堅決予以拒絕。

表姐夫那邊很多親戚都勸她大度一點,過去這麼多年了,再怎樣也是她的婆婆,而且現在日子也過得很好。

表姐說她也明白婆婆的不容易,年輕時候吃了不少苦。但她就是忘不了那些年婆婆對她所作出的惡,特別是看到身子孱弱的小外甥,她的眼淚更是撲簌撲簌地往下掉。

直到現在,表姐都一直沒有和婆婆住在一起,除了逢年過節,平時也基本不去串門。但她也從不限制自己的丈夫帶著孩子去看婆婆,該給的東西她更是只多不少。

她說我不恨她,但我也無法原諒她。

—3—

曾經我出過一次事故,在醫院躺了近兩個月。

當時病情也挺嚴重,很多外地的同學跑醫院探望。實在太遠了的,也會打電話慰問。

有一大學同學,當時和我在同一城市,從他那裡到醫院也就一小時的車程。可兩個月的時間,他非但沒有探望,甚至一個電話也沒有。後來還是從別人那裡我知道了理由,荒唐得有些可笑,他覺得醫院晦氣。

同寢一年,同學四年。在學校的時候稱兄道弟,畢業后參加工作,他和女友分手,大半夜給我電話,二話不說就陪他聊到天亮,哪怕第二天在辦公室打著呼嚕,被領導訓斥。而就在我出事的前幾天,大家還坐在一起喝酒吹牛。

事情發生后,那種友誼的背叛、人性的淡漠,嗆得我猝不及防。

去年年底的時候,有好事者組織同學聚會,當時那同學也在場,我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對於他的有意試好,我也全程採取了冷處理。

後來有關係好的同學告訴我,有人覺得我不夠大度。甚至有人說,難道你還真就因為這件事情,就對同學產生意見?

我說我壓根就犯不著有意見,因為以後再也不見。

—4—

郭德綱有次接受採訪。

主持人和他談起當年遭遇背叛的事情,郭德綱說了這樣一段話。

其實我挺厭惡那種不明白任何情況,就勸你一定要大度的人,離他遠一點,雷劈他的時候會連累到你。

最後主持人問他,是不是永遠都不會釋懷了。

他說,這個東西是跟人一輩子的。如果連這個事情都記不住的話,那這輩子活得太冤了。記住還非得去報復,那可能是我小心眼,但我記住都不行嗎?這說不通。

傷口有多深,心裡有多疼,永遠都只有自己知道。而且,不輕易原諒一個人,不輕易釋懷一件事,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警醒,一種保護。

生活中很多人過得不好,不是不懂得原諒,反而是太容易原諒別人。

  • 很多事情,沒必要非得去報復,既不值得,也沒必要。但有些東西就像堅硬的倒刺,插在肉里,長在心上,強制拔出來就是對自己的二次傷害。

人終究得學會往前看,但也沒必要假裝聖賢,委屈自己去接納曾經所有的傷害。忘記不了,那就銘記。無法釋懷,那就不要釋懷。

我可以不恨你,卻永遠無法原諒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