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俠客島談萬達、復星驚魂背後:海外併購使外匯儲備急跌

俠客島談萬達、復星驚魂背後:海外併購使外匯儲備急跌

6月22日,萬達旗下多隻股票、債券閃崩,復星醫藥一度接近跌停,海航集團旗下的多隻股票則驚魂不定。危機的導火索,竟然只是一則關於銀監會摸底個別企業海外投資風險的傳言。

當天接近收盤時,復星醫藥盤面出現巨額買單。當晚,萬達和復星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經營正常。

23日7:30,萬達召開緊急會議,宣布拿出不超過10億元資金增持上市公司股票;同時萬達微信公號發文,稱謠言和抹黑言論造成萬達電影市值減少60多億元,對萬達集團聲譽造成負面影響,要起訴惡意造謠的微博大號與自媒體。

究竟是怎麼回事?俠客島的合作夥伴《經濟周刊》最新一期將推出關於此事的深度報道。我們對文章進行了壓縮編輯,推薦給大家。

求證

事件當天,《經濟周刊》記者向數位銀行人士證實,銀監會緊急電話要求各銀行,對海航集團、安邦集團、萬達集團、復星集團、浙江羅森內里投資公司的境內外融資支持情況及風險分析,重點關注所涉及併購貸款、「內保外貸」等跨境業務風險情況。

被點名的5家企業,除了浙江羅森內里,其他4家企業無一不是國內聲名顯赫的巨頭。至2016年底,這四家企業合計總資產超過3萬億元。數據供應商Dealogic的數據顯示,過去三年內,這些公司總計進行了約600億美元的海外併購。

2015年至今,海航集團對外併購金額達到400億美元;王健林2016年2月份在牛津大學演講時稱,過去三年多時間,萬達在全球十多個國家投資,投資額超過150億美元,其中在美國就投了100億美元。安邦集團主要購買海外金融與地產資產,截至2016年年底,安邦人壽海外資產達9000多億元。

相較之下社會名氣沒那麼大的浙江羅森內里公司,在足球迷的圈子裡則是赫赫有名——之前,這家公司花費7.4億歐元,收購了義大利AC米蘭足球俱樂部超過99%的股份。這家歐洲足球豪門,此前的擁有者是義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此外,浙江羅森內里的實際控制人李勇鴻,也因操盤多倫股份、製造泰國克拉運河項目傳言而備受關注。

如果把目光放到整個企業,根據胡潤研究院的數據,2016年,海外併購多達438筆,總額在2158億美元,兩個數據分別增長21%、148%。其中,民營企業的交易量較上年增加了3倍,金額也超過國企。

在企業併購狂飆突進的同時,的外匯儲備已急速減少一萬億美元。伴隨海外併購而來的資本外流,已經不僅是一兩家企業的風險,而是在向系統性風險逼近。

去年12月,發改委、商務部、央行、外匯局就曾聯合發布聲明,稱密切關注近期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以及大額非主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母小子大」、「快設快出」等類型對外投資中存在的風險隱患,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

也就是說,伴隨巨頭「危機」的,是2016年下半年以來,監管部門對海外投資「非理性傾向」的高度關切。

影視

監管部門為何如此警惕和重視中企在海外買買買的行為?

這是因為,在中企海外併購中,不少規模數十億美元收購的項目,不僅給出了高溢價,還要承擔巨額虧損與債務。其中非理性投資的潛在風險之大,及其真實性、合規性,都存在疑問。

在A股市場,2016年以來,「忽悠式重組」一直是重點打擊對象。尤其是影視娛樂業的併購,更因其超高的溢價率而備受爭議。2016年,長城影視收購的兩家影視公司中,首映時代溢價超過3000%,德納影業接近1000%。2016年,唐德影視計劃出資不超過7.54億元,收購范冰冰的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51%的股權,這意味著僅僅成立半年的愛美神公司估值就達到15億元。此後,該交易擱淺。

而在全球,2012到2016年,萬達先後斥資31億美元、22.46億元、9.21億英鎊在美國、澳洲、歐洲併購院線,同時35億美元收購美國傳奇影業(儘管該公司近年連續虧損),形成全產業鏈。而國內的一些跟風者,則「跨界」色彩更濃。

比如安徽銅礦企業鑫科材料(600255.SH),去年11月,就曾計劃以約23.88億元現金方式收購電影《拆彈部隊》製作公司Midnight Investments L.P.的80%出資權益,溢價高達627.89%。由於恰逢海外併購投資政策收緊,鑫科材料一個多月後就放棄了此次併購。

如此激進的收購,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今年3月曾批評道:「我們在日常的監管中也發現了一些非理性和異常的投資行為。比如說,可能是一個鋼鐵廠買海外的影視公司,在一個開餐館的在海外收購了一個網游公司。」

足球

在國外買足球俱樂部也蔚然成風。《經濟周刊》記者不完全統計,兩年內,中資收購控股的海外足球俱樂部就達到12家,入股的足球俱樂部超過20家。此次被銀監會點名的浙江羅森內里投資公司,則完成了規模最大的一筆交易。去年8月,中歐體育產業投資基金宣布出資7.4億歐元(摺合人民幣約為55億元)收購AC米蘭足球俱樂部99.93%的股份。

工商資料顯示,中歐體育2016年6月註冊成立,其實際控制人李勇鴻曾於2011年控盤上市公司多倫股份,後轉手給鮮言,因違規而收到證監會60萬元罰單。鮮言今年則因操縱匹凸匹(原多倫股份)被處以34.7億元的天價罰款。

此後,該收購案一波三折,有國資股份的中歐體育產業投資基金退出,李勇鴻以羅森內里投資公司(註冊地:盧森堡)的名義最終於今年4月完成該筆交易。

不過,這兩年中企在海外的足球併購,大部分的接盤俱樂部往往身陷虧損之中。蘇寧2016年出資2.7億歐元控股的國際米蘭,此前已連續5年虧損,總虧損額2.705億歐元;李勇鴻買下的AC米蘭則連續虧損10年,僅2016財政年度就虧損超過7000萬歐元。

海外收購球隊的始作俑者王健林,對此卻並不完全看好:「這(收購歐洲俱樂部)可以帶給你影響力,但是卻掙不到錢。每年你都會不斷燒錢,這是肯定的。歐洲俱樂部非常吸引眼球,引人關注,但是很難賺到錢。」

監管層對此也有不滿。今年兩會前夕,時任商務部長高虎城就表示,對外「盲目投資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存在著較大的風險隱患」,「有關部門果斷採取措施,積極進行引導」;3月10日,周小川談到對外投資時說,「投一些體育、娛樂、俱樂部,對也沒有太大的好處,同時在外面還引起了一些抱怨」,「如果有一些過熱情緒,有一些跟風,也有一些動機不良的,對這種現象進行一定管理也是正常的」。

買樓

在全球酒店與地產併購市場,中資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海外買樓一族。

3月17日,海航集團宣布完成對希爾頓、Park Hotels & Resorts(「Park」)和Hilton Grand Vacations(「HGV」)三家公司的戰略投資,將分別持有這三家上市公司25%的股權,耗資65億美元。此前,海航集團還先後收購美國卡爾森酒店集團、NH酒店集團、美國紅獅酒店集團。

安邦也不遑多讓。2014年10月6日,安邦保險集團宣布以19.5億美元(約合120億元人民幣)收購希爾頓集團旗下的美國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大樓。之後,2016年3月,安邦保險先後三次出價128億美元、132億美元、141億美元競購喜達屋。然而,僅數天後,安邦保險宣布退出。這讓安邦成為全球資本市場關注的焦點。

不少企業也偏好海外酒店與地產。全球房地產集團仲量聯行(JLL)的數據顯示,2016年買家對境外住宅、酒店、商業以及工業房地產的投資總額達到33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53%。

這還不包括買家的私人境外購房。根據美國全國房地產經紀人協會(NAR)

的數據,從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含香港和台灣)買家占外國人購買美國房屋總數的27%,購房總金額達到270億美元,位居國際買家首位。

海外併購兇猛,風險也隨之而來。湯森路透的數據稱,2016年,企業達成的海外收購交易總額達2204億美元。天量資金從何而來?

4月底,媒體報道稱,安邦現金缺口巨大,其海外收購可能從民生銀行獲得了千億元級別的貸款。安邦集團官網回應,安邦保險在民生銀行沒有一分錢的貸款,根本不存在向民生銀行」貸款千億「的問題。在6月14日安邦發出「吳小暉因個人原因不能履職」公告的同時,有消息稱,保監會已正式派出工作組入駐安邦集團,並將重點調查其增資、保費收入以及海外投資等事項。

這些企業通過何種手法海外併購呢?

海航的高槓桿率操作具有代表性。比如去年12月,海航旗下的上市公司天海投資(600751.SH)斥資60億美元收購英邁國際,就是採用了此次銀監會重點摸底的「內保外貸」。

通俗來講,「內保外貸」就是由境內的主體為境外的借款人做擔保,一旦境外的借款人無法償還國外的債務,那麼境內的擔保人就要履行擔保義務,將資金匯出境外用於向海外的貸款人償還這筆境外債務。

2015年,海航系另一家上市公司渤海金控25.55億美元收購愛爾蘭飛機租賃公司Avolon的交易中,「內保外貸」方式撬動的槓桿接近10倍。

關於規模高達400億美元的海外併購資金來源,海航集團品牌部稱:海航的資金來源,既有一二級市場融資,也有企業自有資金。海航集團獲得銀行綜合授信超過6100億元。與此同時,海航集團稱,海航在逐年加大與海外資本市場的對接力度。

「去年底,內保外貸就已經基本停掉不做了,國內的錢很難出去。」農行一位人士告訴《經濟周刊》記者。今年4月,外管局發布政策問答,明確企業不得通過內保外貸或者跨境直貸等形式繞道ODI(對外直接投資)。

外流

海外併購爆髮式增長,外匯儲備卻急速下跌,至2016年底,跌破3萬億美元。

海外併購當然大量消耗外匯,而且需要持續使用外匯。拿足球俱樂部來說,不僅收購時要拿出大筆外匯,收購以後,單單足球明星們動輒數千萬元乃至超億元的轉會費就會讓外匯流出。

安邦似乎是個例外。吳小暉強調,安邦的海外投資全部是用自己在國際上融資的錢,沒有用一分錢外匯。

國內資本借道併購轉移至海外的情況,已經成為監管重心之一。潘功勝直言,有一些(企業)「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產。」不過,目前並無法律法規明確劃定「對外投資」與「轉移資產」之間的界線。

2015年在哈佛大學演講時,王健林說,萬達的錢既不是偷的搶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們自己辛辛苦苦賺出來的,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同時,王健林坦言,海外投資的結果確確實實就是「資產轉移」或者說是資產在海外的新增,資產轉移或者在海外投資沒有對錯之分,只有合法和不合法之分。

事實則是,不論是海外投資或是轉移資產,特別是高槓桿的貸款併購,造成的結果就是外匯儲備流失,某些項目的非理性投資乃至非法轉移資產,更引起監管層的重視。

2016年11月底,外匯管理局出台新規,要求規模超過500萬美元的任何交易都需批准,此前,這一門檻是5000萬美元。今年以來,涉及土地、酒店、影視製作和娛樂資產的跨境交易幾乎全線叫停。

商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1~5月,境內投資者在全球進行非金融類直接投資345.9億美元,同比下降53%;其中5月當月對外直接投資82.2億美元,同比下降38.8%。

儘管如此,這並不意味著企業「走出去」戰略全面收縮,依然支持國內有能力、有條件的企業「走出去」——前提是,開展「真實、合規的對外投資」。

復盤大師【fupan588】:資深分析師為你揭秘後市操作策略,次日熱點早知道,讓你提前布局,盡情在股市賺大錢。ps:定期抽大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