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誰將成為金融業功能監管靶心:險資激進舉牌或受限

誰將成為金融業功能監管靶心:險資激進舉牌或受限

隨著金融業的發展創新,混業經營已成為趨勢,但風險也由此集聚。在7月14日-15日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強調,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在分析人士看來,在功能監管體系下,銀行表外業務、影子銀行以及金融機構跨界經營等監管套利風險都將得到遏制,此外,互聯網金融、金融控股集團等監管真空地帶也都將被納入監管。

覆蓋監管真空地帶

在此次金融工作會議上,指出,完善金融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制度建設,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

央行參事盛松成指出,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傳達了兩個信號,一是要加強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服務,二是要加強金融監管,防範金融風險。

事實上,在金融領域,由於分業監管,造成監管標準不統一,監管套利成為常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也指出,要增強金融監管協調的權威性、有效性,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練就「火眼金睛」,及時有效識別和化解風險,整治金融亂象。

由分業監管到功能監管轉變,即由「誰發牌照誰監管」轉變為「按產品的金融功能進行監管」。在功能監管體系下,銀行表外業務、影子銀行以及金融機構跨界經營等監管套利風險都將得到遏制。

影子銀行將得到遏制

其中一個問題就是近年來快速增長的影子銀行。銀行為了逃避監管,通過與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信託等合作將大量業務轉移到表外,進而形成了規模龐大的影子銀行業務,進行監管套利,帶來金融風險膨脹和失控風險。央行《金融穩定報告(2017)》顯示,截至2016年末,銀行業表外業務餘額253.52萬億元,表外資產規模相當於表內總資產規模的109.16%,商業銀行表外業務管理仍然較為薄弱,表內外風險可能出現交叉傳染。

有券商資管人士表示,儘管資管公司「去通道、去槓桿」早已成為上至監管下到機構的共識,但轉型的速度遠比想象中來得慢。對於一些還沒來得及轉型的基金子公司、券商資管來說,衝擊和影響還是比較大的。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指出,以監管套利為主要目的的影子銀行規模可能會大量削減,影子銀行的發展空間可能會明顯受限,但完全消失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客觀來講,影子銀行有它存在的客觀必然性。

險資激進舉牌或受限

此外,在混業經營下,金融機構跨界經營的風險也加速暴露,尤以保險行業為甚。公開資料顯示,在2015-2016年的險資舉牌浪潮中,險資舉牌金額超過1700億元,涉及上市公司達到了37家。在此次金融工作會議上,也提到,要促進保險業發揮長期穩健風險管理和保障的功能。

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指出,當前保險業面臨流動性、資本不實、聲譽等風險,絕大多數傳統大中型保險公司經營較為穩健,風險可控,但個別激進公司近年來規模快速擴張,隱藏的風險逐步暴露,如個別金融大鱷借道保險業興風作浪,個別公司無序舉牌衝擊實體經濟等。指出促進保險業發揮長期穩健風險管理和保障的功能。為險資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在談及功能監管對保險行業的影響時,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原院長郝演蘇認為,對於保險來說,會對短期業務產生影響,包括萬能險、投連險等,這些保險本身沒有問題,但是業務比重失衡了。

此外,在前段時間的「寶能-萬科」大戰中,寶能藉助萬能險、銀行貸款、資管計劃等形式,槓桿率超過10倍,也凸顯「分業監管」的無力感。郝演蘇認為,保險資金進入股市,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應考慮是戰略投資還是財務投資。他指出,險企應該作為財務投資者而不是戰略投資者進入股市,未來應對增加風險槓桿和風險籌碼進行作業的產品加以防範和限制。

多牌照集團將受針對性監管

除了交叉金融業務的風險以外,分業監管還造成了金融監管出現真空地帶,如互聯網金融以及金融控股集團發展衍生的風險。

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表示,通過牌照控制業務開展,還產生了監管真空,一些新出現的金融業務尚未獲得牌照,監管主體不明,導致相互推諉,產生監管真空。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直言,誰發牌照誰監管,必然產生一個悖論,那些新出現的金融業務尚未領取牌照,監管主體不明,容易相互推諉,導致監管真空。2013年以來P2P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但監管部門議而不決,最終導致e租寶等惡性事件的爆發。

還提到,「要規範金融綜合經營和產融結合」。曾剛認為,這涉及到多家金融機構持有多張金融牌照,形成了混業經營的情況,此外很多非金融企業也拿了很多金融牌照,甚至部分行業不止一張金融牌照,形成了龐大的金融體系。

曾剛表示,除了持牌機構的跨界經營外,披著互聯網金融外衣的類金融和准金融的快速發展在過去一段時間造成很多風險事件,未來也是需要被納入考量範圍之內的。

「金融混業趨勢加劇,導致任何一家單一監管主體都無法對被監管機構的業務範圍進行全覆蓋,例如平安集團的業務橫跨保險、銀行、證券、信託、支付、P2P等等,結果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都只能管到平安集團的『一小塊』。」劉勝軍指出。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表示,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成立對於金融控股公司等混業經營的金融創新業務監管也將更加有效和具有針對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