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拖欠職工工資的煤礦注意了!

拖欠職工工資的煤礦注意了!

原標題:拖欠職工工資的煤礦注意了!

還在拖欠職工工資的煤礦必須注意了,近日國務院督查組已奔赴部分省區,實地專項督查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強調要「集中曝光一批典型案件,嚴肅問責一批失職失責人員」。

近幾年,煤礦拖欠職工工資,基本上是普遍現象,不論大小礦,也不論企業所有制性質。現在,國務院出手,各礦應當主動自查,一方面在各種用工形式中,是否有農民工,是否有拖欠農民工工資的現象,如果有就儘早解決,別「撞到槍口上」。另一方面,拖欠的非農民工工資也要努力清欠了,不能非要等到政府出手。

煤礦欠薪情況有多嚴重?筆者沒有掌握權威數據,不能妄言。但產煤大省山西的例子可供參考。據山西省副省長、山西省國資委黨委書記王一新透露,目前山西國資國企欠薪約54.6億元,拖欠社保118億元。煤炭是山西國有資產的主力,煤炭資產占國有資產的比重達36%;山西煤礦的情況,在全國有一定的代表性。由此,至少可看出兩個問題,一是煤礦欠薪情況嚴重,二是欠的不僅是工資,還有應給職工繳納的社會保險。解決欠薪欠保,山西已經定下目標:「五一」之前全部還清。其他省區相信很快也會有動作。所以,存在此類情況的煤礦,應當高度重視、有所作為了。

說到欠薪,有個問題是大家經常議論的,為什麼煤礦經營形勢一不好,往往先拿工資開刀,通常是先降再拖欠。而大家又常常用來對比的,是其他行業,比如一些用煤的下遊行業,企業虧損嚴重,但職工工資卻不減不欠或很少減很少欠。這種對比的潛台詞是,煤礦企業不如人家關心職工。

我們說,任何的現實存在必然都有其合理性。煤礦企業拿工資「開刀」,除了一些企業管理者的「習慣思維」和「惰性思維」外,還確有煤礦的成本結構問題。

在煤炭產品成本構成中,多數煤礦工資成本都在40%以上,個別甚至達到60%。一般情況下,當經營形勢不好時,企業為了維持再生產,節支降本是必然選擇,而壓減成本必然從佔比最高的部分入手。而其他行業呢,比如火電廠,工資一般佔總成本的10%左右,可壓減的空間並不大,壓減了對降低總成本意義並不大。這種情況在一些大型煤礦表現也很明顯。近年來建設的一些千萬噸級大礦,用工控制在千人數量級上,基本也沒有壓減拖欠工資現象。當然那種為與同企業兄弟單位保持「共患難」的非受迫性降薪欠薪除外。

再進一步看,煤礦工資成本佔比高,並不是因為煤礦幹部職工工資水平高,而是因為用人多,基數一大,總量就上去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堅持問題導向,解決欠薪問題又把我們的目光導向了另一個老問題——減人提效。老病症有了新藥方,「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這是治本之策。《煤炭工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的,礦井機械化目標、全員工效目標等,指向性非常明顯,目的也在於此。還有著眼於先治標的,「未來5年內,原則上山西國有煤礦一律不新招聘普通職工,一般管理人員採取退2進1或退3進1政策」,這是山西省新出台的政策。

事實上,在不少煤礦,現在面臨的是「人員又多又少」的結構性矛盾:多的是總量,是技能水平不高的人員,而生產急需的高技能人才又十分短缺。解決這一問題,需要政府和企業、職工多管齊下,共同努力。好在,政府不斷有利好消息傳來:2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新時期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明確了「政治上保證、制度上落實、素質上提高、權益上維護」的總體思路,提出了「造就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術會創新、敢擔當講奉獻的宏大的產業工人隊伍」的目標。這是整體上的,還有單方面的。

國務院近日發布的《「十三五」促進就業規劃》,強調「提升技能人才待遇,完善技術工人薪酬激勵機制」。這既為企業提高技能人才待遇、「用待遇留人」提供依據,也能在職工中樹立「要想多掙錢,就得有技能」的導向。相信隨著政策的落實,煤炭職工隊伍建設將會呈現新的面貌,薪酬待遇情況也會有很大改觀。值得期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