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總有一些人,根本不希望你活得比他們努力

總有一些人,根本不希望你活得比他們努力

最近很流行一種「喪文化」。

主題無非是:我已經都這麼努力了,卻看不到生活給我任何回報。

「我就想碌碌無為」。

「誰也別來煩我」。

「雞湯喝的再多,還是不知道人生的意義。」

想起我的20幾歲,如果那個時候看到這種喪文化,大概我也會被擊中吧。

其實,每一代的年輕人都是一樣的。

1、會發現社會比自己想象的還不公平。當你剛進入社會的時候,底層里見到的贏家,不是溜須拍馬之類,就是迎合潛規則之流。想一想自己,這輩子估計也變不成這樣的人,靠老實奮鬥,只感覺遙遙無期,外表再努力,內心都是喪的。

2、身邊充斥著屌絲和loser之流,每天被負能量包圍。那些職場老油條,以壓榨老實人為榮,並且不遺餘力的想把身邊人都變成他們那樣的思維。在屌絲的生態鏈里,遇到善良、老實、肯幹活的年輕人,能讓他們感覺自己思維更高端。因為有這樣的人存在,他們才能「混」著,不然活誰干呢。

3、所有關於吃穿住行的小事,都是大事。去超市要看價格標籤,追公交需要體能,房東比boss還不講理,合租夥伴居然又帶了炮友回來。

4、原本的感情關係,開始搖搖欲墜,人和人的差異,原來比你想象的更大。價值觀是什麼東西?以前以為,無非是你喜歡吳亦凡,而我喜歡黃渤。現在才知道,價值觀的差異終於令我們坐在一起,卻渾身彆扭,沒辦法說話。

這就是我在20歲時候眼裡看到的世界。

你會發現,太容易遇到並不想讓你太努力的人。

他們會有一千個理由告訴你:努力沒什麼用,別費那勁了。

但我現在看到的世界,完全不同了。

1、不公平當然也存在,但感覺遍地都是機會。

自媒體圈的朋友里,都是月入幾十萬的女人,包括我自己。還有各種根本看不出來有孩子的霸道女總裁,創業做公司,投入自己以前完全不了解的行業,跟90后拼體力,時刻都在學習「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

她們不需要雞湯,因為自己就是一個行走的「走地雞」。周圍全是這樣高能量的人,每一天都在刷新你自己對世界的認知。我覺得這是對抗抑鬱的最佳方法,因為沒有時間去思考抑鬱是什麼。

2、別談什麼努力,那真的是太低的級別。

只要是工作狀態,每一分鐘都在用盡全力。高鐵上我在寫工作備忘,看文件,助理在旁邊打瞌睡。雖然已經是孕晚期了,但就在前天,我在去一個活動的路上,安排好了工作。到了活動地點,就在旁邊的花壇上坐了半小時完成一個電台採訪。活動結束后,7點趕回家。8點在車上,晚上完成了一個小時的線上直播。九點回家,陪娃講睡前故事。一天努力完成一件事,太奢侈了。每天都有十幾件事情在等著你。

但這就是很多人的常態。我身邊有太多人比我更忙碌。因為他們的價值,是以分鐘在計算。

3、愛情、友情、親情當然很重要,但已經不再那麼影響你的步調了。

有一次飯局,一個朋友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婆婆和保姆因為一點小事又鬧翻了,年輕的保姆當場要辭職不幹。她站起來跟大家說:抱歉,有點家事回去處理一下。過後,我問她,怎麼辦?她說,「能怎麼辦,安撫好孩子。然後再找一個新的保姆。保姆再不好,我也沒有辭職回家做保姆的打算。」

生活永遠都會出現事故,出現了就解決,解決不了就先將就著,但我的事業和人生不能將就。

所以,你要問我內心強大是一種什麼感覺,就是「別人不會看到,我能拿我的人生去做妥協」。

但生活中太多女人,她們遇到任何事,第一反應就是——我還可以做什麼犧牲,我還可以拿什麼妥協。於是乎,所有事故發生的時候,她們立即成了最先被要求犧牲和妥協的人。

聽起來很遙遠,但這的確就是真實發生的,真實活在這世界上的一群人的狀態。

只有遇到這樣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根本無法理解——人生不用來努力,不用來學習,那應該用來幹嘛?還可以用來幹嘛?躺著等死嗎?

有時候我也常常感覺,世界是割裂的。

有一個世界,是依然難免聽到父母為了「你怎麼能用這塊抹布擦地」而爭吵。

有一個世界是,20幾歲的美容師跟我吐槽,國中同學嫁了一個啃老男,現在生完孩子跟著一起啃老,每天都被公婆嫌棄。

有一個世界是,臨近30歲的女朋友們,放眼望去,真的找不到一個男人可以嫁。

每個人的生活背後,都躺著一地「喪」雞毛。

區別只是在於,有的人把雞毛變成了人生的全部,並且以為這就是人生,每天疲憊的掃,卻感覺永遠也掃不幹凈。

而有的人學會了把她們掃起來堆在一個角落,因為即使你用盡全力,也掃不幹凈。所以不掃也罷,該忙什麼,忙什麼去。去做一點更有價值意義的事去。

十年前,我那些以為自己深諳辦公室哲學的同事們,大概依然在用同樣的方式,影響著辦公室的年輕人。「一邊吐槽老闆如何摳門、如何剝削,一邊拿著薪水絕不辭職。」

十年前,那些隨便找個工作只為了準點下班的同事們,大概依然在勸說年輕的姑娘們:女人嘛,早點嫁人生子最靠譜。工作嘛,最要緊的是壓力小、別太累。男人嘛,最要緊是有房有錢,什麼情趣,什麼長相,都不頂用。

這世界,沒有中間路線可以走。

要麼內心強大,要麼天天妥協。

要麼喪,要麼向前走。

要麼把自己活成移動的雞湯,要麼隨波逐流不知道去哪。

蔡康永說:你要逃離的不是大城市,而是你自己。

馬東說:我的人生里沒有「中間」的「中」的中年,只有「終結」的「終」的中年,所以我人生里沒有中年危機,只有少年危機。因為少年的時候,人知道的太少,又以為自己知道的太多。

有的人,剛在大城市到此一游,就忙著逃離。有的人一輩子都在少年危機里。

所謂的「喪」,無非就是以為自己已經「知道的太多」,以為看到了世界殘酷的真相,其實那不過就是一地雞毛。當然,這些殘酷,可能已經足夠阻擋住大部分人前進的腳步。

因為,總有一些人,根本不希望你活得比他們努力。

這樣,他們才不是活得最糟糕的人。(文/十二)

作者簡介:十二,一個女作家(年齡顏值保密)。出過幾本書,百萬讀者放在枕邊閱讀。她是最溫暖的閨蜜,也是最犀利的導師,帶你穿越最迷茫的那段人生。新書《貪心的女人更好命》正在熱賣中,找她請搜索公號:不畏將來不念過去(ID:shier1213),或微博搜索:十二—不畏將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