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那些我們投資中不該做的事情

那些我們投資中不該做的事情

炒股,看雪球就夠了

每晚雪球菌給您離真相更近的剖析

今天想和大家講一講「關於在投資中那些我們不該做的事情」。之所以討論這個話題,是因為在過去的幾年裡,我自己做投資的時候,經常會去觀察我自己的行為。很多時候每隔一小時我自己會回頭看下在過去的一個小時裡邊做了那些事情,其中哪些事情是沒有意義的,不創造價值的,或者本身就是錯誤的。然後發現,周邊的很多做投資的朋友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也犯同樣的錯誤,而且其中的有些做法可能已經演變為這個行業里的習慣,甚至演變為一些難以做出改變、難以糾正的習慣。所以借著這個機會跟大家探討下,那些行為大概率是不該做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我們做了這些不該做的事情呢。

當然我們這裡所討論的不該做的事情,是針對90%以上的投資者的,不包括那些少數極有天賦的人。因為在投資,特別是股票投資這樣一個充滿這著博弈色彩的領域裡,很難說什麼事情是絕對應該,什麼事情是絕對不應該的。

一、 對短期行情的過分關注

這裡面最典型大家最熟悉的癥狀就是看盤,我早年在學校時也曾經花費幾年的時間去看盤,去盯盤,即使現在有時候打開交易軟體,還會經常剋制不住多看一會兒。而且江湖上也有很多傳聞,許多大佬在開盤時間是不允許任何人打擾的,要專心致志地看盤做交易。

我們試著探討兩個問題,看盤究竟創不創造價值?這裡面大多時候可以分為兩種情形第一種是股價上漲的時候,第二種是股價下跌的時候,總體來說股價永遠都是波動的,不是上漲就是下跌,只是幅度有所差異。總體來看,投資者在看盤交易時的心理過程是非常複雜的,但大致來說,是有兩種非常強烈的心理狀態互相交織,就是我們都曾經感受過的貪婪和恐懼。當股價上漲的時候,我們的內心越來越歡愉,越來越興奮,眼前浮現的都是關於這個股票的遠大前景、積極因素,以及買入時的英明決策,彷彿整個世界近在咫尺。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這種情緒是持續積累的,在開盤的四個小時里股價每攀高一個價位我們的樂觀、積極、正面的情緒就增加一分。隨著這種情緒會不斷的強化,然後到了下午的某個時刻有可能會達到一個會促發行動的零界點。大家可以想象,我們在這種時刻,更傾向於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做出什麼樣的決策?特別是這隻股票如果是前幾天我們本來想買,而沒買,或者本來想買更多買結果買少了,一直盼著它回調,那這種時候,當股價持又跳升了一個價位,我們基本完全被貪婪和懊悔所控制,覺看了那麼長時間,漲的受不了了,先買了再說。

下跌的時候,也是基本同樣的一個過程,我們的內心的沮喪和恐懼持續積累,不停地懊悔著為何沒有在半個小時前的高點賣出,同時又絕望地期待著股價能稍稍反彈,以便賣出,從而讓虧損變得可以接受一些,但是隨著股價的持續走低,你感覺好像股災近在眼前,內心趨於奔潰,累積的負面情緒終於讓你受不了了,不管怎麼先賣了再說。

差別僅僅在於,有的投資者感受力非常的強,非常敏感,股價小小的波動就可能在他的內心掀起很大的波瀾,同時這種人一般對這種心理壓力的承受能力比較弱。一個曾經很熟悉的一個人,是一個大型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身價好幾個億,他的事業都非常地成功,生活中非常通情達理的人。你說的道理他都能明白,但是他每天都非常絕望在股市裡交易來交易去,我說他絕望是他一直在虧錢,但一直在看盤做交易。他人已經移民加拿大了,國內開盤的時候,那邊是晚上,經常晚上不睡覺的交易,一旦股票開盤的時候他幾乎變了一個人,整個人會變的歇斯底里,像個神經病一樣,跟日常判若兩人。

有的人可能沒那麼敏感,同時心理承受能力會相對強一些,但從我觀察的結果來看,只要一個人沉浸在盤面里,持續的沉浸在短期的行情里,就一定會感受到這種行情變化帶來的心理壓力,而且這種心理壓力一定會對你的判斷產生作用,而且只要你是個正常人,這種心理作用一般都會讓你在市場樂觀的時候更加樂觀,在市場悲觀的時候更加悲觀。這完全是一個潛意識的過程,有人能夠意識到這個過程,很多人可能不一定意識到這個過程。

主要原因其實是因為我們是人,人是有情緒的,我們的理智、判斷、乃至於行為會受到一些極端情緒的影響,如果一種情緒還不足以影響我們的判斷和行為,大多數是因為這種情緒還不夠強烈。而追漲殺跌、趨利避害、別人樂觀的時候樂觀,別人悲觀的時候悲觀,這可能是我們人類進化與生俱來的一個本能,這種本能所產生的情緒一般都會非常強烈。也許在生活的其它場景中,它都是一個很大的優點,但對於投資肯定不是。所以過分關注短期行情一定會導致更多的追漲殺跌,而不是高拋低吸,本質上來說,作為一個人不可能依靠長期違背人性而獲得成功。

也許有很多人意識到看盤不創造什麼價值,那為何人們那麼痴迷於看盤,對於很多人來說如果買了一些波動比較大的股票的時候,看盤經常會變成一件很難克制的事情。我想這個和心理學所說的「反饋效應」或者說即時反饋給人帶來的快感和刺激是有關的,因為在看盤的時候,市場每時每刻都會有一個反饋,人們確實迷戀這個東西,很多成功的商業模式都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澳門的賭場,包括現在爆火的王者榮耀等等,可能都跟這個有關係。

查理芒格曾經總結過的25種容易導致人類誤判的心理傾向,我逐項比對了下,在看盤交易這件事情中的至少包括了「即時獎勵和懲罰超級反應傾向」、「避免不一致性傾向」、「艷羨/妒忌傾向」、「受簡單聯想影響傾向」、「簡單避免痛苦心理否認」、「自視過高傾向」、「過度樂觀傾向」、「被剝奪超級反應傾向」、「社會認同傾向」、「對比錯誤反應傾向」、「壓力影響傾向」、「錯誤衡量易得性傾向」等12種容易導致誤判的心理傾向發揮作用,如果大家感興趣也可以去翻一下那本書。我想說的如果一個決策過程中如果涉及到12種強大的心理誤判傾向發揮作用的話,我們需要多強大的理智和毅力才能夠持續地進行正確決策,如果你做到了,這將又是一個多麼痛苦的過程。

迄今為止沒有人能證明看盤能夠創造正的財務回報,即使能夠創造正的財務回報,跟我們付出的時間、精力、心理上的成本比起來依然是得不償失的。我們也見過不少做了幾十年股票投資的人,其實他只是看了幾十年的盤,幾十年過去之後,他依然和幾十年之前一樣,對於看盤之外的事情所知無多,即使能賺很多錢,這樣的人生也是沒有意義的。

如何能戒掉看盤,我也沒有很好的方法,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行情太容易獲得了,也許交易所一個月開一次盤會好些,也許我們儘可能地去與實業界進行接觸,多去接觸那些實實在在的生意,親眼看到一個公司一門生意中午吃一頓飯的時間不會發生什麼劇烈變化,會有些幫助。從根本上認識到這件事情長期來看不創造任何價值,反而會浪費我們巨大的時間、精力、感情、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艱難,這種認識或許會有所幫助。但也有可能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沒有人認為依靠長期賭博能夠致富,但澳門依然幾十年如一日地生意興隆。

二、 同時泛泛地去關注很多的行業和公司

這個不是說不去關注很多行業和公司,我們做投資一定要去關注很多的行業和公司才能夠進行比較,我這裡說的是不要同時去泛泛地關注很多行業和公司。如何解決這個矛盾呢?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做法是為了能夠關注很多行業和公司,我們必須在特定的時間段里集中主要的時間和精力只關注一個行業或一家公司,搜集一個行業和公司所有的資料,把這個行業和行業里的公司徹底搞透了,然後再轉移到下一個行業或者公司,類似於猴子搬玉米一樣,把一個玉米真真地掰到手了,然後扔掉再去尋找下一個行業和標的,當然這裡的扔掉不是真的扔掉,而是對於那些已經搞透了的行業,我們不需要當初那樣花那麼多的精力去專研了,而是日常跟蹤一些關鍵的數據和信息就可以維持我們對這個行業的理解和認識,當這個行業和公司發生一些變化的時候,我們也能夠很快就認識到。就像我們開車一樣,剛開始學車的時候需要集中的練習訓練,但一旦學會之後就不需要刻意去訓練了,只要時不時地進行開一開就可以保持開車的這門技能。

這個本身可能跟我們人類大腦的認知結構有關係,人類的大腦其實是有很多局限性的。如果我們想要非常深入的理解或者思考某些東西的話,那一般就很難做到同時兼顧很多其它的東西。就是說我們人類大腦的處理能力是有限的,就像早些年的時候,我們的電腦配置不高,同時打開很多軟體或者網頁的時候它就會卡殼一樣。

集中和專註,不僅在我們人類的認知活動,它在我們商業世界的各個領域甚至在戰爭中都發揮著很重要的作用,我們研究企業的也都知道企業家一定要專註和專業化,避免盲目的多元化。在軍事領域中,從古至今,從孫子兵法的戰國時期到解放戰爭,總結一個規律就是都強調在局部區域集中優勢兵力打勝仗。

所以和任何領域的成功一樣,股票投資也需要我們深入深入再深入,集中集中再集中,我們有個成語,博大精深,我的理解可能必須要先有「精深」才能做到」博大」。

同時要揚長避短,勤於放棄,我們黨非常著名的林彪元帥,在東北的時候他有個綽號就是「逃跑將軍」。對於我們暫時沒有條件去熟悉和了解的行業和公司也要果斷的放棄,勤於放棄又要和我們通常所見到的「淺嘗輒止」「」「行百里者半九十」的做法分開,能搞透的一定爭取搞透。

所以,做研究做投資時候,每個階段或者每天都給自己定個重點,選好一個山頭全力以赴。如果我們一直泛泛地同時看很多行業,一年以後,甚至十年以後,我們對每個行業依然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對一些關鍵的行業和公司所知無多。而在競爭激烈的股票市場中,不論在哪一個行業或者公司上,靠這些大家都知道都懂得的皮毛來賺錢都是很難的。

三、 不做詳細調查和研究就輕率的買入

我一直覺得我們和平年代做投資,特別是證券市場上的投資,有著很濃重的博弈色彩,和打仗和戰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很多關於戰爭的方式方法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發。對林彪感興趣的朋友肯定知道林彪有一個打仗要「四快一慢」的提法,

「四快」是指:向敵軍前進要快、攻擊準備要快、擴張戰果要快、追擊要快

「一慢」是指發起總攻擊要慢。要在查清敵情、地形、選好突破口、布置好兵力、火力,作好準備后再發起進攻。

這個提法裡面中心是一個「慢」字,要做好準備工作。林彪一直要求攻擊準備時間要超過戰鬥經過的時間。

他當時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話「不管情況與任務怎樣,反正我要準備好了才打,沒有準備好就不打。你有千條計,我有老主意。」

把投資比做戰爭的話,那麼買入的過程一定是最關鍵的一個環節。我們理所應當在這個最關鍵的環節去投入最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做準備工作。

為什麼我們做其它決策時總是慎之又慎,而買股票時如此輕率,我想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股票行情波動非常大,而且我們又對短期行情非常關注,對短期的行情抱有強烈的看法,最要命的是這種看法有時候竟然是正確的。行情不等人,生怕看好的股票錯過了,因此最終導致了匆匆忙忙的買入。

但其實,我們仔細想想,不僅仔細研究和考量就輕率買入的股票究竟有多少最後賺到錢了,哪怕是一些大牛股。因為沒有研究透匆匆買入,所以我們這種情況下一般不敢重倉,即使遇到真正的好的機會最後也所獲無多。因為沒有研究心理沒底,所以只要買入后股價一波動我們就可能喪失信心,望風而逃,即使買到了好股票也拿不住,賺不了多少錢,因為再牛的股票中間都會有波動。因為不知所以然的買入,所以不知道該何時賣出,最後基本上都是在跌的受不了的時候止損賣出。所以這種時候即使買對股票,這個錢也是賺不到的,而且也是不應該賺的。因為我們沒有付出憑什麼要有回報?

那怎麼才能衡量我們是經過了認真審慎的考量和研究后的買入呢?有一個方法,不記得是誰提過的了,就是你能夠寫出一篇關於買入的標的的研究報告,而且要寫的比你看到的所有其它報告都要好。那我認為是經過了審慎的研究和考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