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城市︱拉薩維新

城市︱拉薩維新

文丨張勳(方塘智庫區域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

1

重新思考拉薩的發展

從公元 633年松贊干布將吐蕃都城從雅礱河谷遷至拉薩河畔后,拉薩城市幾經興衰,最終成為西藏地方的政治、經濟、宗教和文化中心,由此算來,拉薩已有1500年的建城史。

作為西南邊疆中心城市的戰略價值、作為西藏首府的政治和經濟價值,作為藏傳佛教的聖地價值、作為地球上最後一塊凈土的生態價值,都是現今拉薩存在與發展所必需面對的戰略路徑。

如果在拉薩的城市發展中為了經濟建設而破壞生態環境、為發展旅遊而影響宗教修行、為經濟扶貧而損害「造血」功能、為弘揚傳統文化而竭澤而漁,都或將失去拉薩作為西南邊疆中心城市存在和發展的特殊使命之本意。

更具體的策略選擇包括:要實現西南邊疆之穩定就要發展經濟,將拉薩建設成面向南亞開放的中心城市;要保護環境就要在經濟建設中發展高原凈土特色產業;要保存藏傳佛教之神秘性,就要減少過度產業化對宗教文化之衝擊;要增強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就要加強深化改革之創新動能。

拉薩的生態環境和經濟形勢異常脆弱,破壞環境的生態價值,殺雞取卵和急功近利式發展只能損害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動力,失去拉薩本應擁有的區域經濟輻射和生態示範效能,無疑將得不償失。

拉薩的山和雲(張勳 攝)

在我們看來,作為西南邊疆中心城市、生態環境示範城市、藏傳佛教聖地城市,在保護環境的基礎上發展特色經濟和邊疆貿易,在保證藏傳佛教文化傳承不被干擾的前提下發展旅遊產業,中央經濟補貼和城市對口援助應該以提高當地群眾的致富積極性為前提。拉薩應該成為西藏自治區經濟發展的增長極和人文生態保護的旗幟,這是促進西南邊疆穩定、文化繁榮和生態文明的根本要義。

然而,今天拉薩需要面對的現實是,農業生產中化肥和農藥的使用逐步破環了土壤,工業生產、挖山採礦、工程建設破壞了生態環境,旅遊人數激增破壞了佛教的清幽、干擾了世界的凈土,國家經濟補貼和對口援建投資有效利用率低、甚至很多企業依靠政策補助來獲取利潤,經濟發展、環境保護、投資效率之間逐漸產生了矛盾。

基於此,我們尤其需要深入思考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對外開放與人文獨立、扶貧輸血與產業造血等一系列看似矛盾又彼此密切相關的命題。

2016年拉薩GDP424.95億元,同時需要面對經濟總體水平較低、發展內生動力不足、產業結構不合理、投資有效性不高等客觀問題。並在客觀上導致拉薩當前的經濟總量不足以輻射西南邊境,人口規模不足以成為西南邊疆中心城市。

西藏旅遊發展趨勢圖(圖登克珠 制)

拉薩的城市規劃是,未來20年從當今的55萬人增加到150萬人,以人力資本的提升促進經濟中心、貿易中心、人文中心、物流中心和戰略支點的建設,促進經濟「造血」功能,以經濟繁榮實現邊疆穩定。

在本次拉薩的調研過程中,我們感受到普遍共識之一是:拉薩作為西南邊疆的中心城市,對促進西藏經濟發展方面有著不可推卸的引領示範作用,如何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推進三大產業轉型升級,是拉薩目前需要解決的最為迫切的問題之一。

2

「拉薩凈土」的價值

西藏地方財政收入較少,財政自給率極低,據統計,1985年至2005年,中央財政補貼累計達1081.03億元,占這一時期西藏地方財政總收入的92.66%。此後,西藏亦有95%以上的財政支出依靠中央補貼。

此外,西藏自治區在教育、醫療、科技、住房上享受的優惠政策,也是西藏社會穩定發展的重要保障,但是,和全國很多地區一樣,這種「輸血」式的經濟模式在推動西藏自治區經濟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後,也開始面臨發展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甚至在一些地方滋生了向國家等、靠、要的依賴心理,造成了西藏經濟對中央和其他省區(市)一定程度的依附性,形成一產弱、二產小、三產低的產業發展態勢。

我們認為,對於西藏和拉薩的轉型發展,可以三大產業的轉型升級為突破、以保護生態環境為原則、提高當地群眾的創業和致富積極性,形成三大產業的資源整合、優勢互補和閉環產業鏈。

習近平總書記在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時講到「青藏高原是世界第三極,如果西藏也被污染的話,世界將無凈土」。2013年9月,拉薩市提出了全力打造「拉薩凈土」 (凈水、凈土、凈空、凈心)品牌的戰略部署,以青藏高原純天然環境和無污染草原、耕地、水土為條件發展高原養殖業、種植業、藏醫藥、綠色食(飲)品和民族(手)工藝。

達孜凈土產業園(張勳 攝)

截止目前,拉薩市各區縣都建立了凈土產業基地,如曲水縣才納鄉15000餘畝的現代農業示範區;達孜縣邦堆鄉規劃10000畝的凈土蔬菜水果示範區;尼木縣吞巴鄉藏文創始人吞彌桑布扎家鄉的藏香產業基地。2016年拉薩凈土健康產業總產值達100億元。「十三五」期間,拉薩市計劃實現凈土健康產業總產值360億元。

在我們的調研中,凈土產業存在著突出的問題,一是行業標準不統一,究竟是凈土產業公司按照行業標準生產的還是拉薩市區域內生產的農副產品都可以叫凈土產品?二是品牌知名度不高,我們對拉薩30餘家西藏特產店進行調研,其中只有3家出售「拉薩凈土」品牌產品;三是國有企業開發造成政府干預太多,缺少科技和專業團隊,造成國家援助的資金有效使用率太低,民間資本參與度太少,無法形成資本聚集的熱潮。

解決拉薩凈土產業當前問題的方法就是引入市場機制,讓專業的資本、專業的團隊、專業的科技在拉薩凈土產業匯聚,市場競爭是產業發展壯大的有效路徑。凈土產業也是拉薩種植業和養殖業的戰略升級和減少化肥和農藥對土壤破壞,提高單位土地面積產值,農民脫貧致富的根本舉措。

曲水縣凈土農業產業園使用有機肥(張勳 攝)

拉薩目前有經開區、高新區、曲水工業園、達孜工業園等工業園區,絕大部分工廠以拉薩特色農副產品的原材料加工為主,產值均較低,在我們的調研中基本處於停工狀態。拉薩市應對林周縣和墨竹工卡縣的採礦產業進行清理,讓已有的農副產品加工企業轉型為凈土產品加工,通過全國馳名食品、飲料、藥材企業的獨資、合資或收購等合作方式將產品銷售渠道擴張至內地乃至國外市場,這將是拉薩工業轉型和經濟增長的重要突破口。

拉薩經濟當前最為重要的當屬旅遊產業,其獨特的宗教文化和自然資源吸引著無數朝聖的人們,旅遊業可以說是拉薩經濟的發動機和潤滑劑,拉薩市農副產品、工業產品、酒店、商場等都主要依靠旅遊經濟的拉動,旅遊業推動了拉薩市場經濟的高速運轉。

與此同時,遊客人數的暴漲也讓環境無法承受,布達拉宮旺季一票難求、大昭寺人滿為患、羊湖人山人海,過多的旅遊團、遊客走馬觀花式的進入,不僅未能感受到美好的體驗,還打破了寺廟的清幽、破壞了神山聖湖的絕美,對藏傳佛教缺乏了解和對大自然缺少敬畏之心的廣大遊客破壞了拉薩原有的聖地之靜謐。因此,拉薩旅遊應該逐步走向高端深度體驗,如徒步、自駕、朝聖等深度修行,減少旅行社規模性人數的淺層次湧入。

3

拉山新區的邏輯

截止當前, 全國已有19個國家級新區,成為地區經濟深化改革的窗口和引領經濟發展的增長極。

鑒於內地國家級新區的發展經驗,立足於拉薩市經濟發展、文化傳承和生態保護實際,我們提出在拉薩市和山南市之間設立首個以綠色發展和生態保護為宗旨的國家級新區——拉山新區。拉山新區的發展理念,可以嘗試不以經濟增長為目標,主要解決當前拉薩市生態環境面臨的挑戰、宗教和民俗文化開發不夠深入的問題,在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河谷地帶打造綠色增長極和文創增長極,感受喜馬拉雅生活方式。

拉山新區以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提出的拉薩至墨竹工卡、拉薩至澤當為拉薩—澤當城鎮圈為基礎,在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交匯的三角洲地帶將拉薩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拉薩市高新技術開發區、拉薩空港新區進行合併,新區面積擴展至拉薩墨竹工卡縣、達孜縣、堆龍德慶縣和山南的貢嘎縣、扎囊縣和乃東縣六個縣,在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兩河流域的三角洲地帶建設一個匯聚生態文明的國家級新區。

拉山新區規劃圖(張勳 制)

在1991年開始的為期10年的西藏自治區「一江兩河」綜合開發工程中,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河谷地帶種植了大面積的防護林,有效遏制了河谷沙化和風沙惡劣天氣的危害。但在實地調研中,我們發現雅魯藏布江和拉薩河谷植被綠化還不夠,山體和河床砂層裸露問題依然存在,加上拉林鐵路、拉林高速公路、拉山高速公路的修建,對河谷生態環境亦有較大的損害,甚至出現沙塵蔽日的景象。

我們認為,在拉山新區河谷、山體通過植樹造林和種植草皮、灌木的方式,使其成為綠色發展的增長極和城市生態屏障。改善脆弱的生態環境,建設拉薩市和山南市的城市綠肺,當你來到拉薩,不但可以領略藏傳佛教的神秘與聖湖的美輪美奐,穿越拉山新區的河谷,一路走到林芝,橫貫整個喜馬拉雅與香格里拉。

針對當前宗教和民俗文化挖掘不足,傳承與發揚不夠的現狀,通過在河谷地帶建設藏香、唐卡、藏毯、格薩爾、藏戲、羌姆基地的形式,保護和繼承非物質文化遺產;同時還可建設藏傳佛教文化走廊、藏餐休閑基地,旅行者可以像藏族同胞一樣來這裡過林卡,感受喜馬拉雅慢節奏的生活體驗。

拉薩是藏傳佛教的聖地,也是全世界人們的精神殿堂,產業發展應以生態保護為前提,融入歷史、文化與民俗,喜馬拉雅是一片凈土,她賜予我們神秘莫測的禮物,但這源自於我們對她深切的敬畏之心。無敬畏,不發展,這是包括拉薩在內的生態脆弱地區城市和經濟發展必須要堅持的前提和理念,也是這些地區走向繁榮的必然路徑。

相關閱讀

玉樹的出路

西藏旅遊的真相

西寧的理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