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扯白||為什麼彭浩翔已經變得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扯白||為什麼彭浩翔已經變得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有很多年裡,彭浩翔一直是我私下鍾愛的港式導演。

儘管他那些帶著屎尿屁和性趣味的梗讓人有點不適,但因為太接地氣,反而有一種帶著人味兒帶著衝勁的猥瑣,能讓你咬著后槽牙笑起來:擦,這孫子是怎麼想出來的……

▲彭浩翔有許多來源於直男生活的咸濕梗,比如這句大冪冪嗲嗲的:「我下面給你吃」……

但前兩天,我和三個女友看了《春嬌救志明》,開始還能咬著后槽牙笑,到後來出影院時只能咬著后槽牙吐槽了。哈,什麼時候,彭浩翔已經變得這麼LOW了?我痛心疾首。

「不是LOW,是土!」和我一起看片的中大性別研究者裴諭新教授笑嘻嘻地說:

「這部電影我肯定不會推薦給我的學生看,價值觀太土了,我不知道這位彭導演是誰,但導演很明顯是性別歧視者,性別歧視者現在在國外是很難成為導演的,但在還頗受歡迎,可見咱們性別教育任重道遠啊……「

「我只是覺得不舒服,可是關健他一直在捧女人啊,連戲名都叫《春嬌救志明》,擺明女上位的片子嘛~

「哎,這你就不懂了,有一種性別歧視者比較隱性,學術上叫矛盾型性別歧視者(ambivalent sexism)。

這種人具有雙面性,一方面他們是男性中心,認為男女天然不平等,女性弱於男性,但同時他們又對於女性有強烈的依賴感。

他們的表現通常是通過攻擊強勢女性、讚美傳統女性而實現的,比如他們會高度頌揚樂於照顧男性的女性,諷刺女上司來表達他們對於女性的隱形攻擊,他們從來不認為女性擁有和男性一樣的社會權利,更可笑的是他們還自稱男女平等者。

凡是過於強調男女不同的理論基本上都屬於ambivalent sexism,但它非常隱蔽,你看過的《女人來自金星,男人來自火星》這本書么?學術界就普遍認為這是典型矛盾型性別歧視。」

按照裴教授的理論,我在腦海里把《春嬌救志明》捋了一遍,看片時我為什麼不舒服呢?

大概因為在這一集里,男女主角大變身,張志明變成了一個基本挑不出什麼缺點努力向好的好男人,除了喜歡玩,喜歡花錢,他不花心了,還能主動勇敢地拒絕各種誘惑,上進工作,更願意同春嬌的三親四戚混在一處。

反觀這一片里的春嬌,大志明四歲,在社會上混了十幾二十年,成熟、感性、包容、有趣的春嬌突然就變成了一個讓人討厭不可理喻的作女——

首先,她是非理性的

作為此劇最大的情節推動器,一場地震成為他們分手的契機。

志明和春嬌剛剛春宵完畢,遇上了地震,然後春嬌被嚇懵了,死死地抓住門把手,志明拉了她無數遍要她去桌子底下,結果她就是不動,然後志明只好自己躲過去了,躲過去以後又不斷伸手讓她過來,但她仍然死死地抓住門把手……

看得出志明已經儘力了,彭浩翔自己也屢次借張志明之口說這是在這種情況下的」最理性的選擇」,但劇中的春嬌呢?完全不理這套說辭,居然為此提出分手,簡直不知所謂……

而志明面對這種狀況,明明自己沒有錯,卻被不可理喻的女友提出分手之後,男方的處理方法則更耐人尋味,那就是不停低頭認錯。

不止如此,春嬌在這部劇里彷彿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極度沒安全感的女神經病。

她多疑:

她自卑,加中年危機:

▲彭導眼中的女性中年危機,除了心理上的焦慮(對年齡的焦慮)還有生理上的悲哀(化了妝還是「殘」得讓男友以為沒化妝)。

分手后各種情緒崩潰,做各種危險的事,拿塑料袋套頭,老大,這是自殺啊:

這就不得說到彭導演給春嬌貼的第二個標籤——

她是無比情緒化的

正因為女人是情緒化的,所以好男人要提供無原則的溺愛。

此情此景讓我想起我認識的某君,他的口頭禪是女人化妝要等得,女人買包要買得,女人發顛要讓得。

表面看紳士得不了,直到有一次我聽他教育他手下馬仔,他面露不屑地說:女人啊,都蠢得要死,要想搞掂她們,認個錯買個包就行了,和她們認什麼真講什麼理啊……方法就好像養狗,你肯定不會和狗講道理啊,順毛摸一下喂點食就行了,人狗殊途嘛,智商不一樣啊……

我真是聽得大開眼界,這讓我知道了一個道理:那些表面看著無比縱容女人蠢和作的人才是真正的厭女症,正因為從根子上就瞧不起女人,將她們視為蠢貨,他們才會鼓吹無原則的寵愛,對啊,男人不會和狗講道理么,喂點食就行了,那男人為什麼要和不講道理的瘋女人講道理呢……

給女人貼上無理無腦、極端情緒化的標籤之後,順理成章地女人就成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有異於男人的生物」,這是隱性的性別歧視者之所以得以成立的最關健的點。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於是理性的理智的男人出來收拾大局了,噹噹當,彭導演提出他的解決方案,也即是他給女性貼的第三個標籤:

婚姻才是女性快樂的最後救贖

在電影里,39歲的春嬌始終是不開心的。

無論志明怎麼哄,她都有各種理由作,明面上她似乎有無數種選擇,她有朋友,似乎也可以變成女同性戀者,但人們都知道她只愛志明。

上一集的劇情里,志明坦然睡了大胸空姐,但導演卻硬是讓春嬌和多金男徐崢擦肩而過,也就是說,在他們相處的這七年裡,春嬌只有志明一個男人,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導演的男性中心的流露,甚至連分手了女性也仍然是守貞的。

但是當志明公然地盛大地提出求婚時,她就真正的開心了,感動了,終極幸福了——

每一部電影都無情地折射了導演的內心世界,而這個情節無遮無掩地顯示了彭導內心深處的父權主義者的內心:女人沒有別的路好走,女人只有在獲得男人的愛和婚姻才能完成自身的圓滿,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與針對小姑娘的男性模式霸道總裁不一樣的是,彭浩翔給熟女人奉出了另一種屌絲王子的模式,那就是:是啊,我們這些男人沒長大,不愛做家務,喜歡玩,沒有錢,沒有事業,也仍然會花心,偶爾還會出軌,也並不保證永遠愛你,但是我們會求婚啊,這不就是木子美老師所謂的「躺著賣結婚指示的吊絲男」的思維方式么。

確實,市面上有許多父權電影,《速度與激情》就是典型的父權電影,但那是赤裸裸的雄性至上論,但像《志明救春嬌 》這種披著「把女人捧到天上」來宣揚父權的電影真是只有人精才能想出來的絕橋。

從性質上,彭浩翔和陸琪沒有兩樣,他們口裡念念有詞,嗯,女人作是好的,蠢是好的,發瘋是好的,發爛渣是好的,情緒化是可愛的,男人才會聽你們的。

這不是捧,這是愚弄。

波伏娃早就說過,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被洗腦而成的:「從搖籃開始,人們為女孩子設定的生活就是取悅他人,在沒有任何自主思想中完成她們服務男性的宿命,進入婚姻和生一大堆孩子。」

把女性角色儘力塑造成為公認不可理喻的情緒化動物,讓她們相信這是女性化的特徵,情緒化確實不適應社會競爭,只適合理智的男性娶回家中加以調教,生兒育女,在這個過程里,他們又諄諄教導男性不妨做小伏低不妨包容體貼,這就是披著「寵愛女人」名義的隱性性別歧視者的述事方式。

——當神經病與莫名其妙成為了所謂女性氣質的標籤時,刻板印象再度加強,又蠢又作被女性們奉為生存方向,第二性事實成立,我們也離真正的男女平等越來越遠。

老實說,看完《春嬌救志明》,我只感覺到一種啪啪打臉的感覺,一百年過去了,我們還在聽一個清朝人宣揚這麼舊式的價值觀,也真是夠了。

為什麼彭浩翔已經變得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不是因為他從一個嘲弄主流社會、叛逆的真正的創作者變成了一個搵錢族,而是他的雞賊,一個自我感覺超級良好、沉浸在過時父權思想的男人抽一口雪茄,在墨鏡後面露出冷冷的微笑:你看我多懂女人,你看我多聰明,你看我多討巧了,罵了你們還把你們的錢賺了,你們女人,大概天生就這麼蠢吧。

嗚謝為本文提供學術指導的裴諭新老師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