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於「投資本質」最經典的一篇文章

關於「投資本質」最經典的一篇文章

當我以巴菲特為師的時候,感覺是由於運氣好,才賺了大錢;當我以利佛摩爾為師的時候,感覺我生來就應該賺錢,但卻不明就裡;當我看了索羅斯的幾句話,我豁然開朗,開始觸摸到投資的本質。

一、投資的本質是PE/PB嗎?

1.讓我們來PK一下2014年2月底的比亞迪和深萬科:

比亞迪,當月收盤價格56.91元,總股本23.5億,總市值1337億;深萬科,當月收盤價格6.72元,總股本110億,總市值740億元。比亞迪的市值,幾乎是萬科的2倍。再來看看,兩個公司2013年的盈利:比亞迪上年只賺了5.5億元,PE為243倍;深萬科,上年大賺151億元,PE不到5倍。深萬科賺的錢,幾乎是比亞迪的30倍。如果按PE投資,該選擇誰,一目了然。但奇怪的是,巴菲特持有的是貴的比亞迪,而不是買入便宜的萬科B。巴菲特要買萬科B,太容易了。而且在香港市場上,PE為3—5的地產公司股票一大把,巴菲特並不是因為流動性不足,買不到足夠的而不買。顯然,PE不是投資的本質。

再來看看,PB,萬科的PB不到1,比亞迪的PB超過6。顯然,PB也不是投資的本質,1和6的區別太大了,完全可以說已經達到質的區別。

2.如果說,比亞迪和萬科,還處在不同的行業,估值本來不太好對比的話,那我們來看看茅台吧。

公司還是原來的公司,PK茅台的2007和2013。2007年1月8日,貴州茅台收盤84.86元,上年業績1.64元,PE=52倍,很高,但股價卻在此基礎上,當年上漲到最高230元,漲幅接近200%,驚人。2013年1月8日,貴州茅台收盤210.84元,上年業績12.82元,PE=16倍,中等,但股價卻在此基礎上,當年下跌到最低122元,跌幅接近50%,同樣驚人。這就奇了怪了,同一個股票代碼,原來52倍高PE的時候,股價一年裡還能上漲200%;而七年之後,PE降低到了16倍,股價反而在年內下跌接近50%!而且,七年裡,每股業績從1.64元增加到14.58元,幾乎上漲10倍!股價呢?從2007年的年末收盤價格230元,下跌到2013年的年末收盤價格128元,幾乎腰斬一半!

顯然,對於貴州茅台這樣同一個個股來說,PE、PB也不是投資的本質。

3.是不是股市不成熟?那讓我們來看看美國股市吧。

特斯拉電動車2012年每股虧損,2013年股價從33.87美元上漲到最高265美元,一年之內上漲幅度接近7倍,公司至今虧損。再來看看巴菲特的富國銀行:2012年每股業績大約3.89美元,2012年年末的收盤價比特斯拉電動車還高,但2013年從34.18美元只上漲到至今49.29美元,漲幅在美股大牛市的背景下只有區區45%。與特斯拉電動車的7倍相比,情何以堪?特斯拉虧損,無法計算PE;富國銀行盈利,PE只有12倍,並且有明星經理管理。

看來,在美國股市,PE和PB也不是投資的本質。

4.讓我們來看看知名投資者是怎麼做的

小小辛巴在重劍無鋒里列出了格雷厄姆的估值公司,並提出對於「合理價值」,安全邊際的折扣越大越好。果真如此嗎?我仔細研究了辛巴對於京東方的操作。辛巴是在2.13元買的京東方A,當時的京東方B,股價只有1.87元港幣,相當於人民幣1.48元,比京東方A低44%。京東方B,股價相對於「價值」的折扣,顯然比京東方A要大多了,安全邊際就大多了。難道辛巴會看不出來嗎?於是,有人問:價值投資者應該買它的B股!下面是辛巴的精彩回答:「我從來都不是價值投資者,我只是一個長線交易者。」

顯然,辛巴並不把PE作為價值投資的本質。

5.再來看SOSME是如何做的

SOSME在港股買的幾乎清一色的是垃圾股。聯邦製藥,是SOSME投資的一個重倉股,買入的時候是虧損的,而且至今虧損。難道SOSME不知道,在港股里民生銀行的股價只有7.5元港幣(人民幣6元),只相當於A股價格的3/4,公司業績一直增長,2013年的PE只有4倍。聯邦製藥虧損,無法計算PE;民生銀行大賺,PE低至4倍。然而,買入的聯邦製藥已經大漲60%,而民生銀行仍然在原地踏步。

價值投資者的典範SOSME並沒有迷信地把PE當成投資的本質。

6.轉了一大圈,讓我們最後來看看大師們是怎麼說的。

歐奈爾:

對於低PE股票的評價:人們認為收入型股票比較穩妥,因此只要安穩地持有股票,坐收紅利就可以了。1984年,伊利諾伊大陸銀行的股價從25美元跳水至2美元;2009年年初,美國銀行從55美元跌至5美元。

對於高PE股票的評價:「以上分析表明,如果不想以高於25-50倍的價格買入成長股,那麼,你就自動剔除了大多數可供選擇的最佳投資機會!如美股歷史上絕大多數大牛股:微軟、思科、蘋果、臉譜、亞馬遜、谷歌等。

索羅斯:

如果把金融市場的一舉一動當作是某個數學公式中的一部分來把握,是不會奏效的。數學不能控制金融市場,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場的關鍵。

二、投資的本質是什麼

1.我傾向於將「投資」的本質視為「賭博」。

儘管「賭博」一詞不好聽,而且投資並不完全等同於賭博,但我認為,賭博一詞非常接近於投資的本質,而且,能夠將投資本質還原為賭博的人,更容易賺錢,更難得虧損。儘管我還是想了一個優雅的詞來代替「賭博」一詞,那就是「博弈」,但其實我更願意使用「賭博」。

「股票」就是一個籌碼;

「大盤」就是一個賭場;

「公司」就是一個道具。

公司賺錢了,投資人能得到什麼?

公司虧損了,投資人又會失去什麼?

如果市場對公司的盈虧不做反映,不漲不跌,投資人什麼也得不到,什麼也不失去。

公司本身並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好處,甚至分紅也不會,分紅和送股都是遊戲,因為最終要除權,如果市場不填權,對投資人沒有任何意義。因此,投資者的盈利並非來自於公司,而是來自於市場。公司就是一個特殊的骰子,骰子多了,就編了號,就是股票代碼,每天將一大把骰子在一個盤子里一撒,大家去猜紅綠,紅漲,綠跌。紅綠都無所謂,關鍵是要猜中,做多的猜中「紅」就賺,做空的猜中「綠」就賺。所以,在一個成熟的有做空機制的市場,公司本身無所謂,公司賺錢股民可能虧損,公司虧損股民可能賺錢。

「股市就是一個賭場,任何一筆投資,除非是完全確定的套利,否則都是徹底的賭博。」——摘自我的《2013年投資反思》

「股市連一個規範的賭場都不如。」吳敬璉,著名經濟學家、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他在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時,提出了以上的著名論斷。很遺憾,吳老只看清了股市是一個賭場的本質,卻不知道美國股市也是一個賭場,世界各國的股市都是一個賭場而已。(我在股市、香港股市、美國股市都有投資,我基本有這個話語權。)

2.如果只看到投資是賭博是不夠的,還必須看到投資又不完全是賭博。

賭博的時候,骰子朝上還是朝下都是1/2的機會,由老「天」來決定。但公司是一個特殊的骰子,他的朝向在不同時期,朝上或朝下的概率是不同的,有的時候朝上的概率要大,有的時候朝下的概率要大,由「政治、經濟、資金、人性、突發事件」等客觀和主觀因素決定。

投資的本質是賭博?我又肯定,又否定,搖擺不定,但他們在本質上確實無限接近。

3.投資的本質是「故事」?股市是一個講經濟故事的地方。

「經濟史是一部基於假象和謊言的連續劇,經濟史的演繹從不基於真實的劇本,但它鋪平了累積巨額財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認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遊戲。」索羅斯的這一論斷,讓我感覺自己已經無限接近股市的真諦。

從1000點到6124點,股市講了一個城市化的故事;

從6124點到1664點,股市講了一個次貸危機的故事;

從1664點到3478點,股市講了一個四萬億的故事;

從3478點到1949點,股市在講誰將為四萬億買單的故事。

結果是,都不想買,銀行不想買單,拚命公布亮麗的業績,甚至不惜加大現金分紅來證明業績是真的。於是,市場僵住了。

前面提到的萬科,在城市化的故事裡是主角,因此3年上漲了30倍。2007年萬科的每股業績0.45元,股價最高40.78元,市盈率可以達到91倍!——這就是一個劃時代偉大故事的主角該有的市盈率。這個故事雖然已經講完了,但「它鋪平了累積巨額財富的道路」。現在,萬科的PE不到6倍。為什麼?因為,萬科是一個全國性房地產公司,全國城市化的主要過程已經過去了,萬科的故事已經不吃香了。那城市化,還有故事嗎?有的,那就是后城市化,或者說區域城市化。比如,海南地產的故事,比如上海免稅區的故事,以及現在保定的故事等等。這些故事的猛烈程度,不亞於萬科。外高橋,從6塊多到60多塊,只花了9個月!

所有公司的市值最終都將歸0,萬科也不例外。萬科去美國開發房地產,就是在向股民宣布:一。我賺的錢,你想得到?二。股民痛不欲生,老王卻娶了電影演員,在劍橋浪漫;三。我要繼續講新故事,不管你愛不愛聽。

萬科暫且按下不表,那比亞迪又是怎麼回事?城市化之後,會出現什麼問題?人口多了,汽車就會多,汽車尾氣必然多,城市的空氣會怎樣?房地產公司不缺,但能解決汽車尾氣的電動車公司並不多。於是,比亞迪成了新故事的主角,新的電影上演。所以,你不得不佩服巴菲特,他老人家在好幾年前就布局了高PE的比亞迪,講起了新故事。

比亞迪,最終也一定是一地雞毛,沒關係——它鋪平了累積巨額財富的道路。

新的故事還會繼續開講……

其實,PE也是故事的一個版本、一種風格。講這個故事的人在說:「我什麼都不做,長期持有就行了,到時候靠分紅就收回了成本。」也許真的能成,但是概率極低,歷史上真的鮮有成功案例。

三、說一千,道一萬:怎麼做

1.買什麼

什麼都可以買,只要能賺錢,不要畫地為牢。

比如說,只買PE低的;

比如說,只買消費類的;

比如說,只買互聯網股;

比如說,只投資創業板;

比如說,只買小盤股;

比如說,只買藍籌股;

比如說,只買高增長的;

這都是在畫地為牢……

關鍵是猜中某個標的的價格方向和對應時間。你猜中了一隻股票的上漲,可以買入獲利;你猜中了一隻股票的下跌,可以做空獲利。我曾專註於地產股(萬科),後來專註於消費股(茅台),再後來專註於醫藥股(復旦張江),現在讓自己堅定不移地尋找可以成為偉大公司的小公司,這都是在畫地為牢,投資應該海納百川。

SOSME曾經教導我說:「能力圈是一個偽概念。至於說到具體行業、公司類型、市場(A股、B股、H股)都不應成為構築能力圈的限制,哪個地方你覺得有潛在的反轉幾率就可以投資到那個領域。索羅斯也說過:「市場是愚蠢的,你也用不著太聰明,你不用什麼都懂,但你必須在某一方面懂得比別人多。」

綜合來講,我認為:

  • 投資應海納百川;

  • 有些行業、有些現象,你容易把握可以更多的關注。在投資的廣度和深度上,都要適可而止。

2.何時買

這才是關鍵,而且不同的派別有不同的判斷標準。格雷厄姆:「我大膽地將成功投資的秘密精練成四個字的座右銘:安全邊際。」 他的方法是先計算公司的合理價值,然後等到有4—6折的安全邊際時才考慮。格老的方法很好,但是有缺點,就是過多的考慮價值,過少的考慮時機。

巴菲特:「寧願以合理的價格買入好公司也不願以便宜的價格買入普通公司。」這句話,讓多少人虧損!因為合理沒有標準,好公司沒有標準,內在價值不是鐵定的標準,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這就話讓很多人在買入時粗心大意的犯了錯誤。

在二級市場何時買入的問題上,我認為:格老的觀點,可以學習;巴菲特的觀點,堅決放棄。而在何時買的問題上,索羅斯、利佛摩爾、歐奈爾,已給了最精彩的回答,他們的方法不僅解決了買什麼的問題,還解決了何時買的問題,比格老更技高一籌。

索羅斯:「金融世界是動蕩的、混亂的,無序可循,只有辨明事理,才能無往不利。如果把金融市場的一舉一動當作是某個數學公式中的一部分來把握,是不會奏效的。數學不能控制金融市場,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場的關鍵。更確切地說,只有掌握住群眾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場,即必須了解群眾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聚在某一種股票、貨幣或商品周圍,投資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索羅斯這句綱領性的話,著重強調了時機的重要性——「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聚在某一種股票周圍」。但他點到為止,在原則性的話之後,沒有提供具體的參考指標。

美國股市最燦爛的明星利佛摩爾,早就很好的回答了這個問題,他給出了買入的重要指標:每一次耐心等到市場來到關鍵點才下手,總能賺到錢。至於這個關鍵點,是如何計算的,利佛摩爾有一套記錄股價的方法,很容易掌握,詳細見《股票作手回憶錄》。--可閱讀股票作手沉思錄(茶壺商人的獨家筆記)。

歐奈爾,以利佛摩爾為師,補充了一系列買入的信號:這套信號系統簡稱「CANSLIM」。

可以大體上這樣解釋:

  • C—年報:公司過去2-3年裡業績緩慢增長,比如7%、8%、9%;

  • A—季報:公司最近2-3個季度的業績加速增長,比如15%、25%、50%;

  • N—新聞:公司有新的事件發生,比如新的管理層、新的產品、新的收購等;

  • S—市值:股票流通市值不大,在成交上反映為上漲放量,而下跌縮量,突破當日成交量至少放大50%,放大100%更好;

  • L—龍頭:所處行業最好是當前市場的龍頭行業,個股走勢最好是該行業的龍頭走勢;

  • I—機構:過去沒有一個機構關注,現在開始有1-2個機構開始關注;

  • M—大勢:大盤最好是企穩配合,或者該股所處的行業指數穩定或上漲。

當然,完全符合這套系統的股票是非常少的,能符合其中的大部分就不錯了。

這些西方的理論,其實和古代哲學思想是一致的。

《周易》里有:

一、潛龍勿用

即使你發現了格雷厄姆所說的具有安全邊際的價值股,你也不要買。因為,有價值的股票,有安全邊際的股票多了,如果時機不到,你拿在手裡幹什麼呢?(此話實在太重要了)

二、現龍在田

這就是利佛摩爾的關鍵價出現了,這就是歐奈爾所謂的「CANSLIM」時刻到來了,這就是索羅斯說的「市場資金開始在某個時刻、以某種方式聚集在某股的周圍了」。買!

三、夕惕若厲

這就是買入之後,正常的調整不要怕,繼續持有,不要被震下馬,說不定還是加倉的好機會。

四、或躍在淵

龍已經從深淵跳出來,站在了山崗;好比股價經過調整之後,站上了阻力位。

五、飛龍在天

股價的上漲大大超過人們的想象,飛龍在天自由自在地翱翔,股價在天想怎麼漲就怎麼來,真的所謂無限風光在險峰,再也沒有壓制股價的東西了,任何利空都被解讀為利好,股價再也沒有解套盤,大家都是獲利的,市場上只有少數籌碼獲利了結,資金如潮水一般湧入將其籌碼一搶而空,賣出的人後悔不已,捶胸頓足。這時,大盤也被其帶動開始上漲;同時,公司也發布各種好的消息,業績也大大超過預期。

六、亢龍有悔

股價已開始嚴重透支未來的業績,作為龍頭行業、龍頭企業,PE或已接近100倍,人們對公司的想象越來越十足。這個時候,新的時代可能悄悄來臨,老的故事對先知先覺們早已厭煩,他們開始兌現籌碼。難怪孔子說:「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也。」古代聖賢的思想,你不得不服。

四、現在,再來描述一下,投資的本質是什麼

我的觀點:投資的本質是賭博,又不完全是賭博。

索羅斯的觀點:股市是一個講故事的地方。

利佛摩爾的觀點:股市裡只有投機,沒有投資,投機是一項事業,而賭博不是。

下面來闡述投資與投機的區別:

投機=「投」+「機」,投是出手,機是天機(市場的暗示),市場發出了命令,難道不該出手嗎?

而投資=「投」+「資」,「投」是投入,「資」是資助,用自己的錢來資助他人。(說得實在太對了)

為何說投資是賭博,而投機反而不是呢?

投機最大的特徵是:及時發現機會,當市場發出暗示的時候及時賣出,而投資最大的特徵是:越跌越買,本質是賭博。

邏輯很簡單:在明知判斷錯誤的情況下,投機者會及時改正,而投資者會拒認錯,並在錯誤上加碼,因為他認為好公司會穿越牛熊,但事實上不可能,誰在賭博一目了然!如果一個人自以為是按投資賺了錢,那一定是搞錯了,他實際上是暗合了投機而賺到錢。投機不僅賺的比投資多,更重要的是投機虧的比投資少。

下面的這句話,精確地解釋了為何說投資是賭博。

利佛摩爾:「投機在股市中所損失的錢,與自命不凡的投資所造成的龐大損失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總結:股市裡只有投機沒有投資,硬要說投資,那投資本身就是投機,投機是一項事業而賭博不是,投機的本質是:當市場發出暗示時及時出手。

搞清了投資的本質,一系列的問題將迎刃而解。

怎麼持有?

股票在上升通道持有,因為能獲利。否則,堅決不持有股票,因為這是在賭博。

這個理由很簡單了,我們為誰持有股票?

我們不是為上市公司持有,不是為巴菲特持有,我們是為自己持有;

我們為何持有股票?我們不是為榮譽持有,不是為當股東持有,那如果持有股票會造成虧損,為何不選擇早早賣出。

何時賣?

一旦趨勢改變且帶給我們虧損的時候,立刻賣出。

利佛摩爾:有一種不用市場通知就自己知道犯錯的直覺,是一種通風報信的潛意識,這發自內心的信號來自對市場過去表現的了解。

在趨勢改變的時候,千萬不要心存僥倖和幻想:「每一個人都具有的人類基本特性——驅逐自己充滿希望的想法。

如何控制風險?

投機始終把本金安全放在第一位,因此:

1.布局必須分散;

2.倉位必須控制;

3.心態必須嚴肅;

4.行動必須勤奮;

5.思維必須專註;

6.操作必須果斷;

7.必須順勢而為;

8.必須尊重市場。

索羅斯指出:承擔風險,無可指責,但同時記住千萬不能孤注一擲。

利佛摩爾指出:投機的致命錯誤就是妄想一夜致富,他們捨棄在2--3年裡讓財富累積500%的機會,轉而追求用2--3個月坐擁金山的機會,即使做到了也守不住。

我們必須糾正那些錯誤的觀念。

錯誤一:買股票就是買公司

這是一句多麼誘人的話!買入好股票,長期持有,什麼都不做,靠分紅就收回成本,多美。

但其錯誤是明顯的:因為沒有所謂的「好股票」。如果一隻股票不能給你帶來盈利,好在哪裡?如果有一家好公司,其股票讓你虧損,對你來說就不是好股票。

人們最大的虧損往往不是來自垃圾股,而是來自明星股。

萬科、茅台給人們帶來的虧損,比ST股要大得多,因為自以為懂得護城河理論的人(比如過去的我),會在明星股上重倉,而且拒絕改錯,越跌越買,最後風險敞口越來越大,不可收拾。

而在ST股上,人們都知道控制倉位,而且一旦大勢不妙會及時止損,損失反而小得多,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錯誤二:越跌越買,因為越跌越有價值

前面說過,即使發現了具有價值有安全邊際的股票,也沒有必要立即買入,要等到市場達成了共識,股價不再下跌,並隨著利好消息的出此案,在股價走出底部,走到關鍵價格時再買入。因為,股市不是一個理性的場所,誰也無法預測底部在哪兒?市場先生有的時候真的很恐怖,跌了還會跌,低估之後還會低估,地板下面還有地獄,我們只有耐心等待。

多少人死在抄底的路上。我們不僅要買「價值」,更要買「時機」。因此,正確的做法是:買入觀察倉,時時跟蹤,等待時機,不見兔子不撒鷹。有安全邊際的股票多了,你沒能力全部私有化。

錯誤三:投資就是要買有護城河的,有核心競爭力的公司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護城河」,也沒有什麼「核心競爭力」。秦始皇為了打造護城河,修建萬里長城,結果被修長城的人所滅。所謂「核心競爭力」就是一個有待打破的壁壘而已,阿里巴巴是不可戰神的嗎?騰訊、百度是不可戰神的嗎?去看看諾基亞是怎麼被蘋果取代的,蘋果照樣有一天也會被「香蕉」取代。

這個觀念的壞處是:他讓投資者在高處看多,因為其有「核心競爭力」,他還讓投資者在低處看空,因為其沒有「核心競爭力」。所謂「核心競爭力」,就是一個唬人的玩意兒,當人們說某股有核心競爭力——這只是市場統一為其上漲所找的一個借口而已,市場認可才是真正的核心價值。

錯誤四:巴菲特的「集中持股理論」危害在哪

錯誤五:巴菲特的「打孔理論」是錯誤的

錯誤六:巴菲特的「能力圈」理論是有害的

錯誤七:投資不要關注股價的波動

錯誤八:這樣的公司不能買

我在港股里的確賺了不少錢,很多股票在一年裡翻番;有的一周上漲50%;有的一日上漲30%。基本沒有虧損。但我其實可以賺更多的錢。我找出了很多股票,與一些港股里的老股民交流,結果被這些老股民一句「這樣的公司不能買」給否定了。事後來看,這些不能買的公司,反而比我買的漲得更好,其中有一隻是去年3月份和復旦張江一起選出來的,結果其漲幅比復旦還高,復旦上漲了200%,而這個「不能買」的公司上漲了500%。

我真正明白了一句話:「在股市裡,只有少數人能賺錢。」如果有人告訴你:「這樣的公司不能買」,可能這也是你要看多的一個理由。

二萬私募班簡章 北大特色小鎮簡章 領袖哲學與心理學簡章 北大PPP簡章

現價二萬就讀私募股權投資(PE/VC)與投融資決策董事長導師班(第12期)

【上課地點】北京大學

【上課時間】 2017年8月26-27日

【學制學費】學制一年,每月學習2-3天,原價學費86000元,現價學費2萬元(課程價值8.6萬)

課程諮詢

手機:15901503997李老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