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祥(17歲):高考後聊聊內馬爾、伊布、托蒂

2017/08/20

首先和各位讀者老爺通報一聲,聯考順利結束。成績不算理想,錄取的倒是一所自己很喜歡的學校。大學生涯,繼續努力學習,當然也希望能繼續寫出大家喜歡的文字。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也就是被許多喜歡看動漫的人所熟知的未聞花名。它講述了一個已經死去的人突然重新出現,帶著小時候的夥伴們一起完成願望,而小時候的夥伴們則在這一過程中重新找回童年的友情的故事。在最後,重新出現的故人再次離去,只留下夕陽下的一朵花,催人淚下。而那朵花在多年後的夕陽下重新綻放,也正象徵著大家又走到一起,重新成為朋友的現實結局。

不知道內馬爾,知不知道每年夏天綻放在巴塞羅那大街小巷陽台上的花叫什麼名字?

內少哪年來的巴薩我記不清了。只記得當時好像花了小一個億。與同學閑聊時,我說巴薩虧大了。人家C羅貝爾都是證明過自己的人,對得起自己的身價;你巴塞羅那花一個億買一個一瓶子不滿、半瓶子咣當的小孩,果然是壕航贊助了,有錢了。

然後內馬爾用行動告訴我,我來巴塞羅那就是證明自己來的。這些年,無數次為內馬爾的各種表現刷出一波666,然後直到諾坎普奇迹的那一天,我才意識到這些年我一直在用有色眼鏡看著這個努力的少年:他已經從我印象中十八歲當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孩,成長為一個肩膀開始變寬,在上面擔起東西的男人。

也正因如此,對於他的離開,我不再有一點抵觸的情緒:男人,總要擔當起家庭和未來;而對於巴塞羅那,他也已經做得夠多。他在巴塞羅那時,一尊歐冠和數次聯賽冠軍國王杯冠軍,他對得起巴薩,巴薩也對得起他;或許對於梅西在這座城市上帝一般的形象的嫉妒,是唯一讓他心生去意的小縫隙;而來自巴黎的金錢,撬開了內馬爾心中的縫隙,使他看見了這縫隙後面的一片天,對自己的未來豁然開朗。他的離開,巴塞羅那並未過多挽留;而這兩個多億歐元,也是他能為這傢俱樂部所做的最後一點貢獻。在我看來,真的夠了;巴塞羅那擁有過他,賺大了。

巴塞羅那素有「歐洲之花」的雅稱,雖然這一雅稱相比更多的是來源於文化與藝術方面的心靈之美,但城市中真實開放的花卉想必不會少。不知道英倫的工業城市曼徹斯特有沒有那麼多美麗的花。

曼徹斯特有沒有花,我想從不同的角度可以得到不同的答案;但對於這座城市來說,卻有另一個確定的答案:今年夏天之後,曼徹斯特再無上帝。

伊布,在他36歲的年紀里,依舊難改浪子的本性。常言道,人會隨著時間的打磨而改變;但伊布或許從未想過在一個地方久留,只是隨著自己的喜好而流浪。若是任由時間磨平了性子,他也就不是伊布了。

在這個夏天,伊布一個人獨坐在樹下,他抬起頭,想到自己的過去,在馬爾默時與隊友一起在體能訓練中抄近路,那是人生中最輕鬆的時刻;初到阿賈克斯,年少輕狂,領到的第一筆薪水就拿去買了豪車,以至於竟不得不委身與隊友家中;久戰亞平寧無果,轉投伊比利亞,卻與瓜帥留下了無法修復的裂痕,以致不能相見;終是看破紅塵,離開巴黎前往了曼徹斯特,對歐戰獎盃已無欲無求的他反倒拿下了歐聯杯。

這宿命,幾多哀愁;這風華,夫復何求!

在那個夏天,伊布的目光從蔥鬱的樹葉間拉回,轉過頭去,他看到斯德哥爾摩公園的草坪上孩子們忘情地奔跑,追逐著那個皮球。他看見的,是十幾歲的孩子;可滿眼裡,卻是二十年前的自己。

我從未後悔過追逐,那是我的夢想。

我從未後悔過流浪,那是我的幸福。

我從未後悔過青春,你是我的人生。

若是再有一次,我依然會選擇離開瑞典,前往荷蘭,輾轉亞平寧與伊比利亞,離開米蘭城去到時尚之都,再到達陰冷的曼徹斯特。我依然會用我的靈動打進那記技驚四座的千里走單騎,我依然會高傲地反駁瓜迪奧拉的每一句訓斥,我依然會面對記者的刁難出言不遜,只為流露最真實的情感。

我,是茲拉坦。

你,永遠是上帝。

夏天,久違的假期。伊布一個人獨坐在樹下,摘起了身邊那朵花。它綻放著,無比鮮艷;但現在它被我摘下,還能綻放多久呢?

我,又還能綻放多久呢?

在遙遠的羅馬城,一朵花卻已經凋謝。

狼王,叼著那殘敗的花梗,隱匿在叢林里,卻永遠活在人們的記憶中。

托蒂,或許許多年後,不會再有人記得這個名字。他的榮譽相對較少,羅馬之於米蘭或是都靈在義大利也不算是足球最出名的城市;然而,榮譽少卻都極具分量,一尊世界盃冠軍是多少准球王的痛處;更重要的,是這個名字所代表的一面旗幟。

包括托蒂在內,薩內蒂,吉格斯,還有我最為喜愛的普約爾,都可以說是一支俱樂部的旗幟性人物。只要他們站在球場上,球隊永遠有著可以探索的未來。這就好比枝繁葉茂的參天巨柏總需要一根粗壯的樹榦:樹無干則風雨飄搖,大廈將傾;有干無支卻總能在時間的沉澱之後再次變得鬱鬱蔥蔥。人來人往,旗幟不倒。

如今,這些從我初入足球世界便仰望著的旗幟,正在一面接著一面地消逝。不離不棄只是願望,人終究敵不過時間。歲月在旗幟上留下風雨的痕迹,直到他們不堪重負。黯淡,褪色,飄落,化作塵土。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在那一面面旗幟的引導下,草根足球得以蓬勃發展,無數青少年以那些旗幟作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泥土中的種子,誰不想成為那朵鮮艷綻放的花呢?

或許就有那麼一個少年,仰望著那個散發光芒的男人;沒日沒夜地訓練以求能達到他的水平,成為能和他並肩站在一起的人。每天晚上,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癱倒在床上;彷彿剛合眼,卻又聽到了早晨的鬧鈴。每每想要放棄,看看床頭的海報;那個永不言棄的身影又給少年注入了新的力量。

時間的魅力與殘忍同時存在,不在於馬到功成,卻是那陰差陽錯。正如那顆種子,奮力汲取養分,水與陽光;終是吐艷的一刻,卻再也看不到曾經自己羨慕的姿色;少年終是事業有成,成為足壇新星,曾經仰望的那個人卻最後一次脫下了那穿了一整個職業生涯的戰袍。

你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離開?我為了與你並肩作戰,等了那麼久。

因為只有我的離開,才能讓你接過那面旗幟,為了心中的東西戰鬥。

一朵又一朵花會凋謝,但芬芳永存;一代又一代人來人往,而旗幟不倒。

那天,你問我說,我一直挂念的花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我說。

但她傲然綻放的樣子,我一直記得。

儘管寒風凜冽,卻依然綻放的樣子。

後記:因為暑假實在事情太多,這篇文稿前前後後兩個多月刪了改改了刪,最後實在是不記得最初的想法了,寫得不好,在此向讀者老爺們道歉。

文中的意向花我覺得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心裡的一朵花,可能不是關於足球的,但每個人心裡都有獨一無二的一朵花。這朵花可能只是國小的時候老師檢查教具時同桌遞給你躲過懲罰的一把尺子,可能是中考前你一直覺得對大家根本不上心的某位老師突然給全班買了冰淇淋解暑,可能是聯考前累了一天回到宿舍卻驚喜地發現大家竟然記得今天是你的生日。

這朵花不一定有文中敘述的那麼艷麗,但卻深深紮根於你的心裡,每當想起時微笑就會浮現在面龐,而有了嶄新的動力只為不辜負那一刻的幸福;這也就是這朵花的意義之所在。

最後一段話想寫給我的同學們,雖然我知道他們中並沒有多少人會有上肆客看文章的習慣。聯考結束,儘管不情願,結局卻只能是曲終人散。大家天各一方,分道揚鑣,也會在不久之後各自開啟屬於自己的新征程。

我想說,你們每個人都是我心中的花;也正因為你們,我始終覺得我的高中生活充滿陽光。聯考的失利並不代表高中的失敗,有你們的三年是任何都換不來的。只希望多年後大家再度相見,歡笑依舊。祝前途順利。

願你們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點擊愛心,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喜歡
寫了5859433篇文章,獲得1788次喜歡
Line
則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記者陳建輝/礁溪報導 2月7日礁溪分局四城派出所警員蔡威祥備勤勤務時,於晚間20點30分發現派出所外有一男子在外徘徊,於是上前關心及詢問。 經查游姓民眾(55年次)家住派出所附近,於2月7日早上外出工作忘記攜帶住...
什麼是脫水? 脫水是指您所攝取的液體無法補償身體已經流失的量。保持和平衡液體水平是保持身體健康的首要條件。這是因為人體內的所有細胞都需要足夠的水和氧氣才能正常運作。任何人都可能發生脫水。尤其是嬰幼兒...
記者陳建輝/羅東報導 宜蘭縣政府警察局釋出反貪決心,全面杜絕警察機關革除陋習及紅包文化,於107年春節期間持續宣導「不送禮、不受禮、不赴(邀)宴、拒受不當請託關說」,呼籲民眾響應政府政令,積極參與預防及...
二次大戰後,國民黨在中國內戰失敗,最終在1949年將國民政府遷到台灣。遷移的過程中伴隨著政府人員、軍人與家眷,數量相當龐大。根據中山大學葉高華教授的研究,1949年前後短短數年大約有110〜120萬的人員從中國...
記者陳建輝/宜蘭報導 受全民眾矚目的歡樂宜蘭年,昨日下午5點於中興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舉行年樹點燈儀式,由宜蘭縣代理縣長陳金德、宜蘭縣議會議長陳文昌、五結鄉鄉長簡松樹等共同點亮年樹,也歡迎大家到宜蘭過年,...
記者陳建輝/宜蘭報導 宜蘭市公所在農曆春節前,已陸續前往19家收容安置機構,關懷社會福利機構的照護、生活起居及學習情形,並逐家致贈加菜金5,000元,宜蘭市市長江聰淵也在昨(2/12)日上午9點30分前往宏仁長期照...
記者陳建輝/宜蘭報導 宜蘭縣政府警察分局惠好派出所警員楊恩長日前接獲民眾報案,稱宜蘭縣員山鄉尚惠路58巷內,驚見一名男子跌落水溝,渾身發抖、眼神呆滯,警員獲報後立即趕赴現場。 現場男子跌坐於水溝內,全身...
記者翁正杉/冬山報導 明日就是農曆大年初一,家戶特別要注意火燭,今天中午12點43分許消防局接獲冬山鄉保安一路120號(長長建塑膠工廠)發生工廠火警案,所幸是工廠外堆積的太空包起火,消防局出動冬山、五結、馬賽...
記者翁正杉/羅東報導 107年2月6日這天發生了震撼台灣的災難,花蓮縣發生六級淺層大地震造成民眾傷亡,引發國內外關注,宜蘭縣民也感同身受,羅東鎮公所並發起公所員工及鎮民代表、里長與民眾愛心自由樂捐,林姿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