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皇帝的女兒也愁嫁——唐代公主婚姻規定

皇帝的女兒也愁嫁——唐代公主婚姻規定

  網路配圖

  唐代公主的婚姻,同選駙馬與后妃一樣,很重門第家世,公主必得「選婚華族.」唐朝前期,「尚主皆取貴戚及勛臣之家」,公主們嫁皇室貴戚者最多,她們或嫁皇室外甥,即長公主之子,引時人說:帝甥尚主是;「國家故事」,可見最為普遍.比如:太宗李世民女巴陵公主嫁姑母平陽長公主之子,高宗女太平公主嫁姑母城陽長公主之子,玄宗女惦晉公主嫁姑母代國長公主之子等等.或嫁外戚,比如:太宗長女長樂公主嫁母親長孫皇后外甥,蘭陵公主嫁祖母竇太后族予,太平公主再嫁、三嫁都是母親武氏家族之子,中宗女成安公主嫁韋后侄兒等。其次是嫁勛貴名臣子弟,比如;太宗女清河公主嫁勛臣程知節之子,臨川公主嫁勛臣周范之子,襄城公主嫁宰相肖禹之芒,高陽公主嫁宰相房玄齡之子等.皇帝以下嫁帝女,作為對大臣的恩寵籠絡,女作王妃男尚主是勛貴家的殊榮.郭子儀在《謝男尚公主表》中說:「臣本寒素,愧非閥閱,……陛下特收賤族,許以國姻……糜軀粉身。不知所報」,其中既有對自己門第不高的惶愧,又有對許嫁公主的感激.公主中大概只有兩個例外,那是高宗肖淑妃的兩個女兒,因為母親被武則天治罪而幽困掖庭,三十未嫁,后被配給兩個衛士為妻。

  唐中期以後,公主們雖然仍有不少嫁貴戚功臣之家,但選尚主標準有了一些變化。一是開始看重文雅之士,這大概是因為社會上重文風氣日益增長,進士科越來越為所重。憲宗羨慕權德輿的女婿翰林學士獨狐郁有美才,感嘆說:「德輿得婿郁,我反不及邪(耶)!」於是便命令宰相選取公卿士大夫子弟中「文雅可居清貫者」,諸家多不願.選到了杜佑的孫子杜棕(詩人杜牧之弟),憲宗很高興,將岐陽公主嫁給了他。唐敬宗也曾命令每年在科舉選人中擇婿匹配公主們。宣宗更重進士為女婿,命令宰相在進士中為公主擇婿.第二個變化是由於重門第顯貴變為重門戶清素、崇尚禮法的士族人家.這是由於德宗、宣宗等中期以後的皇帝十分欽慕山東士族的家風禮法。憲宗命令公主要選有門閥者作匹配:宣宗命令在士族中選人尚主,井將他的愛女萬壽公主嫁給山東土族進士鄭顆,廣德公主嫁給世代儒行著稱的於琮.

  另外,由於中唐以後皇室衰微,藩鎮勢強.公主的婚姻受到政治牽扯比前要多,有不少公主下嫁藩鎮將帥之子。這不是由於選尚標準的變化,而且政泊形勢所迫.皇帝不得忍痛犧牲女兒來籠絡藩帥,換取他們的忠實。這些公主有時簡直就是人質。比如德宗女嘉誠公土嫁藩帥田緒.新都公主嫁田華,義章公主嫁藩將張孝忠之子,憲宗女永呂公主嫁節度使於順等等。在公主婚姻中這是政治交易味最濃一種,也是不幸的一種。

  尚主雖然是極大榮耀,然而卻沒有幾個人家願意領受這份殊榮,公卿子弟、士族人家避之唯恐不及。甚至還有因此而結怨的。太平公主許嫁薛紹后,弄得薛紹家愁苦萬分,薛紹的哥哥為此去請教族祖,族祖只能勸以「恭慎行之」,又感嘆「不得不為之慎也」。宜宗選駙馬,「衣冠多避之」,有人推薦進士王徽,王「聞之憂形於色」,向宰相哀求,才得以免婚(《舊唐書·王徽傳》)。而出身士族的鄭顥本來已經準備與士族盧氏女成婚,結果被白敏中推薦,作了駙馬,竟因此與白結怨,時常在皇帝那兒說白敏中的壞話。人們這樣害怕娶公主,第一是怕政治鬥爭的牽連和帝王家的權勢,唯恐無端招來禍事.唐朝民諺說:「娶婦得公主,無事取官府」,說出了人們對尚主的顧忌。這種情況歷朝都一樣,只是唐朝更嚴重罷了。第二是怕公主的驕橫和無禮。這倒是唐代的突出特點了,因為唐朝公主素以潑悍和不守禮法著稱。李唐皇族本來就不講究禮法,公主們又從小養尊處優,所以常常自幼就養成一種驕悍、放縱性格。宣宗的女兒永福公主和父親一起吃飯,犯了脾氣,當場就把筷子折斷了,宣宗嘆息說:「性情如是,豈可為士大夫妻!」這些公主嫁到婆家,有權有勢作依恃,更常常恣意行事,不把倫常禮法,閨訓婦道放在眼裡。「公主自置群僚,……宅中各有院落,聚會不同,公主多親戚聚宴,或出外盤游,駙馬不得予之。」駙馬與公主相見如同婢僕,不敢顧盼。「公主即恣行所為,往往數朝不一相見」(《中朝故事》補輯)。高陽公主為了讓丈夫與兄長分家,讓兄長貶官,就誣告他對自己有無禮舉動:她自己與和尚私通,贈送寶物錢財以億萬計,然後又找兩個女子送給駙馬。宜城公主派人把丈夫的外寵抓到后,割其耳鼻,剝其陰皮,蒙在駙馬臉上,又割斷駙馬頭髮,讓他在廳上判事,集合所有官吏來看(《朝野僉載》補輯)。公主們這些所作所為,正是當時社會風氣與權勢結合的產物。在千年以來夫為妻綱的社會中,男性是很難習慣於忍受這種妻為夫綱的母系家庭的,自然更難容忍妻於的放縱和為所欲為,這也就不難理解人們為什麼對尚主避之如水火了。

  至唐中後期,皇帝日益崇尚禮法,公主們的非禮行為常常使得皇帝覺得臉上無光,所以開始注意用禮法約束她們,德宗前,公主下嫁,公婆便拜兒媳,公主不答禮。德宗命令禮官制禮,讓公主們象平常人家一樣拜見公婆長輩。宣宗也詔令嫁到士族家的萬壽公主,必須執婦禮,不許輕視夫族。有一次駙馬的弟弟病危,公主卻去慈恩寺(今大雁塔)看戲,宣宗生氣地嘆息:「我怪士大夫家不欲與我家為婚,良有以也!」立召公主回宮,狠狠教訓了一頓,譴回夫家。據說,從此以後,公主們都比較守禮法、卑委怡順、無驕貴之氣被人稱作賢婦,比如憲宗女岐陽公主、宣宗女廣德公主等等.不過這種事例實在是少數,而且大都在唐皇帝提倡禮法之後。

  人們不願娶公主,那麼公主們從自己的婚姻中又得到了什麼了呢?應該說她們的婚姻和愛情生活多半是不幸福的,這是因為她們的婚姻常常是政治交易。所以選尚有各種政治、門第考慮,往往不重人才,自然更不會考慮她們個人的感情了。這就使得她們常常對駙馬很不滿意。太宗女丹陽公主下嫁武將功臣薛萬徹,薛愚鈍而無才氣,公主嫌棄,數月不與他同席,後來太宗出面為之和解,當眾有意誇讚女婿的才華,哄得公主高興,才與駙馬和好(《隋唐嘉話》上)。駙馬不少是畏於權勢的謀功利而尚主,對公主毫無好感,這自然更是公主婚姻和愛情生活不幸福的根源。婚姻的不成功、貞節觀念淡薄與帝子的權勢三者結合,就使得公主放蕩不羈,另找情人成了極為普遍的現象,有的公主甚至有一大群男寵,在男女關係上她們成了唐代婦女中最自由的,

  另外,唐代公主婚姻千百年來最受入矚目的是她們的再嫁風。僅唐朝前期自高祖之女到肅宗之女共有公主98人,改嫁者競有27人,其中還有三嫁四嫁,看來「皇帝女兒不愁嫁」諺語,並非全部事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