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騰訊音樂拿下環球獨家詞曲版權,但這可能是在線音樂最壞的時代

騰訊音樂拿下環球獨家詞曲版權,但這可能是在線音樂最壞的時代

接下來一年,你的手機里可能需要裝更多音樂App了。

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獨家獲悉,QQ音樂母公司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與環球音樂出版有限公司(UMPG)達成獨家戰略合作。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旗下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將獲得環球音樂出版有限公司大陸地區的版權管理、分銷、維權、推廣等業務獨家授權。

需要注意的是,環球音樂出版(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和環球唱片(Universal Records)均隸屬於環球音樂集團(Universal Music Group),兩者負責不同的音樂業務,環球音樂出版負責音樂詞曲版權代理,環球唱片負責音樂錄音、錄製權代理。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此次獨家合作的對象是環球音樂出版有限公司,即詞曲版權,而在此前QQ音樂與華納、福茂合作的官方新聞稿措辭均為「版權」——這意味著環球唱片的錄音、錄製權歸屬尚未明朗。

品玩也從不同消息渠道獲知,今年包括百度音樂所屬的太合音樂、網易雲音樂在內的玩家,也對環球音樂的版權望眼欲穿。不過該消息未得到網易雲音樂官方的確認,太合音樂方面則含糊表示,與環球的版權早就在談,具體情況未知。推測太合音樂和網易音樂很可能都在爭奪這部分錄音版權。另外,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還獲知,阿里音樂與滾石音樂的合作即將到期,太合音樂正在努力爭取與滾石的合作機會,但太合官方對此消息不予置評。

最終的結果怎樣還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今年在線音樂行業的版權大戰將會愈演愈烈:市場上不再只有騰訊和阿里兩個玩家,有口碑但一向不太重視版權的網易雲音樂以及都快被人遺忘的百度音樂都將加入這場戰爭。

在線音樂行業終於要迎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狂歡了,可是狂歡之後呢?

這可能是在線音樂最壞的時代了

互聯網音樂終於走出了盜版的邪路,卻走上視頻行業前幾年「燒錢」買版權的歧路——優質資源是稀缺品,各家紛紛爭奪優質內容的版權直接導致的後果是版權價格水漲船高,平台方的內容成本大增。

這條歧路是行不通的,前幾年的視頻行業已進行了全面驗證。當年愛奇藝、優酷、搜狐視頻等幾家視頻網站激烈地爭奪頭部資源,購買一檔熱門綜藝的花費高達上億元。這些頭部內容版權猶如一劑猛葯,給平台帶來日活第一、月活第一的快感,根本停不下來,即使知道葯勁兒過了才發現什麼都沒留下。如今,視頻網站在資金上表現出了頹勢,紛紛把重心轉移到自製、會員付費,也就變相放棄了囤積版權的老路。

如果說視頻行業高價買來的版權還能創造與之相匹配的廣告收入,那音樂行業則更加悲催,連廣告收入都很可憐,畢竟音樂能夠展示廣告的空間少之又少,目前宣稱能靠會員付費和數字專輯盈利的,也只有QQ音樂一家。

大家一起搶版權的結果,就是唱片公司待價而沽,坐收漁利,各家音樂平台苦不堪言。

另一個受害者是用戶——一個蝦米的死忠粉聽周杰倫需要下載個QQ音樂,一個網易雲音樂的重度用戶聽五月天的原版,需要再安裝個蝦米音樂。這樣的變化被宋柯稱為「雙App時代」,可能兩個App都不夠用,不如痛痛快快地裝上三四個。

QQ音樂佔據大半壁江山,全怪對手太弱?

拿下環球的獨家詞曲版權之後,QQ音樂又可以在同行面前傲嬌一番了。畢竟他們的版權曲庫已經達到1500萬,阿里音樂還沒過千萬(去年600萬,今年就達到900萬,也夠神速),網易雲音樂只能抱住它的大腿買點二手版權(最近買了日本獨立唱片公司愛貝克思的版權,目前號稱曲庫超千萬);畢竟這幾家音樂App的總用戶覆蓋已經超8億(雖然互聯網網民目前只有不到7.5億),日活1億,月活4億。這可是汪峰老師夢寐以求的——在線音樂行業的半壁江山,而且是大半壁江山哦。

如果用一兩個詞形容一下「大半壁江山」的特色呢,除了曲庫豐富之外,估計用戶也想不到其他標籤了,倒是產品邏輯差(比如歌詞頁面開彈幕)、演算法差(推薦一些莫名其妙的歌)被眾多用戶吐槽……吐槽歸吐槽,用戶也只能「怒其不爭」罷了,因為也找不到更合適的產品用——QQ音樂能有今天的成績,可以說多半是靠同行成全。近兩年中,QQ音樂幾乎就沒有對手。

蝦米音樂和天天動聽被阿里收購之後,開啟了「折騰」之路:

宋柯和高曉松加盟阿里音樂之後,沒有繼續發揮這兩款產品的優勢,而是另闢蹊徑開啟了一個新品牌「阿里星球」,涵蓋了明星大咖入駐、音樂視聽、冬粉圈子、娛樂消費、音樂幕後交易、娛樂營銷等諸多領域。結果卻是阿里星球並沒做起來,停止了音樂服務。在主推阿里星球的過程中,天天動聽關閉了,蝦米音樂半年產品停滯。

阿里成立大文娛小組之後,又開始了新的整合。如今,宋柯和高曉松被邊緣化了,蝦米創始人王皓又重新回歸。

帶著盜版原罪的百度音樂,在正版化的進程中處境愈來愈艱難:

2015年7月,國家版權局下達最後通牒,要求網路音樂服務商在月底前下線未v授權的音樂。此後,百度音樂上能正常播放的音樂急劇減少。那一年,受困於移動互聯網入口的百度投入200個億轉型O2O,音樂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百度無意於在音樂上有所建樹,自然也不會投入資金購買版權——百度音樂實際上已經被戰略放棄了,在行業里掉隊也在所難免。

2015年12月,百度音樂被甩手給了太合音樂。隨後的一年中,雙方都在整合之中,還沒來得及有更多的動作。

給QQ音樂造成最大威脅的是網易雲音樂,這個後來者抓住了音樂播放器歌單、分享的痛點,在用戶中形成良好口碑,3年時間用戶數就突破了2億。但網易雲音樂有一個軟肋,就是版權。在發展前期,網易雲音樂並未重視版權,遭QQ音樂掣肘。

2016年7月,QQ音樂與音樂集團合併成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將酷狗、酷我收入囊中,不僅消滅了對手,還將自己的版圖擴得更大,成為當之無愧的行業老大。

版權期限將至,在線音樂行業要變天了

在線音樂行業一家獨大的格局可能很快就要發生巨變——對手們終於要結束冬眠開始戰鬥:去年,百度音樂挖來了網易雲音樂總監(其實是創始成員)王磊,大幹一場的決心已經顯現;網易雲音樂終於重視版權了,與擁有濱崎步等多個當紅藝人的日本愛貝克思達成獨家版權合作,而且他們還要玩短視頻了。

這還只是要變天的前奏,更重要的是,唱片公司所出售音樂版權的期限大多在2~3年,此前被QQ音樂和阿里音樂瓜分的眾多優質版權即將到期,重新釋放出來,比如滾石、華納。百度音樂和網易雲音樂都對這些版權躍躍欲試,而且還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攪局者,比如小米音樂。最近有消息稱,小米音樂與華納音樂集團已簽署音樂版權合作協議。

反倒此前在版權上激進的QQ音樂和阿里音樂有些保守了。

阿里音樂的保守是意料之中的,因為去年阿里成立大文娛小組之後,首先調整的就是阿里音樂,原阿里音樂董事長高曉松調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負責阿里大文娛的國際戰略;阿里音樂CEO宋柯擔任阿里音樂董事長,負責阿里音樂演藝業務及創新發展。走馬上任才一年,宋柯和高曉松就遭遇明升暗降。新的阿里音樂CEO由合一集團總裁楊偉東兼任,阿里大文娛秘書長語嫣協助工作。雖然名為「協助」,但語嫣才是阿里音樂真正的當家人。而且,原蝦米音樂創始人王皓又回歸蝦米,重整旗鼓。但阿里音樂在大文娛內部的整合還尚未完成,對外有些力不從心,面對對手們瘋搶版權,大概也只剩下望洋興嘆了。

QQ音樂則更加有趣,雖然和音樂集團合併擁有了一個更大的市場,也意味著其正式脫離騰訊的羽翼——獨立財務,自負盈虧。這背後的意味,從此次與環球音樂的合作可管窺一二。我們在本文開頭已指出,QQ音樂並未拿下環球唱片的錄音、錄製權。

詞曲權和錄音、錄製權有何區別?音樂版權包括三層:詞曲權,錄音、錄製權,視聽版權,重要性依次遞增,價值和版權費用也依次遞增。在KTV、電視節目等場合翻唱一首作品,該作品的詞曲權擁有者可獲得相應的收益(版稅),僅此而已。如果音樂播放器要正當使用某首音樂作品,還需取得錄音、錄製權。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不買全部版權,而只買了最便宜的詞曲權……

騰訊、阿里、太合(百度)、網易都已劍拔弩張,在線音樂行業新的版權大戰極有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打響。那麼問題來了,一年之後你的手機需要裝幾個音樂App?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