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超時心臟搭橋搭進去一條命

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超時心臟搭橋搭進去一條命

東方今報.猛獁新聞記者 雷剛 王東昱

2017年4月2日,清明小長假的第一天,本應是踏青祭掃的日子,可對於老實巴交的駐馬店市遂平縣農民陳建來說,卻格外悲傷。這一天,是他父親去世后的第五個星期,俗稱「五期」。按照當地的習俗,老人的子女和晚輩親戚都要到墓前祭奠。然而,他卻不能:叔叔陳富海此時正在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心腎等器官已經衰竭」按醫生的說法,"拔去呼吸機,就會去那邊"。

請患者家屬相信北京專家的水平

據陳建介紹,患者陳富海因心梗於2017年3月23日由駐馬店市遂平仁安醫院轉至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心胸外科,遂平仁安醫院黃主任說,經過造影發現患者心梗,需要做心臟搭橋手術,說可以去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心胸外科做。患者家屬聽取了黃主任的建議。把患者轉至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心胸外科。

住院后,該科室主任韓舟說,"你們放心,咱請的是北京的兩位專家宋主任和孫主任,他們經常做這樣的手術,不會有啥問題,請患者家屬相信專家的水平",並且說手術時間4至6個小時,花費8萬塊錢左右。

手術時長翻倍 家屬不知內情

根據院方安排,陳富海於3月30日13時進入駐馬店市第一人民醫院手術室,按照正常時間最遲19時就應該做完手術,患者家屬在焦急中等待醫生或工作人員哪怕隻言片語的手術情況,一直等到次日凌晨1點25分才出手術室,按照常理,本應6個小時結束的手術,做了12個多小時。患者家屬說,」任何人都能想的到,手術拖延這麼長時間,肯定不正常。但醫生或任何工作人員都沒給他們說明這其中的情況,有啥不正常、啥情況」。

病人還在 手術室專家提前離開

讓這位老實巴交的農民怎麼也想不明白的是,患者明明還在手術台上、心臟搭橋手術進行之中,作為主刀專家和科室主任、主治醫生提前近一個半小時離開了手術室。

陳建告訴記者,更為蹊蹺的是,北京來的兩個專家在手術沒有做完的情況下,也就是當日23時多就走了,這一幕剛好被他們看見,他們斜背著包進電梯走了。

記者詢問韓舟主任為啥北京專家在手術中間就走了時,他支支吾吾地說,"嗯,沒走啊",當患者家屬說看見他們拎著包走了,並且說出具體時間時,其不置可否。

專家和醫生為何提前離開 手術成功與否醫生回答 很迷茫

據患者家屬陳建介紹說,3月31日晚22時,醫生讓家屬在病危通知書上簽字,並告知患者病危,至此醫生始終也沒有說任何關於手術的情況,針對手術是成功還是失敗的詢問,院方和醫生一直沉默不語。

截止4月2日下午16:00記者趕到醫院,患者陳富海仍在重症監護室靠呼吸機維持呼吸。

醫院:情況複雜,有專家沒做預案

病人家屬無奈之下打電話向記者求助,想知道事實真相。在手術結束后的88個小時后,即4月2日16時。記者在患者家屬的陪同下在門診樓心外科終於見到了韓舟主任。他講了那天晚上的手術經過,開胸后發現和預想的不太一樣,血管比較細,不好搭橋,就採取了靠體外循環先讓心臟停下來然後再搭橋的手段,搭好后再讓心臟復跳。但復跳后出血過多,不好止住。

針對韓舟所說的情況,家屬問:"既然你說情況複雜血止不住,你們沒有預案嗎?"韓說"有專家在。"

家屬問,"為啥手術中專家就走了"時,韓矢口否認,說專家沒有走,可能那會兒去其他科室轉轉。家屬說在電梯里看見兩個專家同時下電梯時,韓堅稱專家沒有走。並說手術結束后凌晨1:30還陪專家吃飯,在包間吃的。家屬問:"韓主任,那麼晚了醫院附近還有營業的飯店嗎?"韓遲疑了一會兒說"有,在醫院不遠的一家飯店。"飯店名字沒說。

當問及專家何時走時,韓舟主任堅持說是和專家一塊兒下的樓,一塊吃的飯。患者家屬稱,病人從手術室出來的時間是凌晨1點25分。

為了證實韓舟主任所說的話,記者在患者家屬的陪同下,在該醫院門診樓一樓監控室調取了3月30日23點以後該醫院的監控,監控顯示,兩位專家和另外一個人(看不太清,可能是韓)從一樓大廳小電梯出來,當時的時間是3月31日0點5分,兩位專家各斜跨一個背包,出電梯后又在大廳坐在電梯前的椅子上逗留了約幾分鐘,隨後從大廳出去。

病人是凌晨1點25分推出手術室,而兩位專家和韓舟主任在4月2日0點左右離開的崗位。就是說病人尚在手術室的情況下,專家和醫生卻已經離開時間長達1:20分鐘。

當家屬問韓舟主任,"你認為這是起醫療事故嗎?",韓說:"不是"。發覺到記者和家屬在錄音拍照時說,"你們這樣的我見得多了,錄音錄像的也見的多了,你們隨便。"

就在記者發稿前,患者家屬打來電話告知,陳富海已於4月3日零晨5:30不幸死亡。

責任編輯:肖楠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4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