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英文學跨越時空的對話

中英文學跨越時空的對話

①拜倫的《唐璜》手稿

②狄更斯的《尼古拉斯·尼克貝》手稿

■本報記者 張文靜

4月21日,國家圖書館攜手大英圖書館聯合舉辦的「從莎士比亞到福爾摩斯:大英圖書館的珍寶」展覽與國家圖書館主辦的「從《詩經》到《紅樓夢》——那些年我們讀過的經典」展覽在國家典籍博物館同時開幕,中英兩國經典文學將在這裡碰撞出一首別樣的文化交響曲。

來自大英圖書館的11件珍品

「我孤獨地漫遊,像一朵雲/在山丘和谷地上飄蕩/忽然間我看見一群/金色的水仙花迎空綻放/在樹蔭下,在湖水邊/迎著微風翩然起舞」。

威廉·華茲華斯是讀者非常熟悉的一位英國浪漫主義詩人,他的這首《我孤獨地漫遊,像一朵雲》,也被稱為《水仙花》,在廣為流傳、深受喜愛。在寫作這首詩歌的時候,作者經過了怎樣字斟句酌的過程?記錄下如此浪漫的詩句的筆觸,是否也同樣清麗曼妙呢?在「從莎士比亞到福爾摩斯:大英圖書館的珍寶」展覽上,你或許能找到答案。

在國家典籍博物館的展廳里,華茲華斯的《我孤獨地漫遊,像一朵雲》的手稿正靜靜地躺在展櫃里,接受著觀眾的注視。「這部手稿是從出版商後人手中得到的。在手稿上,我們可以看到有作者畫線、修改的痕迹,這展現了他創作的過程。而且,手稿上不僅有詩句,還有華茲華斯寫給出版商的一段話,告知這部分詩句應該出現在詩集的哪個部分。從中可以看到,華茲華斯不僅作為詩人在創作,也具有商人的思維和視角。這是個很有意思的細節。」此次展覽的英方策展人、大英圖書館西方遺產部現代手稿及檔案策展人亞歷山德拉·奧特介紹說。

華茲華斯的手稿只是此次展出的來自大英圖書館的11個展品之一。這11個展品是10位英國標誌性作家的9部手稿和2部早期印本,涵蓋詩歌、戲劇和小說三個領域,除華茲華斯的手稿外,還包括夏洛蒂·勃朗特小說《簡·愛》的修訂稿本、本傑明·布里頓《仲夏夜之夢》(歌劇)的縮編譜手稿、拜倫《唐璜》手稿、柯勒律治《古舟子詠》的手稿、莎士比亞《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第二版四開本、查爾斯·狄更斯小說《尼古拉斯·尼克貝》的手稿及《大衛·科波菲爾》帶原版藍色書皮的合訂本、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系列《失蹤的中衛》手稿等。展出的手稿和早期珍貴印本均為首次在國內亮相。

展品背後有深意

此次展覽是中英兩國文化交流日益頻繁的一個縮影和成果。據亞歷山德拉·奧特介紹,早在2015年,英國政府就給大英圖書館撥出款項,資助其與的圖書館進行合作,舉辦展覽。此次在北京舉辦的展覽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大英圖書館還將帶著不同的展品來到烏鎮、上海、香港等地,舉辦一系列展覽活動。2016年12月,在中英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第四次會議期間,在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與英國教育大臣格里寧的見證下,國家圖書館館長韓永進與英國國家圖書館執行館長羅伊·基廷共同簽署了中英展覽協議,直接推動了此次展覽的舉辦。

亞歷山德拉·奧特介紹說,此次展覽對展品的選取是兩國圖書館共同策劃的結果,並不嚴格依據英國文學發展的時間順序進行選擇,而是選取了歷史長河中的11部亮點作品,尤其是讀者熟悉的作者和作品。通過這些手稿和早期印本,觀眾可以增加對這些作者和作品的直觀了解。

「比如,拜倫的這份手寫稿,內容是詩歌《唐璜》的第六章和第七章,作者在上面用了不同的墨水進行刪改,這些痕迹體現了詩人思考的過程。柯勒律治的手稿則像一個可以放在口袋裡的小筆記本,上面不僅寫有詩歌,還有日常生活中的隨筆。」亞歷山德拉·奧特說,「夏洛蒂·勃朗特小說《簡·愛》的手稿是她謄抄的一份較為整潔的、交給出版商的版本,定稿上面仍有修改的痕迹。同時,上面還有印刷廠工人的墨跡和手印,還有用鉛筆寫下的工人名字,表明這部分是誰負責印刷的。這份手稿上的作者名字是夏洛蒂·勃朗特所用的男性筆名柯勒·貝爾。這引發了我們對19世紀英國作家的身份、性別認可等問題的思考。」

在展覽中,最受關注的展品之一就是莎士比亞《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第二版四開本了。「這份早期印刷品非常珍貴,一是因為它出版於1599年,當時莎士比亞還在世;二是相比於第一版四開本,這個版本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更忠實於原文;另外,它還是英王喬治三世的藏品,他的兒子喬治四世將其捐贈給了當時還是大英博物館圖書館的大英圖書館。」

中英展品交相輝映

英國的莎士比亞、狄更斯等世界級文豪對文壇也有著深遠的影響。所以,除了來自大英圖書館的11件珍貴展品外,此次展覽還展出了多件國家圖書館的館藏珍品,以展現中英兩國文學與文化之間源遠流長的對話與交流。

這些館藏包括對展出的英國文學作品的著名譯作、改編及評論書籍或稿件。比如,李霽野翻譯的《簡·愛》,查良錚翻譯的《唐璜》,梁實秋、田漢等人翻譯的莎士比亞戲劇,郭沫若創作的受華茲華斯詩作和理論影響的《女神》等。翻譯家林紓用文言文翻譯的莎翁作品在當時的知識分子中十分流行。現代戲劇的主要奠基人曹禺、郭沫若、老舍等都深受莎士比亞劇作的影響。1924年到1929年,任教於倫敦大學東方學院的老舍,在狄更斯的《尼古拉斯·尼克貝》《匹克威克外傳》等小說的啟示下,接連寫出《老張的哲學》《趙子曰》《二馬》三部小說。這些作品的早期版本均在展覽中展出。尤其是湯顯祖和莎士比亞這兩位東西方戲劇史上巨擘的作品,也在展覽中一同展出,明茅瑛刻套印本的《牡丹亭》與《羅密歐與朱麗葉》同芳競艷。同時,展覽還展出了嘉興市圖書館收藏的翻譯家朱生豪有關莎士比亞的翻譯手稿等。

在「從《詩經》到《紅樓夢》——那些年我們讀過的經典」展覽中,70多件古籍以歷史發展的脈絡呈現,通過各個時期人物及作品的簡介,串聯起文學發展的歷程,展現古代文學精粹。展廳內設有的「詩書禮樂」版塊,展示編鐘、服飾、活字盤及古琴等展品,讓觀眾在欣賞英國經典文學的同時,感受到古代經典文學的不朽魅力。

「文學和英國文學分別在世界文學的版圖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兩者的對話交流影響深遠。」清華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教授王寧說,「比如,莎士比亞在是被翻譯或重譯最多,也是被研究和討論最多的西方作家之一。莎士比亞的之旅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葉。除了莎士比亞,其他主要的英國一流作家的主要作品也都譯成了中文,對五四以來的新文學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以拜倫和雪萊為代表的浪漫主義詩歌,以狄更斯為代表的現實主義小說,以喬伊斯和伍爾夫為代表的現代主義小說都在有著眾多的讀者和研究者。在英國文學來到的同時,文學也在不斷地走向世界。英國翻譯家霍克斯的《紅樓夢》英文版,至今在西方世界擁有獨一無二的經典地位,真正進入了英語世界的流通渠道。」

但王寧表示,英國讀者對文學的了解,仍然遠不及讀者對英國文學的了解多。這還需要研究者、翻譯家與文化交流機構、人士的共同努力。

近年來,除了將國外的珍貴展品引進國內之外,國家圖書館也在國外舉辦了多場展覽,向世界各國觀眾介紹文化。湯顯祖、莎士比亞等文學巨匠在逝去幾百年後,仍然在以另外的形式,成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

《科學報》 (2017-04-28 第5版 文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