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的人格只值一塊錢?

你的人格只值一塊錢?

不要把自己看的多麼高尚,其實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卑劣。

人總是認為自己沒有錯,或者總是認為都是別人的錯,卻根本沒有想到過自己正是他人眼中的別人。

有一位我很敬仰的師長兼同事,在我的認識里他為人謙和且彬彬有禮,業務上水平極高,生活中幽默風趣。

某一次外出,我座在副駕駛上,走過一個很小的沒有紅綠燈的街口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他嗎?

因為街道很窄,行人很多,所以行車速度很慢。

在斑馬線前,他瘋狂的按著喇叭,嘴巴里不停的咒罵著那些行走在斑馬線上的路人。

那一刻,我感覺到很詫異,雖然行人對行駛中的車輛毫無顧忌,但是作為駕駛員不應該減速讓行嗎?

事後美小護偷偷告訴我:「這叫做路怒症!你不也是一樣嗎?」。

其實,我們都有這樣一種體驗:當我們行走在馬路上時,我們會覺得那些不懂減速讓行的汽車駕駛員毫無素質;當我們駕車行駛時,我們又會鄙視嘲諷路人。

每一個人都認為是別人的錯誤,因為我們站在了不同的角度。

我不是要說我們有多麼好,也不是要揭露我們有多麼壞。

我只是想說:可能我們從來沒有意識到過自己的卑劣,甚至深信自己是正義和道德的化身!

急診的夜班是異常忙碌的,遇見每一個病人,和每一個人談話,與每一個人勾心鬥角,沒有春暖花開,沒有詩和馬。

中年男子坐在我面前,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著自己的故事:三十年前,我十幾歲的時候就有過一次胸痛,後來我在東北當兵,身體一直很好………

事實上,三分鐘后,他還在說著一些漫無邊際的話,而我對他的愛情、事業、以及那些年在東北和老張之前的故事毫無興趣,我只想知道他現在有什麼癥狀,既往有那些相關的病史。

但是,我沒有打斷他的話,因為既然他願意說,那麼或許其中隱藏著一些有價值的信息。

六分鐘的時間,只不過是三百六十秒、十分之一小時,但是對於那些正排著隊等候就診的急診患者來說可能相當於六年的長度。

等他說完后,我問他:「你的病曆本呢?」

如果換做是你,你可能會說:我忘記帶了;我忘記買了;我馬上去拿一本;我現在就去買;我過一會去買。

可是,這位看似弱小的44歲的南方漢子對我放出了宇宙超級無敵懟:連患者的病情都記不住,還看什麼病,會不會看病?

我下意識的瞟了一眼電腦上的HIS系統界面,此時時間為夜間22:30,而我在工作的5個小時內已經接診了39個病人,並且還有9個等待就診的患者。

其實我是一個沒有愛的人,尤其是對男人。

只是一轉身的功夫,我就有可能忘記他,忘記他的長相,忘記他的氣味,忘記他的病症!

有些人會將自己裝在套子里,有些人則是與全世界為敵!

有很多人,在生活中其實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又或者是一個自以為通情達理的人。

但是,別人卻會在背地裡用兩個字來形容他:攪毛!

攪毛這個詞在南京話里就是:胡攪蠻纏、不好說話、格外糾結、異常執著的意思。

還有一部分人,只要雙腳踏進了醫院的大門,就會覺得每一個醫生都是壞人,每一個護士都是小人。

他們卻不知道,在醫院的日光燈下,他們卑劣的一面已經展露無疑。

某天深夜,一位40歲的女士帶著自己的母親走進了急診室。

「現在不準套用醫保卡,如果老人要看病,必須要用她自己的醫保卡。」我很快就發現了她存在套用醫保卡的行為。

有很多患者都這樣問過:「這是我家人的卡,裡面的錢都是我自己交的,為什麼不給用?」。

禁止套用醫保卡是有很多理由的,但卻不是我制定的,更加不是我能控制的。

「套用醫保卡是違法的,如果被發現,不僅會凍結你的醫保卡,而且還會扣我的錢!」我努力和這位女士解釋。

我將挂號單遞給她:「你去換一個號,用老人自己的名字,我先給老人看病!」。

但是,這位女士卻並沒有挪動身子。

原來這位老人已經出現了頭暈頭昏伴噁心超過3個小時了,對於有著常年高血壓、糖尿病的老人來說,當務之急是應該完善頭顱CT和心電圖檢查。

但是,這位女士卻不願意檢查:「我們只要求掛水就可以了,她的病情我很清楚!」。

我一邊在病歷上記錄著老人的病情,一邊嚴肅的告訴她:「如果你不做檢查,我是肯定不會給老人輸液的,因為如果存在腦出血、心律失常等其它情況,到時候誰能負責?而且,無論是檢查還是輸液,都要用老人自己的醫保卡!」。

無論我如何口吐蓮花,家屬就是不為所動,並且理直氣壯的回應:「去年來看病,就是咳嗽,你們非要做胸部CT檢查,不就是肺炎嗎?不用做檢查我也知道是肺炎,如果不是肺炎能一直咳嗽嗎?」

她的言下之意便是:老人根本不需要做任何檢查,做檢查就是過度檢查!

「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所有可能我也告訴你了,如果你堅持不做檢查,就請簽字吧?」我把所有情況都清晰的寫在了病曆本上。

這位言之鑿鑿的家屬卻又不肯簽字的人:不做檢查也要簽字,一點道理都沒有!

「正是因為不做檢查,所以要簽字。如果配合診療的,才不要簽字!」

「真搞笑,如果別人不願意治療,要回家的話,也需要簽字嗎?」

話不投機半句多,其實事已至此我也已經明白了大概:她是既要看好病,又不願意花錢,而且不願意承擔責任!

我的內心翻騰著這樣一句始終沒有說出口的話:「這是你親媽嗎?為了親媽就不能花點錢,承擔一點責任嗎?」。

可能每一個醫生都會遇見類似這樣的病人或家屬,每一個醫生都會遇見這樣的奇葩和無奈。

她始終沒有在病歷上簽字,帶著頭昏頭暈的老娘,在罵罵咧咧中離開了醫院。

您身邊的理財師,股市內參+大盤解讀,/免/費/贈/送/牛/股/!/群: 164903806 驗證:888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