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西漢高速人禍猛於天災,那些亡魂該向誰叫冤!

西漢高速人禍猛於天災,那些亡魂該向誰叫冤!

以下為正文

陝西省銅川新區的一個公園裡,陝西省高速集團前董事長陳雙全留下了一個4米多高的"雙拳"雕像。雙拳手執鐵鏈,孔武有力。這雙水泥拳頭曾經緊握著一段黑色的鐵鏈,鐵鏈的兩端埋在地下。約五六年前,這段鐵鏈被人從地里拔出偷走,賣了廢鐵。當地人認為,雙拳諧音"雙全"。在"雙拳"雕像附近乘涼的當地居民曾說,沒想到雙拳握鐵鏈,竟成了陳雙全落馬的讖語。

在職1700多天,受賄摺合1700多萬元———6月25日,陝西省高速集團原董事長陳雙全被終審核准了死緩判決。

同日,西漢高速公路朱雀隧道口至澇峪口段,幾十輛重型機械正翻建竣工於去年10月1日的高速路。該路段的問題去年12月暴露出來。

西漢高速路的總指揮陳雙全,去年12月,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機關。

2008年4月16日,西安市中院一審認定,從2001年4月至2006年1月,陳雙全任職陝西省高速公路建設集團公司(下稱高速集團)董事長的1700多天里,總共受賄摺合人民幣約1700多萬元。

插手招投標

子公司的負責人說,陳雙全提前內定了施工單位中標名次,並要求他們按此操作。

陳雙全是陝西高速集團的主要籌建者之一。

2001年4月16日,陝西高速集團正式掛牌,該公司是陝西省高速公路建設和運營管理特許經營的大型國有獨資企業,同時還涉足高速公路機電交通工程、綠化及貿易、房地產、酒店、證券、信託投資等領域。

此前的3月,陳雙全被任命為黨委書記,4月3日被任命為董事長。同時兼任西漢高速路建設指揮部總指揮、招標領導小組組長和咸陽機場高速路招標領導小組組長等。

從此,陳的「高速」受賄之路也開始了。

「陳的問題,主要是通過插手招投標,來實現權錢交易。」陝西省高院參與審理陳雙全案的法官王海峰說。

陝西高速集團下設黃延、西漢、西禹和高速開發公司四個獨資子公司。依章程,子公司招標應獨立進行。

2001年下半年,陝西籌建黃延高速路。「董事長陳雙全插手干預,提前內定了施工單位中標名次,並要求我們按此操作。」黃延公司董事長杜新科說。

據西漢公司董事長趙久柄講,陳雙全對招投標的干預主要是兩種方式。一是打招呼,讓一些單位通過預審,二是內定中標單位,將報價透露給那些單位。

對此,陳雙全自己也承認。

「子公司人事、組織均由集團管理,沒有子公司領導會拒絕陳的要求。」王海峰說。

從2001年4月到2002年11月,陳雙全共收受中鐵十二局西北工程指揮部工程處原處長安福強130萬元,幫助其公司中標。

在同安福強打交道的過程中,安福強的「才華」打動了陳雙全。2002年9月,陳任命安為黃延公司副總,后又調到西漢公司。

此後,安福強為多家單位向陳行賄,牽線搭橋。

安福強在法庭上說,招投標過程中,陳雙全會交給他內定中標單位名單,並安排人將標底通知他,他計算報價后通知名單上的單位。

中鐵三局二公司副總劉志剛回憶:「我問中間人能否提前獲知標底,中間人說到時候會有人通知我。」

開標的前晚,有陌生人打電話給中間人告知工程標底和報價。劉志剛修改了標書,順利中標。

打電話的「陌生人」便是安福強。為完成此類工作,他買神州行手機卡,隨後扔掉。

利用這種方式,陳雙全先後向12家公司(13次)提供標底和報價。

行賄者多為國企

陳雙全受賄優先考慮國有企業,因為國企「比較安全」。

陝西省高院的《刑事裁定書》顯示,12家曾向陳雙全行賄的公司中,11家是大型國企,一家民營企業。

齊章安說,陳雙全看不起民企,覺得民企都是個體戶,工程質量不能保證,民企的錢他一般不接。

陳雙全在法庭上說,國企工程質量有保證,就不容易暴露背後的經濟問題,比較安全;另一方面,國企有辦法做賬。

據參與審理陳雙全案的法官講,陳的「信用」很好,除一家公司的一次行賄沒能中標(二次行賄中標了)外,所有行賄者全中標了。

此外,有的單位向陳行賄,是請求不要阻止他們中標。中鐵十八局在黃延和西漢高速路競標過程中,送給陳雙全20萬元請他不要阻止。中標后,中鐵十八局又給陳送了10萬美元「感謝費」。

身為高速集團董事長,甚至陳雙全的一句話也能換來「錢財萬貫」。2001年,高速集團購買陝西新型房地產公司的一棟寫字樓,約定是先由新型公司貸款,高速集團提供擔保。但高速集團遲遲未提供擔保,2003年初,新型公司董事長邢雅江給陳雙全送了100萬元,陳催促了相關負責人,擔保的事很快辦好了。邢雅江後來又送了1000萬日元。

2005年春節,邢雅江拜年時遞上了4萬元紅包,這是陳雙全收的最後一筆賄賂。

「謹慎」的退休生活

退休后,陳雙全格外小心,不過這沒能阻止東窗事發。

2006年2月,陳雙全退休。在一些事情上格外小心。

退休后不久,陳雙全聽說明泰公司董事長劉炳強在社交場合說「老陳信譽不好」。

劉炳強所說的,是陳雙全「受賄生涯」中的唯一「爽約」。2001年9月,劉炳強曾送給陳雙全的兒子紀某(隨母姓)100萬元,但最終未在工程中中標。

聽到外面的傳言后,陳雙全當即讓兒子將13萬美元換成人民幣,給了劉炳強。

不過,他的謹慎沒能阻止東窗事發。

2007年6月,陝西省紀委成立了709專案組,對陳雙全等人違紀違法案進行查處。當時,患糖尿病的陳雙全正在家中養病。

據齊章安介紹,陳雙全之所以案發,是因陝西高速集團內部的舉報。

被雙規期間,陳雙全交代了自己在高速集團董事長任上的受賄事實。並帶著偵查人員到自己的租房處取到贓款496.29萬元人民幣、310萬港幣、64萬美元、570萬日元。

懸空的監督機制

對於陳雙全案,陝西省交通廳廳長曹森認為,主要在兩方面監管失效:一是原高速集團領導班子原則性喪失,將集體領導變成了陳雙全的個人領導;二是高速集團制約機制缺失。

律師齊章安說,他曾在看守所與陳聊過內部監督的問題。陳說:「一把手給下級一個電話,即使是不合理的要求,下級也不敢不聽,還敢奢望讓下級監督上級,根本就不可能。」

至此,陝西建國以來最大的受賄案塵埃落定。

受賄案塵埃落定,我們用幾十年鑿穿秦嶺,卻因細節問題造成36人死亡、13人受傷。這讓所有人為之遺憾、嘆息:西漢高速人禍猛於天災!

這條連續上榜國內前十,最危險的奪命高速,

讓老百姓如何不懼怕回家的路?

十年間,

那些飄蕩在西漢高速上的亡魂,又該往何處安家?我們不得不將西漢高速受賄案、貪官和亡魂扯上關係!

在科技發達的今天,人們能上天入地,

難道,上千年間,不與秦塞通人煙的歷史,

還要讓我們把酒問青天,側身相望長咨嗟嗎?

戳↓↓↓閱讀原文找工作、找女友、找啥都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