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移民法案如何逆襲美國?

新移民法案如何逆襲美國?

【高度周刊(Riseweekly)特約撰稿人蕭元愷撰寫】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一直在移民問題上做文章。共和黨最近推出新移民法案,川普稱此議案是「美國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移民改革」,意欲將美國年度移民數量減半,把現有的以家庭紐帶為主轉向「擇優制」(merit-based)的移民系統,當然這樣做標榜的仍是維護美國利益。請看《高度》周刊專題報道分析。

從川普上台後即祭出的「禁穆令」,到當下新的移民法案,反映出美國目前政治氣氛中的保守情緒,尤其受到「鐵鏽帶」選民們的歡迎。

但有關方面分析說,該法案讓不少人難以安心在美國生活和投資,令人不免想起李斯當年的《諫逐客書》。所以從長期看,對作為移民國家的美國有利與否尚待觀察。不過移民新政在美國引發巨大爭議,甚至多地出現抗議示威。

作為美國的北方鄰居,加拿大也不同程度地受到美國新移民法案的影響和衝擊,首當其衝的是加國一些大城市,考驗其接待能力,例如最近魁北克的難民壓力就驟增。另外傳言明年特魯多或對10萬移民和難民申請者「大赦」,備受關注。

|新移民法案顛覆舊制

作為共和党參議員,阿肯色州(Arkansas)的考頓(Tom Cotton)和喬治亞州(Georgia)的珀爾多(David Perdue)提出以技能考量的「移民改革法案」(RAISE Act-Reforming American Immigration for Strong Employment),主張擇優吸納移民,將每年合法移民人數從現時的110萬大幅削減至約50萬,嚴格限制非直系親屬的家庭團聚移民。

根據該議案,只有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才符合資格。議案還提議實施「計分制」,吸納更多講英語及美國需要的科技人才,給對經濟有利的科技人才發移民簽證,取消每年5萬個名額的多元化簽證抽籤,包括港澳台出生者及其他移民美國人數相對較少的國家地區,大陸出生者不符合抽籤資格。法案還將限制低技能臨時工,改變科技等領域的高技術工人移民項目。

新移民方案減少家庭團聚的申請類別,重新定義「直系親屬」概念,從現在的21歲減到18歲或以下;如果配偶沒有技術,即便申請者是技術工人也要減分;對高學歷、高收入和有成就的申請者增加優惠分數,如諾貝爾獎獲得者或奧林匹克獲獎運動員等。

上述法案獲得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支持,8月2日他與提案者一起舉行記者會。川普表示除了停止綠卡抽籤計劃和限制難民進入國家的數量外,還會廢除成年子女移民和親戚移民的優先權,讓「可以說英語、財務可以自立」者優先來美,減少對美國現有經濟的依賴和衝擊,保護美國的工作和納稅人,防止新移民收割福利,保護美國工人不被取代。

透過減少無技術移民來給美國工人提高薪水,節省納稅人數十億元,通過貫徹「美國優先」原則,結束「移民鏈」(chain migration),以新的績點制(points-based)替代低技能系統決定發放綠卡,扭轉逾半世紀以來允許來美工作、團聚家人的移民增長之勢。

值得提及的是,今年2月就開始醞釀的上述移民改革法案,很大程度上參照和仿效了加拿大與澳大利亞的移民體制,採納了計分制。從而向受過良好教育和從事高薪工作的移民傾斜,低技能和非技術性的移民將是被限制的重點。每年將家庭移民簽證數量減至88,000個,而在2015財政年度,依靠家庭移民簽證獲得綠卡的高達66.3萬人。

|移民整肅川普動真格

川普政府誓言打擊無證客,懲罰庇護他們、不與聯邦移民執法機構合作的城市。司法部長賽辛斯宣布將扣起庇護城的聯邦撥款,除非他們同意允許聯邦不受限制進入地方監獄,並在釋放任何違犯移民法人犯48小時前通知聯邦當局。

現在全美有數十個地方政府及城市加入庇護城運動,包括紐約、洛杉磯及芝加哥。芝加哥市長伊曼紐爾日前宣布,該市將就聯邦威脅扣起庇護城公共安全撥款,將川普政府告上法庭。

今年1月25日,川普曾下令派遣100多名移民法官前往全國移民監獄判案。在監獄聽取的超過90%的案件中,法官給出遞解裁決。美國移民法官協會主席、舊金山移民法官馬克斯就此稱,移民法庭應獨立於司法部,保證司法獨立性和免受政治影響。

美國司法部日前宣布,在川普政府上台6個月中,即從今年2月1日至7月31日,聯邦移民法庭共下達73,127個最終裁決,比去年同期增加14.5%。其中下令57,069人離開美國,比去年同期上升31%。其中49,983人被下令遞解,比去年同期升28%,去年為39,113個。

其餘裁決是允許移民自願離開美國,這類移民日後在申請來美國時將面臨較少障礙。另外有16,058人在移民訴訟中勝訴或結案,意味著他們可以繼續留在美國,該數字比去年同期下降20.7%,去年同期有20,255人勝訴或結案。

司法部表示,在總統川普管理之下,案件積壓嚴重的移民法庭系統正回到「法制狀態」。但未透露有多少裁決是在缺席下做出,這意味著移民並未出席其聽證會,因此無法被立即遞解。根據實際情況,不少移民未出席聽證會,通常因為不知道有聽證會這回事或者不敢現身。

目前美國約有60萬宗移民訴訟等待審理。移民法庭由司法部管理,而傳統的聯邦法庭系統獨立於政府。

|新移民法案有彈有贊

針對「移民改革法案」,8月9日由民調機構Morning Consult與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聯合進行民調,62%被訪者支持提議中移民要會講英語的規定,61%支持建立計分制,吸納以僱主為基礎的技術移民。約54%希望政府在決定是否接納具體移民時,要將他們是否需要納稅人資助作為考慮因素。

選民普遍支持合法移民,2/3表示合法移民的勤勞與才能為美國經濟作出貢獻;20%認為合法移民是美國經濟的負擔。涉及具體問題時選民意見分歧,如在美國吸納各種不同類別的移民太多還是太少,各方都不佔絕對多數。

如何對待境內非法移民,對其身份合法化還是遣返原籍,是長久以來困擾歷屆美國政府的一個問題,涉及政治、經濟、社會等諸多方面,在民眾中也各執一詞。

與前任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相比,儘管保留了前朝有關「夢想者dreamer」(年幼時被父母帶入美國的青少年非法移民)免遭遣返的相關規定,但川普政府在非法移民問題上立場更趨強硬,

加強邊境管控、限制非法移民。但由於該問題涉及兩黨政治博弈和美國經濟發展等因素,僅靠加大遣返力度恐怕難以真正解決問題,反而可能加深美國社會內部分歧。

也有不少人對川普政府的移民新規表示歡迎,認為川普此舉是在履行競選承諾,而且非法移民入境觸犯美國法律,將其遣返有助於在美國社會重新樹立法律權威。共和黨通常對非法移民持強硬立場,這裡有政治考量,因為這部分人往往是民主黨社會基礎

。再加上中產階級生活水平下降和社會矛盾突出,外來移民和非法移民往往被指責為這些社會問題的製造者。

美國駐加拿大使館的移民政策分析家布朗(Theresa Cardinal Brown)則表示,美國新的移民改革方案犯了一個基本錯誤,即將移民作為了社會負擔,而不是經濟的貢獻者。她認為只有移民才能減少老齡化帶來的負擔,時下確實需要進行移民政策改革,但她強調不是這樣的改革。

在CNN工作的亞考斯塔(Jim Acosta)是古巴移民之後,他強烈批評新的移民方案,認為是對美國價值的背叛,美國價值已刻在自由雕像上面。

由於川普政府公布全面打擊非法移民的計劃,對非法移民和H1-B簽證移民發出禁令,擴大了驅逐非法移民的範圍,令移民群體出現恐慌情緒。

有關方面指出,或加劇美國就業市場的緊張狀態。如果將所有非法移民遣返,美國經濟在今後10年間將蒙受高達5萬億美元的損失。

移民購房在美國占很重要比例。根據華盛頓大學經濟學家威戈多爾(JacobVigdor)統計的數據,美國平均房價為22.5萬美元,移民目前擁有美國約12.5%的住房存量,總價值約3.7萬億美元。

川普現行的移民政策已威脅到住宅房產市場,因為移民是住房購買增加的長期支柱,但他們現在都失去了買房的信心,由於受到川普移民政策的威脅,很多準備買房的移民都紛紛轉為觀望態度。擁有H1-B的某些矽谷軟體工程師,也因擔心川普政策而放棄了買房。

有輿論認為,如果共和黨的新移民法案獲國會通過,亞裔美國人將會失去很多。亞裔公義促進會 (AAJC)總裁兼執行長楊(John C. Yang)最近表示,此項移民立法為的是維護美國白人的多數地位,而亞裔只會是替罪羊,亞裔美國人小區會受到不利影響:「這些議員和行政部門,都希望邊緣化移民和有色人種」。

從現狀來看,大多數亞洲移民通過允許家庭團聚的簽證制度來到美國,那些以工作簽證到美國的人,也往往依靠家庭團聚的制度,讓其他家庭成員來美團聚。該法案的語言部分,也將對亞裔美國人造成極大影響。亞裔美國人的英語水平大多頗為有限,一項研究表明,其中4%完全不會說英語。

依照新法案排名制度,亞洲許多移民將獲得較少的分數,因而可能被剝奪綠卡。

|加國移民狀況或生變

加拿大每年接收移民25萬,移民政策也在發生歷史性變化,道德因素讓位給實際的考慮,回絕那些貧窮的和缺乏教育背景的申請者,因為這些人作為移民進來,會要求享受社會福利,謀求體力工作。

有關移民問題的爭論在加國也正升溫,時事觀察家古特爾(Lorne Gunter)近日在《多倫多太陽報》(Toronto Sun)上撰文指出,特魯多政府將加拿大的移民制度政治化了,帶來一些非常值得關注的可能性:在聯邦自由黨的拖延策略的後面,還有更為深層的動機,至少從兩個來源證實其長期的移民戰略考量,即在2018年對多數移民和難民申請者實行大赦。

這樣一來,整個加拿大至少有10萬人在不舉行公聽會的情況下,成為合法移民。這也就意味著到2019年大選的時候,聯邦自由黨增加10萬投支持票的選民,以報答特魯多的知遇之恩,作為一種政治回報,也算是人之常情了。

對於哈珀時代的移民法官,由於特魯多拒絕再次任命使用,這種做法不但造成大量移民官的短缺,同時也造成大量移民案例的積壓。

這樣一來,為了處理這些積壓,特魯多政府或採取人人過關的方式。毫無疑問,這樣做會帶來相當的風險。有些申請者因為犯罪,成為被驅逐出境的對象;有的利用婚姻之便,把人蛇作為配偶引入加國;有的填寫了虛假的申請表格,讓這些人留在加拿大是極其危險的。

古特爾也仿照布朗的口吻說,加拿大歡迎移民,但不能天真得過於輕信,應在移民問題上處理得當,這樣才能兩全其美。

移民確實給加拿大帶來突出的好處,但歡迎不能等同於天真。如果不考慮國家安全和制度的完整性,只有簡單地通過大量移民申請,那必是一個大錯誤。對於特魯多政府來說,突擊處理大量積壓移民案宗是難以置信的自私做法,這種所謂「解決」對加拿大隻能是危險的,所帶來的只能是改變自由黨自己的政治命運。

加拿大本來應該做得更好一些,也值得這樣做。如果特魯多真的引入大赦,就需要大聲反對,為了安全和移民制度的完整性挺身而出。某些政客和所謂精英們,總是想將他們的許多失敗掩藏在所謂「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後面,而我們則需要撕下這塊招牌,傳播出事實真相。

感謝《高度》周刊授權轉載,未經允許請勿轉發。

平台:加拿大頭條

微信ID: Canadanews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