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過程農業之父」黨永富:致力要讓人吃好

「過程農業之父」黨永富:致力要讓人吃好

原標題:「過程農業之父」黨永富:致力要讓人吃好

黨永富在過程茶葉田內。受訪者供圖

中新網鄭州3月10日電(記者趙敏 李志全)「袁隆平讓老百姓吃飽,解決了很多人的溫飽問題。黨永富的目標是要讓人吃好,吃的真正健康。」這是河南省十二屆人大代表、被稱為「過程農業之父」的河南農民黨永富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袁隆平作為「雜交水稻之父」,為解決人的吃飽問題做出了重大貢獻。但很多人不清楚,一個從農田土壤污染治理專家到「過程農業之父」的農民,又如何讓老百姓吃得健康呢?

「化肥是肉,有機肥就是土地的大米白面,如果大魚大肉吃多了,土地同樣會生病。」在黨永富看來,土地營養均衡才會健康,但目前土壤的有機質含量嚴重不足,而施用有機肥面臨三大難題,一是農戶不再喂畜禽,有機肥數量極少;二是規模養殖場糞便存在重金屬等污染;三是有機肥價格高。圍繞這些,黨永富研究出的炭吸附聚谷氨酸綠色減肥增效技術解決了上述問題。

黨永富表示,大氣污染能看得見,水污染也能看得見,可是土壤污染我們看不見。「世界上已經出現因為過度使用農藥、化肥導致土壤嚴重破壞,不能再生長莊稼的先例。」作為河南省人大代表,他一直呼籲減少化肥與農藥的使用量、控制污染。每年他的議案和建議都與此相關。

黨永富問技於弄,虛心向農民請教。受訪者供圖

被一個疑問改變了的人生

黨永富挨過餓,他對土地和糧食有著不一樣的感情。

由於年少時家境貧寒,黨永富經常忍飢挨餓,「吃飽飯」曾一度是他最大的夢想。

1989年,在家務農的他第一次用除草劑殺草丹,殺草效果是驚人的,但莊稼在施藥后「不長而且葉子變黃」。他不禁憂慮除草劑能除草,是否也能殺死莊稼?

多年後他常常會想,正是這個疑問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最終從一位普通農民成為「農田土壤污染防治第一人」、「過程農業之父」,也是首位榮獲聯合國在生態治理領域「科學之星」勳章的人。

那時,黨永富在自留地里反覆試驗,發現除草劑除草雖方便快捷,但容易造成莊稼減產。同時,抑制農作物7~15天生長;除草劑是有選擇性的,分單子葉與雙子葉除草劑,如這塊田種了玉米在改種大豆,因土壤除草劑殘留的積累,將會造成改茬困難等問題。

不安分的他希望通過自身努力,找到副作用災害防控的辦法。但在當時,這簡直是「痴人說夢」。即便是今天,因除草劑造成的減產問題也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

他為此隻身跑遍大江南北,遍訪高校名師;靠打工的工錢租借反應罐;後來到青海做實驗。經過16年潛心研究,「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劑」問世。實踐表明,噴洒除草劑時加入這種添加劑,能提高糧食單產10%以上。

為讓遭受除草劑災害的農民覺醒,黨永富在2005年到2015年間,無償捐贈他的技術發明治理土壤污染田800多萬畝次,並在黑龍江、吉林、內蒙古治理過除草劑殘留造成的「癌症田」2100多萬畝,累計為農民挽回損失300多億元。

2017年初卸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曾說黨永富是「第一位在聯合國推動土壤污染與生態治理的人」,稱讚他「讓世界生態污染治理邁進了一大步」,「你將會成為人類的英雄」。

外國友人成為黨永富的「冬粉」。受訪者供圖

糧食的產量和質量

當選河南省人大代表后,黨永富思考的更多了。

他時常考慮,隨著化學農業的發展,如何兼顧糧食產量和質量?連續幾十年持續性過量噴葯施肥,造成農藥化肥功效衰竭、農田土壤貧瘠板結、污染加劇,整個生態鏈破壞。然而,僅靠現有技術,無法全面解決糧食可持續增產問題,更難以解決營養和無害問題。

經過潛心研究和反覆試驗,黨永富又研發出「炭吸附聚谷氨酸肥料減量技術」,推出奈安「微蜜高分子有機水溶肥」等產品。這些新技術和新產品可緩解土壤飢餓,解決土地因「偏食」造成的有機質下降問題。

2012年至2016年,全國農技推廣中心組織專家在河南、山東、黑龍江、遼寧、吉林、湖北、江蘇、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等12個省份64塊1000多萬畝試驗田,在小麥、玉米、大豆、水稻、花生、棉花等作物上做了多項試驗,效果明顯。

專家保守估計,這項技術能在化肥減量30%情況下實現增產8%以上。在新疆的試驗顯示,小麥千粒重增加3.3克,小麥增產12%。棉花絨長增加0.5厘米,棉花每畝增收210元。

2016年9月,8省30位農業專家彙集河南西華,對黨永富的化肥減量示範田實地觀摩測產。示範田內,大豆根須直扎向下,50多個有效根瘤菌;對照田內,根須橫向生長,20多個根瘤菌很多還是爛的。踩在地上,示範田經過5年改良已鬆軟成「海綿土」,對照田則因長期過量施肥成「千層餅」。

同年9月,全國農業技術推廣中心委託植物營養與肥料學會組織8省專家進行科技成果鑒定,認定黨永富的產品在「菌種篩選、炭吸附、交聯技術方面居國際同類產品的領先水平」。

目前,他的產品和技術也開始漂洋過海,在巴其斯坦、印度、斯里蘭卡、印度尼西亞等國試用。

黨永富經常下到田間地頭。受訪者供圖

倡導過程農業,致力土地扶貧

黨永富調研發現,目前即便有很多講誠信的企業,也只能在加工環節不添加添加劑,糧食種植過程很難控制。這是因為,在產前,對土壤環境里的除草劑等殘留,以及有機營養成分無法控制;在產中,對化肥、除草劑、殺蟲劑、催熟劑等無法控制;在產後,對晾曬、儲藏等無法控制。

他為此提出建設國家首批「農業過程管理體系示範工程—過程農場」,打造過程農業產業鏈,從土壤實現安全食品過程式控制制。

事實上,早在2007年黨永富就在家鄉——河南西華的1000畝小麥和花生田推行過程農場,並把「西華經驗」在黑龍江、新疆和國外複製推廣。黨永富還聯合多個農業合作社、黃泛區農場等大型農企啟動「過程小麥」示範項目,聯合種植大戶啟動「過程茶葉」示範項目。

經SGS檢測,過程大米、過程茶葉、過程麵粉等過程食品中的重金屬含量遠低於歐盟標準。黨永富說,這些過程食品十分搶手,提前半年就已預定完畢。

在黨永富的倡導下,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農業科學院等多所農業高校和機構,將與奈安聯合成立「生態文明過程農業研究院」。他還籌備發起「過程農業教育聯盟」,希望通過培養農業過程管理專業人才,解決「誰來種地」的問題。

作為人大代表,黨永富如今又提出「科技創新、土地扶貧」的新理念。即利用自己的科學技術,無償幫扶農民治理土壤污染,提質增效,增加農民收入,從源頭讓農民脫貧。他夢想著有一天通過奈安技術和過程管理體系,讓人們吃好、吃上真正營養無害的食品,讓農民從原來種一斤糧食僅賺兩角錢,到種一斤糧食能賺兩塊錢。(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