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山東80后青年出書記錄抗癌十年路:「活著」就有希望

山東80后青年出書記錄抗癌十年路:「活著」就有希望

齊魯網7月4日訊(記者 孫娟 通訊員 李曉琳)29歲,本該是生命中最好的年華,東營的小夥子王沿偉,卻與鼻咽癌抗爭了十年。如今因為併發症嚴重,他連最基本的發音、飲食都存在困難。可是,面對癌症,樂觀的王沿偉沒有自暴自棄。他寫下25萬字的書稿《活著》,記錄自己的十年抗癌路。如今,這本書即將付梓成書。王沿偉說,視死如歸固然可敬,但他更希望積極樂觀地「活著」。因為活著,就有希望。

聯考前他被查出癌症

王沿偉1988年出生於利津縣一個普通農村家庭,19歲之前,他的生活風平浪靜:性格開朗,談鋒甚健,總是學生堆里的中心;精力充沛,體力旺盛,打一個小時籃球后,還能繞400米跑道跑十圈。然而,19歲這年,距離聯考僅有50天時,因為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的他遭受了晴天霹靂:他被確診為鼻咽癌。

聯考暫停,求就醫問診,王沿偉的生活被徹底改變。此後十年間,他經歷一年高中復讀、四年大學、五年殘疾,現在在家鄉的一個公益崗位工作。疾病讓他失聲變殘,身體、精神承受著雙重摺磨:因為吞咽困難,他日常每頓飯都至少需要一個半到兩個小時;頸部纖維硬化使他頸椎疼痛無比;發音困難讓他難以通過說話跟人正常交流。就在這種情況下,王沿偉說:「我依然感恩這段千瘡百孔的生命,熱愛這份苟延殘喘的生活,陽光、自信、真誠,與人為善。」

他還是那個樂觀積極的少年,一直不曾改變,即使在癌症面前。

筆錄十年抗癌路

2011年,王沿偉在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接受治療期間,一位姓蔡的醫生知道他在學校做學生記者,平時喜歡寫東西之後,建議王沿偉把自己的經歷用文字記錄下來。這讓王沿偉萌生了寫書的想法:把自己的經歷分享出來,希望暫時過得不順心的人找到快樂,幸福的人更加幸福。

記錄十年抗癌路就此開始。為了治療,王沿偉去過六七座城市、十幾家醫院,積累了近二十本門診病歷,三十幾張檢查膠片和報告單,上百頁住院病歷。即便如此,他卻在住院期間主動暫停治療,參加聯考,順利考入山東農業大學;大學期間,他擔任學生會常委、社團社長、校園記者、班導助理,曾參與CUBA、CUVA、全運會報道,在各大報紙和網站發表文章數百篇。工作后他發表幾十篇調研論文,先後獲得幾十張榮譽證書,並利用業餘時間爭分奪秒寫作。

從2011年動筆至今,經過多次增刪、反覆修改,最終寫成了25萬字書稿。他給自己的書稿命名為《活著》,因為他說,「我想活著。只有活著,一切才有希望。只要活著,一切就有希望。」

在這本書中,王沿偉以「青春與疾病」、「大學與愛情」、「平淡與起伏」三個主題,分章節寫下「聯考遇到癌症」、治療與併發症、校園中的求學戀愛、掙扎與低谷、陌生人的愛與幫助等內容,記錄了自己的「抗癌十年」。書寫成侯,王沿偉兩次聯繫出版社想出版卻失敗了。王沿偉決定自費出書。但出書所用的3萬元費用,讓這個因為癌症而負債纍纍的家庭承擔不起。

王沿偉決定通過網路預訂的方式,實現自己的出書夢。

三天預訂出1700本

6月25日,王沿偉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言偉心聲」中發出了一篇文章——《〈活著〉》│ 王沿偉要出書了》。這篇文章迅速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文章被廣泛轉發,來自全國各地的訂單絡繹不絕,僅僅三天,《活著》就銷售出了1700本。

母校山東農業大學園藝學院院長王秀峰,第一時間添加王沿偉微信,並轉賬2000元訂書,囑咐他有困難儘管開口;1998級校友宋國素師兄,預定了108本贈送給母校的新生師弟師妹們;2003級李澤南師兄,通過朋友轉賬2000元訂書,王沿偉通過微信把錢退了回去,他卻堅持不接收;還有老師傅臣家、徐宏志、齊金平,母校學工處、科技處、後勤處……《活著》原定首版印刷1000冊,卻因老師、同學和眾多陌生人的深情厚誼,追加到了2000冊以上。目前,王沿偉已聯繫出版社協調書號,等待書號下來之後就付梓印刷,儘快把書郵寄到訂閱者手中。

「如今再回頭看的話,出版這本書,是了我一個未了夙願。」王沿偉說。尤其是今年春節以來,身體頻繁出問題,三分之一時間都留在了醫院或去醫院的路上,這更加催促他必須儘快完成這件事。他說,「我想在這短暫的一次生命旅途中,為世界留下點什麼。我想告訴自己,告訴朋友,告訴世界,活著,就該體驗,就該嘗試,就該綻放。我面對十年病痛,尚能如此熱愛生活,幸福中的人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熱愛呢?就像書中所說,願暫時過得不順心的人找到快樂,幸福的人更加幸福。」

《活著》可繼續訂購

現在王沿偉的《活著》可以繼續訂購,目前定價是39元一本,預訂價38元一本,70元2本,100元3本。讀者可通過支付寶(wangyanwei0209@163.com))轉賬,留下姓名、地址和電話,書籍出版后郵寄到家。

《活著》書摘

一、聯考完再住院可以嗎?

老大夫看了看我,說:「你,你是病號?」像病理科大夫一樣,呂大夫對我就是病號這個事實也不太願意相信。

「小夥子你得住院!馬上住院!」

「很嚴重嗎?未分化癌是不是還沒有分化成癌?」

「癌症,就是癌症嘛!」

老大夫用夾雜著濱州方言的普通話,說得嚴肅而認真。

眼淚沒被控制住,一下子流了出來,我迅速用手抹去。

「我還有50天就聯考,可以聯考完再來住院嗎?」

「孩子,聯考咱可以明年再考,先治好病再說。」

「這就馬上聯考了,大夫您看看考完試再來沒事吧?」站在我身後的父親說話了。

「孩子不知道這個病的嚴重,你當家長的不知道嗎?考什麼試!等治好病再說!」聽到父親的話,老大夫一下子拉下了臉,語氣不再溫和。她把老花鏡摘了下來,她生氣了。

父親連忙道歉,然後詢問治療措施。

二、把自己的經歷分享出來

2016年,兩位身患癌症的親朋,以及網路中相識的幾個病友相繼離世,最好的朋友的母親被確診肺癌腦轉移。與癌症共度十年、與殘疾相伴五年後,我開始重新思考癌症和殘疾這兩個問題,追問生命和生活的意義。

十年了。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視死如歸固然可敬,但我更喜歡積極樂觀地「活著」。我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分享出來,為可能經歷病痛折磨的人提供一些求醫參考,為即將或正在經歷求學的人展現一個大學的輪廓,為熱愛生活的人搭一座感悟生命的橋樑,願暫時過得不順心的人找到快樂,幸福的人更加幸福。

三、活著就有希望

四月,癌症降臨到了我身上,如晴天霹靂,摧枯拉朽。

在我即將邁入聯考考場的時候,命運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帶來了一場災難,帶來了驚愕和恐懼。從此,噩夢一個個接踵而至,改寫了我的整個人生。

19歲,面對癌症,我沒有嚎啕大哭,抱怨命運,也沒有視死如歸,一死百了,而是把恐懼埋在心底,帶著滿眼的淚水,平靜地接收了突如其來的一切。

因為,我想活著。

只有活著,一切才有希望。只要活著,一切就有希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