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票房、演技、劇情、創意都注水,影視行業為何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票房、演技、劇情、創意都注水,影視行業為何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電影票房、電視劇收視屢創新高,視頻網站點擊量動輒幾十億,但是在看似欣欣向榮的繁華背後,「造假」成了大家閉口不談的黑色地帶。電影票房崔永元也曾說過:收視率是萬惡之源。這句話換到電影行業就是「沒票房就沒活路」,擱網劇行業就變成了「沒點擊量就沒活路」。

於是,影視劇越來越像砧板上的豬肉,看起來飽滿、分量足,其實只要一擠,就什麼都沒了。

影視行業「水漫金山」

票房注水:關注度不夠,水軍來湊

說到票房作假,這幾年也聽膩了,這其中當屬典型的要數15年《捉妖記》的「幽靈場」,上座率竟然達到108%,也就是說每一百人中就有七八個是站著看完這個國產大片的。

當然,這種情況在網路視頻行業是能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如,收視數據顯示:四海八荒每人在一天之內看兩遍的《孤芳不自賞》,後來,更是爆出了拖欠水軍工資的醜聞。

電視劇也是半斤八兩,有人透露,收視率造假行業每年可撈40億,目前購買收視率的價格已攀升至每集30萬至50萬元人民幣……

為了讓造假顯得沒那麼假,水軍也開始分類了,微博點贊、參與話題討論、轉發、刷點擊、刷彈幕...無孔不入。

演戲注水:演員不行,後期來補

隨著科技的發展,演員演戲已經不需要出現在現場了,只需在室內綠幕前拍幾個特寫鏡頭,後期就能通過製作手段合成到場景中。

把這個技術發揮到極致的大概要數《孤芳不自賞》了,其實,刷量並不是《孤芳不自賞》特點,摳圖才是。

有知情者透露:《孤芳不自賞》中大量的鏡頭都是演員在棚內完成之後,由後期工作人員合成到實景中。

濫用綠幕拍攝已經是一種常態,《孤芳不自賞》絕非孤例。它實際上已涉及影視圈的老問題:人氣演員自恃擁有冬粉、收視和票房號召力,他們拿著高片酬,卻沒有認真踏實地拍戲。

劇情注水:時間太短?來再說兩句...

2004年—2008年,國內播出的電視劇平均每部控制在30集之內;2009年—2012年,延長到30集至35集;到了2013年,平均每部電視劇突破35集,2015年每部電視劇的集數比2014年多了4.7集,到2016年平均集數達到43.5。長度已經成了網劇、電視劇逃不開的魔咒,大家在比「長」的道路上樂此不疲。

最近熱播的《歡樂頌2》再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網友普遍反映:劇情太拖沓,一言不合就尬歌,活像安迪MV合集。

其中堪稱劇情注水「良心製作」典型地當屬下15年《隋唐英雄傳》中的一段對白,大家隨意感受一下:

「這裡有多少同夥?」「這裡是一個人。」「十一個人?」「不是十一個人,而是一個人。」

「二十一個人?說!他們都藏哪兒去了?」「你聽錯了,其實一個人。」「七十一個人,你當我傻呀,這麼小的地方!」「傻瓜,你又聽錯了,這裡就是一個人。」

「九十一個人!」「二百五,是一個人。」「二百五十一個人,你真以為我傻呀!」

這樣的劇情注水,只能說「拉長了篇幅卻做小了格局」。

創意注水:翻拍、抄襲撐起的新作

翻拍:意為把別人拍過的作品進行新的創作,再次重拍為自己的作品。但是在,翻拍卻與抄襲逐漸有融合的勢頭。

黃磊由日劇《家族之苦》翻拍而來的《麻煩家族》被網友只認抄襲,並且是從人物關係、矛盾、性格,到對話、居住環境、色調等方面的360°無死角抄襲。

除了這樣猶抱琵琶半遮面式的抄襲,還有明目張胆的抄。比如今年2月爆出的熱播網劇《熱血長安》第四集劇本抄襲了《張公案》之《鬼筆筒》,事後,《熱血》官微發表了致歉生命並處理了相關編劇。

除此之外,《三生三世》被指抄襲《桃花債》,《錦繡未央》更是被爆抄襲200多本小說...但凡熱劇總逃不了一輪抄襲洗禮。

從劇本創意到劇情飽滿度、由演員表演到後期製作、由播放量假象到彈幕與評論的虛假熱鬧...「注水」現象已侵入到影視製作的各個環節,當一層一層撥開之後會發現,其實還是製作方養活了「水軍一族」。摻了水的內容+摻水的演技+摻水的「創意」,想要好的成績,怕是只能靠「摻水」了。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這條黑色產業鏈可以明目張胆的存在?

注水:是市場的縱容還是無奈?

聊「注水」還得具體問題分領域討論。四個環節的注水,反映了當下影視劇行業的四個痛點。

創意注水:創新力的缺乏與市場的浮躁

影視IP的火熱帶動了網路文學行業大跨步的發展,十年埋頭創作,終於等到市場青睞。很多曾經風靡的小說紛紛被影視公司高價收入囊中,經過十幾年沉澱發展的小說文學其實也算步入了鼎盛時期,可以說凡能涉及到的類型、架構、情節都被寫的差不多了,想要再寫出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外,任何被資本充斥的地方都會有「投機者」的伴隨,而且「錢」總是輕易得就能使人不淡定。所以在整個市場都蠢蠢欲動的情況下,願意花兩三年甚至更長時間打磨一個故事的人少之又少,明明一個星期就能出梗概,一個月就能改成劇本賣出去,誰還坐得住以年為單位進行創作。

當好故事越難越難求,那就逮著經典的使勁造吧!於是致敬、翻拍...抄襲。

劇情注水:高成本下的無奈

就連人民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都沒能逃脫注水魔咒,編劇周梅森對此發表了觀點:「劇作原本計劃拍攝40來集,為了商業收益考慮,以及吸引年輕觀眾群,最後拍成了55集。」一句「商業利益」,道盡片方無奈。

隨著IP價值增長,劇集製作費用水漲船高+視頻網站與電視台競爭關係愈演愈烈,頭部內容報價令人髮指,造成的結果就是拉長劇集使利潤最大化。

另外,劇情長了更有利於宣發進行話題發酵,不然話題拋出去了,還沒熱起來呢已經大結局了...多尷尬。要是弄他一百集慢慢播,就可以無限的製造話題,總有一個能吸引到你。

演技注水:盲目迷戀「大咖」的市場價值

為什麼片方願意花上億請一個「小鮮肉」,而不願意找「老戲骨」?為什麼片方願意容忍耍大牌的大咖,寧願後期摳圖配音,而不願意找願意配合、敬業的演員?

片方不是傻子更不會做慈善,之所以這樣寵著大咖們,無非是看中他們龐大的冬粉群體,能為片子引來更多流量,帶來更大的利益。但是大咖們真的能做到嗎?或者說他們背後的流量真的值那麼多錢嗎?這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票房注水:製作敷衍的必然結果與「小鮮肉」市場的悖論

如果製作的各個環節都注水的話,那票房需要注水一點也不奇怪,「爛貨」怎麼會有市場,畢竟消費者又不瞎。

另外很諷刺的一個問題是,既然相信「大咖」的實力,為什麼票房/點擊量又要刷量來撐門面呢?據說拍攝楊穎《孤芳不自賞》的費用高達8000萬,拍攝完又各種摳圖,最後還落得「水軍」討債的下場。小編已經無法理解有錢人的世界了。

關於注水劇,目前觀眾雖然大力吐槽,但是有人願意邊罵邊看,大概是這部分觀眾還沒消失,所以製作方們覺得可以繼續「放肆」。

注水劇的發展可謂集齊了「天時、地利、人和」,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人和」未必會一直存在,當市場越來越理性,最終還是要回到「內容為王」。所以,趁著還來得及,還是主動榨一下水分,畢竟,失去觀眾可能就在一瞬間。

都向「錢看」,誰對被「榨乾」的影視行業負責?

資本的投入本就是為了掙更多的錢,這本無可厚非,但是目前影視行業的現狀是只為「錢」,影視圈的「錢力」讓很多影視製作方為之瘋狂,甚至失去了一個工作者在工作中對行業該有的尊敬。

對於一部影視作品來說,故事(內容)是基礎。所以,影視圈創意的水分才會最可怕的,當優秀的小說IP被開發完,而新作品遲遲跟不上節奏,當影視行業的好故事都需要到以前的作品中尋找,當票房冠軍都被外國電影拿走,當越來越過進口片成為行業標杆,當國產劇佔領了觀眾的嘴(被罵),進口片佔據了觀眾的朋友圈,當觀眾們對影視行業失去信心,當......這樣說雖然有點危言聳聽,但是看看我們周圍的影視作品,看看他們的口碑之差,如果繼續照這個趨勢發展,「榨乾」是遲早的事情。

那時,誰能千瘡百孔的行業負責?

招聘

商務助理、編劇經紀人、法務專員、影視策劃(項目評估)、產業記者(兼職)、文案策劃 —— 2-3年影視行業相關工作經驗,簡歷與作品投遞至hr@bianjubang.com

公司、項目合作 gangqinshi01

項目、影視宣傳合作 rene0602

影視公司合作 zqy24680

編劇合作 dongmeijuan3274

回復「我要加入分會」加入編劇幫全球分會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