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過分依賴導師光芒,選手資源開發過度,《中國新歌聲》進入憂患季節

過分依賴導師光芒,選手資源開發過度,《中國新歌聲》進入憂患季節

「現場曝光『恐怖故事』:周杰倫學校紀念冊上的頭都被挖走了!」這是《新歌聲》第二季(以下統稱《新歌聲2》)第三期節目播出后我看到最驚人的標題,實際上就是一則陳年趣事。

作為一檔每年盛夏準時回歸的節目,《新歌聲》往往能引發許多話題,收視也往往遙遙領先,今年亦不例外。 「魔鬼六次方循環大逃殺」、「陳奕迅加盟」等等引發熱點的標題早在開播前已經鋪天蓋地,而小編從中得到的訊息就是,今年的《新歌聲2》將擁有賽制改革、導師調整等看點。7月14日開播后,前兩期節目分別拿下了CSM52城收視率2.6和2.37的成績,奪得全天收視冠軍。那麼,新一季的節目究竟如何,三期節目看下來之後,小編來談談看法。

形式升級的微創新敵不過類型垂直細分的新網綜

目前三期節目看下來,《新歌聲2》與第一季相比,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對戰形式上更具視覺衝擊力。

在第二季中,四位導師在組建戰隊之前,都擁有了一面屬於自己的戰旗,戰旗上有每個戰隊獨屬的徽章,在選手完成導師選擇之後,所屬戰旗就會緩緩降落,導師也會在自己的成名歌曲聲中上前為其佩戴徽章。雖然這只是形式上的變化,但這樣的形式,的確能夠增強戰隊的氣勢和隊員的歸屬感。在之前的節目中,隊員加入某個戰隊,都是口頭上的一個名稱,如今有了戰旗和徽章之後,就好像入伍的士兵一樣,看到旗幟就會備受鼓舞。尤其是戰旗的升起和降落之間,節目的儀式感和對戰的激烈性都會隨之攀升,即便是遠在熒屏之外的觀眾也能感受得到。

除了視覺上形成的強烈衝突感,今年的賽制也有了全新的升級:每位導師手裡的學員會被分別分成三組,每組單獨與其他導師的小組對戰。也就是說,盲選結束后,戰隊之間將馬上進入對抗模式,兩兩對抗的戰隊之間也不知道對方會派誰來迎戰,輸與贏,去與留都有一種命運感。從賽制來看,這種全新的模式與第一季節目相比,對戰的競技性和懸念感都增強了許多。從目前來看,戰旗和徽章的加入的確讓人眼前一亮,至於新賽制的效果究竟如何,只能等盲選結束後方見分曉。

可以看得出,在《新歌聲2》中,從視覺到賽制的升級,節目組都在為增強對戰的激烈性、強化觀眾的視覺快感而努力,但從節目創新度來看,這些升級之處與同期的其他綜藝節目相比,明顯還還不夠。

今年暑期檔音樂類的綜藝節目,比起往年都更加年輕和多元化,這些節目通過網路獨有的手段和玩法,在播出方式、觀看方式、規則玩法方面都更加靈活多樣。比如最近火得不行的《有嘻哈》,這檔節目無論從切口還是形式上都十分新鮮,自播出以來,熱議不斷;轉戰網綜的《快樂男聲》海選取消評委放權觀眾,打造女生選男生的新規則;《明日之子》則摒棄傳統渠道劃分選手,開啟「盛世美顏」「盛世魔音」「盛世獨秀」三大賽道,在播出方式上還引入直播元素等等。

這些全新的網路綜藝,對於成長於網路文化中的年輕觀眾具有更強的吸引力,與之相比,已經走過5個年頭且模式已經相對成熟的《新歌聲》則老態立現。

節目重心嚮導師的偏移恰恰暴露了核心競爭力的漸褪

與節目形式、賽制同步升級的還有導師陣容,即把第一季中的導師汪峰、庾澄慶換成了本季的陳奕迅和劉歡。如此一來,第二季的四位導師無論在咖位,還是在冬粉數量上,都更進了一步。尤其是新晉導師陳奕迅,不但給觀眾貢獻了大量表情包,還給節目帶來了巨大的冬粉量,這點從為之而來的學員和彈幕里的評論足可證明。尤其是陳奕迅與周杰倫的相愛相殺,更是成為該節目最受熱議的話題,彈幕里甚至有網友調侃「就看周杰倫和陳奕迅『小兩口』拌嘴了」 。

明星導師們坐在一起插科打諢、花式搶人可以作為吸引觀眾的一個亮點,但作為一檔以選秀為目的的音樂節目,如果節目過於將重點偏移到導師身上,甚至作為節目的一塊招牌,那麼,觀眾的注意力也會隨之轉移,節目自身的價值和選手的吸粉力勢必會有所影響。記得在以前的選秀節目中,如《超級女聲》、《我型我秀》等,節目中進入十強的選手基本都有一批冬粉擁簇,自發組隊、取名,甚至還會在選手兩兩對戰時在台下開撕。而如今在《新歌聲》這種現象越來越少見,前去現場聲援或在彈幕上留言的基本上都是沖著導師而去。

其實節目組這種重心的偏移從之前幾季節目(包括節目前身)已經開始,除了導師的花式互動,還有各類形式的背景大揭秘:如上季節目中汪峰自曝《無處安放》創作背後的愛情故事,最新一期節目中學員揭秘周杰倫的母校趣事等。尤其在《新歌聲2》的導師開場秀環節最為明顯。

在《好聲音》時期,導師開場秀是從第二季開始嘗試的,當時的模式為4位導師依次演唱其他導師的歌曲,一般是4首歌的體量,主要為帶動現場氣氛。在去年第一季《新歌聲》中,4位導師開場秀環節增加到了5首歌曲,而到今年的《新歌聲2》,導師開場秀從去年的19分鐘延長到了30多分鐘,4位導師一共演唱了9首歌,用不同的組合方式演繹了各自出道以來具有代表性的經典作品,然而在這期節目中一共才出現了6位選手。

《新歌聲2》首期節目無疑成為了一場導師秀,看來《新歌聲》第一季5.1的豆瓣評分給予了這檔節目很多壓力,致使節目組要放這樣的大招。對於很多冬粉而言,在一檔節目中享受了一場演唱會的感覺的確過癮,但如此「用力」的設計,恰恰也暴露了節目核心競爭力的漸褪,同時更襯托得選手記憶點少得可憐。

選手質量每況愈下,《新歌聲2》已無新鮮看點

說起今年的選手,從目前三期來看,能令觀眾驚艷的寥寥可數,無論是給人一種吉克雋逸、吳莫愁的熟悉感的藏族女孩次仁拉吉,還是唱法被網友評論酷似張碧晨的葉炫清,都難以從中找到新意。甚至昨天的節目中頂著張惠妹作曲人名頭的「大咖」選手,留給觀眾印象最深的也是由她引出的周杰倫母校趣事,而她演唱的是什麼都已不重要了。

選手的質量何以每況愈下?究其原因,無非以下三點:

素人資源開發過度。從2004年第一屆《超級女聲》開啟了選秀節目的大門,每年都有各類選秀節目對草根唱將進行掠奪式開發,導致優秀的民間歌手已經成為市場上的鳳毛麟角,十分難尋。在《新歌聲2》中,能順利贏得導師下沖,引起觀眾注意的也大多是有來歷的,或者參加過其他選秀節目的「回鍋肉」選手。

音樂節目扎堆分流。每年暑期檔,都是選秀類、偶像養成類節目的黃金時節,尤其今年,前文中已經提到,網路綜藝的崛起讓同期音樂類節目更加密集,其中有些節目還在音樂類型和比賽渠道上進行垂直細分,如此一來,更吸引了許多優秀的地下草根人才慕名而去。

造星能力漸顯疲軟。作為一檔選秀節目,其造星能力直接影響節目的生命力。既往的歷史不再贅述,拿《新歌聲》第一季來看,冠軍蔣敦豪直至奪冠也還沒被大眾熟知,一年過去也未曾看到他有什麼矚目的動作,其他幾位進入夢想衝刺的學員觀眾恐怕早已記不起名字了。《新歌聲》造星能力已日漸堪憂,對於渴望成名的素人選手來說,這個平台已經不再具備強大的吸引力。

曾經,這檔一年一度的節目,幾乎被視為暑期檔標識性的節目之一,也是素人選手們為之神往的地方。而如今,卻被網友調侃為「大型情感談話節目」,不得不讓人唏噓。而另一方面,網路綜藝卻進入了蓬勃發展階段,持續引領網路熱度和大眾話題,也許,《新歌聲》影響力的衰退正預示著傳統電視綜藝的逐步沒落。

【文/小熊星】

版權聲明

微信公眾號【影藝獨舌】的所有原創文字,版權均屬【影藝獨舌】及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評論,但如有其他媒體複製轉載,須徵得我們同意並註明出處及作者。(請回復「轉載」,了解具體要求!)

微信ID:yingyidushe

對影像和藝人做最恰如其分的評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