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回歸二十年:香港經歷的「變」與「不變」

回歸二十年:香港經歷的「變」與「不變」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梁振英近日在接受第一資訊記者專訪時表示,香港應該用好「一國兩制」的雙重優勢,把握髮展機遇,推動自身發展,為國家建設貢獻力量。那麼過去的二十年,香港經歷了哪些變與不變呢?

每周的星期三和星期天晚上,香港跑馬地或是沙田馬場的賽馬活動如約而至,吸引著成千上萬的各界民眾前來觀賽。

香港商人彭耀佳說,香港回歸祖國以後,賽馬仍然是最受民眾歡迎的活動之一。而「馬照跑」成為了回歸以後香港居民原有生活方式保持不變的真實寫照。

其實,體現香港人生活方式依舊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香港人公眾假期里依然有復活節、佛誕日和聖誕假期。

而讓香港民建聯主席李慧瓊感受最深的是,曾擔心生活方式在回歸後會改變而移民到國外的一些香港人,近年來都陸陸續續地回到了香港:「回歸後有一些人離開香港后又從外地回到香港工作,就是發現回歸后香港的生活基本是一樣,市民可以自由的選擇他們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

當然,回歸以後,香港人的生活也並非「一成不變」。在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特區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看來,從「越來越多香港人能夠講好普通話」這個小小的變化背後,折射出的是香港與內地近年來越來越密切的聯繫:「講普通話的人多了很多,大家都在講普通話,大家對國家開始去了解,去更多的接觸。特別是經過人文方面的交流,經濟方面的互動,同國家的關係和認識是發展的很快、很好的,這個是一個大變化。」

隨著香港與內地經濟社會文化的交流與合作越來越緊密,不少香港年輕人赴內地求學、創業。香港青年協會公布的一項研究結果顯示,約半數香港受訪創業者計劃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創業,其中三分之二以內地為目標。

其實,除了關心自己的生活方式會不會發生改變之外,一些香港人坦言,1995年美國《財富》雜誌上刊登的一篇唱衰香港的文章,也確實讓他們對回歸后香港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法律制度等產生過憂慮。當時,那篇文章以「香港之死」為題,預言回歸之後香港將不再繁榮。而如今,鮮活的事實讓曾經的預言落空了。回歸祖國以來,在基本法保障下,香港不僅保持了原有生活方式不變,資本主義社會、經濟制度,法律制度也沒有發生改變。香港特區依照基本法實現了高度自治。

世界銀行發布的數據顯示,香港在政治穩定、政府效能、規管質量、社會法治、貪腐控制等方面的指標,都遠遠高於回歸之前。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說,在各個世界機構評定中,香港法治表現也都是名列前茅的:「世界經濟論壇在最新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在司法獨立方面,成績也是不錯的,在全球普通法的地方中,香港的司法獨立排第三名,在亞洲排第一位。」

基本法維護了香港中外經濟交融、中西文化交匯的特色,香港始終保持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的地位,並連續多年被有關國際機構評為全球最具競爭力地區。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發布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中,香港自1995年起連續23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用三組數據力證了香港回歸20年來,香港經濟發展速度依舊搶眼,香港依然是全球最富裕的經濟體之一:「以國民生產總值來算,2016年,GDP達到2.5萬億元港幣,人均超過了4.4萬美元,比日本和歐洲先進國家還要高,比1997年增加了60%;另外從就業人口看,現在大概是380萬人,跟1997年相比,創造了60多萬個就業崗位;第三,如果看我們的財政儲備,在回歸的時候大概只有3700億,現在接近一萬億,增加了一倍多。」

不過,如果要和內地相比,1997年回歸之初香港的GDP相當於內地的18%左右,而現在只相當於內地的3%左右。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梁振英認為,一方面,香港佔比降低,主要是因為內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整個經濟總量變大了;另一方面,在國家高速發展中,香港的功能和作用也在不斷地產生新的內涵,香港也應該發揮「一國」之力,「兩制」之便,主動地調整自己去適應這樣的變化。

「就現在來說,由於有了大灣區城市群的發展,我們需要有一個規劃,由於有了『一帶一路』倡議,香港作為我們國家最國際化大都市,我們有了一個角色和作用,這些都是變的部分。過去由於有『一國』之力『兩制』之便,我們是一個超級聯繫人,我們在貿易和資金流通方面可以聯繫好國內國外,最近我們做了一些嘗試,在創新科技方面,我們發現香港也可以利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便利聯繫國外,國內,做到國家所需,香港所長。」

隨著在全球經濟中的倡導作用和主導地位越來越明顯,香港「一國」和「兩制」的雙重優勢和「超級聯繫人」作用越來越凸顯。在國家「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倡議下,香港本著「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原則,機遇正變得越來越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